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577章 出货

第五七七章 出货

感谢:盗海大侠、入戏悲伤!演绎绝望。。、明者不灭同学学的打赏!

感谢:杨介印、明者不灭同学的月票支持!

今天身体已经恢复,明天开始更新时间逐渐恢复。

雅加达港和泗水港是印尼最大的两个港口,这两个港口所在的城市也是印尼第一和第二大城市,港口的货物吞吐量占到了印尼全部港口哦总量的七成以上。

雅加达港就在印尼的国度,港内汇聚了印尼最优质的资源。港内有大量进口来的粮食、机械、汽车、钢铁、电器,和需要销售道世界各地的石油、木材、胡椒、烟草、金属锌和奎宁。

泗水港上的货物和其他港口的相差不多,只是在数量上要多出来,但是在这里却有一个更加要命的所在,印尼军方的船坞。船坞里边有供应军方的舰船,还有从美利坚等国购买来的大型发动机,以及相当数量的军方装备物资。

菲律宾的马尼拉港要比雅加达港和泗水港大很多,排名在世界四十大港口之列。本港出口糖、木材、皮革、烟叶,还有要人命的大-麻;进口机械汽车、纺织品、粮食和药品等生活用品,进口量占到了全菲律宾进口货物的八成还多。

巨港港口出事之后,印尼政府就开始对港口开始严格管理了,再往后还加派了军警守护,张辰后边的行动也越来越没有在巨港那么轻松。棉去到兰港的时候消息还没有完全扩散开。当地政府也没有什么行动和表示。只是加强了港口上的安全防卫,还是被张彻轻易得手。只不过是从棉兰港开始,就不好再去搞资料了,张辰也管不了那么多,逮着东西收进戒子就是了,能不能用的回去整理之后再说。

雅加达港张辰并不陌生,上一次就是在这里弄走了不少的好宝贝,这次虽然有了两百多人的军警看守,也没能难得住张辰。意念力释放出去,把除自己之外所有守卫在港口上的人员都弄晕过去。接下来就是大行其事的美好时光了。

到了泗水港的时候,印尼政府已经很戒备了,加派了两千人的军警在港口上守卫,不远处还有整一个师的兵力作为预备。港口商业临时加了不少的监控摄像点位。张辰发昂起了已经出现过好几次的“琳琅甜心”号,改用上边的附属艇作为交通工具,从外边进到内核上转了一圈之后,就已经完全摸透了印尼政府的布置。

在附属艇上休息了一阵子等到晚上,意念力再次出击,两千多军警和六百多的港口保安依次被搞定。张辰警惕地游走于各个码头和仓库之间,以极快的速度拿下了刚港口上全部的物资,又摸到军方的船坞去,把里边的东西也都收了,第二天一大早依旧是扬长而去。

菲律宾的马尼拉港应该已经听说印尼港口的事了。但是不知道他们是胆子大还是发傻,又或者是根本就没听到消息,总之港口上是特别轻松的环境。张辰在白天的时候已经感受到了港口上的繁忙与热闹,知道这次是抓到肥兔子了,夜间当机立断地出手,再次捞空一座世界级的大港口。

本来张辰对菲律宾是没什么看法的,但是在缅甸的时候,张辰听人说菲律宾正在针对南华夏海矿藏资源进行疯狂的开采,心里当下就怒了,所以才有了前往马尼拉的这档子事。

张辰在马尼拉港办事的时候。正好是赶上了马尼拉港这一年中最忙的时间段,又赶上了圣诞和新年之前的进货高峰,几乎所有的的菲律宾外贸商都在进出货物,港口的码头上和货仓里都是满满的物资,被张辰端了个底朝天。

小小一个菲律宾。靠着嘬老美的脚趾苟延残喘,也敢干出这样的事。不论它的背后是不是有老美在支持。或者这件事本就是菲律宾自己的主意,都不能让它好过了。

离开马尼拉港的时候,张辰还觉得不够解恨,意念力在海底搜索之后,找到了欧亚海底光缆延伸到菲律宾的部分,以及菲律宾的基站。牙一咬,脚一跺,索性一不做二不休,全都给毁了。菲律宾如果想要修补,那就得全部重新换过一套,真不知道他们开采石油的那点钱够不够重建的费用。

在这次在东南亚五个港口的行为,张辰并没有什么负罪感,甚至还有一些报复了凶手之后的那种痛快。菲律宾盗采华夏的资源,当然要给出足够的补偿,华夏的东西不是那么好动的;印尼就更不用说了,对华夏一向不友好,多少次的排华和屠华惨案就是血淋淋的现实和教训,只要不是印尼华人的财产,怎么折腾都无所谓。

五个港口的洗劫下来,张辰手里的资源都要往外溢了,怪不得那么多人都去干强盗呢,这买卖发财就是快。这也就是一句说笑的话,这里边主要还是靠意念力的神奇作用,否则还没有动手就被人干掉了。

但发了大财却是不可否认的,不但是发了大财,而且是比填上下钞票雨还要惊人的财富。如果不是张辰心志坚定,又有自己的理想和报复,自己名下的企业也能够转来足够的利润,说不定还真就要改行了。

这个想法也让张辰心里生出了一种焦虑和担忧,他自己有足够的理智可以控制住贪欲和狂妄,不至于用自己的异能去伤天害理,但也搞出了这么惊天动地的事来。如果他的后代继承了这种神奇,而又没有足以控制自己各种负面想法的理智,这种神奇就会是一剂毒药。

这绝对是一个大问题,如果不能再自己的有生之年想办法解决掉,这个问题就会越来越严重。也许在某一代子弟那里爆发了。也就一发不可收拾了,必须要有一个完全的办法才行。

头疼得事情总是越想越头疼,在它被解决之前,永远都不会有变化。张辰琢磨半天之后,也觉得现在还不是能够想清楚的时候,也许这得在某一天突然之间的明悟后,才能够真正得到解决。

张辰暂时先放下这件麻烦事,开始细心地清点整理这次的收获,心里多少还是有些兴奋的。毕竟从严格意义上来说,这些可都是仇人的财产。那是要充作战利品的。

清点这些战利品也不是一件容易的事,还要拿出相对的比重来和体积、数量代换,足足花了半个钟头才算是清点完毕。

这些天以来,从五座港口共获得原油两千三百五十万吨。各类燃油一千七百八十万吨,各种木料一千一百五十万方,钢铁一千两百万吨,金属锌四十万吨,金属锡七十万吨,煤炭以及橡胶产品暂时无法计数。中、高档和豪华汽车七千六百台,各种机械机器三千多台,即将建造完毕的海船三艘,护卫舰五艘,超大功率舰船发动机三百台。各种美军制式武器若干。

胡椒等各种香料一百九十万吨,奎宁四千吨,电器五十多万件,上等皮革若干,纺织品若干、国际一线品牌服装和配饰若干,药品和其它生活日用品若干。中档咖啡一千两百四十吨,优质咖啡三百三十吨,印尼猫屎咖啡一千八百公斤;中高档雪茄一百三十多万盒约两万箱,顶级雪茄一百七十箱,香烟三十多万箱;还有大-麻六百三十吨。

这么大量的货物。让张辰自己都有些被震惊了,没想到自己居然搞到了这么多的东西,看来是不得不再发一笔财了。上次只不过是卖掉四百万吨燃油,就已经快要赚翻了,这次光原油和燃油就有四千一百多万吨。这么多钱还真有点不好有意思拿了。

这事还得找四师叔来帮忙,自己是无论如何也处理不了的。只是不知道这次四师叔会是个什么样表情。这样的事可不比拉灯大叔的场面小,只不过是自己不搞恐怖的那一套,又不会被任何人发现而已。

张辰离开马尼拉港的时候,印尼国内的无数官员已经是快要疯了,当年的那次只不过是一个雅加达港,这次可是四大港口一个没落下,竟然连军方的船坞都被洗劫了。直接经济损失最少也在千亿美元的数字上,而间接经济损失和印尼国家遭受的损失已经无法估算,还要面对无数债主和货主们的逼迫,大部分相关的官员都有一种想死的念头。

想死的不仅是印尼的官员,马尼拉的官员也不想活了,包括菲律宾的很多富商在内,都觉得还是死了好。马尼拉港的损失绝对不比印尼四个港加在一起小多少,而且其中还有一部分是民间的资产,这样一次此节很可能导致多间贸易公司和工厂倒闭破产,恶性训话的负面效应可不是简单的。

印尼和菲律宾乱作一片的时候,张辰已经在南华夏海捞鱼了,这片海域里的物产还是很丰富的,石斑、金枪、大黄、鲨鱼、龙虾、海龟、梅花参、砗磲,这些都是很不错的美味,有的不允许捕捉还打算到别国的领海区域搞,出来一趟就得多带点东西回去。

张辰一边看着一只体长近米的梅花参被捞上来,一边和李天平通电话:“四师叔,这回可真要找您帮忙了,我完全玩不转啊。我现在正在南华夏海捞鱼呢,回头我先去沪市给你送几条上好的活鱼过去,您尝尝鲜。”

“你少跟我扯这些没用的,你小子现在是彻底学坏了啊,你都多久没来陪我两天了,也就是有事了这才想起来还有我的存在吧?”李天平知道张辰这段时间忙得要命,专门挤兑他,让他再沪市多住两天。

张辰马上很乖巧道:“唉,您快别提了,我最近这段时间真是苦熬要累死了,活这么大就没有像现在这样忙过。我这回就先去沪市和您玩儿上两天,然后再回京城处理那一摊子烂事去,要说我当初就不该干那些营生。”

说着把手里的雪茄磕了磕灰,心说这雪茄倒是还算上品。又跟李天平道:“对了四师叔。我这次路过东南亚有不小的收获,我给你带了几盒印尼的雪茄,比起古巴和哥伦比亚那边的不差太多。哦,还有,我逮了几条眼镜王蛇,到时候我亲自下厨给你来两条怎么样……”

张辰的话还没说完,就被李天平打断了:“你这个混小子,谁让你去捉蛇的,你还敢去捉眼镜王蛇,你不要命了吗。万一出了事怎么办。小辰啊小辰,我们师兄弟五人就你这一个孩子,还得你来给我们扶灵送终呢;你万一要有个长短的,让四师叔我指望谁去啊。

你再想想你妈妈。苦等了二十多年才能和你见面,你就不怕她会担心吗,就不怕她会伤心吗?你可是记住了,你和你妈妈能够母子重逢是大机缘,你千万不能不珍惜啊,你妈妈也不能再没有你了,否则她会受不了的。”

李天平的话里边透露着浓浓的关爱,让张辰的鼻子都有点发酸了,他知道四师叔是怕他因为捉蛇而受伤或者丧命,专门强调了自己的重要性。让自己以后别干冒险的事情。

不过想想也有意思,人们都在潜意识中对毒蛇有着很高的戒备,毕竟它们的称呼中就带了一个“毒”字,也都是比较阴寒的动物,人类自然会不喜。

可是四师叔说自己的时候,只想到自己是去抓毒蛇,觉得这种事情很危险。却忘记了自己还在海中和大王乌贼搏斗过,还亲手抓获过大白鲨跟牛鲨那样的水中猛兽,那可是都要比毒蛇厉害多了。

忍住了差点就要掉下来的眼泪,笑着道:“四师叔。我知道你是心疼我,可你也不能永远把我当小孩啊。我这捉蛇的手艺可是绝技,是我当初跟一位捉蛇人学的,保证不会有任何问题。我这次就捉了三百多呢,不是一样什么事没有吗。您放心吧,我不会让自己有危险的。”

这时候才要说道真正的重点。道:“四师叔,上次那些燃油的事情现在还能办吧,这次又有一桩买卖,而且数量非常大……”张辰一项一项地和李天平把具体搜刮来的物资都说了一遍,让李天平帮着联系一下,看看是否能够交易。

李天平一听就炸毛了,电话都差点掉地下,用带着些不可思议却又很谨慎的语气问道:“小辰,东南亚那边最近发生的事该不会真的和你有关吧,你是不是加入什么组织了,你可千万别招惹那些人,到时候甩不了的,龙城张家的人不需要考虑到国家的利益。”

不由得李天平不胡思乱想,他对于世界新闻都很关注,尤其是经济类和贸易类的,对世界各地的空港、海港都有必要的了解和联络,这对一个国际贸易商人来说事很关键的。

这两天印尼和菲律宾的事已经传到他这里了,以他打拼多年练就的洞若观火的本事,很快混乱中揪出本质来,这件事和前两年的那次雅加达港的燃油、木材丢失案件很相似啊。

那次丢失的燃油有四百万吨,最后是老徐和自己联手弗雷德里克搞定的,大家都赚了不少的钱。当时侄子张辰就是其中的牵线人,这会又是他来牵线,这就很可能是对方信得过的人,可只有自己人才能够有被信任的基础啊。

“四师叔您说哪去了,我怎么可能会加入什么组织呢,你可千万别瞎想啊;对方对上次的合作很满意,所以就想再合作一次,我不过就是个中间人,帮着传递一下消息而已。而我也觉得这个买卖值得干,所以才跟您说的,我自己的事还满脑子浆糊呢,哪顾得上跟着别人去搞东搞西的啊。”张辰马上给李天平解释,他可不想被定义为恐怖分子,哪怕这个人是对自己亲如父子的师叔。

李天平也觉得张辰不会干那种事,他的智商还不至于低到让他去混那种环境,而他目前的自身条件和环境也让他不屑于去干那样的事,看来自己应该是想多了。

笑道:“我也不知道你和那些人是什么关系,但是你得千万小心,那些人可都不是好招惹的,和他们打交道一定要注意分寸啊。一是不能让他们手里有你的把柄,二是不能深度参与到其中。第三就是对他们一定不要贪婪。这也是最重要的一点。

不过这些家伙还真是能耐啊,光是这些东西想要搬走就很困难了,但他们却在一个星期之内搬空了五个港口,不留下任何的痕迹和线索,也没有惊动到任何人,这简直就不是人的行为能力可以做到的。

想要无声无息做到这些,可不仅仅是人力的问题,还要有很多其它方面的配合。甚至可以说整个国家的海军、港口,还有一系列的相关部门,这些都已经被他们完全掌控了。这些人的能量可以用恐怖来说了。可即使是这样,他们也不可能在一夜之间就把整座港口搬空了,数量上就没有给他们这样的条件?这里边的事玄得很啊。”

李天平感叹了一气对方的手腕和能耐,才又道:“等你来了吧。说说他们的条件,这么大的买卖是不可能没条件的,我这边也考虑一下,如果合适的话就接下来。这回涉及到的金额太巨大了,可能一时半会儿完成不了,看他们是要一次性结算呢,还是分开算也可以。不过我建议还是分开来的好,这么大数字的转账会引起很多方面的注意,万一操作不当就可能会暴露,那可就得不偿失了。”

张辰在南华夏海又待了一天。沿着菲律宾的海岸线,把各种鱼虾水产捞了个够,这才起锚往海岛省补充了给养,接着往沪城而去。

知道张辰要来,李天平早早就把自己的车队派往港口等着了。张辰下船后带着崔正男和二十多个护卫队员留在沪城,李天平是崔正男的师父,他当然要留下来看望师父。丁志强则是要负责把那些文件和情报资料带回京城去,先由唐韵的文稿资料中心影印之后,交给张辰的二舅张镇山去处理。

吃过一餐由张辰亲自烹饪的晚餐之后,李天平坐在那里抽着烟喝着茶。美滋滋地回味着眼镜王蛇的鲜美味道。张辰给他带来了有几十斤的巨蟒肉,还有好几条蝮蛇等毒蛇去皮之后的完整尸体,一一教会了家里的保姆如何制作,让李天平很满意。早就把捉蛇什么的忘记了,只要侄子安全没事。他才不会想那么多呢。

保姆开始收拾厨房的时候,师徒三人已经在书房里开聊了。针对这次要办的事情说说具体的问题。李天平和张辰都没有瞒着崔正男的意思,这家伙又孝顺又忠心,不是那种两面三刀或者阳奉阴违的小人,而且李天平也有心指点一下崔正男,为他的前途在添点土,希望他将来能够成为张辰最信任也是最得力的助手。

崔正男可不是四肢发达头脑简单的人,否则也不可能十八岁就进入九零七部队成为精英,反而他还是一个特别善于动脑的人。护卫队的六大金刚中,除了大头子安镇忠,技能最多的就是崔正男了,这可不是一个头脑简单的人能够做到的,崔正男只不过是善良和真诚。

听到两人的对话,崔正男那也能想到是师父要点拨自己,让自己有更大的能耐去帮助师兄,心中感动的同时也竖起耳朵仔细听着,生怕漏掉了一个字眼。

关于私密的问题,张辰还在海上的时候哦就和李天平沟通过了,现在说的都是一些细节方面的问题。

“四师叔,对方的要求是把所有的货都交给这边来操作,钱在半年内付清就好了;只是我这边有点小想法,你得帮我想想办法。我最近会买几座小岛来投资,所以我想把那五艘护卫舰都留在手里,那三艘大船也要留下来让我岳父帮着改造成游轮,那些汽车里边的豪华车我也需要一部分,这些都需要有正规的手续归属到小岛的拥有者名下。”

张辰把自己想过的一些问题和李天平交待了一下,最好是能够一步到位了,免得自己将来还得为了这些事发愁。

李天平在生意场上手段老到得很,做起买卖来绝对不是善男信女,琢磨了一下后,道:“这些都没问题,一共是八艘船,我都给你留下来,你什么时候要处理就跟我说好了。那些车里边有五千多台都是豪华车,你的小岛都有多大的,买来时搞旅游还是其它的项目,能用多少车辆,给你留下一千五百台够不够,你只要把公司的名称和所在地跟我说就好了,这个并没有什么麻烦。”

对侄子的要求,李天平当然是无条件满足,只要张辰不是去做伤天害理的事,李天平就保证会给与支持,而且永远都只会有这一个态度。

“半年的时间还是有些不大够,你跟他们说说,把时期间在延迟两个月左右,让他们的收益增加两成左右。那些香料和电器、皮革、粮食什么的可以现在就操作,咖啡和烟草最好是等到来年再看看,如果明年的收成有下降的趋势,价格还会更高一些。

汽车那东西永远都是一样,早一天卖就能早赚一天钱,晚一天卖可能就要赔钱了,只能是越快越好。服装和日用品这些就不怎么值钱了,我们不可能光明正大去往专卖店推销,价格最多也就是一半左右,不过有这个机会倒是可以挑选一些自己喜欢的,小辰你确定都是新款吗?”

里甜品说着和张辰开了个玩笑,接着道:“奎宁应该是最好出手的,尤其是在南美和非洲,需要的人太多了,其它各个国家也有大量的需求。而且因为印尼大量的奎宁丢失,导致市场价格短时间内暴涨,现在已经是一千两百美金一公斤了,我看应该能涨到一千三百美金,从我们手里出去至少也要在九百美金以上。

另外就是那些原油和燃油了,现在每桶原油的价格不过是三十美金,但是如果能够囤积半年的话,到了明年的四月或者五月,一定能够涨到五十美金以上,我们的出手价也能保证在四十五美金以上。也就是这个需要时间,至少要等到明年的五月初,那样就会利益最大化。”

张辰不能跟别人说这些东西其实都是他的,这时候也就不能直接做主,只好是和李天平说晚上和对方联系一下,看看对方的意思。其实在他心里,早就已经乐开花了,等半年时间就能多收入差不多三分之二,为什么不呢。

其实和李天平说的一样,张辰在知道这些货物里边有服装和日用品这类东西的时候,就已经很认真地挑选过了。包括纺织品和日用的餐具厨具在内,很多不错的东西他都已经留下了足量,就连手下那些有了女朋友的家伙们都有份儿,没对象的也都准备了服装作为礼物,这点他是不会忘记的。

在所有的物品中张辰有一样没有拿出来,就是印尼和菲律宾的特产之一“大-麻”,因为张辰实在是想不明白这些东西该不该把他们卖掉。因为这东西卖给不同的人就有不同的价格,如果是只要机构的话就会很便宜,不过是普通的药材而已;但如果是卖给那些欧美的吸食者,零售价要在十美金左右一克,即使像他这样大量批发的,也不会少于六美金一克。

他手里有六百三十吨,那就是三十多亿美金,对谁都不是一笔小钱了。张辰思虑过之后,还是决定把这东西先留在自己手里,谁都不卖给,也许有一天会有大的用处,也许永远都不会用到,总之是不能为了钱去干那些事,虽然是卖给国外。

在李天平家里住了几天,把这次的交易事项都搞定,定说好了时间,还是上次的那个地点,还是两不见面的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