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594章 初见达瓦

第五九四章 初见达瓦

感谢:大师傅51035447、lrm1965、搏海浪子、谁伴风行同学的月票支持!

张辰这次来津溏还有一个目的,就是要亲自看看海水上冻的情况,如果他一月份出海会不会受到影响。

渤海湾是典型的大陆性气候,港湾里一年四季分明,又因为有内河从这里入海,海水的含盐量大为下降,海面在冬季就经常会结冰。

如果真有结冰的迹象,或者已经结冰比较严重,那就要提前想办法了。已经说好了第一批货物的交付时间就在一月初,那边是东南亚,不可能会冰冻的,不好找借口啊。

看过一番之后举得还不错,今年的冬天不算太冷,即使有冰也只是很薄的一层,港口上的大船就会把冰全部破掉,自己的船进出这里不会有任何问题的。

该办的事情办完了之后,张辰也就该回京城了。再有两天就是平安夜,今年宁琳琅不在他身边,往年间都是一起招待手下的这帮洋人和骨干分子,今年他就得一个人去战斗了。

在俱乐部会和了雷昂等人,车队就向着京城返回了,张辰一路上也没能闲着,需要盘算和计划的事情太多,就那么闭着眼在座位上思考着近期已经发生的和将要去做的事情。

这艘八百三十一尺的“破浪”号是他突发奇想要建造的,船架就是得子印尼巨港的三艘大型货轮中最小的一艘,不知道印尼人到底要干什么,不过是货船而已,打造的像军舰那么结实,否则这种尺寸的货轮架子还真不一定能改装成游艇呢。

当初他得到这三艘半成品货轮的时候,是想要全部改造成游轮的。弗雷德里克已经帮着他通过特殊渠道在加勒比海附近买下了五座面积不小的私人岛屿,全都挂在了一间百慕大注册的公司名下,准备开发成为旅游项目。把那三艘船改造成游轮,不但可以提升这个旅游项目的形象,也可以获得足够的资金回报。

虽然那些岛屿买来的最直接目的是为了给以后的文物交接打掩护。但是经济方面也是要考虑的,不可能花了那么多钱却什么都不做,就是把岛屿买下来闲置着。张辰不是炒地皮的黑心商人。也不可能把这些岛屿卖出去,所以建设就成了一种必然。

而且从另一个方面来看,建设岛屿并且发展旅游项目对于今后的文物引回交接工作也会有相当的好处。只要不涉及国际公约中的各种法令,私人领地就是不允许被侵犯的;旅游项目又永远都那么鱼龙混杂。来来往往宁的人不计其数;这些关键问题都将保证交接工作能够更加顺利和安全。

三艘货轮搬来是要在加勒比海放两艘,澳大利亚那边放一艘,但是想到目前造船厂的需要,张辰还是觉得要用建造一艘世界第一游艇的影响力,把“长风”这个品牌在游艇界推广出去。

而澳大利亚那边的岛屿建设和开发计划。因为那边的海岛旅游还不是很热,本来就是在两可之间,现在就可以先拖一段时间。正好可以把加勒比海的项目作为一个实验,成功之后再开发澳大利亚那边的项目。

八百三十一尺的货轮是三艘之中最小的,另外的两艘都在一千尺以上,已经完全不是和建造游艇了。那样的东西想要进行改造,只能是改成大型游轮,倒也是一个很赚钱的买卖。再配合五座岛屿的旅游度假项目。一个拥有两艘自己游轮的项目是绝对财大气粗的。对于游客的吸引力也会更加的大一些。

张辰想着想着,嘴角不由得露出了一个无可奈何的笑,当初总想着怎么才能够尽情享受人生,可现在却要为了各种各样的事情烦恼和郁闷,也许这才是真正的人生吧,自己当年想的太简单了。

现在三艘大型的船只总算有着落了。可那五艘护卫舰依然是个问题,印尼海军一共才又十七艘。就被自己搞掉了五艘,现在肯定是正在满世界地找呢。放在哪里都不一定会安全,包括那三艘巨轮也是一样。

三艘巨轮是没有建造完成的,可以改造成任何形状,但是那五艘护卫舰可都是已经在印尼海军服役的,如果没有足够的变化,很容易就被人查出来的。张辰甚至疯狂地想过,是不是可以把一艘护卫舰改装后当做“破浪”号的附属艇,最后想想还是忍住了这个冲动,那样的话“破浪”号就会被大读书国家不欢迎了,得不偿失。

这件事必须要等到这股风声过去之后,才能小心翼翼地处理。尤其是护卫舰的事情,更是要做到绝对的保密,张辰本来是想交给岳父弗雷德里克来操作的,但又觉得还是不够稳妥,别到最后把老岳丈给牵连了可就麻烦了。本来张辰已经拜托了李天平,但是后来又取消了这个计划,还是自己来比较稳妥一些,老丈人不能牵连,四师叔就更不能牵连了。

想来想去,张辰最终还是觉得找华夏军方最靠谱,只要搬出龙城张家的面子,再有一个为引回各种国宝和文物保驾护航的理由,相信军方是不会拒绝帮着个小忙的。而且这也能算作是华夏在海外一种变相的武力布置,也许就能够起到出其不意的作用。

或者就是用自己的船坞直接改造,大不了就是交点罚款好了,现在的世界大环境就是这样。只要有钱,就可以做任何事;只要钱使到位了,你就是在无人区玩核爆都不会被管制。而且那么大的投资砸下去,还有无数游客的生命财产安全,总要有点保护的措施吧。

船只的事情还算是好搞定,毕竟都是一次性的买卖,可是手里的那些物资就不大好办了。这次把印尼和菲律宾搜刮的太狠,五个港口聚集的货物可以说要比一个小一点的国家都富有了,全部被他搞到空空如也,这么多的物资可不是三次两次就能处理掉的。

交易的对方虽然是李天平信得过的,可张辰还是不得不加一些小心,避免被对方见到他本人,否则他就不得不给自己的双手在增加几天人命了。更不能让任何人见到他是从戒子里把东西取出来的,这是一个仅次于意念力的惊天奇闻。一旦被人发现并且传出去,说是会为了他引发一场战争都不算是太夸张,而且还是绝对值得的。

双方定好了的第一次交货时间是一月九号。张辰要在一月八号或者七号就得把物资送到那座岛上去,然后一直在附近海域等到一月九号对方接收完毕才能够返回。既要防备有人无意中发现了物资的结果,又要监督对方耍诈黑吃黑,虽然可能性都很小。但也不得不防范。

两千三百五十万吨的原油和一千七百八十万吨燃油的一部分,因为要等着国际油价上涨,要到四月中旬才能交接。煤炭现在也没有找到合适的买家,三艘货轮要的也只是交易文件,三百台汽轮机和螺旋机也是一样。胡椒、香料、皮革、纺织品、服装等等。也都不是近期内的热销商品,最先要处理的必须是利润最高的物资。

奎宁是最近涨价比较开海的,因为印尼的大量奎宁丢失,现在已经形成了严重的缺货形式,价格也涨到了疯狂的一千五百美元每公斤。这个是必须要第一批交易的,张辰愿意赚钱,但是却不能用别人的生命和死亡来太高自己货物的价格,这是内心的道德底线。无论如何不可碰触和逾越。

电器也因为各种原因。主要还是大批量的缺货而导致价格上涨,一台中档的滚筒洗衣机在菲律宾已经涨价到了一千五百美金,现在正是在这个上边捞钱的大好机会。波扩一些其它的生活日用品和药品的价格都有不同程度的上涨,就连汽车的价格在菲律宾和印尼也已经开始上涨了,这些才是最近要处理的重点。

第一次的交接,张辰要送去所有的七千六百台汽车。三千多台机械设备,四千吨奎宁;五十多万件电器他自己留下一些欧美产品。把日韩的全部卖掉;最近已经在出口上涨价不少的香烟、雪茄和咖啡,张辰也只是留下最好的和部分优质的。其它的同样卖掉。

一月底的时候,要交接所有的橡胶和橡胶产品。二月底的时候,把所有的大约四千万吨煤炭进行交接。三月中旬的交接内容,则是香料、皮革、纺织品、服装这些生活用品。再接下来要交易的是锌和锡等各种金属,最后还要分两次把原油和燃油送过去。以功能更要在半年之内做七次交接,这样的数量怕是这个组织还从来没有接到过的大单子了吧,价值几乎是难以估算。

船只张辰会自己想办法运输,枪支弹药也不可能拿去交易,而张辰所需要的机械设备和汽车,李天平也会专门给他留出来。木料张辰是绝对不会卖的,这次建造“长风”号用掉了差不多三千个立方的红木、乌木,还有将近万立方的柚木,现在有了好料子自然不会放过。

那些钢铁本来是打算交易出去一部分的,但是想到自己的岛屿上还要大兴土木,这些害怕不够用呢,和李天平商量之后也都全部留了下来。

这整个一系列的交易完成后,张辰估计不是千亿富翁也查不了多少了,当然如果把他现在的家产算一下的哈,千亿美金是远远打不住的。唐韵里那么多的藏品,基本都是国宝级别的,价值根本就无法估算。另外他手里还藏着有大量的翡翠、钻石、珍珠等等的顶级珠宝,光靠这些也足够他上位了。

如果只算他的明面财产,也就是汉府酒店、两间珠宝公司、星光文化、造船厂和游艇会,这些加起来里千亿富翁还要差不少;唐韵虽然之前,但是只能算研究和展出的机构。可真正知道内情的就很了解,唐韵其实很赚钱的,张辰在唐韵陆续投资了两百多亿,现在已经快要收回来一半了。

津溏距离京城并不远,两个小时左右的车程就到了,丽娜和雷昂等人在京城也有自己的房子,到京城之后就先回自己家去了。张辰却不能停下来,半路上就接到崔正男的电话,说他那个战友已经来到京城了,还给张辰带了点礼物,人家远来是客还带着礼物,有时自己师弟的战友,这可就不能不见一下了。

晚饭是崔正男请客,不好意思跑到汉府去请,只能是请一下京城饭店了。这家伙现在一个月好几万的工资福利,张辰也会时不时塞给他一些钱,李天平也会在经济上照顾他,可算是真正的有钱人。

张辰去到京城饭店包厢的时候,崔正男和他的战友已经在等着了,见到张辰推门进来,两人马上站起身来。崔正男是张辰的师弟,和自己的师兄见面再平常不过了;他的战友却是不一样,他学习收藏也有一阵子了,张辰的名头他可是听过的,古玩行超级牛叉的人物,紧张就是在所难免的了。

等张辰进门之后,崔正男开始给两个人作介绍:“达瓦,这位就是我师兄张辰,唐韵的老板,你可以喊张先生。师兄,他就是我的战友郑达瓦,想要来京城学习收藏的。”

在张辰面前,不是行内的老手或者老专家、老前辈,说他是学收藏来的还真是很正常的。崔正男的战友郑达瓦马上伸手和张辰握了握,谦虚道:“张先生您好,我是正男的战友郑达瓦,刚刚进入收藏界学习,还请您多多照顾,您叫我达瓦就好了。”

“达瓦,你是星期一出生的?你家里是不是有边藏民族的血统啊,要不然不会用这样民族特色很浓的名字啊?”张辰笑着问道

“呵呵,张先生果然见多识广,我爷爷是汉族,我奶奶是边藏民族的,所以我们家的孩子起名字就都带了一点边藏民族的味道。”

一般人很少去研究少数民族的姓氏名字,张彻能够一口道出其中关键,很明显是对边藏民族比较了解的。

张辰摆摆手,道:“这也没什么,只要平时关注一下,用的时候自然就能够想起来,费不了多少精神。你是正男的战友,相信他也给你说过我的事情,和我在一起用不着这么客气。”

说完就坐在了椅子上,伸手向下虚按了按,道:“都别站着,咱们坐下说话,搞得跟什么正式场合似的,等你在店里见了我再客气也不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