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570章 寻证行动

第五七零章 寻证行动

在此之前,张辰也曾经在探查海底沉船的时候见过不少之前没见过的物种,但是却从没想到过,这世界上真有活了上万年的动物,而且还是这么小的一个族群。

海洋的面积占到了地球面积的七成,是陆地面积的两倍还多,海面以下又都是神秘莫测的世界,人类未能够探索的地方太多,所未知的物种数量也许会比已知还要多。

很多的物种只有在亲眼见到后才会觉得惊讶,就像那些蚌壳喷出水柱作为前进的推力,却可以达到那样的速度,如果不亲眼看到谁又能够相信呢。

让张辰最感到不可思议的就是那些蚌壳的年龄了,根据目前能够找到的规律来看,最小的也都在几百年往上,最大的已经是五万年的了。从八千年的时候开始可以产双珠,年龄越大所产的珠子就越大,到了一定的年龄后就会有数量上的增加,一蚌三珠要到至少三万年以上才行,也许还有一蚌四珠的。

那些海底的石头应该是一种矿石,质地非常坚硬,成分也是张辰无法分辨出来的。矿石应该是那些蚌壳赖以生存的食物了,它们能够有这么强大的造珠能力,外壳又那么坚硬且有韧性,也许就和这些矿石有关。

蚌壳的族群那么小,没有敌人的侵袭是不可能的,但是它们却又能够生存那么久,除了要有那种坚硬如铁的外体保护。所依靠的就是栖息地的隐蔽和那些能够锉碎矿石的锯齿了。

这种蚌壳虽然还属于很低等的生物。但是也有了一定的智慧,或者是先天的生理功能就是那样。它们的两扇壳除了吐珠和进食之外好像都不会打开,那些锯齿在闭合的时候会相互勾连,并且接合处都是呈波浪形的,不论工具还是人力,都不可能打开。

即使有人发现了它们,除非是里边的珍珠成形,它们到了自然吐珠的时候,否则极少会有人能够看出或者知道这是一只蚌壳。这些蚌壳的外表也很具有欺骗性,只有常年生活在海上的。而且是很细心的人才能够看出来,一般人都会当做石头,至少船上的护卫队员们最初就没几个认出来的。

照现在的情况来看,这些蚌壳还是属于张辰一个人的财富。其他人首先就不可能让这些蚌壳从那些洞里出来,这点做不到其它也就都要免谈了。那些蚌壳栖息的地方隐蔽得很,都需要从一个很小的洞口进入,拐好几个弯才能到达,即使有人发现了洞口,以现在的科技手段也不可能找到里边去。

钱这个东西是人人都喜欢的,张辰当然也不会例外,这些蚌壳是一笔极为重要的财富,而且还是一笔可以永久延续下去的财富,张辰当然要想办法占为己有了。

前前后后。张辰已经得到了四十七对又三颗珠子,送给了卢俊义一对,自己手里还剩下九十五颗。这些珠子的品质毫无疑问是目前可见的珍珠中最好的,不仅是品质最好,个头也是没得说,最大的有五厘米还多,最小的也在两厘米左右,其它的珍珠很难相比的。

捞上来的那些矿石张辰已经收起来了,包括蚌壳的生存环境,回京城之后都要好好研究一下。争取能够找出一个人工养殖的方法,那可就真的万无一失了。

想想都让人兴奋啊,近两千只蚌壳中,有超过一千只都是可以产珠的,每年至少会有一千对珠子的收获。这要算是天下最大的财富之一了吧。如果真的能够把每年的一千多对珠子都卖出去,世界首富什么的。全都是小儿科,哪怕是世界第一的罗氏家族也只有跟在后边吃灰的份儿。

只不过这些都不可能会实现,东西永远都是物以稀为贵,每年都有一千对以上的珠子出售,价格很快就会落下来,价值至少会缩水三分之二。就像张辰手里的四大天王银元那些物件,单拿出一件两件来,永远都是抢手货,全部打出来就要臭大街了。试想一下,当满大街都是元青花的时候,一只大罐还能价值上千万英镑吗,能卖上千就不错了。

坐在办公室的靠山椅上,打量着桌子上三颗一模一样的巨珠,张辰只觉得越看越漂亮。尤其是这种在不同角度出现不同颜色的特质,连唐韵馆藏的那些法老珍珠都不能相比,这三颗珠子可以说是现今的珠王也不过分。

再看看一边架子上摆放着的十五只蚌壳尸体,这些也都是宝贝啊,品质要比珊瑚好太多了,砗磲更是不能比,绝对的最上等有机宝石材料,品质仅次于它们吐出来的珠子。

只是为了山洞里那些蚌壳的安全考虑,这些蚌壳不能以真正的面目公诸于世,只能是以黑砗磲的名字出现。在形状上也要做一些改动,必须切割成小块略微打磨后才能够对外展示和公布,并且得有一个在海底打捞中偶然所得的噱头,其它的就要全部交给科学的鉴定了,总之是这样不但能够保正蚌壳的安全,还能够增大这蚌壳外体的价值,也许会比珍珠的价格还要高,倒是何乐而不为呢。

琳琅.艾莉娜现在又多了这么两样敛财利器,同时还是和同行业竞争中的制胜法宝,足以使琳琅.艾莉娜笑傲群雄了。其他的珠宝商想要进入目前由琳琅.艾莉娜独家霸占的奢侈品首饰市场,那可就要考虑考虑了,自己是不是有拿得出手的宝贝,柜台和橱窗里的物件儿能不能当得起“奢侈品”这三个字。

没想到这次来缅甸会有这么大的收获,看来这是在补偿前段时间在洛杉矶的不顺吧,所以上天才会给了自己一个发大财的机会。好好抚慰一下自己这可受伤严重的心灵。

正在意**着老天补偿自己的张辰。被一阵电话铃声吵醒了白日梦,拿起收集来一看是宁琳琅的电话,马上接通,道:“尊敬的女子爵阁下,怎么会想到给我来电话呢,我还以为你已经把你最亲爱的师兄忘记了呢。你可是有三天没有和我联系了,我这边有一个好消息,我正在想着要不要告诉你。”

“呵呵,师兄你变坏了,总是拿我开玩笑。我现在正在意大利呢。已经和斯蒂芬妮娅的家人交流过了,他们很赞成斯蒂芬妮娅到华夏去学习和发展,有机会也会去华夏看望斯蒂芬妮娅。我给你打这个电话,是因为我和父亲都接到了一份来自瑞士的邀请函。希望我们去参加一个世界钟表博览会,所以要晚一些才能回到京城去,提前跟你打个招呼。”

宁琳琅说话一直都是笑着的,可以听出来她的心情很不错。父亲晋升伯爵进入了上议院,成为真正的上议院贵族;而自己也获得了子爵的爵位,还有两枚罕有的勋章,以及王冠狮子的个人文章;家族里大大小小的都会对她很尊重,明年三月又要结婚,这些可都是大喜事,能不高兴吗。

钟表博览会是一个不错的活动。京城蓝图大厦也有一张给张辰的邀请函,宋武已经打电话给他说过了,张辰如果不是分身乏术,也一定会去参与的。手表一直就是张辰很关注和喜欢的物件,男人的首饰并不多,表就是其中很重要的一项,张辰个人也收藏了不少的名表。

听宁琳琅说他会和弗雷德里克去参加,脑子马上就转开了,笑着道:“那可真是太好了,我想去都还没时间呢。这个活动你一定要去参加。到时候肯定会有不少的名表纪念款、珍藏款这些,你帮我留意一下,但凡经典的和值得收藏的就买下来。千万别怕花钱,师兄我最近发了点财,你照着两亿美金左右的标准花就好了。只要买到了师兄喜欢的,可是会有超级惊喜的级奖励等着你的哦。”

宁琳琅知道张辰有钱。这小子现在就是一个十足的地主老财,说他是华夏第一有钱人都不过分。唐韵现在是越来越赚钱,快要比两个珠宝品牌都能赚了,酒店那边的经营也不逊色,造船厂也开始有订单和收入了,大把钞票像是流水一样往他口袋里钻。

宁琳琅太了解自己的师兄了,心性那么高,又那么有钱有势,手里的其它财富更是数不胜数,能够让他称呼为“发财”,那就肯定不会是小场面了。公盘上的事都已经知道了,又一块前所未有的顶级翡翠“缅甸蜜蜡”出现,一块不小的龙石种,这都算是大有收获,但是对张辰来说还达不到发财的程度。

难道说师兄又有什么新发现吗,还是又见到超级大漏了呢,心中也多了些期待,问道:“师兄,你发了什么财啊,居然要用两亿美金来庆祝,是见到了什么超级惊天大漏,还是又挖到了缅甸皇族留下来的宝藏呢?”

张辰装作很开心的样子,大笑两声,道:“这次的发财可是不简单的,我粗略地估计了一下,最少应该价值二十亿美金,而且往后还能逐年增加,会是一个你无法想象的数字,值得庆祝一下吧。”

说着又换了一种装作讨好的语气,道:“尊敬的诺丁山女子爵阁下,为了祝贺您的晋升,和女王陛下对您的嘉奖,我将为您献上三颗一模一样直径五点二一厘米的幻色珍珠,以表达我对您的爱慕,希望您能够喜欢。当然,这只是其中的一部分,还有其它的珍宝,等我们见面时会一并献上的。”

宁琳琅听着电话忍不住吸了一口凉气,伸出手拉捂住了自己的嘴巴,等自己镇定下来之后,才对着电话道:“哦,天呐,三颗一样的五厘米的珍珠,师兄你太伟大了。但是师兄,什么叫做幻色珍珠呢,是不是可以顾名思义作为理解,还是有其它的说法呢?”

“哦,这个很简单,是我随意起的名字,意思就是说在不同的角度可以看到不同的颜色,是从一只蚌壳中取出的三颗珍珠,一样的大小,一样的品质,都是一模一样的。”张辰对“幻色珍珠”这个名字很满意。

“师兄你是最棒的。我爱死你了。我喜欢你给我的礼物,我也要把最好的礼物给你带回去。”宁琳琅听到张辰确定的解释后,已经开始兴奋得手舞足蹈了。

张辰又在电话里叮嘱她去瑞士应该注意和准备的事项,到了博览会应该主要关注哪些钟表品牌,要记得给斯蒂芬妮娅也送一件礼物等等。两个人又聊了一阵子,张辰还和斯蒂芬妮娅说了几句,然后才挂断了电话。

张辰的确是比较爱财,但是却从来都取之有道,绝不会去做伤天害理的勾当。他的财富要比那些官员和大部分商人都要来得正,所以他也就从来不怕别人揪他的小辫子。因为他从你根本上就能够站得很直。

手里的那些珍珠的确不是凡品,张辰不只是想着自己享用和换取钱财,也希望身边的人能够共享这份喜悦。但是无故送给朋友是不可能的,那样反而会让彼此的感情发生矛盾。只能是和家人分享了。

游艇一路驶向印尼,张辰也在盘算着这些珍珠的去向。外婆、老妈、五师叔、湄姐、小沐姐、小涵,这些都是必须要有一对的;其他姨姨、妗妗和她们家里的表嫂、表姐、表妹们,就不能全给了,或者可以那几颗东珠出来代替也可以。不是不舍得,而是还没到那个份儿上,再是家人也有个远近亲疏的。

比如说三舅家的表弟张沛,就是不大喜欢和亲戚们往来的,倒也不是不亲,就是人的性格比较古怪。不大愿意和别人打交道,都属于书呆子一类;还有大姨家的表哥利方,也是一个很怪的人,总是和家里的人保持着一定的距离,为人又很小气,算是个糖公鸡。张辰和他们就没什么话说,尤其是利方表哥,不给他都完全说得过去,不过是怕老妈面子上过不去罢了。

至于关中张家的人,则是不在考虑范围之内。能和她们保持现在的关系已经很不错,偶尔的小礼物还是可以有的,但是这种自己家人都不可能全有的东西,那是肯定不会给她们的。

这里边有个很重要的原因,对她们太好了就会让她们觉得有希望再进一步。张辰要把这个度掌握好了才行。现在来往的几个都是人不错的,太生疏了也会让她们不舒服。这并不好;而太近了也会让张辰不舒服,也是不好。所有就要有适当的掌控了,礼物这上面就要掌控好了,送礼物是要大家都开心的,搞出衍生问题来可就不好了。

张辰这一路上除了睡觉就是瞎琢磨,慢慢地已经不知道想到什么地方去了。崔正男敲门进到办公室了,道:“师兄,巨港已经到了,再有半个小时就能靠岸,接下来要干什么,你得给大家分分工。”

张辰刚才想着想着,已经想到了用蚌壳制作点什么样的首饰,这些蚌壳如果仔细点用的话,最多能有多少产量,多长时间推出多少件,怎么定价等等的问题。

崔正男进来说要到巨港了,他才发觉自己已经坐了三四个钟头了。站起来活动了一下身体,看了看表已经是下午的五点多,快要到吃饭的时间了,正好和大家说一下这次的计划。

昨天晚上在新加坡港口的时候,张辰就已经简单说过了这次来印尼的目的,就是要寻找日本人藏起来的那些关于二战中在亚洲大范围实施侵略的报告和证据,当然消息的来源张辰肯定是扯了谎的。他不可能实话实说的,毕竟意念力有些太惊天动地了。

张辰当时说,他以前破获过一封密码信,是二战时候日本一个亲王级别的皇家武将给当时的天皇发出的密函,信中提到了日军在印尼巨鹿的一座山上藏这大量的作战物资和军事情报等材料,其中还有一些是毒气弹。

信中提到的大量宝藏什么的张辰没有说出来,但不是呀专门隐瞒这些和自己亲如兄弟的家伙,而是到时候难免要使用意念力和戒子,这么多人都看着,实在是不好说。

如果不是因为最近大家都比较紧张,时刻提防着捆蛋那个老秃驴下黑手,张辰肯定是要一个人去的。可现在这些家伙随时都有大几十人跟在身边。想要甩脱根本不可能。因为他们会向家里汇报,然后就会被山上的外公等人知道,那可是要闹出天大动静的。张辰还没有那个胆子,也没有挽救那种结局的手腕,只好是想办法让这些大头兵都跟着自己了。

这些家伙都是受过最专业军队式教育的,有着华夏军人最历史悠久的传统精神,否则当初也不可能被选入九零七了。听到张辰说山上可能会藏着日军的侵略证据,一个个都抢着要跟张辰去上山找山洞,去找日本人留下来的证据。

张辰之前也想过很多这方面的问题,一开始是在给自己解心宽。但是慢慢就开始向积极的一方面去向了。这次去找日本侵略亚洲各国的证据是最主要的,其次才是那些被搜刮的宝藏,战争武装则是最不重要的,很多东西都是棉织品和食品。放到现在都已经腐烂或者臭了,谁还会去稀罕那些东西。

找到日本侵略亚洲国家的证据,这是一件很有意义的事,如果能够有华夏军人的参与,意义就变得更加不同,哪怕这些军人已经退役,只要是他有过这个身份就好。有了华夏军人的参与,才是最合适的,这次的寻证行动才算得上完满。

“琳琅甜心”号停靠在港口后,已经将至黄昏了。晚饭过后所有的护卫队员都取到了大会议室,等着张辰给他们安排记下来的行动任务。

连船员在内的一百多号大汉,把会议室挤得满满当当的,张辰只能是把行动要领简单给大家说一下之后,就把大家都转移到甲板上,那里的空间才能够容得下这么多人。这些家伙都是精英特种兵出身,这样的事只要有个大概计划就好了,他们自然知道怎么配合的,到时候还有张辰亲自指挥,事前有点沟通就足以了。

来到甲板上后。张辰的声音也放开了,道“弟兄们,大家都知道今天咱们是要干什么去,如果我们能够成功找到那些证据,你们可以想象一下。将会是一个什么样的场面。日本人从来没有承认过他们的侵略,现在连他们的天皇都倒台了。想让他们自己主动承认更是不可能。但是只要我们能够找到证据,就可以逼着他们不得不承认,到时候大家就是全亚洲人民的骄傲。

当然,日本人回很不高兴,可以排除在外;这个地方的人都是狼心狗肺,我们可以不管他们。但是这一切,都只不过是狗屁,永远无法阻止你们成为民族的骄傲。”

张辰也是个煽动情绪的高手,说完这句之后,甲板上的大头兵们一个个都已经有些热血沸腾了,齐声大喊道:“英雄,英雄……”

张辰没想到会有这样的效果,这可是失策?啊,真要把所有人都鼓动起来了,谁留下来看船呢,这也是重要工作啊,可自己又没有政委的那种能耐。

赶紧伸手把大家的声音压下来,道:“今天的这个任务不可能让大家所有人都去,现在又一百一十三个人,只能有八十个人可以去,其余的要留下来在船上守护。我知道大家都想去,但是真的不能人太多了,那样会搞出麻烦的,再有机会大家换着来就好了。至于谁去谁不去,就用你们最擅长也最喜欢的抓阄来决定,正南,你带着弟兄们去选人,晚上九点整在甲板上集合,然后出发道岸上去领了装备就直接进山,现在就开始去准备吧。”

张辰终于耍了一把无赖,把难题交给了很尊敬师兄的崔正男去完成,自己则是会办公室准备和检查自己要用的东西去了。

崔正男和和丁志强是这次跟着张辰的护卫队首领,这俩人多年在部队上摔打,早已经练就了一身后偏僻的上乘功夫,要比张辰无耻多了。崔征纳作为抓阄工作的主持人,直接宣布自己和丁志强不需要抓阄,然来一阵喧天的骂声。

等到九点钟的时候,抓阄选出来的七十八个人,和崔正男、丁志强一共八十个人来到四层甲板。其余的三是一个人都怒视着崔正男两人,总觉得是他俩抢了自己的名额,但是又畏惧于崔正男的拳头,不好出声说什么。

张辰等到大家都到齐了,点完人头之后,率先上了岸边。其他人也都装作闲逛的样子,纷纷上岸,向着张辰之前已经指定了的地方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