淘宝人生

第564章 大战之前再布局,第五六五章 赌蚌

第五六四章 大战之前再布局,第五六五章 赌蚌(求票)

幸不辱命,都快掉马桶里出不来了,还好在这个时候码足了一万字!

感谢盗海大侠、明者不灭同学的打赏!也感谢盗海大侠同学五张更新票三千字的理解和支持!

感谢李小狗、星之逍遥大地、hzlmyl、杨介印同学的月票支持!

明天估计还是好不了,要去被护士打屁屁了,但是会尽量努力一万字的更新,相信不会让大家失望!

紧赶慢赶到达缅甸的时候,已经是十二号的晚上九点多,仰光机场的进港航班已经变得越来越少,特地赶来阶级的吴瑞泰身边已经没有多少等候旅客人了。)

只要没有意外情况,张辰每年都会到缅甸至少三次,吴瑞泰基本上每次都会亲自来接,这个朋友教得真是没话说了。明天就是公盘开始的日子,他手里的事不可能少了,却在这个时候亲自来接机,这已经足够说明问题了。

张辰快步走上前去,和吴瑞泰拥抱了一下,道:“吴哥,你这是干什么,都是自己人了,何必这么劳师动众,你手里还有一摊子事呢,我这边这么多人在,有什么事都好说的。”

吴瑞泰放开张辰,笑着道:“你这话可就不合适了,你可是公盘上的大红人,多少人想来接你都没机会呢,能和玉狮子这么接近,这可是翡翠行业的一种荣誉啊。”

说完两人都是哈哈大笑,上了车往市内的酒店去。这时候张辰和吴瑞泰才收起了刚才的玩笑心态,根据吴瑞泰已经得到的消息,针对已经发现来参与公盘的抄家,开始谈论这次公盘上需要做的布局。

公盘上地区确实有不少事需要处理,但是却没有哪件能比保护翡翠市场的稳定更重要,这可是关乎到几乎所有从业人员的超级大师。吴瑞泰在去机场之间就已经交代了家族的其他成员,他要去处理更重要的事,没什么大问题不要打扰他。

卢俊义和另外的几位翡翠同盟头目也都住在吴瑞泰家的酒店,知道张辰到了都聚过来开会。七八个人一直讨论到深夜两点多的时候才一一散去,就公盘第一天的部署做出了一个详细的安排,以求有备无患。

机组成员把张辰送到缅甸之后。还要返回伦敦去,送宁琳琅和史蒂芬尼娅去意大利、回京城,随行的护卫队员也只是留下少数几人。

张辰这边早有计划,他接下来还要去印尼看看。从京城出发之前就安排“琳琅甜心”号在十四号的时候到达仰光港口,随船还有近百名护卫队员,足以保证让家里人放心了。

这次的公盘还和往常一样,张辰作为翡翠珠宝交易会的永久名誉主席,受到了包括缅甸翡翠矿主们在内所有人的欢迎。一样是他走到哪里屁股后面都会跟着一大堆想要跟着捡便宜的人。张辰不堪其扰,却又不能驱赶这些人,名誉主席也是主席,总不能不顾及公盘的脸面。

这些人跟着也只是聒噪了一些,并不会对张辰筛选毛料造成什么影响,反而使他们自己的时间全部都浪费在了追尾盯梢上。跟了两天的时间,到头来却发现张辰一天到晚就是在市场里逛游,没有在任何一块毛料前面停下来。更不要说对那一块保持绝对关注了。

这些跟着张辰的都是第一次或者第二次参加公盘的。没怎么在张辰手里吃过亏,总觉得跟在张辰后边就能占到便宜。看着他关注哪块毛料,然后用重金砸下来,等着翡翠升值就好了,他可是玉狮子,翡翠玉石行业第一人。总不会比别人看走眼的几率大吧。

真正已经因为跟着张辰吃过亏的,也不会好心到告诉这些家伙。公盘上的人都是敌人,少一个竞争的就是莫大的好处。没谁会傻到好心告诉别人。说你跟着玉狮子溜圈没好处,人家根本就不看石头,该看的早已经看过了,出来不过是逗你们玩而已。

这些人跟着张辰是跟着,但是没有人会去找张辰看石头,连个报出编号请张辰帮着说一下的都没有。这倒不是说他们懂得规矩,反而这些家伙一个个粘上毛就是猴子,深怕问张辰的时候被别人听到,一旦张辰给出的是好评,自己的压力可就徒增数倍了。

这些人一个担忧就是张辰,就怕他看上自己看上的石头。如果自己不去问的话也许会被张辰漏过,可一旦过去问了就会引起张辰的关注。他是公盘的名誉主席,眼力卓绝的玉狮子,还是超级有钱的珠宝商人,一旦被他看上了,那还能有个跑吗。

别说是张辰这样的人,就是一般有点名气的,更甚至于在认识人之间,也不会有人问这种问题;只有两种人会除外,第一种是结伴来合作赌石的之间会商量,第二种人叫做白痴,还没有在公盘历史上发现过。

到公盘来是为了什么,哪个不是为了钱财或者名利的,这里的人一个个都奸猾如油,心里边拐着百八十个弯弯绕,在真正买到手之前谁会傻到让别人帮着看石头啊。那种人也许有过,但是下过一定会很惨,因为他不懂这个世界的法则和原则,也不可能会有以别人竞争的实力,一生的结局只能是个“败”字。

张辰不会把身后的人驱散,但也不是完全没办法,反正这些人都是来占便宜的,索性让他们吃点小亏记住这个教训。就会偶尔专门在一些内涵无比糟糕的毛料跟前徘徊,有时还会做出一个思考的表情,既然想玩就要玩得高兴一点。

这届公盘上还有了一个很奇怪的现象,虽然张辰一如往常般随便在毛料之间游走,但以卢俊义为首的不少珠宝商人却有要爆发的迹象,常常会围着某一块或几块石头聊得很热烈,看起来像是要联合出击的意思。

这可真就急坏了一些人,这个现象对于炒家们极为不利。如果这些大珠宝商都抱在一起,他们的实力将是很恐怖的,足以拼倒任何一个买家,怕是最财大气粗的张辰也不一定真的能和他们对拼。

整个公盘里最让炒家们放心的就是张辰了,他做生意很理智,赌石的时候更是理智,再加上他精准的眼力。从来都是低价拿下大涨的毛料,不会和任何人比财产。

这次来参加公盘的不只是在上次公盘吃了大亏的施瑞克、布莱顿兄弟、巨熊这三家了,还有其它的私募基金和民间资金也凑了进来。从这次公盘开始。大量的抄家汇集道缅甸公盘上,想要对翡翠市场进行炒作和操控,翡翠大战已经是势在必发了。

看起来还是一片安静的缅甸公盘,已经在酝酿着一股浪潮。翡翠市场未来几年甚至十几年的发展趋向之战即将打响。

来来往往穿梭于毛料之间的买家们,像往常参加公盘那样,安心地挑选着自己喜欢和中意的毛料。珠宝公司的人想着这次可以拿下多少料子,用在经营上能够赚取多少利润;赌石爱好者们在想,自己有没有机会开出一块好料子。作为和别人聊天时候炫耀的本钱;只有很少人知道即将到来的恶战。

炒家们发现了一些问题,立即从其它方面再次调集资金过来,要在这次的共盘中志在必得,拿下足够的高档毛料和翡翠,以达到自己最终的目的。

只不过炒家们却不知道,他们发现的所谓“秘密”,正是张辰让卢俊义等人专门表也给他们看的。目的就是让他们调集更多的资金过来,然后全部留在公盘上。顺便带一些没人要的“垃圾回去”。

他们更加不会想到的是。早在公盘之前很久,张辰就已经建立了翡翠同盟,和缅甸这边一些大毛料商、大矿主们订下盟约,共同联手来保证翡翠市场的正常运转。

翡翠联盟的手里现在已经有超过二十亿的平价毛料,其中不乏表现极好的上等货,如果有需要的话。缅甸这边还能够拿出更多的平价毛料来。

这次公盘上,翡翠联盟的人对于能不能完成正常的采购量并不太强求。能完成最好,完不成也有联盟可以依靠。而且翡翠大战就要开始了。接下来根本不会有缺毛料的现象,玉狮子的保证是绝对信得过的,最主要的就是集中力量把炒家们打趴下。

张辰的精力还不能完全放在翡翠上,楼上的红蓝宝石交易和珍珠交易也得照顾到了,琳琅.艾莉娜和玥璞的原材料用量相当大,涉及的范围也相当广,这都是张辰要关心的。

看过了所有的毛料之后,还要去楼上看看,缅甸的很难过蓝宝石品质很不错,也可以说是世界上最好的,他名下的两个珠宝首饰品牌所用的红蓝宝石有六成以上都来自缅甸公盘。

翡翠大战的事已经筹划了不断的时间,各项工作也都做得很到位,张辰相信自己的这个策划不会翻船,胜利只不过是时间问题。

照顾好了大方向上的事,也该管管自己的买卖了,张辰用了一天半的时间在楼上的交易会。红蓝宝石长期以来就是珠宝首饰里重要的分支,张辰也从来没有放松过这些元才俩奥的战略储备,每次来缅甸公盘总是要采购巨大的数量,是公盘上宝石商人最喜欢的顾客,当然他能够在红蓝宝石的赌石上不那么总是大涨特涨也是原因之一。

张辰从红蓝宝石的交易中得到了足够的利益,捡到了不少的大漏之后,公盘的竞标也要开始了。

不出炒家们所料,卢俊义和几个珠宝商果然是合伙了,还有另外的一些珠宝商,也都或多或少地合起伙来,想要在这届公盘上捞到足够的利益。

一直以来都是稳步发展上升的翡翠价格,在这次公盘上也终于奈不住寂寞疯了,飙涨道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高度。

暗标的时候还好说,张辰可以通过意念力得知所有炒家们的出价,然后再分出内涵不错的那些来,根据自己的需求选择是自己加价投标,还是留给同盟的其他成员下标。有了张辰的指导,暗标过程并没有太大的波动,各家也都算得上是跟着捞了一票。

真正疯狂的是明标拍卖,电子竞价显示器上的数字让所有人都保持着长时间的紧张,真怕下一口气都会喘不过来了。

明标的第一天上午,一块底价为两万美金的的毛料,就因为长了一片看起来不错的蟒纹。经过激烈的争夺和角逐后,最终被一位买家以八十万美金的价格标下。

这块毛料的成为了价格大战的导火索,接下来一共有超过一千块毛料被超级高价标下。一块鞋盒大小的毛料,拐角上擦出来一边下面有碧绿色的白雾,看起来极像是玻璃种的料子,也成为了明标的标王。以一千三百多万的美金成交。

这一千多块毛料中有一半以上就是张辰炮制的,这些毛料有一个共同的特点就是表现极好,怎么看怎么像是出好料子的。尤其是那块明标的标王,白雾下面的的确就是玻璃种的帝王绿,但是却只有不到五毫米的一层。而且只长在了那个拐角上,再擦歪一点都找不到,至于里边嘛,也就那么一小块的一层,其它的地方完全就是正常的石头了。

张辰给炒家们挑选的全都是类似于这样的毛料,然后就开始由翡翠同盟的人联合飙高价,直到被抄家的人买走。这么大胆放手飙高价,也是基于张辰的保证。只要是他指定出来飙高价的毛料。落在翡翠联盟的人手里,都可以在事后进行全额退款。

这么激烈的战况下,人们都像是疯了一样,有些小散户也被激发起了斗性,生怕这以后的翡翠价格疯涨,开始疯狂地飙高价。这些人之中难免会有最后被翡翠联盟误伤了的。但也都是极个别的例子,为了翡翠市场的稳定发展。牺牲一些小利益也是在所难免了,而且也不可能做不到百发百中。

别说这些小散户了。就连张辰也都中了一招,一块张辰看中的表现不是很好的可以出冰种的毛料,在经过几番竞价之后就飙到了超出本身价值的高位,张辰也只好是放弃了。在这种观念连自身都难保的时候,哪还能顾得上那些本来就打着靠这个来发大财的小散户们,赌石的风险本来就很大,入了场就得有倾家荡产的准备。

十二天的公盘终于要结束了,最后一天下午张辰的现场解石,已经成了缅甸公盘的一个重要项目,这个节目之后公盘就正式结束了。

为了配合即将到来的翡翠大战,张辰再次高调解石,在翡翠珠宝交易中心专门为他开设的解石工作站,接连解出七块上等到顶级的玻璃种翡翠。而且这次又有一种从未见过的被张辰找到,颜色有老年间的蜜蜡一般,在透明度和洁净度上也要超过蜜蜡许多倍,而这种颜色也被张辰很有意思地定义为“缅甸蜜蜡”。

张辰在这次公盘上一样是大有收获,第二次发现独一无二的翡翠之外,还收获了一块内有铅球大小龙石种的毛料。还有玻璃种毛料四十一块,冰种毛料一百零七块,和其它毛料一共近四百块;以及公司用的毛料大大小小六百多堆,共计近两千块,当然公司毛料中也有不少的好货。

公盘之后也有不少人看出来点什么,这次的公盘的确是大战前兆,今后的翡翠市场怕是要天下大乱了。

公盘结束,张辰和所有翡翠同盟的成员都见了一面,针对接下来的大战做了相应的安排。因为翡翠联盟的“配合”,这次公盘上已经把翡翠价格炒得很高了,不用邵家们再出手,翡翠的价格都不会低了。

炒家们一定会为这件事兴奋不已,计划着明年三月时候的公盘再次发功,根本顾不上也不可能考虑到这个现象是不是应该出现,所以现在正是一个好时机。

从零五年新年之前的十天开始,所有翡翠同盟成员的店里都必须开始降价,先降他的一成试试水,让那些炒家没办法把手里的毛料先卖出去,同时也把那些炒家吸引过来。

有了这一成的的降价,相信就足够那些炒家发愁一阵子了,接下来的各种动作就要等着看看炒家们怎么做了,然后再按照之前商定好的各种套路去操作,争取让那些炒家在下一届公盘吃下更多的废物毛料。

等到明天夏天的公盘结束后,相信那些炒家们手里的毛料已经足够多了,那时候才到了组后决战的时候。相信炒家们也都已经借足了外债,只要他们手里的毛料不再值钱,就会被饥荒活活压死。

公盘结束当天晚上碰过头之后,卢俊义和张辰再次进入交易中心。挑选了不少喜欢的毛料。这已经是他们两个在每届公盘上最愿意干的,也是最能够区别于他人的地方,张辰这个“玉师”的身份还是能够带来不少好处的。

一般来说不少买家第二天就要离开了。但是今年却又不少人留了下来,因为大家都听说了一个消息,在公盘结束后还会有一个新的活动推出,关于珍珠方面的。来都市的大部分都是珠宝商。自然就有人经营珍珠首饰,当然不会错过机会,都想看看这是一个什么活动。

今年的缅甸公盘又出来一种全新的赌法——赌蚌,通过对蚌壳的观察判断里边的珍珠,虽然几乎所有人在这方面都从来没有什么经验。但是这种赌法的风险要小很多,也吸引了不少的人来参加。

这个活动今年是第一次推出,只在公盘结束后试着进行两天,下届公盘的时候还会试行两天,当做是积累一点经验。如果真的效果不错,就要扩大交易的规模,并且加入到公盘的正式内容中去了。张辰一边感叹着现在的人真会做生意,一边参与到了赌蚌的队伍中。

缅甸本来是全球最佳的珍珠产区之一。但是由于多年来的石油开采和环境污染。已经很难再采出顶级的珍珠了。前几年开始,缅甸政府为了拉动珍珠产业,对沿海、沿河的环境进行了大整顿,开辟出了不少的优质珍珠蚌养殖基地。

经过几年时间的发展,沿海地区已经可以产出很不错的珍珠了,所以就有人提出了这个全新的经营方法。既可以吸引和带动消费,也可以提高公盘交易会的形象和价值。

美中不足的是。虽然经过了不少的努力和改善,现在产出来的珍珠品质还是达不到顶级的层次。离原本的缅甸珍珠品质还有一定的差距。

琳琅.艾莉娜所有的珍珠原材料,都是从大溪地等世界各个顶级珍珠产地收购,或者是张辰直接从收藏中取来的。缅甸这里目前最好的珍珠,也只适合用于玥璞这样的中高档珠宝首饰中,不过这里还有一个优势就是便宜。

不论任何的东西,只要是在他的意念力可穿透范围内,他都是最明白真相的那个人,这里既然说到了赌字,那就必定会成为张辰扫货的地方。赌蚌和买珍珠可不一样,价格要便宜很多的,张辰也权当是赌石之余的一点小乐趣,顺便给玥璞采购一些价廉质高的原料。

卢俊义对这个新生事物没什么心得,从蚌壳上去看珍珠纯粹就是扯淡,说白了就是碰运气而已,没有个十年八年的研究,哪能看得出门道来。

不过他知道张辰喜欢这些东西,越是新鲜的事物这小子就越是愿意去接近和了解,左右自己的航班还有一天的时间,卢俊义索性陪张辰到这里边来转转。张辰这小子总是命好得逆天,神奇到妖孽,不知道在这从没见过的赌蚌上,是不是也能有出色的表演。

顺便也看看这里边的行情,也学习一点经验,如果这个事真可靠行的话,那就要早点下手了。赌石有专家,赌蚌也要招揽专家啊,这专家别的地方还真找不来,只有在沿海或者沿湖的养珠场才能找到。真正几代养珠的人极少,却偏偏只有这种人才有经验,稍微反应慢一点都可能会被别人抢了先的。

张辰没有卢俊义想的那么多,不是他不操心,而是他知道所谓的经验在这方面根本行不通。珍珠的大小、形状、光泽等等,都需要用肉眼直接观察,除非是像他一样能够看到蚌壳里边的样子。如果真的能够靠着经验来判断,也就不会有东珠那种采捕的数百上千年,只得出一句“易数河不得一蚌,聚蚌盈舟不得一珠”的说法了。

而且这种形式的交易很难有任何技巧可言,还差存在着不少的弊端和不可预测性困难,短时间想要达到赌石那样的效果根本不可能。没有一个系统的管理和运作方式,估计也就是能搞这么个一两次,再接着就要撤摊了,为这种事费脑子完全没必要。

真到了发展成形的时候,加入到了公盘的体系,到时候在考虑这些问题都不迟。张辰也不用去找什么世代养珠的传人。别人再怎么总结出来的经验,也不可能比他的意念力更好使,何必舍近而求远呢。

张辰用了一上午的时间。在交易中心另一边的赌蚌现场,买下了七千只里边可以割出个头不小的浑圆珍珠的蚌壳。剩下的时间就要看着人取珠了,张辰必须要在跟前看着的,这种事作假太方便简单。没人盯着绝对不行。

以外总是会在不经意的时候发生,张辰搞定了蚌壳交易,带着买来的蚌壳就要离开这个小市场。快走到大门边的时候,猛然间从一个摊子上飞出一件不明物体,掉在地上反弹了几下。就那么巧地落在连跳了三步的张辰脚边。

跟着张辰的护卫队员们一阵紧张,近一些的眼看就要冲过来,张辰忙把他们都拦住了,让他们别那么紧张。拿东西飞过来的时候张辰早已经感觉到了,发现时朝着自己飞来的,张辰也吓了一跳。意念力自动释放出去,看到是一只大蚌壳,接着又穿透蚌壳检查了一遍。发现没有任何问题。这才连忙躲了几步,又用意念力控制那蚌壳落在了自己脚边。

飞来物是一只通体乌黑还带着棱形纹的硕大蚌壳,快要有一个篮球那么大了,形状也很是奇怪,就像只真的球那样,几乎要达到正圆的形状了。饶是张辰号称见多识广博览群书,也没有见过这样的品种和类型。但是这只不知名的蚌壳却很不简单。从蚌壳到里边全都了不起,张辰见到这么好的玩意儿。想要收为己有的念头马上就蹦出来了。

张辰拦下护卫队员,抬头看了看不明物体起飞的地方,正是一个赌蚌的摊子。摊子前面一个穿着花衬衫,像是刚从夏威夷度假回来的中老年男子,正拿着另外一件不明物体准备发射呢。如果看过张辰第一次解石的某些人在,特别是那个小伙子在的话,一定会认出这个投掷不明飞行物的家伙,正是之前那位对张辰充满了各种羡慕嫉妒恨的花衬衫。

花衬衫一边用双手扬起了手里的不明物体摇动着,一边叫嚷道:“你这不是骗人吗,谁家的珍珠贝能长这么大个儿,还是这种黑不拉几的样子,这棱子差点没把我手给剌开你这不是睁着眼说瞎话吗。”

双手摇动着蚌壳却摇不出任何东西来,才无奈地停了下来,接着道:“小伙子,你这蚌壳可是论分量卖的,这么一只怕得至少也有个十斤以上,一斤是五个美金,这么大分量可就是好几十美金了,你这人做买卖也太不地道了吧。”

年轻摊主从长相看应该是个华裔,用不是很标准的华语无奈道:“大叔,你这人脾气也太暴躁了吧,这些都是我家起蚌时候顺便捞出来的,我只是摆在这里顺便看看能不能卖掉,也没说就要卖给你啊,你着什么急嘛。”

说着还白了花衬衫一眼,道:“从我小的时候我家就在养珠,这是我从未见过的蚌壳,不管它是不是出珠的都很稀罕。你想要五美金一斤买我还不愿意卖呢,这个至少要一百个美金一只。你要赌蚌就去后边池子或大桶里挑选,那里才是赌蚌的种类,你自己去看吧,五美金一斤保证公道。”

这两人正说着呢,张辰就捡起地上的蚌壳过去了,他很想知道一下这蚌壳是从哪里捞起来的。如果可以的话,他完后也想去看看,还能不能再找到这样的蚌壳。

就在刚才用意念力穿透蚌壳的时候,张辰发现这种蚌壳相当奇怪,也是相当有价值的。蚌壳的外体乌黑而坚硬,还带有相对锋利的棱子,最厚的地方达到了十厘米还要多一些,靠近连接的地方是最薄处,也有四个厘米左右。

这外体的最大好处不是厚,而是它的主要成分和分子排列密度。这东西的主要成分就是珍珠和砗磲的混合型,而分子排列却要比砗磲或者珍珠的密度大很多倍,而且其分子结构很活跃。分子之中还含有一种奇怪的可以自我生长的彩色发光物质,如果张辰估计的没错,这种物体可以在夜晚或者黑暗的环境下发出彩色的光芒。

整个蚌壳几乎有八成以上的体积全都是外体,真正的软体部分只比儿童拳头大一些,蚌壳中间的内腔室也不过就是成人拳头那么大或者再大一点。但是两边用来闭合蚌壳的肌肉却异常发达,差不多有八个厘米左右的直径。而且要比一般的贝类密度更大,也更加有韧性,否则也带动不了这么

更加宝贝的是。张辰发现这只蚌壳里边有珍珠,而且还是双珠,个头很是不小有差不多有三个厘米的直径,颜色也和一般的珍珠不一样。好像可以在不同角度发出不同颜色的光泽。更加难得的是,这两颗珠的大小还是一样的,一蚌双珠,光滑圆润,毫无瑕疵。又是大小相同,还有这么大的个头,这简直就是天下奇珍啊。

张辰又用意念力去穿透花衬衫手里的那只蚌壳,那只要比张辰手里这只大一些,蚌壳外体的质地是完全相同的,内腔部分的大小差别不大了。只是那只里边也有双珠,而且珍珠的个头要比这只的大一些,意念力的测量结果是三点二二厘米。一样是光滑圆润且毫无瑕疵。

张辰都有点不敢相信了。该不会是意念力出了问题吧,看到了这种几乎是不可能存在的东西。再看看那个人的摊子上,还摆着十一只同样的蚌壳,张辰抱着怀疑的态度释放出意念力,穿透了那边摊子上一共十一只蚌壳。

让他难以相信的画面再次出现,那十一只蚌壳中有七只都是玉蚌双珠。同样都是光滑圆润且毫无瑕疵。只是个头上有些不同,直径最大的在三点八二厘米。最小的只有两个厘米多一些,应该是结珠时间上的问题。另外的四只里边应该也有珍珠。但是现在估计还处于最初的状态,所以并不容易找到。

这样的玩意儿是在太珍稀了,完全就是前所未见,连听说都没听说过啊。蚌壳和珍珠都是同样的珍稀,里边的一蚌双珠同样大小一样是珍稀,毫无瑕疵的品质更是珍稀,这些所有的合在一起就是上天的赏赐。

张辰一边往过走,一边考虑怎么问问这个摊主,这些蚌壳是在哪里找到的,他想要亲自再去看看,是不是能够现点什么,这简直太神奇了。

听到摊主跟花衬衫说一百美金一只,张辰简直要高兴疯了,这样的宝贝居然能卖一百美金,这简直就是珠宝界的惊天巨漏啊,果然是上天的恩赐,不过是赐给我的。

张辰走过去假装把蚌壳要还给摊主,但是却用审视的语气,道:“朋友,这个应该是你的东西吧,你可要把它看好了,幸亏我还算灵活,否则就要被它砸到了。这家伙可真够硬的,看起来像个皮球的样子,就是黑乎乎的有点丑。”

“谢谢,先生,这个是我家里今天早上起蚌的时候捞上来的,我觉得挺有意思的,就白出来卖卖看,我父亲在海上活了一辈子也说没有见过呢。这个东西黑乎乎的,的确是丑了一点,但是这可是绝对稀有的品种,这么难看肯定有它难看的道理。”

张辰点了点头,别看这个摊主只是一个养蚌人,说出来的话没有什么华美的装饰效果,但是却足够有道理。就像很多的市井谚语一样,并不辞藻美丽,但是却有绝对的道理和实用性,也能够说明很多的自然和社会现象。

“这东西这么丑就肯定有它丑的道理”,在这句话说得太对了,这东西这么丑当然是有道理的,因为这里边有世上最美的珍珠呢。自然界的事情就是这么奇怪,最丑陋的的东西却不一定是最不好的,子美丽的东西却有可能要了人的命。

榴莲看起来浑身是刺,闻起来又是让人掩鼻,但却是营养最丰富的水果,吃起来也是无比的香甜,号称“水果之王”。这种蚌壳黑不拉几的,上边的棱子还剌手,又完全不像个蚌壳的样子;可是没打开之前有几个能知道,它的内涵是多么的高贵和美丽,是多么的让人喜爱之极,那是无价之宝啊。

张辰正想着怎么买下他的蚌壳呢,听到他这么一句话,笑着道:“好,你这句话说得太好了,世间万物都有存在的道理。我很喜欢你这句话。就为了你这句话,你的蚌壳我买了,你这列有几个我就买几个。你说多少钱吧。”

摊主没想到这些黑不拉几的东西一上午也卖不出去,甚至还因为这些东西被人嘲笑,现在却因为自己的一句话给卖出去了,这个世界到底怎么了。突然之间的变化也太大了吧,让人真的接受不了啊。

诚恳地道:“先生,我这里一共是十三只蚌壳,我已经买了一上午,但是一只都没有卖掉。我本来是卖一百美金一只。但是你如果全买的话,我只收你五百美金,因为只有你看得起我的东西,愿意为它们出钱。”

咦,这个家伙有点意思啊,不管他是不是装的,张辰都有点不好意思了。这些蚌壳的外体和珍珠都是宝贝,外体可以制作成为首饰。可以在夜里发出光芒。属于是顶级的有机宝石,要比珊瑚还珍贵;珍珠更是罕有珍稀,随便拿一颗珍珠出来都是最少价值连城。现在哄得人家只收五百,是不是有点太心黑呢,自己可是知道真相的啊,干脆多给五百吧。一千美金好了。

张辰点出一千美金,放在摊主手里。道:“五百美金的折扣有些太大了,我多给你五百。这样才算合适,这是一千美金你点一下收好了。人后我还有个问题要问你,你家养珠的地方在哪里,你是什么时候从哪里唠叨这样的蚌壳的,你可以告诉我吗?”

看到对方有些紧张,张辰觉得可能是自己太直接吓到对方了,笑着道:“哦,你别紧张,我没有别的意思。因为我有一间海洋生物研究所,是专门研究各种海洋生物的,包括鱼类、贝类和海藻类等所有生活和生长在海洋中的物种。

你这样的蚌壳我从来没有见过,你说你父亲在海上一辈子了,也是没有见过,所以我就对它感兴趣了,想要做一个专项的研究。如果可以的话,请你把地址和世间都跟我说一下,然后给我留一个你的电话,如果我们找不到还可以请你帮忙,到时候我给你一天五百美金的佣金,怎么样?”

摊主见张辰说得陈恳,道:“其实,这也不完全是在我家养珠的地方捞到的,而是早上起蚌之后往港口走的路上才发现的,这些黑蚌壳是被船后边的渔网捞起来的,大约应该就在我家养珠的地方向北两海里的范围内,我就是在不到两海里的时候发现它们的。”

摊主说完了还有些遗憾,估计是因为赚不到那五百美金一天的公子了,但是随后又松了一口气,这就应该是为自己没有说谎而心安理得了。

张辰也没再说什么,只是依旧让摊主把发现蚌壳的地址和时间,还有他自己的电话说一遍,记载了一张便签上,然后才拿过一只带盖的筐子装了十三只蚌壳离开了。

一直就在看着张辰的花衬衫等到张辰已经走出大门了,还在那里嘟嘟囔囔地说着:“我就不相信了,这有什么好研究的,摆架子而已,花钱买名声吧。就不相信了,你玩翡翠还马马虎虎,玩蚌壳可就绝都市外行了,你要是真能从那蚌壳上研究出什么来,我就把那蚌壳吃了。”

嘟囔着却又觉得不大对劲,张辰的运气只好是公认的,否则眼力再超群也不可能得到那么多的顶级翡翠。他的运气那么好,主动买下那些蚌壳,该不会真的有什么好事吧。

忙对摊主道:“小伙子,你刚才那种蚌壳还有没有了,有的话也卖我几个吧,我也觉得拿东西挺有意思的,想要研究研究。”

摊主白了他一眼,说了一句让他吐血的话:“你也准备有一个海洋生物研究所吗,看你这样子不像是亿万富翁啊。我知道刚才那位是玉狮子张辰,他有钱去搞那个,但是你没有,你一看就是个穷鬼,有钱也就是普通的小富,有没有我家有钱都不一定呢。”

张辰和卢俊义出了门之后,就把筐子交给一个护卫队员,道:“赶快把这些都送到船上去,养殖箱里的鱼都先冻起来,再到入海口去换这里的海水,里边只放这个,一切等明天早上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