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582章 崔正男的请求

第五八二章 崔正男的请求

因为和张沐说了一气慈善的事,上午的时间基本就在福布斯唐韵度过了,张辰看时间已经不早,干脆决定下午再去蓝图,中午带着张沐和张涵直接去汉府吃饭。

汉府酒店有一座五进的院子从不接待客人,是专门为张辰和家人准备的,里边的家俱和一应设施都是按照张辰家里的品质和模式安排,另外也有两座相邻的院子视为护卫队准备的。午饭过后,张辰在自己的房间里休息了个把钟头,然后才准备往蓝图去,虽然张辰并不需要午休,但是躺一会儿的感觉还是很不错的。

下午在蓝图又被宋武和沈宪波沈二人好一阵抱怨,张辰又不得不答应尽量抽时间多到公司看看来敷衍了两人,听两人把目前公司的现状说了一下,才又去到后院的珠宝加工车间。

彭远暇如今也是玉石界鼎鼎大名的人物了,主管着张辰名下两间珠宝公司的工艺车间,自己也因为把张辰提供的几块好料子搞出了名气,参加大赛得了奖,已经快要触碰到大师的门槛了。

今天张辰过来,一是要在年底慰问一下车间里的师傅们,给大家发放一点礼物;二要给彭远暇就交待一件任务,把几对小一些的幻彩珍珠打造几件顶级的首饰,作为琳琅.艾莉娜来年的一大亮点来推出。

宁琳琅结婚要佩戴的首饰,张辰选择用鬼子六宝藏中的贡觉玛之歌。和在曼尼普尔山区得到的一块比血美人还要红艳的龙石种血凤凰翡翠。这两种最顶级的玉石个打造一套。这个就轮不到彭远暇出手了,张辰在从蒙古回到京城之后,就专门去了一趟整天把大师那里,拜托他亲自出手雕琢一批玉器,其中就有这两块玉石。

这不是张辰看不上彭远暇,而是郑天宝的名气比他更大,辈分也是他师父,张辰还想多留下几件郑大师的精品传世呢。郑天宝不愧是转眼了一辈子玉石的人物,即便没见过也在看了之后就能叫出贡觉玛之歌的名字,还有另外的龙石种血凤凰、龙胆紫、蝴蝶橙等最顶级的翡翠。郑大师也能大致地说出一点门道来。

最后还是和第一次的时候一样,简单和张辰聊了几句,问问他想要做些什么东西,复杂的就画一张图纸。留下具体的尺寸,接着就开始去工作了,连留下来吃午饭的客气话都没有说。

彭远暇见到幻彩珍珠的时候,和他师傅完全就是一个德行,嘴角快要留下来的哈喇子却出卖了他,明显还不如他师父的形象呢。张辰算是见识了这师徒俩了,一个比一个更痴,绝对的技术型选手,也就不再打扰彭远暇了,说好了需要制作的款式之后就告辞离开。连给车间师傅们发放的礼品都由珠宝公司的人代劳了。

从蓝图大厦出来的时候,张辰的心情明显很不错,宋武联系的国际掮客已经恢复消息了,有两位沙皇彩蛋的藏家愿意出售他们收藏的彩蛋,并且同意在华夏进行交易。

这就意味着张辰距离沙皇彩蛋收藏第一人又进了一步,这两枚彩蛋拿下之后,再有五枚到手,这个名分就要坐实了。现在虽然已经收藏了二十二枚,已经是目前最大的藏家,但是张辰并没有把之前得到的那十四枚拿出来。那样会让彩蛋的价格暴涨的,他可不想花那个冤枉钱。

崔正男看到张辰的心情不错,就过来和他搭话:“师兄,咱们接下来去哪啊,是去唐韵还是回家呢?”

张辰计算了一下时间。现在去唐韵也没什么时间了,反正自己最近也算是闲下来了。也不急着一天就把所有的事都处理了,给自己放松放松也好。

道:“唐韵那边也没什么大事,将今天就不急着去了。回家也没意思,五师叔今天有大手术晚上肯定不在家吃饭,老妈那边今天也有公司的晚宴要参加,小沐姐和小涵下班后又不知道要去哪里疯,我还真没什么地方可去了。”

说着又想到了被自己及挖到星光文化的严秋,今天见到封华聊了一会儿,看起来还是很不错的,不知道这位三晋台最具实力的美女主持现在是个什么情况呢。

张辰看过星光文化的工作安排,知道今天下午有两期节目是在唐韵录制的,主持人就是严秋,反正闲着没事,不如去关心一下这位手下得力干将。

“算了,反正也没地方可去,还是去唐韵吧,今天有两期节目在那边录制,主持人是严秋,把人家挖过来都一个多月了,也没有怎么关心一下,今天正好顺便办了。”

崔正男马上通知车队去唐韵,然后又摆出一副不大好意思的样子,道:“师兄,我有个事想求你,也不知道行不行?”

这还是崔正男第一次有事求自己,张辰也感觉很纳闷,这家伙这么娘娘唧唧的,也不知道是什么事某该不会是也想结婚了吧。

笑着道:“怎么,不会是想结婚了吧,这事得我代表四师叔来给你操办,房子、宴席什么的你都不要考虑,只要你们是双方自愿的就行。”

竖着又看了看崔正男,这家伙还是不好意思,张辰就感觉不大对了,睁大了眼睛问道:“你小子不会是闹出人命了吧,邵茗的家长是怎么说的?”

崔正男翻了个白眼,道:“师兄你说什么呢,邵茗现在才二十二岁,我们离结婚还有一阵子呢,少说也得两年以后。我说的是另外一件事,是我一个战友的事情,就那个他们家在边藏做药材生意的那个,师兄你还记得他吗?”

“哦,我有印象,你每年要从人家那里搞不少的头草回来。人家总是象征性地收你一点钱。就是因为你救过人家的命,是那个吧。”张辰还真是记得这么一号人,给他的感观就是知恩图报,仗义疏财,是个有血性的汉子。

“是这样的,我这个战友他们家是世代做药材生意的,但是我这个战友却不喜欢做生意,反而是对古玩这一行比较感兴趣。他们家也不是就他一个孩子,我这个战友和家里人说了几次之后,他家里人也就同意了。

可是他们家是在边藏的。那里的文物和古玩都比较少,他就想来京城这边看看,希望能够找一个和古玩有关的工作。这个人挺仗义的,人也比较正派。师兄你看唐韵有没有适合他的工作,或者是你能不能帮着他找份工作啊?”

张辰这才算是明白了,怪不得这家伙今天这么反常,感情是要帮着战友找工作啊。看着表情很不自然的崔正男,张辰发现这家伙还真有点自己小时候的影子,对每一份感情都看得很重,却又在尽量保证不给关心自己的每一个人制造麻烦。

有着亲身经历的张辰很明白,这样的人才是最诚实和忠诚的,但是他也知道这样的做事方法并不好,必须要扭转过来。

点点头道:“正南。我们是自己人,是师兄弟,即便你只是护卫队的领导,那也是我的兄弟,我们之间说话完全没必要这样。我是你的师兄,该有的礼数你做到就好了,有什么话,有什么事,你都可以和我说,这样才能增进人与人之间的感情交流。有时候小心的过分了反而不好,我今天的话你一定要记住了。”

见崔正男点头答应之后,张辰才又继续道:“你这个战友让他来一趟吧,我见了他本人之后才能决定怎么安排他,就这么空着说也不可能会有结果的。但是我要提前说好了。它来了就得遵守这里的规矩,如果犯了错。我可是要一视同仁的。”

“放心吧师兄,我这个战友作风绝对正派,人品也没问题,要不然我也不可能和他交往这么多年了。哦,对了,他是汉族人,不是边藏民族的,交际方面完全不会有问题,就是当解说员也可以,他普通话也算是标准。”崔正男也只是帮着找一份工作,真要是给他抹黑,他也不会留情面的,但是该关照的他也一样不会落下,这时候就开始打上招呼了。

张辰越发觉得崔正男可爱了,拍照者崔正男的脑袋笑了笑,示意他准备上车出发。唐云南边的节目并不会用太多时间,别等自己过去了人家也结束拍摄离开了,白跑一趟还不如不去呢。

去到唐韵的时候,正好赶上节目快要收尾了,严秋拿着话筒和田乃昘站在始皇帝登基玉简的前面,等到田乃昘解说完毕之后,严秋把最后的节目收尾陈词讲一遍,就算是正是拍摄完毕了。

今天是拍摄关于古代玉器的节目,田乃昘本来就是玉器专家,又在《博古藏谈》和《又是一年春来到》等鉴宝类节目中做鉴定嘉宾,现在已经是名声在外了。如今的田老师那可是玉器收藏爱好者的良师益友,每次田乃昘在唐韵又鉴定活动的时候,总是会有大量的玉器收藏爱好者前来,特别的受欢迎。

节目录制完毕后,张辰走上前去和田乃昘打了招呼,又给他郑重介绍严秋:“田歌,我这位得力干将怎么样,是不是让人很愿意和她配合呢,总有一天我们都将会为她而骄傲,她将会成为华夏最好的主持人。”

天乃昘对严秋的感观也很不错,认为这个主持人的确是值得培养和重用,开玩笑道:“我算是服了你了,你这个捡漏流的开宗鼻祖还真不是盖的,简直就是个职业挖宝人啊。古玩行都快被你捞光了,珠宝玉石行业我看也不远了,全华夏最赚钱的酒店也是你的,就连挖掘人才你都要比别人高上一招。前两天和俊义、小磊、阔海他们吃饭还说起你来,和你在一起是越来越没底气了,你需要收敛啊,哈哈。”

严秋没想到张辰居然会在这种场合下这样表扬她,真的是有点受宠若惊了,之前拍摄专题片的时候并没有完全了解,当她真正走进星光文化,开始了新的职业生涯之后才越来越加深了对张辰的了解。原来这个年轻的老板并不需要动用家族的力量来保护自己,他本人就有着足够强大的力量,甚至家族都跟着他沾光了。

老板可以这样夸奖员工,她却不能坦然接受,微笑着谦虚道:“我可当不得帐下生这样的夸奖,来到星光之后才知道自己不过是井底之晚,需要学习和进步的地方还有很多,还希望张先生能够不吝赐教才是。我可是听说了,张先生是一个真正的全才,公司的很多影视作品中都有您的手笔,真的是让我大开眼界呢。”

张辰的晚饭还没着落呢,既然碰上了,索性大家一起吃也好。看了看严秋,问道:“怎么样,严大主持,你加盟星光我还没为你接风呢,今天如果没事的话就请赏个脸吧,也好让我一尽地主之谊。大名鼎鼎的田老师你是认识了,另外那位卢总相信你这段时间已经都接触过了,还有两位也是我们一个小圈子的,今后的节目中应该都会打交道,也算是提前认识了。

哦,对了,你一个女孩子和我们一起也不大方便,我让我师弟把他女朋友喊来陪你一起去,这样你也能有个伴儿。当然如果你有事的话那就改天,反正我最近一段时间都会在京城,这顿接风宴是一定要补上的。”

严秋的心中只有感激,张辰作为老板,还能够为她想得这么细致,连一个人和他去吃饭的尴尬都考虑到了。看来自己的选择是完全没错的,来京城加盟星光绝对是极具眼光的一步,这样的一个男人,就算是跟了他也没遗憾了。

这时候的心理也就完全放开了,未来已经不需要担心,笑道:“您可是我老板,您一声令下,我们这些打工仔只能是莫敢不从了。”

张辰请客吃饭很少去汉府,在自己的酒店里请客,总让人觉得他好像诚意不大够,也只有和卢俊义这些人一起的时候,才会去到汉府胡吃海喝。今天是给严秋接风,同样也是去汉府,至少在档次上是没得比了。

汉府酒店是张辰自己的买卖,他自己有自己的包厢,倒也不发愁会有没座的时候。去到汉府的时候,闻阔海和石磊已经到了,石磊还带着他的女朋友,应该是听说今天为严秋接风,专门给带来的。这点让严秋也小小感动了一下,物以类聚人以群分,这些人的人品应该都不错的。

九个人坐在一起正好是一张大桌,吃吃喝喝的倒也畅快,严秋是今天的主角,在邵茗和石磊女朋友的陪同下也给大家敬了两杯啤酒,一顿饭吃下来是宾主尽欢。

吃喝到差不多的时候,天乃昘提起了一个话题,问张辰:“小辰,我们几个商量着想要搞一间店面来玩玩,就专门做古玩买卖。清一水儿的真货,也不一定非得是什么重器精品,普通的民国晚清玩意儿都可以,也算是给喜欢收藏却害怕上当的藏友多一个选择。这个店不求赚多少钱,就为涂个乐呵,也为古玩行注入一股活力和新气儿,你有兴趣参一股吗?”

张辰早些年也没少干这个,其实这个买卖还是很赚钱的,最近一段时间他也想过再把这个干起来。他正想着呢,这边天乃昘他们已经有想法,这个是当啊是要干了,这样就能够让更多的中低端藏品快速流通起来,绝对是一件打好事啊。

笑着道:“这么好的事情,我怎么能不参加呢。既然是要玩,那就不妨玩得大一点,另外我再给你们推荐两个人一起吧。地点就选在潘家园或者琉璃厂好了,我们这也是等于跟槐荫山房、荣宝斋之类的做竞争对手,手底下没点能耐可是不行,不过我们加在一起也不是他们能够搞得动的。”

嘴上说着,张辰的心里却在想,崔正男的那个战友还真是有点福气,正好赶上了这个买卖的建议和成立,他来京之后的安排也算是有地方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