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607章 到底谁不幸

第六零七章 到底谁不幸

鉴于昨晚的事故,俺决定今天来个定时发送,这样就不会有困扰了。

原本感谢的话等到晚上发小单章吧,

那啥,票,还有吗?

对方竟然用旗语来交流?张辰的眼角闪过一丝兴奋,看来他们也不是完全无法无天,总归还有些害怕的东西啊,否则怎么可能会关闭掉无线电呢。

一艘军方舰艇关闭了无线电跑来拦截他国的船只,那么它的各种通讯工具也都应该是关闭了的,否则就会被军方侦测到他们的所在位置,继而发现他们在干什么。

菲律宾的军方有多烂张辰不清楚,也许他们的海军之中就有不少人在兼职海盗也说不定,这个国家的人也都没多少好东西但,总之是干好事的人很少。

但是美利坚军方却不会那么轻松,他们的确是会在世界各地进行一些无耻的威胁和打击,但是在御下方面却相对要严格很多。怎么说美利坚也要保持自己在国际上那点已经不怎么样了的名声,用一种相对公正的态度,去为下一次随时都可能会爆发的下一次威胁做好准备。

而菲律宾和美利坚之间有时狗与主人的关系,美利坚的舰艇都关闭无线电和雷达等电子设施了,菲律宾的舰艇不可能违背它主人的意志。

既然对方的三艘舰艇都关闭了电子设施,那就没有必要太过于大费周章了。他们因为害怕被上级发现。所以卫星定位系统肯定也都关闭了。现在他们已经和外界完全失去了联系。

这样的一个机会,面对这样的一群军人,张辰如果还不笑纳对方送来的礼物,说不好都会被天打雷劈的。

想清楚这个问题后,张辰马上让护卫队员向对方打出旗语,告诉对方这艘船是巴拿马籍的游艇,而这里也是南华夏海域,并不是所谓的菲律宾的地盘。在旗手和对方交流的同时,张辰也把意念力释放出去,分别去到三艘战舰上。

其实张辰说这里是南华夏海域。只不过是在试探对方而已,真正算起来这里还是菲律宾的专属经济区。但是这一切都不能成为他们干出海盗行径的借口,身为军人却干着海盗的营生,简直就是无可饶恕。

旗手的旗语打出去之后。很快就接到了对方的回话:这里不是南华夏海,这里是菲律宾的经济,我们怀疑你方窃取了菲律宾的重要机密,现在我们要登船进行检查,希望你方能配合我们的行动。

这个借口的确是有够烂的,这艘船连菲律宾的港口都没有进去,连张照片都不一定能拍得到,到哪里去搞到重要机密呢。

张辰让旗手继续把这些告诉对方,为自己争取多一点的时间。不了对方给出的消息却是:不论如何,你们现在是重点怀疑对象。必须马上停船接搜检查,否则我们就要开火了。

张辰在双方用旗语交流的这段时间里,已经通过意念力给三艘战舰上所有的大型攻击武器都设置了障碍,就连冲锋艇和发动机也都被他暂时搞瘫痪了;包括船上的卫星信号接收器,还有无线电等等的电子设施全部被他进行了可修复的破坏。

当然这个可“修复”是针对意念力来说的,其他人连问题都找不到出在哪里,更别提修复什么的问题了。

攻击武器被破坏掉,这三艘战舰就成了没爪牙的老虎;再没有了无线电和卫星信号,这老虎就连眼鼻嘴也都没有了;最后又破坏了发动机,可就连跑的机会都没有给他们留下了。

面对又聋又瞎。还是个没有爪牙的哑巴老虎,光靠着尾巴扫来扫去,根本就不可能有什么杀伤力。等待他们的,只能是猎人无情的打击,谁让他们主动找上门来的呢。

张辰又和安镇忠交换了一下意见。安镇忠认为在这种敌众我寡的情况下,只能选择逐个击破。否则基本没有获胜的可能。但是想要做到却太难了,对方上上下下近七百人,还分别在三条船上,如果不能擒贼擒王的话,成功率将会无限接近于零。

实话是不能说出来的,对于这场小型海上争夺战的结局,张辰只能自己在心里肯定一下。道:“现在他们既然要登船检查,就肯定会有领头的人上来,否则对船上财物的清点就让人信不过了。实在不行就想办法把他们之中领头的骗到船上来,当初我们在印度那边的时候不也一样搞定了吗。这个倒是简单问题,我现在是在考虑这些船上都有什么是我们能够用到的,等到我们攻下他们的三艘船之后,会得到什么样的战利品。”

安镇忠略微考虑而来一下,道:“前边两艘是菲律宾海军的汉密尔顿及巡逻舰尺寸比较小,一百一十五米左右的长度,宽度十三米多一点,满载排水量在三千吨左右,吃水六米,是小型的战舰。船上连防空和反舰导弹都没有,只有速射火炮和机枪。

但是这样的机枪和火炮却是很不错的,放在小型舰艇上杀伤力还是很可观的。舰首的奥托.梅莱拉MK-75型76毫米速射火炮可以达到每分钟八十发,对空对海作战能力都不弱;舰尾的‘密集阵’MK-1520毫米近防火炮系统可以达到每分钟三千五百发,能够拦截飞机和反舰导弹。另外还有两座MK-38型25毫米火炮和两挺12.7毫米机枪,针对近距离目标的防守和打击效果很不错。

如果可以的话,我们在回到津溏时候,不如在船坞里做一些小小的改造,加一部分的重火力武器,也对我们今后的海上航行增加一些保险。

这种汉密尔顿及巡逻舰最大的优势就是它的动力系统。两台一万七千马力的的燃气轮机和两台三千五百马力的柴油发动机相互配合工作。如果可以带走的话,想来长风那边能够用得上,而且老美的机器还是比较靠得住的。

其它的还有一些电子设备,例如雷达之类的东西,虽然比较好用,但是使用的风险太大了,很容就就会被追踪到。倒是有一架‘海豚’直升机和一艘硬式充气艇、一艘自排水艇,这些都是可以用到的,只要小心掩饰一下还不至于被发现,回去后改装一下就更没问题了。”

想了想。又道:“后面那艘是美利坚海军的‘提康德罗加’级巡洋舰,这艘的舷好编码是CG54-5,应该是‘伊利湖’号。长一百七十三米,宽度十六米八。满载排水九千五百一十吨,吃水九米七。动力由四台燃气轮机提供,可以达到八万马力;配装四台两千五百千瓦的发嗲机组。这艘船的造价就在十二亿美金以上,算是目前最昂贵的战舰之一。

同样也是火力最强大的战舰之一,一次战斗中可以发射包括十六枚‘战斧’式巡航导弹,‘二十四枚阿斯洛克’反潜导弹,八十二枚‘标准’导弹。还有两座MK45-1型127mm舰炮,和两座六管MKl5-2型20mm‘密集阵’近程武器系统,攻击力超级强大。

不过这些大部分都不是我们能够带走,毕竟这次我们没有大船一起出来。而且游艇上的空间也比较有限。其它的装配我们能用到的,也就只有两架‘拉姆普斯’直升机了,雷达和通讯等系统一样是不能用的。”

只要是涉及到军事方面的只是,安镇忠总是能够有一个很完善的答复,让张辰在第一时间有一个足够清晰的了解和认识,不得不说这帮九零七退下来的精英们真的是有真材实料。

安镇忠不知道张辰打的是什么主意,他要做的就是给张辰提供足够的数据和资料,以供张辰能够有一个了解。他说这么多东西没办法带走,是出于“琳琅甜心”号的运载情况而定的,却不知道张辰绝对有能力把所有的东西都带走。就连这三艘船如果张辰想带走都没有任何问题。

张辰心中有了计较,对旗手道:“继续给对方打旗语,就说拒绝他们登船,直到他们再次要求登船的时候,再松口答应。但是只准他们有少数人登船。”

说完又对安镇忠道:“老安,让弟兄们准备吧。看看我们花多少时间能够拿下这三艘联军战舰。你说我上辈子是不是坏事做尽了啊,这辈子才能与打这么多打劫什么的,光海盗都遇上两次了,这都是什么命啊。”

安镇忠笑了笑,道:“不至于吧,上一次在印度那边好像是那些家伙想打劫游轮没成功,回去的时候正好碰上我们了,只要我们在那个地方,就肯定会遇到他们的。这次我估计也不是巧合,美利坚人和菲律宾人联合打劫,看他们这配合的架势,应该是已经合作了不短时间了。”

两人又随便聊了几句,安镇忠就去安排接下来的准备工作了。船上一共有船员和护卫一共九十多人,都是从九零七或者特种机械大队退下来的精英高手,全副武装起来绝对可以完灭对方三艘战舰上的士兵,啊安镇忠要做的也就是安排一下各人的守护位置和出击顺序。

自从上次遇上印度海军的大姐之后,“琳琅甜心”号的三层甲板就有了一个封闭着的库房,那里边放着的都是各种枪支弹药,从手枪到狙击步枪应有尽有,为的就是预防短距离交战。

这个库房的门还是第一次在真正意义在海上打开,从前都是在港口或者靠近海岸的地方取枪的,今天因为遇到了极为不公平的三艘军舰对战一艘游艇,大家只能是尽量武装自己了,有的护卫队员还端出了轻型机枪。

说实话这些护卫队员都不愿意在船上开战,这船可是价值一亿美金还多呢,每次出海都会给大家带来不少的快乐,真要是因为开仗而有些损伤,是谁都不愿意看到的。

张辰站在船舷边上看着因为惯力已经靠得很近的三艘战舰。前后大约都在三百米之内。甲板上的人都可以看得很清楚了。三艘船上的大兵看着游艇上的众人露出或猖狂或得意的笑,张辰因为有意念力作为媒介,可以把他们每一个人的表情都看得很清楚,心里的笑比那些人脸上的还要精彩。

“卿本佳人,奈何从贼”张辰的脑海中突然冒出了这么一句,虽然不是很贴切,但也算是应景。不论是菲律宾海军还是美利坚海军,他们参军的最初目的都应该是保家卫国,与其它国家和民族来说他们也许是万恶的,但是于他们自己的国家和民族来说他们本来应该成为英雄。但是现在却沦落为海上盗匪,不得不说这是一个很滑稽且悲哀的结局。

为这些人悲哀也好,惋惜也罢,都不能改变他们接下来的命运。既然走上这条路,就要有被人干掉的觉悟。张辰摇了摇头,再次释放出意念力,把这三艘船上所有人的枪支都事先破坏掉,他可不想真的在自己的游艇上开战,那样会把游艇搞到满目苍夷,很不好玩的。

“琳琅甜心”号上的旗手已经“被迫”同意对方的人登船检查,那些美国傻帽和菲律宾傻帽都以为自己即将得逞,由美利坚巡洋舰上边放下几艘快艇,三十多个大头兵拱卫着几个军官乘坐快艇来到“琳琅甜心”号的快艇登船口。

就是在那些快艇放下的时候。张辰才反映到刚才已经把这些快艇的发动机搞出了一点问题,又马上释放出意念力把几艘快艇的动力线恢复了,否则这接下来的戏可就没法唱了。

从登船“检查”的人就可以看出来,菲律宾海军只不过是美利坚海军的马仔或者狗腿子,美利坚人先上船就可以先搜刮,估计剩下一点汤汤水水的才会打赏给菲律宾人吧。

张辰看着美利坚军官和大兵登船,心里想着的却是对方的大军舰,这些大家伙改造成的游艇,那可绝对是超级了不起的。答案是因为有护卫队员们陪着,张辰不能把那三艘船都收进戒子里。只能是等到临走的时候炸掉。这可都是好东西啊,尤其是那艘巡洋舰,安镇忠说价值最少十二亿美金,即便只是一个船架子也得在几千万美金;就这么炸掉实在是太可惜了,真想把这艘巡洋舰留下来啊。

“琳琅甜心”号上的护卫队员们都已经领带了自己的枪支。进入了战斗状态,自然不会像普通游艇上的保镖和工作人员那样。有什么人去在甲板上等着对方,不给他们几枪就算很给面子了。

美利坚海军的一个中校军官登上甲板后,发现并没有多少人在甲板上惊恐地等待这他的宣判,仅有的几个人也都是各忙各的,好像完全没有看到他一样。唯独负责接他们的两个人,还算是正常地站在那里,却也不见什么畏惧的表情。

中校越来越觉得不大对劲,但是又说不出哪里不大对劲,总之这艘游艇上处处都透着怪异的气息,这是他从事海盗生涯四年以来所仅见。即使真的只是检查一下,也不可能会是这样一种态度,要检查的可是美利坚海军啊,这世界上还有不怕美利坚的人吗。

这世上的确是有不怕美利坚的,而且就在他现在登上的这艘游艇上,不只是不怕美利坚,什么利坚都不会对他造成威胁,都不会令他害怕。张辰的意念力可以在将几公里以外制造一场无法扑灭的大火,同样也可以悄悄拿走一个人或者几个人的性命,他也可以携带大量的炸药甚至核弹进入美利坚的国土,并且在白宫和美联储附近引爆,却没有人能够查出一点点和他有关的痕迹。

美军的军官和士兵都登船了,有两个中卫、两个少尉,还有上校三人,其余的士兵二十二人,一个个端着M16突击步枪突然就举了起来,对准了张辰等人。

其中还有人大声喊道:“所有人都不许动,举起手来靠边站,站到船舷旁边去,现在这艘漂亮的游艇被我们国际飓风组织接管了。谁是这艘游艇的主事人,站到前边说话,另外派一个人去把里边的人都叫出来集中到甲板上。你们真的很不幸,成为俄我们的猎物,但是只要你们听话,就可以有尊严地死去……”

只是这个声音出现之后,船上的人并没有按照他说的去做,就像是没有听到任何的声音一样。最先登船的中校看了看眼前毫无所谓的人群,心里的疑虑更加重了一些,顿时也觉得自己很可能犯了一个巨大的错误,这些人居然不怕举起枪的士兵。

中校还没有想明白这到底是为什么,却突然发现自己的胸前多了两个红色的亮点,当下心中就是一冷,他是一个军人,很清楚这红点代表的是什么。再转身看看其他的同僚和士兵,每人身上都有至少两个一样的红点。

这时候中校终于明白了,这艘游艇上的人根本不是什么普通的保镖或者护卫,也许都是超级雇佣兵也说不定,这一点从身上的红点丝毫不动就能看出来。而且对方的人数明显要比自己的人多,自己这边连枪都不敢开,这次怕是要被反打劫了。

就在中校连续不断的郁闷中,张辰开口了:“你能确定我们很不幸吗,我觉得你无法啊确定,因为我可以确定你们才是不幸的。现在你们都听好了,把枪放下,双手手指交叉抱在脑后,排好队站到船舷旁边去。

然后,你们之中领头的人站出来,告诉你们其他的同伙,现在,马上,对我们投降,否则我就会开始杀人,并且通过卫星电话呼叫我的后援队伍,怎样做相信你们已经有数了,现在开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