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584章 小丑

第五八四章 小丑

感谢:盗海大侠、明者不灭、入戏悲伤!演绎绝望。同学的打赏!

感谢:suifengshi、心之龙、bredclm、杨介印同学的月票支持!

麦克唐纳家族是英格兰很古老的一支,十一世纪丹麦亡国占领英格兰的时候,他们家的藏族先从北欧移民来到英格兰,那时候还只是一个骑士家族,在战争中因为军功被赐予一块属于自己的封地。

后来麦克唐纳家的人就在英格兰定居下来,在一千多年的时间里,慢慢和当地人的民族融合,渐渐衍生出了一个很大的家族体系。

确切地说,宁琳琅并不仅仅有华夏和英格兰血统,整个麦克唐纳家组都有丹麦和希腊血统,有一部分人还有罗马人血统,这些都是千百年来民族通婚的原因。

麦克唐纳家的第一代骑士宗祖一共有六个儿子,后来分成了六个支系,其中的三支在中世纪的时候就已经消失了。而留下来的三个支系中,又有两支移民去到了德国和法国,留下来的这一支就是继承了封地的。

这一支经过了几百年的发展后,在十九世纪末的时候,分化成了现在已经成形的五大支系,康纳利、斯托尔格、普利卡、索蒂森纳和皮尔斯。在家族最后一位伯爵爵位的拥有者于十九世纪末的政治斗争中失败,被取消了爵位封号之后,麦克唐纳家最高的荣耀也只有一位男爵。

在弗雷德里克获封爵位之前。康纳利这一系的人并不显眼。只是拥有一个清贵的爵士勋位而已。那时候家里的亲戚们并不会像现在这样,几乎每天都会有上门来做客的,今天这位更是来自遥远的苏格兰格拉斯哥。

这位远房亲戚的大名宁琳琅还是有些印象的,应该是麦克唐纳家普利卡一系的那个以擅长交际闻名的珍妮特,二十多年前嫁给了一个苏格兰的爵士,现在和她的丈夫住在北方,是弗雷德里克同一辈的,她应该叫姑姑。

宁琳琅对这位远亲长辈并没什么感情,这位虽然因为她的丈夫也是爵士勋位,所以曾经一度和家里走得比较近。但是宁琳琅从小就认为这个女人太妖了,不会是什么好人,而且两家差不多也有七八年没有怎么交往了。

这个倒是也正常,麦克唐纳家分成五支已经有一百多年了。相互之间的来往并不多,很多族人见了面都不一定认识。只是这位却不一样,她们家和康纳利这一系减少交往的时候,正是弗雷德里克的生意遇到最大困难,需要别人帮助的时候。

后来弗雷德里克是在宁爷和宁家的帮助下走出了困境,所以弗雷德里克和宁氏家族的人都很亲近,有什么事也愿意出力帮忙;而对于麦克唐纳家的其它支系,却表现得不那么热情,有时候甚至连误会都不愿意去参加;这都是有原因的。

这位在断绝了联系七八年之后,又主动找上门来。不用说也知道是来讨好的。现在弗雷德里克和他的女儿双双被授予爵位,而且弗雷德里克还进入了上议院,一些八竿子打不着的亲戚都来道贺了,这位以擅长交际闻名的远亲怎么可能不来呢,弗雷德里克一家现在必定是她主要的交际对象。

不只是宁琳琅看不惯这个女人,整个康纳利这一系的人都对这个珍妮特没有好感。弗雷德里克是这一系的族长,当年的困难是谁都知道的,家族所有成员都齐心协力帮忙加上有了亲家的帮助才战胜了危机,对于危难时刻抽身离开的珍妮特,怎么可能会忘记呢。

弗雷德里克能够感觉到在做的家人都很不爽。两个弟弟脸上的表情已经开始有变化了,他也不喜欢这个远房亲戚,可人家来拜访是一种理解,自己总不能失了礼数吧。

安抚众人道:“大家都不要想过去的事了,她既然已经来了。那就见一下好了,和一杯下午茶吃两块点心而已。我们康纳利系族还是能够拿出来的。最坏的结果也就是她会住下来,也不过就是吃几顿饭而已,至于其它的事情,我们不答应就好了,不会有什么特别的损失。

好吧,大家都把友善的表情拿出来,不要让别人说我们康纳利系族没有规矩和礼貌,失去了一个大家族应有的气度,那样可就不好了。”

说完后对管家道:“约伯纳,你去领她进来吧,然后让人开始准备下午茶,一定要做好了。”

管家下去后不久,就带着一个四十多岁穿着妖艳,打扮也很妖艳的女人进来了,她的身后还跟着一个二十多岁的男青年,穿着打扮看起来还算正经,就是眼神不大让人喜欢,还没有进门就往里边的女眷们身上猛瞅,这种人必定不是正人君子。

“哦,天呐,弗雷德里克,我亲爱的哥哥,你越来越英俊了,如果我不是你的妹妹,我一定会情不自禁爱上你的。亲爱的宁,你也越来越美丽了,真实是让人嫉妒啊。乔治,特鲁亚,还有艾琳和若娜你们也都好吗。还有我们美丽的女子爵阁下,艾莉萨,你终于成长为英格兰最美丽的花朵了,想想都让人为你高兴啊。以及在座的各位,你们都好吗,我们终于又见面了。”

珍妮特不愧是一个擅长交际的女人,刚刚进门就开始很热情地和所有人一一拥抱、问好,完全不记得当年还有过什么尴尬的事情。

弗雷德里克也没有表达出什么不高兴的意思,既然人都已经来了,总不至于把她赶出去,那样会坏了他的名声,给麦克唐纳家的脸上抹黑。

和珍妮特拥抱过后。卡了看她身后的青年。问道:“珍妮特,我们的确是很久没有见面了,你的家人还都好吗?这个年轻人是你的哪个儿子?”

这也是在场所有人想知道的,毕竟两家之间已经七八年没有来往过了,又是比较远的支系亲戚,孩子们长大之后总会有些变化,认不出来也是正常的。

珍妮特很豪放地“咯咯”笑了两声,把身体向旁边微微让开一点,很郑重地介绍道:“我可不敢这么想,这位并不是我的家人。他是格拉斯哥的博卡郡子爵阁下的儿子,未来的爵位继承人,他们家在格拉斯哥很有名气的。

他的父亲博卡郡子爵阁下,是格拉斯哥最有钱的人之一。也是我征服生意杀昂的合作伙伴。听说我要来伦敦看望亲戚,就让我带着未来的子爵阁下到伦敦来看看,也认识一下我们麦克唐纳家的伯爵阁下。”

说完又向那个年轻人道:“阁下,请允许我为你介绍我最伟大的哥哥弗雷德里克.麦克唐纳.诺丁山伯爵阁下,还有他的家人,以及我美丽的侄女麦克唐纳子爵阁下。”

年轻人表现得很有礼貌,向着所有人行礼之后,从弗雷德里克开始一一问好,道:“尊敬的伯爵阁下您好,我是苏格兰博比查森家的长子克鲁斯。见到您很荣幸,希望我可以给您和您的家人带来快乐。”

“尊敬的伯爵夫人您好,今天来做客多多打扰了……”

到了和宁琳琅问好的时候,表现得更加斯文礼貌,“尊敬的子爵阁下,很高兴能够认识您,希望我们能够成为朋友,也欢迎您到格拉斯哥和博比查森家去做客,我和我的家人将不甚荣幸。”

说完了还想来个吻手礼,但是他的手伸到前面却不见宁琳琅把手伸出来。只好讪讪地收了回去,然后就站在一边保持笑容,等待着主人的招呼了。

宁琳琅的本质中华夏女性的温婉和欧洲女性的大方共存,吻手礼也是表示尊敬的礼节,她并不是不能接受。但是这位的眼神早已经把他出卖了。见到宁琳琅的第一眼,就露出了强烈的欲望色彩。让宁琳琅极为反感。用华夏的话来说,这家伙根本不是在见礼,而是想着要吃豆腐的,没抽他已经是给面子了

珍妮特也看到了走这一幕,心中不由得紧张了一下,该不会是康纳利这一系的人还在记着当年的事吧,都过去那么多年了,有必要记得那么清楚吗。

但表面上却不表示出什么来,待主人家请他们坐下后,依然很热情地道:“我们都艾莉萨真是厉害啊,这么年轻就已经被女王陛下授予了子爵爵位,这可是来之不易的荣耀啊,英格兰已经多少年没有过这样的事了。艾莉萨长得这么漂亮,家族又是著名的商业世家,全英格兰能够配得上她的年轻人也不多了,我想除了王室的成员外,也就只有少数像是克鲁斯阁下这样的依然兴旺的贵族子弟了吧。”

这时候大家也都明白了,这个女人是来给宁琳琅提亲的,对象就是这个表现的很色的家伙,什么苏格兰博卡郡子爵的儿子。因为有些贵族们保持着一种看不见的骄傲,不愿意和平明接合,这种事在贵族之间就很流行,都是有介绍人来帮着配对,然后以家世来定姻缘。

珍妮特今天来就是做媒婆来的,想要让这个家伙成为麦克唐纳家的女婿,按照她的性格来说,这一定不会是没有利益的事情,其中必定有什么别人不知道的交易。

特别是她说的,这个博卡郡子爵是她丈夫在生意上的合作伙伴。虽然这些年没有来往,但是也从其他亲戚那里听说了,她丈夫的生意近两年来很不景气,常常要靠着拖欠银行的贷款才能维持下去,这个博卡郡子爵应该是一个可以帮助她丈夫的人。

当年康纳利系族的生意遇到困难,最需要别人帮助的时候,他们家恨不能要躲出英格兰去才好。现在弗雷德里克兴旺发达了,康纳利系族也兴盛起来了,她们家反倒是面临着巨大的困境。她也知道康纳利系族因为当年那件事而不会帮助他们,所以就想到了用这个方法来获得博卡郡子爵的施舍。条件则是让这个叫做克鲁斯的家伙成为麦克唐纳家的女婿。

弗雷德里克和宁琳琅的几个叔叔都是生意人。却从来没有听说过格拉斯哥最有钱的人前二十位里有什么博比查森家,估计也是珍妮特在为对方吹嘘。

别说他们家不是格拉斯哥最有钱的之一,即便是最有钱的那一家,那又能怎么样,康纳利系族比他们有钱多了。而且这个克鲁斯的老子也不过是个子爵,和宁琳琅是同一级别的,身份上还差宁琳琅好远,宁琳琅可是有两枚最高贵勋章的。弗雷德里克又是伯爵的爵位,还是上议院大臣,比他们家搞出了好几截呢。

哪一方面都完全不平等。他们家凭什么来麦克唐纳家提亲,也不好好想想,麦克唐纳家的女婿是那么容易当的吗。

其实这些也都不算什么,真要是有出息又上进的年轻人。麦克唐纳家也不会因为身份的问题就不同意。但是宁琳琅已经是有未婚夫的人了,怎么可能接受别人提亲呢,更别说麦克唐纳家的荣耀全都来自于这个女婿。

即使没有张辰的存在,麦克唐纳家也不会答应这门亲事,首先这个叫做克鲁斯的家伙一看就不是正人君子,又是这个让人恶心的珍妮特介绍的,而且还是一个低阶的贵族。

他们家和麦克唐纳家联姻,无非就是想要得到足够的好处罢了。一个子爵爵位的继承者娶到了一位女子爵,他们就有两个孩子可以继承爵位;而女子爵的父亲又是一位伯爵,这样就又多出一个可以继承的爵位。

一个家庭中出现三位贵族。而且很可能会有侯爵甚至更高的爵位,这是一件多么不可思议的事啊。博比查森家倒是打得好算盘,估计等一下珍妮特一定会更加夸大其词地表扬和赞美这个克鲁斯,听起来就要比王子都出色了。

宁琳琅的一个叔叔乔治是在看不下去了,这个女人无耻的让人恶心,不等弗雷德里克开口,就拒绝道:“珍妮特,我想你不可能不知道艾莉萨已经有未婚夫了吧,那你今天来又是什么意思呢,艾莉萨找一个什么样的丈夫需要你来操心吗?”

珍妮特果然无耻。装作很惊恐的样子,道:“哦,乔治,你怎么可以说这样不负责任的话呢。麦克唐纳家是英格兰的贵族,弗雷德里克是上议院大臣。艾莉萨怎么能够和一个东方人结合呢,她必须要嫁给英格兰的贵族才可以。我今天来就是要为她介绍英格兰最出色的年轻人。一位真正的贵族,克鲁斯阁下可是……”

“够了,珍妮特,这是我们家的事,什么时候轮到你来插嘴了。艾莉萨嫁给什么人是他自己的自由,东方人怎么了,我的妻子就是东方人,艾莉萨也有着东方人血统。我们家族在最困难的时候,就是在我的东方人岳父帮助下度过了难关,而我们家现在的荣耀也是我的东方人女婿带来的。你走吧,我们家不欢迎你。”弗雷德里克再好的脾气也忍不住了。

珍妮特怎么可能就这样放弃呢,她丈夫欠了银行上千万英镑的贷款,如果得不到博比查森家的帮助,借给她们家钱去还债,她丈夫的公司就要破产倒闭了,而她也将跌入穷人的群体,再也享受不到现在的生活。

把宁琳琅介绍给克鲁斯就是她唯一的出路,帮助博比查森家得到两个显赫的贵族爵位,来换取博比查森家的借款,缓解她丈夫公司的困境。至于康纳利系族将来会怎么样,她才不会去管,只要能利用这一次就够了,甚至博比查森家会不会因此有什么麻烦也都不关她的事。

珍妮特猛地站起来,高声道:“弗雷德里克,你们家的荣耀来自那个东方人又怎么了,你现在不是已经进入上议院了吗,艾莉萨也已经成功或者爵位了不是吗,你们已经得到够多了,那个东方人对你们家已经没用了。

你们可是英格兰的贵族,为什么要和东方人联姻呢,只有和本地的贵族联姻才是对你们的利益最有保障的。而且你们也是麦克唐纳家族的成员,我作为麦克唐纳家族的一份子,必须要扭转你这种错误的观念。”

珍妮特为了自己的利益已经不顾一切了。她要用最激烈的方式来迷惑弗雷德里克。让弗雷德里克感觉到自己做了一件非常严重的错事,甚至会因为这件事收到英格兰上流社会的嘲笑和排挤。然后再坐下来好好谈一下麦克唐纳家和博比查森家联姻的事情,让克鲁斯和宁琳琅结合,自己就可以得到应有的奖赏了。

这个女人的确是善于交际,但是她的交际圈子毕竟层次不高,最多也就是喝一些富婆、阔太太之间的交往,或者在一些商业的场合上露面,结交的也都是普通的商人,了不得也就是比他丈夫高一个层次而已。

但是弗雷德里克和宁琳琅的受封是英格兰真正的上流社会的事,了解情况的也都是真正的上等贵族和政要豪商。即使不是上下两院的实权派,也得是地位显赫的实力派,根本不是她一个小小的爵士的老婆能够得着的。

博比查森家也不可能知道这些,他们家是苏格兰的贵族。而且还不是上等贵族,家族也不是什么有名望的豪族,根本接触不到真生的上流社会。英格兰的贵族有很多,其中也有不少的贵族已经沦落到穷困潦倒的地步,博比查森家虽然还有些赚钱的生意,但是已经被真正的贵族圈子甩开了,他们家想要和麦克唐纳家这样的当红贵族联姻,实话实说是高攀不起的。

宁琳琅的母亲是典型的大家闺秀,想要看到她生气都很难,但是今天也被珍妮特气到要暴走了。一拍桌子站起来,指着珍妮特道:“我现在要求你马上离开我家,这里不欢迎你这样的人,如果你还这样在我的家里胡说八道,我可要报警赶你走了,而且我还要告你诽谤和歧视,滚。”

那个叫克鲁斯的青年发现事情并不像自己预料中那么顺利,反而是朝着恶化的方向发展,现在都已经被主人家驱赶了,这个珍妮特看来是靠不住啊。难倒最后要自己亲自出马才行吗。

看了珍妮特一眼,冷声道:“怀特夫人,我希望你能解释一下这是怎么回事,你是向我父亲保证过的,但是现在的情况并不像你说的那样。你真的很令我失望。”

这小子也是个棒槌,在别人家里刷开自己的威风了。他好像已经忘记了这里是伦敦,而不是格拉斯哥,这里并不是他能够耍威风撒野的地方。

康纳利系族的人没有一个在乎他的,现在只是要把珍妮特这个恶心的女人赶走,其它的和他们并没有什么关系。

可珍妮特就是赖着不走,这样的情况还真是不好处理了,让人把她架出去都不合适,到时候这种人什么肮脏办法都会用上的,男人架她就会被指为性骚扰,女人架她也许她就会专门撞伤自己来告你恶意攻击,总之是标准的泼皮无赖行径。

弗雷德里克本来是不想对她怎么样,但是现在也不得不下狠手了,否则老婆非得和自己闹离婚不可,这已经是在当着面侮辱了,谁能受得了啊。

弗雷德里克朝着自己的弟弟特鲁亚升了个眼色,特鲁亚点头表示会意,站起来盯着珍妮特恶狠狠地道:“珍妮特,你既然要逼着我们撕破脸,那我也不会让你失望。你别以为我们不知道你打得什么主意,你丈夫的生意现在陷入了危机,找不到可以帮助你们的人,所以你就想出了这一招,来讨好这个小子的父亲,希望能够得到帮助,我说的没错吧。

你这个女人还真是比猪都蠢,你觉得在当年那件事之后,我们家还会把你当做亲戚吗,让你进门来也不过表示礼貌而已,你还真把自己当成亲戚了。你现在是非法闯入民宅,如果不赶快滚出这里的话,我可就真的不客气了,警方来不来都是小事,也许他们还没有来,我就已经把你当做抢劫犯击毙了。”

这话还真把珍妮特给吓住了,好像对方的确是可以这样做的,一时间愣在那里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差一点就要抬脚离开了。

不过很快又反应过来,讥笑道:“特鲁亚,你真的敢开枪吗,克里斯阁下可是贵族,他的家族也不是好惹的,你不会也敢对他开枪吧,到时候你们讲承受博比查森家疯狂的报复。那可不是你们康纳利系族能够受得了的。”

说到这里。还不忘冷笑几声,又道:“你也不用开枪,我们马上就会离开。但是我也要警告你,对于一个贵族子弟的求婚,你们居然这样无礼地拒绝,我会向博卡郡子爵阁下建议,发动博比查森家的所有力量,在上流社会公开你们家的丑陋行径,让你们家从此在上流社会无法立足,就连弗雷德里克的上议院席位也会因此而失去。

到时候你们会求着我向博比查森家提亲。把艾莉萨像是赔罪一样加到博比查森家,用这种耻辱的方式浇灭博比查森家的怒火。你们别忘了,你们家不过是新晋的贵族,即使有些地位。也不可能和拉拍的贵族相比。哈哈哈哈,总有一天你们会后悔的。”

依然坐在一边的克鲁斯也觉得自己今天很丢脸,堂堂博比查森家的大少爷,未来的博卡郡子爵,居然收到了这样的待遇,实在让人无法忍受。

他一见到宁琳琅就已经魂不守舍了,脑子里满是把宁琳琅娶回家的念头,结果却被麦克唐纳家的人如此羞辱,怒火已经直冲头顶,理智什么的也都完全丢掉了。

珍妮特的一番话让他很受用。这个女人不但在**能够让人很有**,在这种场合下也能激发起人的斗志,两种感觉都是那么的棒。

怒发冲冠管的克鲁斯站起身来走到珍妮特的边上,做出一副很威严的表情,道:“今天在麦克唐纳家所受到的所有羞辱,我一定会铭记于心,这一切都将被视为对博比查森家的羞辱和挑衅。

就像怀特夫人所说的那样,你们家不过是新晋的贵族,还没有在上流社会站稳脚跟,决然就敢针对一个老牌的贵族进行羞辱和挑衅。你们这种行为无疑是最愚蠢的,你们将承受来自博比查森家的怒火和报复。我以博比查森家族的名义发誓,你们一定会后悔的,我要让你们匍匐在博比查森家的脚下,忏悔你们因为今天的无知而犯下的过错。”

这个家伙也就是这点能耐了。也许是在格拉斯哥待的时间太久,已经忘记了英格兰贵族的风格。即使你是经过一千年延续下来的贵族,也必须要有强大的实力来支撑,否则你的威严就会变成小丑的鬼脸。

现在都什么时代了,还口口声声号称自己是老牌贵族,也不想想自己的家族已经多久没有举办过贵族的舞会和酒会了,有多久没有和上等贵族交往过了,而自己家族的实力是否有能够在英格兰排的上号。珍妮特只不过是吹嘘一下而已,还真就把自己当成是格拉斯哥的首富了,脑子相当不够用啊。

宁琳琅一直没有说话,只是在旁边看着珍妮特和克鲁斯的拙劣表演,这种人就是垃圾,根本不值的为他们生气。

但是他们这种无知又无耻道极点的行为和语言,让宁琳琅是在看不下去了,也让她想起了张辰在晋大对付马艳萍的场景,对这种不要脸的人,就要彻底把他们的连打肿了,绝地不能留下一点的脸面。

站到前边来,冷声道:“珍妮特,还有这位什么子爵继承人先生,请收起你们的无耻嘴脸,也请你们停止无知的拙劣表演,说实话,真的让人很恶心。如果你们觉得自己的实力很强大,那就不妨攻击麦克唐纳家试试看。

但是我在事前要明确地告诉你们,博比查森家只不过是一个下等贵族的延续,而怀特先生也只不过是一个爵士,连贵族都称不上,在你们的层次完全听不到真正上流社会的声音。在英格兰,真正的上流社会是由两院大臣和政要豪商,还有就是实权的上等贵族,

如果博比查森家真的想要挑战麦克唐纳家,我可以保证,博比查森家很快就会变成真正的落魄贵族。我们麦克唐纳家之所以有今天的荣耀,就是因为西班牙、荷兰、挪威、比利时这些国家王室成员的支持,因为我的未婚夫和他们是最好的朋友。我能够获得子爵爵位,也是因为我要和他结婚,必须得有相应的身份。

还有,博比查森家不过是格拉斯哥的小富翁而已,麦克唐纳家的康纳利系族现在已经是大集团了,我父亲一个人的产业就可以达到三十亿英镑以上,你们博比查森家不过是一只臭虫而已,都不值得我们麦克唐纳家下手。”

这些话是麦克唐纳家的人从来不屑于说的,但是今天宁琳琅说出啦爱了,珍妮特才知道康纳利系族如今已经这么庞大了。还有那些个什么王室成员的支持,足够身份才能配得上的未婚夫,听起来都是好恐怖的存在。自己这不是疯了吗,为什么要这样做呢,这下可是把康纳利系族得罪死了。

克鲁斯也傻眼了,麦克唐纳家这么强大,自己刚才那些话会不会给家族带来灾难啊。珍妮特这个婊子,除了在**和和男人**之外,真是一点用也没有,居然没有搞清楚形式就把博比查森家拉进来。就这样还想要借钱来挽救家里的生意,就是借给她也不一定能够收得回来,幸亏还没有做什么不可挽救的事,否则可就真的给家里惹祸了。

不管那么多了,还是赶紧道歉吧:“对不起,真的对不起,一切都是这个女人挑起来的,是她提出要做这件事,和我没有任何关系,和我们家也没有任何关系。我刚才说的话都是开玩笑,请你们不要介意,我先告辞了,改天我父亲会专门道歉的。”说完转身就跑了,留下珍妮特愣在当地不知该如何是好。

珍妮特好半天才缓过劲儿来,马上就开始哭求,道:“弗雷德里克,我真是该死,怎么会想到这样的馊主意呢。都怪我有眼无珠,不知道你们家已经这么强大了,还跑来闹出这种误会。弗雷德里克,你是我的哥哥,你要救救我啊,我丈夫的生意就要破产了……”

珍妮特见没人应声,索性在那里嚎啕大哭外加凄惨求饶,弗雷德里克一家人依然是没一个搭理她的,倒是把警方的人给嚎来了。

“你们好,我们是伦敦警局的,刚才接到报案,说有人闯入了麦克唐纳伯爵的家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