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600章 真正的低调

第六零零章 真正的低调

感谢:心之龙、盗海大侠同学的打赏!

感谢:ac198425、培斌、盗海大侠同学的月票支持!

关于审车说一下,在今年之前,未达到报废期限的一年一审,达到之后还要继续使用的可以半年一审,再往后是三个月,到最后还要使用的话就很麻烦了,但是只要不怕麻烦就保证可以合法使用。报废的规定已经被取消,我们的汽车也可以像很多的欧美国家那样,五十年之后还能合法上路,应该说是一种幸运吧。

好了,今天是立春,中午春饼吃的有点多,到现在才觉得有点饿了,吃点东西还要干活。五千字发出,大家有票的话请投给俺的《淘宝人生》,谢谢!

==========以上不算字数

等到宁琳琅的家人来到京城后,免不了要陪着玩上几天,首先唐韵是自己的私人展馆,作陪是不可避免的;还有故宫、长城等等的地方,自己忝为地主,又是宁琳琅的未婚夫,没理由不陪着一起玩玩的。

这样一来就会有很多天不能去市场了,一百件的任务还没有完成,还另外别张沐赖上了五十件,看起来好像已经不是一个可以轻松完成的任务了。一月份开始各种的忙乱就会接踵而来去市场的机会也不会太多了,必须在这个时候多多跑动一下,免得到时候交不了拆。

和李天平通完了电话后。张辰直接就去了报国寺。他要赶在去波恩岛交货值钱搞定一半的任务,否则他将会成为最后一个完成任务的,这脸面丢不起啊。

一天下来的效果还算不错,已经有九件不大不小的漏和一件大漏到手,一百五十件的人物又向前跨越了九件的步子。张辰把车打着了火,看了一眼副驾驶位置上的雍正粉彩过墙枝蝠桃纹大盘,这只盘子只花了他三千块,越看越让人喜欢。

连着三天的时间,张辰每天都会到古玩市场转上一圈,也许是前边的几天里他们七个出手太狠辣了。稍微大一点的漏都被捡得差不多了,张辰在后边的两天里并没有什么特别的物件,只见了物件差不多点的漏。让张辰不得不感叹,这就是竭泽而渔的害处啊。

二十九号下午。张辰在机场接到了抵京的李天平,叔侄两人直奔汽车城。那台迈巴赫的定制款也是上午才刚刚到,正静静地趴在汽车展厅里等待着它的主人到来,洁白的车身富贵而优雅,引得所有逛车城的客人止步观看。

其中也有几位顾客对这台车进行了询价,并且希望能够买下这台车。甚至还有一位在得知车市有人专门从奔驰厂家定制的之后,还要求店方的经理联系车主,他愿意出高价收购这台独一无二的豪华座驾。

经理还是当初给张辰和宁琳琅办理林宝坚尼的那位,现在已经告别了稳重而大方的小帕,新宠是一台在华夏比较坑爹的奥迪a6。张辰在那次提车之后。又多次在他们店里提车,经理弯弯绕绕地也打听到了一点张辰的身份,知道他是龙城张家的人。在背后白了那位豪客一眼,暗怪对方没礼貌有狂妄自大,也不想想这样的车是人家专门定制的,怎么可能你说想要人家就卖呢。

而且像这样的车子都是价格极为昂贵的,病也要和奔驰厂有关系才能定制到,这种人会因为一点钱就把自己的爱车转手吗。

在折回来说,这车是什么人的,龙城张家的人啊。人家在全华夏都是牛叉到天上的人物,你不过也就是与两个人而已,还真把自己当成大富豪了。在华夏你有多少钱都是假的,有两种人可以轻松让你一无所有,一种是不要命又不要脸的黑帮。另一种就是实力强大而根深蒂固的世家大族,很不巧这台车的主人就是华夏实力最强大那一家的。

得知张辰马上就要过来的消息后,店经理迅速把店里的客人都安顿到其它展厅去,这里将专门为他而服务。这可不是店经理溜须拍马或者想要和张辰套近乎什么的,而是张辰的身边动辄就跟着几十个大汉,一下子就把整个展厅都要占满了,是在容不下其他人再做什么。

还有就是店经理也有些担心,生怕那位没深没浅的豪客过来和张辰谈价钱,他自己热闹了张辰是他自己的事,可经理还想再这里干下去呢,绝对不能被他牵连。张辰可是最大的主顾,丢了张辰一个客户,就相当于其它至少七八个客户,而且还是长期合作的信誉最优良顾客,区别对待一下也是情理之中的事。

张辰一进展厅大门就看到了正中间站台上的那台迈巴赫,快步走过去仔细端详着这台独一无二的豪车,眼神中露出浓浓的欢喜味道。

这台车是在迈巴赫六二的基础上改装的,车身尺寸接近七米,但是却只有两排座位,足够奢华而毫不张扬,让它的主人不会遭人恨。中间有隔板可以把乘客轿厢分成前后两个区域,全景天窗的后半边轿顶可以完全打开,露出后半截乘客轿厢超过一米五的巨大空间,这是在之前的轿车设计中不曾见到过的。

整个车身通体雪白,包括轿厢内的座椅,所有的内饰,还有方向盘和仪表盘,全部都是白色。最为难得的是这台车的车轮外侧部分也是白色,这样的宽扁也都必须要定制的,估计李天平在轮胎公司也花了不少,才能够得到这种特殊的待遇。

张辰对这台车真的是很喜欢,作为婚礼的庆典车是再适合不过了,白色代表纯洁,又有白头到老的寓意,心里对四师叔实在是感激到了无以复加的地步。他自己都没想得这么细啊。

李天平走过来。笑道:“小子,这个怎么样,就知道你一定会喜欢的。你家里那些车也足够大牌,但是却没有一台能够比这个更适合做婚车的。按理说你小子是个很讲究的人啊,可怎么这次就搞到只要不是绿顶子的就可以了呢?”

张辰苦着脸道:“我也想搞得盛大一点,但是大家都说应该低调一些,等到去了英格兰办的时候再玩花样,所以在国内就没有特别准备。哪知道您一来就是大手笔,看来这次想低调都不可能了,现在我只能想办法找到足够的本特利或者劳尔斯.路易斯来衬托这台车了。”

看过了婚礼专用的庆典车之后。张辰放弃了乘坐之前带来的车,亲自驾驶着白色迈巴赫回到了长城尊邸。这台车因为是特别定制的,从出厂到销售都有严格的要求,完全没有经过人工架势。可以说现在还是一台真正意义上的新车,张辰当然要做第一个驾驶它的人了。

饶是门口的保安们已经见多识广,看过了不少张辰手里的豪车,却硬是没见过这种的,各种羡慕狂喷而出。这里的保安还是很有素质的,不会去拍一些车辆的照片发送到网上去泄露小区业主的隐私,但是巡逻路过的时候,也还是会趴在车窗上往里边猛瞅,这样的车的确是从来没有见过的,引人注意力度百分之百。

张辰家的客厅里。一家人正在喝着茶聊天。张芷兰也见到了那台专门作为婚礼庆典车的迈巴赫,觉得李天平对张辰实在是太宠溺了,还有师门的其他长辈也都是一样,心里也为儿子能够有这样的长辈感到庆幸,否则儿子那些年还不知道怎么苦呢,能不能再见到自己都不好说。

心有所感地对张辰道:“小辰,你四师叔宠着惯着你,做什么都要给你最好的,想尽办法让你有更高级的享受;还有你师伯和五师叔,也都总是在为你考虑。为你着想;你可要好好孝敬他们,尤其是你四师叔一个人在沪市,你应该多抽点时间去陪陪他才对。”

转头又对李天平道:“天平,你可不能再这么惯着他了,现在几乎全京城的世家子弟都谈论他。也有一些年龄偏小的第二代也在参与。甚至还有人拿他打赌,赌他下一次会买什么样的车。会不会再买一架飞机或者游艇,都会是什么样型号和尺寸,最夸张的就是有人打赌他会不会买一颗卫星,这可都是不好的现象啊。”

“兰姐,你放心吧,这并不算什么的,小车这孩子在这方面绝对不会出问题的。别的孩子我不敢保证,但是他我却很清楚,这孩子骨子里就没有纨绔的成分,要不然我也不敢这么惯着他。这可不是一般人能有的本质,他天生就继承了你的一些优点,后天又有过一段苦难,我二师兄的教育也都是正面和积极的,让他根本不可能会产生那种真正骄奢**逸的念头。”

李天平知道张芷兰的担心,是怕张辰在这种极为奢侈的生活中被腐化了本质,而他作为张辰奢侈生活的绝对支持者,当然要站出来给张辰正名。

接着道:“我们再从另一个角度来说,小辰虽然已经拥有了一般人难以企及的财富,但是他的成功却没有多少是靠财富烘托出来的。他能有今天的成就和地位,靠的是自己的能力和名气;这就好像是那些明星一样,只有保持一定的曝光率才能让他们的成功更加稳固。

其实这种现象并不好,靠着个人能力成名没问题,但是要想靠着名气稳定地位,就成了无根浮萍一样的虚弱,一旦有什么风吹草动就会深受其害。本来这种问题也不难解决,只要展示一下自己的强大实力就可以了,但是这小子又在实力上无比低调;也许有人知道他有很强的经济基础,但是象征性却不够明显,这就容易被人们所忽略。

所以就要用一个特别的方式来展现他的强大肌肉,而奢侈的生活无疑就是最好的方法,能够长期保持极度奢侈的生活而没有任何负担,这本身就是一种实力超群的表现。如果他的实力在很大程度上和很大范围内形成了一个共知。那就会给他带来一些额外的保护。像是前些时候在洛杉矶那样的事情,很可能也就不会发生了。”

张芷兰在生意场上打拼了这么多年,当然明白李天平这么做的目的,就是要让张辰有足够的安全;在人力无法保护到的地方,给他建立一个无形的保护罩,真可谓是用心良苦了。想想张辰师门的几位长辈,哪个对他不是关爱有加,竭尽全力地呵护她的成长和发展;比起那个一点责任都没有负担过的生父来,这些本无血缘关系的长辈才是真正的亲人。

因为第二天要去机场接待宁琳琅的家人,张沐和张涵也是早早就回了家为明天的事情做准备。听到张芷兰和李天平正在说张辰的事,张沐也跑来强烈参与到讨论队伍之中。

对张芷兰道:“二姑,四师叔说的其实很对,小辰的确不能只靠着名气来稳固地位。他必须要展现出足够强大的实力来,否则长此下去别人就只会说他是龙城张家的第三代,只会说他是陈氏门下的弟子,而忘记他有多么强大的实力,这样对他、对龙城张家、对陈氏一门都不是什么好事。

家族或者门派要培养出优秀的子弟,并不只是要展示家族或者门派的强大,也是要为这个大集体的未来培养可供维护和持续发展的人才,成为家族和门派的重要支柱,甚至是未来的领袖。这就需要被培养的人有足够的威望和实力,才能保证他自己和家族或者门派的利益。

二姑你可是龙城张家重点培养出来的重要任务。不可能连这个也想不到吧,一有关于你儿子的事,马上就变得没有一点精明神武的样子了,我看真正最宠他的是你才对,嘿嘿。”

说完了也不管张芷兰佯怒的眼神,继续道:“不过二姑和四师叔你们都没必要这么担心,而没必要这么操心,这小子在这些方面有的是手段。这次的结婚典礼他只不过是不想低调一点,毕竟才发生了龙城的那档子事,他又在洛杉矶搞得惊天动地的。不想让人们太过关注他,否则早就有多大搞多大了。

你们也许还不知道,我今天下午去蓝图大厦的时候,正好碰上年度工作审核小组审核今年的各项财务收支和明年的工作计划,让我知道了小辰的一个大秘密。”

说着看了看张辰。做出一个很有威胁性的表情,奸诈地对他笑了笑。又道:“这小子对于如何展现自己的实力很有一套的,居然一个人悄悄咪咪地就买了一架飞机,花了两亿多美金;明年开始还要建造一艘两百多米的大游艇,一亿八千万美金的款项都已经批下去了;你们觉得他还不够奢侈吗,这小子简直就是个奢靡无度的疯子。”

一边说一边又朝着张辰做了一个恶狠狠的表情,很有点你不告诉我我就不给你保密的意思,继续添油加醋道:“你们知道吗,那架飞机是空客的a380,还没有完全成形呢,据说是世界上最大的载客飞机,上下两层最少能坐五百多人,还有一层是货舱。可是这小子硬生生地把那么大的飞机改成了只能乘坐一百多人的私人飞机,豪华到令人发指啊,我今天才算是认清了这小子的真面目,标准的资产阶级腐败分子一个。

还有那艘游艇,两百多米啊,他现在正在建造的那艘‘长风’号一百七十多米,已经是最大的游艇了,他还要再建造一艘更大的,完全就是一座海上皇宫啊,还要花那么多的钱,简直就是个十足的败家仔。

你们想想看啊,全球最大的私人飞机,最大的个人游艇,这些都代表什么,我严重怀疑他已经从正常的展现实力转变为了炫富。自己享受着那么奢靡的生活,却让别人过苦日子,典型的为富不仁,这是很不好的苗头,必须严厉禁止。”

实际上张沐怎么能不知道张辰这么做是为什么,只是她埋怨张辰有什么事都不和她说,甚至连宁琳琅都没说,这是一种不信任的表现,会让人很不舒服的。趁着这个机会说出来,小小报复张辰一下,也表达了自己心中的不满,相信张辰一定会明白该怎么做的。

大游艇的事情只不过是因为要保证机密,所以才严格禁止外传的,连那些工作人员的家属都不能知道。飞机的问题则是张辰觉得没必要这么早就炫耀,那架飞机还在试验和改造环节,要等到最早零六年底,他才能成为第一架世界最大私人飞机a38010的拥有者,也是第一架a380型飞机的使用者,现在说出来会被别人以为是炫耀的。

张芷兰是彻底没话说了,儿子在各种享受上远远不是那些世家子弟能比的,不过却都是花自己的钱来享受,别人根本不可能以这个来做文章的。再说自己不是也愿意儿子每天都高高兴兴的吗,而且就像他四师叔说的那样,该展现实力的地方就绝对不能含糊了,否则别人还以为自己儿子怎么样呢。

张辰的这两个举动都让李天平觉得很正确,差不多也能够看出张辰隐藏在这两件事后面的真正目的,并不是这么简单的。

而这个时候既然已经说起了这方面的事,李天平觉得就应该给张辰再说得透彻一些,拍了拍张辰的腿,道:“低调不是表面看起来那么简单,所有的低调都是高调的一种延续;只有那些由足够的资本高调的人,才能够有低调的资格,否则他的低调就只能是一个笑话。这一点你应该是很清楚的,但是如何低调和如何高调之间该怎么把握,做到一个怎样的度才是合适的,又是要达到一个怎样的目的,我能给你的只是一些经验,具体的还需要你自己去揣摩和实践,才能形成你自己的东西。

高调与低调之间其实只有一条线的距离,左边就是高调,右边就是低调,我么要做的就是灵活掌握这种随时的变化,准确地判断出应该高调或者低调。真正的高调,并不是奢华的生活和享受,而是一种自信的张扬,是一种强势的进取,除此之外的所谓高调都是愚蠢行径,说严重点就是自寻死路。

而低调也不是人们所认识的装作沉默寡言,隐藏自己的真正实力,或者扮猪吃老虎的计谋,这些和低调完全不沾边,反而是一种近似于懦弱的表现。为什么要扮猪吃老虎呢,因为他没有真正吃掉老虎的能耐,只有在老虎打盹的时候才能得逞,达到一种看起来以寡敌众的现象,其最终目的是为了高调,这种赌博式的高调就是不可取的。

真正的低调,是你不需要说什么,不需要做什么,只要你坐在那里,就会有人敬畏你。只有别人知道你拥有强大的实力,你却不可以表现出来的时候,才能叫做低调。一个人的行为能够被别人认为低调,是因为曾经高调过,有实力其高调。

只有在经过和他的高调对比之后,才能够了解到这个人是否低调。高调和低调之间的位置也会随时转变,这就需要有足够的经验去掌控和驾驭,你以后多多参与一些大型的交流和谈判就能够搞得懂。现在只要记住一点,永远不要为了高调而低调,那样是最肤浅的表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