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572章 机关、毒气

第五七二章 机关、毒气

惊讶只不过是很短的一个过程,不到两秒钟的时间,护卫队员们的眼睛就亮起来了。看着正在里边大会周公的两个家伙,脑子里则是不同的蛇肉菜肴的样子,心里有的只是兴奋,完全没有那种见到巨蟒该有的紧张。

因为常常跟着张辰享受,已经被护卫队小弟们讽刺为“六大吃货”其中之二的丁志强和崔正男两人,这时候的表现更是不堪,口水都快流出来了,这样从另一个侧面表现出这俩货的胆子,那可不是一般的大,这个时候都能流口水,迟早有一天得吃死了。

身为受过华夏最严酷军事化训练的前九零七精英,哪一个不是在最艰苦的环境下闯过来的,蛇肉什么的谁都没少吃,也许还有吃过保护动物的,只是碍于一些制度没说出来罢了。

张辰也知道这些家伙们现在一个个富得流油,日常生活也都开始很上讲究了,看到这么肥美的猎物,想着美餐一顿是必然的。

笑着提了崔正男一脚,道:“你小子那点出息,哈喇子都快流出来了,想吃也不是现在啊,你就这么吃吗。先赶紧把那俩或弄出来,这儿既然有大家伙,这山上就还会有其它的,等咱们到里边完成了任务,临走之前多抓几条就是了。”

这样的蛇可是不轻省,少说也要在三百多斤,又是十几米长,还浑身滑不溜秋的,几个和护卫队员跳下去用绳子捆住了蛇头。才把两条巨蟒拽上来。

这两条蛇现在还不能杀。那样就会引来这附近的其它蛇类,会对接下来的工作造成干扰,必须要等到任务完成后,才能够用它们的血吸引周围的其它蛇类。

这些护卫队的家伙果然都是干过的,为了避免这两条蛇跑掉,直接把两条巨蟒盘起来,像是扎电线圈一样困住了。又把两个蛇头并在一起,扎了一个套头接,这下别说跑,就算是再怎么醒也动不了了。

蛇窝下面不到一米就堵着山洞入口的石板。几个护卫队员没有十几分钟就挖通了,几块近两米宽六十多公分长的石板堵在那里,把山洞里边和外界隔绝开来。

张辰之前已经讲过,这山洞里很可能会有大量日军的尸骨。也许就在山洞的入口处。护卫队员们都是专业训练过的,对付这样的情况很在行,把石板的一头翘起来钩上钩子,一边把石板向上拽,一边有几个带着防毒面具的在洞口喷药。

如果洞口处真的有不少尸骨,这么多年过去肯定是已经腐烂了,难免会有一些有毒的气体。这些气体对人体是有害的,但是对于这附近的野兽来说,却有着如同兴奋剂一样的效果,必须要及时进行处理。

等到五块石板全部拉开之后。把强光灯对准东靠照进去,果然能看到横七竖八躺着的骨骸,有几具骨骸的旁边还躺着二战时期日本陆军士兵的标准装备三八式六点五步枪(俗称三八大盖)。

洞口有两米宽,两米六左右高,数十级台阶顺着洞口延伸下去,直达十几米深的地方,尽头处是一个向左的弯道,里边有什么还不清楚。想来里边也不会太整齐,至少要有一些日军的骨骸,也许还有当地土著的。

张辰迈步就要下台阶。却被崔正男拦住,道:“师兄,这里边还不一定有什么呢,你也说了龟兹在里边还留着毒气弹呢,咱们还是等一会儿吧。让空气有了足够的流通,然后在准备下去。你对部队上的一些东西也不熟悉。下去的时候我走前面,你跟在队伍的中间进去。”

崔大雄也是个孤苦伶仃的人,自从拜在李天平门下之后,就像是有了家人一样,把自己全部的感情都投入到了里边。他对张辰的感激是难以言表的,能做的就是尽量保护张辰的安全,哪怕牺牲自己的安全也无所谓。

这小子虽然平时看起来大大咧咧的,在护卫队里也是仗着拳头硬耀武扬威,但是真遇上什么事的时候,却是最能靠得住的人。他也知道这里边不一定有什么危险,但是这种事情谁能说得准呢,师兄是个做大事的人,自己没什么能耐,唯一能够做好的就是好好保护师兄。

张辰又被这个家伙感动了一把,如果说张辰的性格中有软肋的话,这种亲情般的感觉就是唯一能够软化他的东西。这也是因为张辰自小在感情上匮乏,对于感情就要比一般人看得重要很多,只要你和他真心以对,他就绝不会做出辜负你的事来。

在这么多护卫队员的面前,张辰不想用眼泪或者红着的眼眶来表露自己的感动。这个师弟关心自己他是早就知道的,在心里也总是想着崔正男,总是愿意尽到一个师兄你的责任,怎么能够让师弟给自己做挡箭牌呢,而且还是在自己知晓一切的情况下。

一把拉开崔正男,道:“一边儿凉快着去,我看过这里边的地图,知道所有的机关布置,你看过吗?建这个山洞的人已经死了,其它搬搬抬抬的人也都被灭口了,再没有人能比我更了解这里的一切,你走在前面只能给我添麻烦,你要不想下去就留在外边看着,否则就乖乖跟在后边。”

崔正男还想说些什么,却看见了张辰命令式的眼神,还带着一丝不可拒绝的威严,心下也知道是师兄在保护自己,感动得就要哭出来了。什么也不说,挂怪走到队伍的中间去,作为居中接应的关节。

意念力继续散布在洞口外四边个五十米的范围内,保证外边的护卫队员不受野兽的袭扰,张辰才带着头走进了洞口,也不知道到底是谁在保护谁。不过这种忠诚和兄弟把俺的感情无让他很满足。这就已经足够了。

张辰早已经从地图上对这里的通道和机关了解透彻了,又有意念力作为开路先锋,当然不会有任何问题。

下到阶的尽头,左边的通道要比上边更加宽一些,差不多有三米左右了。这里的骨骸更多一些,三十多米的距离里到这五十多具骨骸,从有些骨骸的姿势上就能看出来,死之前一定遭受了很大的痛苦,估计是被子弹打中了关键部位的。

通过了三十多米的过道后,来到了两扇大门前。这两扇大门是铁制的。五十多年不用,已经是锈迹斑斑了,门上的拉手都又要掉落的迹象。

好在张辰看过那些在武士刀里边的东西,否则就真要上当了。这拉手本来就是一个机关的启动装置,不像正常的拉手那样稳固,所以才会有快要掉下来的感觉。

如果张辰用这个拉手去开门,就会点燃藏在通道地下的炸药,这个通道也就会成为他们的葬身之地。虽然这么多年过去了,通道底下的炸药差不多也已经失效,但张辰还是不敢大意,提前用意念力毁掉了把手内部的机括,又把通道底下导火索和炸药之间也做了隔绝,哪怕是十万分之一的可能也不可能点燃炸药了。

接着。张辰才伸出右手,拽着大铁门右边靠上的合页轴向下拉动,等到拉不动的时候,才顺力向右一转,把合页的轴翻了一个个儿。接着同样操作了左边从上向下第二个合页轴,然后又把大门上的几个乳钉向着不同的方向拨动了几下,这才停了下来。

后边的护卫队员们看着这张辰做完了动作,挨着近的都相互对视了一眼,这机关真是巧妙而阴险啊,如果不知道这里边的道道。哪怕是不触发伤人要命的机关,到了这里也就走不下去了。

也许会碰巧拉动了那个合页轴,但谁又能想到去转动它呢。就算是碰巧转动了一个,谁又能保证就肯定会碰巧到第一个,又能碰巧到前后的顺序也对呢。而这铁门明显是没有那么好开的。门后边还有什么谁都不知道,或许就是刀山火海了吧。

让护卫队员们大眼瞪小眼的一幕马上就又发生了。这两扇在外边露着是个合页轴的铁门,居然是向着里边打开的。门开后里边是一个更长的通道,大约有五十多米,地上还有更多的骨骸。

从这条通道开始就要有机关了,张辰的意念力已经检查到了所有的机关,并且把机括全部破坏掉,使其失去所有的作用。但是在路过机关关闭机钮的时候,还是会装模作样地操作一遍,这样才能够瞒得过大家的眼睛和脑子。

一路上的骨骸也没有人会去整理,走这些家伙都是当兵出身,对鬼子有一种深深的仇恨遇到骨骸也不过就是脚下顺便踢开,完全没有对死者的尊重。

这种行为是再正常不过了,一些被朱夫子“改良”过的儒家文化忽悠得满口道德的腐儒可能会觉得这种做法太残忍,违背各种的说法和公约,还有他们所谓的礼仪道德。但是真正意义上,这些骨骸可以说都是仇人的,圣人说“以直报怨”正当如此,否则就是不忠不孝又阴险恶毒的小人了。

华夏和日本之间的仇恨并不是倒掉一个天皇家族,或者烧掉一个靖国神社就能够洗刷干净的,能够洗净血海深仇的只有血海深仇,用仇恨来化解仇恨才是最好的办法。

现如今的国际社会是美利坚一家独大,又有着各种的停火协议和国际公约来约束,哪个国家都不敢轻启战端,没有了用战争来洗刷冤屈的机会,也只能是在这种时候发泄一下了。如果真的有人善待了这些骨骸,那才会被所有人鄙视和排斥,甚至可能会被护卫队孤立起来,以至最后黯然离开,当然这只是假设,护卫队人没有那样的人。

即便这些骨骸不全是鬼子的,还有当地的土著骨骸,那也是完全不用尊敬。印尼猴子也没有几个好东西,有时候比鬼子还招人恨,那么多的排华事件可不是杜撰出来的评书演义,都是血血淋淋的现实。

印尼人的狠毒也许并没有被广泛传播,但是去过普吉岛的人就应该能够了解到,那里有一座专门供奉这大蛇的寺庙,里边还养着蝙蝠供大蛇食用,印尼人则是给大蛇敬献鲜花和水果,还给大蛇磕头并且向大蛇祈祷。

虽然印尼人说蛇的很多好话,来美化蛇这种冷血动物,但是全世界都人都知道蛇是干什么的,在西方的信仰里更是把蛇化作了魔鬼。

一个如此敬仰蛇,敬蛇如同敬神一样对待的民族,其国民品性就可想而知了;他们害怕蛇就对蛇恭敬,然后再学习蛇的做法来针对其他人,印尼这个国家就是一条大毒蛇。所以这些印尼猴子也是死有余辜,留着他们的命也会去祸害当地的华人,还不如全都弄死了痛快。

走到这段通道的尽头,又是两扇带着机关的铁门,只是机括的位置有了变化而已。张辰从心底鄙视这些鬼子,连个机关都搞不出什么花样,和鬼子六那座拥有庞大机关群的地下宝藏建筑相比,这里的机关简直就是弱智级别的。

虽然有地理和世间等方面的限制,也许还有些“简单就是最好”这种兵不厌诈一类的侥幸,但是也不至于搞得这么差吧,两道机关都用同样的形式,真当所有人都是白痴吗。

张辰踢开脚边的几只骷髅和一些其他的骸骨,把身前的地方全整理出来,好方便他去把机关的机钮关闭掉。印尼猴子和小鬼子都属于身材矮小的那类,不仔细看也分不大清楚到底是什么人的,不过也无所谓了,总之都不是好玩意儿。

这道门过去之后,是一个类似于大厅的超大空间,少说也有五百多个平米。里边的骨骸会更多,差不多有近千具的样子,看来应该是专门为了最后的杀人灭口搞的。

这么多的骨骸腐烂掉,未到会很难闻是肯定的,最重要的是这些气体都有毒。张辰暗暗庆幸自己提前准备了防毒面具,专设提醒后边的护卫队员让大家都戴上面具,同时也准备好消毒的**等开门后就扔进里边去。

张辰上前抓住铁门上的拉手,用力往出一拽,把手的一端脱离铁门掉了出来。然后又将把手逆时针旋转了两圈,在插进本来的孔里边去,推回到原来的位置。接着又像是在刚才那两扇铁门上的操作一样,对左边最下面和右边中间的合页轴做了操作,最后又把左边门扇上的把手拉出来再插进去。

这一连串的动作结束后,铁门缓缓朝里边打开,已经可以通过从门缝里照进去的强光灯光束看到,满地都是骨骸骨架。

正在等待着开门的张辰突然感觉有什么不对,立即释放出意念力去探查,就在意念力贴近到大铁门的时候,很明显看到大铁门上的几片锈迹有脱落的趋势。这山洞里的空气流通很不好,不可能有这么大的风势,这种现象绝对有问题。

想到这里,张辰差点没给崩溃了,里边的那些骨骸都是有些酥烂的,明显是被什么东西腐蚀过,现在大铁门上的锈迹也是这样。

一个很恐怖的词出现在张辰的脑子里“毒气”,没想到这些毒气在这里已经几十年了,不但没有散干净,而且还保持着足够的破坏力。如果这些毒气都散出来,通道里这么密集的人群,这可就真的完蛋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