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567章 千金良友

第五六七章 千金良友

卢俊义的表情已经完全呆住了,这简直太不可思议了,他之前也只是对张辰报以信心,也是有一种试试看的心态,看看张辰这次是不是一样那么神奇。

但是现在,两颗完美无瑕的珍珠就在自己眼前,是张辰刚刚从那蚌壳里取出来的,还带着蚌壳的粘液。如果不是自己对张辰的品德和人格有着足够的了解和信心,卢俊义现在也许都会怀疑,张辰是不是在他来之前动了什么手脚,想用这件事来达到些什么目的呢。

卢俊义像是有些不敢相信自的眼睛一样,伸出手来轻轻地用之间碰触了一下这种的一颗珍珠,的确是那种凉凉的还略微有些发粘的感觉,这是一颗珍珠刚刚取出来时必有的。也就是说自己看到的并不是幻象,也不是白日做梦,而是两颗真正的顶级品质的珍珠。

正感慨着呢,卢俊义就听到张辰和一边的护卫队员说话了:“周昌,赶紧帮我打盆清水过来,速度要快一点。”

这可就让卢俊义对张辰的那种佩服又多了一些,自己也算是见惯了好玩意儿的人了,却不能在这个时候表现出像张辰那种冷静和沉稳来,这就是差距啊。

他不知道的是,张辰早就已经从昨天下午就已经开始在观察,一直等到了把蚌壳打捞起来之前,这对珍珠他已经熟悉无比了。而且现在张辰心中最大的震撼并不是珍珠。而是和他一样。都在埋怨自己不够镇定稳重,和对方有差距。

张辰看到这蚌壳把珍珠吐出来,心里着实是又庆幸又后怕,如果不是卢俊义的提醒,真不知道自己会不会想到要把蚌壳捞出来看看呢。

这蚌壳如此的奇怪,天知道会不会因为长期在海水中憋着,而做出什么非同寻常的事来,也许会把这珍珠吃掉也不一定吧。要真是那样的话,不给这件事气死也要给自己气个半死,这么多年来一直是以心细胆大而著称。这次居然见宝心急,把这么重要的常识给忽略了,这属于是严重失误,怎么能不气呢。

这蚌壳的内腔特别小。长时间置于空气中可不是好事,张辰很快速地把珍珠取出来,再把蚌壳投入到水里去,接着开始打捞其它的几只蚌壳。

看着打捞蚌壳的张辰,卢俊义心里不知道该羡慕张辰呢,还是为他骄傲呢,也许是两者都有吧。这个家伙真是十足的怪胎,语气好到没法说啊,连这样的东西都能被他得到,而且好像是只花了一千美金。这家伙的眼力和胆量也都是没得说。看东西毒辣老道,下手的视乎绝不迟疑,可不是就永远都有便宜实惠的超级大漏让他捡吗。

等待的时间总是特别漫长,而快乐的的时间却总是快就过去了,这也许就和“等”与“快”两个字的意思有联系吧。

张辰从前一天的下午就开始期待着蚌壳吐珠了,差不多等了快一整天的时间了,而且到了后边还是在明知道已经成珠的情况下等待,那种焦急的心理让时间变得更加难熬。

但是现在的取珠过程却是简单而快速,从第一只蚌壳被捞上来开始,到最后一只蚌壳的珍珠贝取出来。一共才用了不到二十分钟的时间。

这还是因为张辰把所有的蚌壳都捞上来了一遍,多增加了仅十分钟的时间来等待其他的五只蚌壳打开,无果后又都抛回了水中,否则只要十分钟左右就足够取出剩下所有的珍珠了。

没有打开的七只蚌壳中,有五只是含珠的。但是还没有成珠。张辰根据前一天晚上观察所得的经验判断,最晚应该在半夜四点到五点之间就可以完成了。如果早的话可能会在三点左右就完成,到时候来去一下就好了。

看着眼前六对已经在水盆里洗掉了粘液的珍珠,每一对都是一模一样,这种仿佛双胞胎一般的珍珠绝对是前所未见的,卢俊义像是喃喃自语,又像是对张辰说话,道:“大千世界无奇不有,这可真是让人开眼了,在这之前谁能相信珍珠也会有双生子一般的呢,这不是奇迹又是什么。还有这个头,最小的也要在三厘米左右,这可绝对是稀世珍宝啊,你小子这运气真是不能说了,越说就越旺啊。”

张辰也知道自己这些长期以来的“幸运”已经成了一种代表自己的符号,现在可以说任何奇迹发生在自己的身上大家都不会太惊讶,最多也就是对事件本身的关注和诧异而已。这说明,所有人都已经都已经接受了一个现实,张辰就是幸运之神的把兄弟,有啥好事都会第一个轮着他来,否则就可能是出问题了,而且久而久之,人们对张辰的神奇也开始变得越来越免疫了,

既然是这样,张辰心里就琢磨着在神奇一点吧,问卢俊义道:“卢哥,你看这珍珠是什么颜色的?”

“有两颗深粉色的,还有淡黄色的,也有灰黑色的,这有什么好奇怪的,本来……诶,不对啊,刚刚明明是深粉色的,现在怎么……”卢俊义和张辰说话的时候转了一下头,再转回来看的时候已经是微微发生了一些角度上的变化,看到的珍珠颜色已经变成了淡绿色,这颜色是他刚才没看见过的。

盯着珍珠看了片刻之后,卢俊义又换了好几个角度去看,结果发现在不同的角度看到的颜色是完全不同的。这时候他再次发现,张辰的观察能力和细致程度完全不是正常人能比的,这小子总会在第一时间找到关键问题,而不是向别人一样陷入其中去欣赏和被震撼。

发现了这个大秘密之后,卢俊义也稳不住了,抓住张辰的胳膊,猛然道:“这,这是,是会变色的,会变色的珍珠。我的天呐,你小子这运气实在是太妖孽了,什么稀奇古怪的好事都更让你赶上。”

说着说着,卢俊义又叹了一口气,仿佛很是郁闷地道:“这么多蚌壳你一共花了一千美金,这些珍珠如果上拍的话,最小的一对也能拍个两三千万的价格,只拿一对你就捡了几万倍的大漏,还是在这样的东西上。不行,我以后要少和你一起出门,好东西都被你捡走了,我还得搭上自己的精神和心灵双重受伤的损失,太不值得了。”

张辰一边和卢俊义说着,一边从六对珍珠中挑出一堆中等大小的来,放在了卢俊义手里。卢俊义明白张辰的意思,这对珍珠是要送给他的,禁不住为张辰的这种举动惊讶。

忙到:“这可不行,这东西太珍贵了,咱们兄弟的感情是没说的,但是也不能用这样的东西来衬托。”

张辰把卢俊义要放下珍珠的手拦住,道:“卢哥,这个你必须得收下,算作是我对你的感谢吧。”

见卢俊义还是不明所以,张辰接着道:“这东西的确是无比珍稀,可是如果没有你刚才的提醒,我怕是连一颗都得不到。刚才在取珠的时候你可能没注意,这些蚌壳外体的闭合处都是很微小的锯齿状相互吻合的,而且在最里边的地方有微小的磨损,我怀疑这些蚌壳曾经多次把自己所产的珍珠磨碎过。

就像你说的那样,海水对珍珠是有损害的,如果这么漂亮的珍珠留在了海水里,用不了多久就会被毁掉。而这些蚌壳也许是有一种天性吧,它们不会吧自己所产的珍珠吐在海水中,必须在成珠后一定的时间内把它们捞出水面,这样它们才会自动张开吐珠,否则就会把珍珠磨碎。

就像雌螳螂在**后也是要把雄螳螂吃掉一样,只要珍珠没有被取出,它们就会毁掉珍珠。我也不知道这个时间有多长,但是我怀疑没有吐珠的那几只可能就是已经毁掉珍珠的。如果不是你刚才的提醒,这些珍珠很可能就会全部被毁掉,是你让我有了得到这些紫珍珠的机会,所以这对珠子你必须要手下,这不是馈赠或者什么,而是你应得的。”

卢俊义也明白张辰话里边的意思,但是他的内心依然被极大地震撼着,人人都说要公平、公正,但是能够做到的却几乎没有,再心胸宽刚豪爽大方的人也不可能完全没有私心。

但是张辰他能够做到,这些珍珠不是几万或者几十万的东西,就这样的罕有性和不同于其它珍珠的表现,足以被称为珠中之王了。刚才自己也说过,随便一对最小的也要在两三千万美金,这样一对稍大一些的,价格就要更高很多了,怕是至少也要在三千万美金之上,但是张辰却能够不眨眼地拿出来给自己。

而他的说法却是因为自己帮了他,这样的话只要他不说,有谁会想到呢,少说一句话就可以多得一对至少价值两到三亿国币的珍珠,可他却偏偏要把实话说出来。

以前只是认为张辰很仗义,对朋友很够意思,有什么好事都愿意照顾一下;包括刚才张辰送出一对珍珠,也觉得他是见者有份的意思,没想到却会是因为这样。

这时候卢俊义对张辰的理解再次加深,这小子不但仗义,而且还是一个绝对正直的人,他应该永远都不会说谎。

千金易得而良友难求,张辰却在同一时间让卢俊义得到了千金和良友两样。卢俊义心中的感动无以言表,一辈子能有这样一个朋友,真的是足够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