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614章 最奇葩

第六一四章 最奇葩

感谢:心之龙、盗海大侠同学的打赏!

感谢:俺不知道名字的那位同学和……同学的月票支持!

老岳父的话说得张辰心里一阵暗动,毕竟是比自己多活了二十多年,在某些方面的见识也要高出不少,即使自己看遍并且记住了所有的书典古籍,熟知几乎全世界各个国家、地区和民族的风土人情,也还是有不如别人的地方。

还好自己并没有因为现有的成就而骄傲过,也没有因为能有今日的财富和地位而沾沾自喜地去蛮横跋扈,否则到头来吃亏的很有可能就是自己,任谁也不可能做到通晓世间万事万物,何况自己只不过是一个才在人世间打混了二十多年的年轻人呢。

就像现在弗雷德里克提出来的这条建议,自己之前就没有想到过。这里边虽然有一贯以来坚持走纯粹路线的原因,但也正是因为这个,让自己摈弃掉了很多可能会增添色彩的机会与可能。看来经验之说还是很有力度的,这东西完全没有天赋和捷径的空子可钻,只能是靠着岁月的经历一点点地积累,丝毫作不得假啊。

张辰这时候再次对岳父深深地佩服,建造一座黄金宫殿,这个主意简直太妙了,之前怎么就没想到呢。经验是一个很重要的东西,在有些时候自己的眼界还是没有放到一个足够的宽度,不能做到完全的无死角。

虽然世上有“雅俗共赏”、“大俗即雅”这样的话存在。但是张辰却从来没有认同过。雅与俗本来就是背道而驰的两个极端,就好像水火不容一样,就好像白天与黑夜不可能真正在同一时间同一空间共存一样,这根本就是不可能的事。

物极必反是有一定的道理,但也不是放之时间皆准的铁律。如果非要用这一点来说明说大俗就是雅的话,那么是不是也可能说大雅就是俗呢;这从根子上就是说不通的,否则为什么又要把雅和俗分来来讲,人们也不会在贬低某人没眼光的时候说对方太俗了。

这就好比是父子关系一样,有的人只看到儿子生了儿子成了新一代的老子,就觉得他已经是老子了。但是却没人注意到,他这个“老子”只是针对他的儿子而言;他的上面始终都有一个老子存在,那个地位是他永远都不可能取代的,他再老也只能是他老子的儿子。

雅与俗其实就是一种境界。不是那种卖弄和故作清高的显摆,是一种呈金字塔状向上发展的境界,而且也不是一种轮回。真正的雅完全不可能被雅俗共赏,而能够雅俗共赏的人,不是赏的人已经初通雅的门径,就是一种不知所谓的恭维,或者是雅人不屑一顾的沉默,总之信以为真了的肯定不是雅人。

张辰就是钻在了世人皆知的大俗概念里转不过弯来了,对于全部用黄金打造的酒店只能给与一个“俗”的评价,根本不可能在建筑酒店的时候想到这个。而比他多出二十多年处世经验。有在文化方面很有研究的弗雷德里克,在这个时候用一句话来点醒了他。这句话很简单,但是对张辰的说服力却是巨大的,就因为里边有“金砖”二字。

“地板也用金砖来铺设”,这话直接让张辰想到了华夏古代的皇家,也许最早的帝王没有什么讲究,但是数百代帝王和若干的王朝都用上了这种形式,那就不能说这些帝王全都没品位了,而且至少他们下面的大臣中也会有很多雅人的,怎么可能让俗物出现在皇家大殿中呢。

不仅是华夏古代的皇室。亚洲、欧洲、美洲等等,几乎所有的王室和皇室都特别喜爱黄金,连佛教也对黄金颇为喜爱和推崇,不可能这些人都是俗不可耐的吧。所以说,黄金只是被粗俗之人给玷污了。用黄金来显摆财富当然是俗不可耐,但是如果用黄金来彰显艺术和气派。那就是一种美了。它的本质上还是不一样的,否则也不会成为储量稀有的一种金属了。

今天张辰可算是结结实实地上了一课,所谓的“雅俗共赏”的确是一个荒谬的论调,只是她之前的理解还不够丰富。同样一件美好的事物,可能死俗人眼里只能看到它俗的一面,而在雅人的眼力却能发掘出它的美来,“雅俗共赏”也就顺势而生了,实际上雅和俗还是永远都不可能相近的。

有了弗雷德里克的开头,张辰接下来就能更好地开展下去了,一座富丽堂皇而又高贵典雅的宫殿式酒店已经出现在脑海之中了。不过他所想象的,要比弗雷德里克说的丰富了很多,索要耗费的黄金也达到了一个更加庞大的数量,这可就不能让老岳父掏钱了。

道:“岳父,今天实在是太感谢您了,正是您的一番话,让我对事物的了解和认识又更深了一层,这对我来说可是至关重要的。您这个黄金宫殿建议很好,我甚至能够想象得到,这座酒店简称营业的时候,将会是一个怎样繁华的场面。

我想在您说的基础上,对酒店的外立面也进行黄金装饰处理,金砖要从酒店外边的广场上就开始铺设,只是把内外的金砖分为两种就好了。而酒店内部,也不只是要用黄金来覆盖每一寸,我还要用足够量的宝石来进行点缀,并且增加大量的黄金壁画,再配合最豪华的家具和装饰,真正的水晶和钻石吊灯,打造一座世界最豪华和昂贵的酒店,不只是五十年,在未来的五百年内都不会有被超越。

不过这钱就不能让您来出了,我手里还有一些黄金,我们也没必要再去购买哪些高价的黄金来用。我打算投入一百吨到一百五十吨黄金。十万到十五万克拉的宝石。和二十吨巴西水晶、三千克拉钻石,来建造这座酒店,您只要帮着找一些欧洲最好的工匠就可以了。你已经给了我很大的帮助,那些钱您还是留着继续投资吧,为您的外孙赚取更多的财富,到时候让您的外孙来感激您不是更好吗。”

张辰今天是领教了岳父的丰富经验和老到眼光,对老岳父更多了一些敬佩。而弗雷德里克却是领教到了女婿花钱的疯狂和气魄,也再次见识到了女婿的富有;这小子总是能够让人大吃一惊,干出一些非人类的事情来。

仅仅是增加了这么一座很小的酒店,估计就要追加四、五十亿美金的投资。虽然黄金是自己手里的,但那也是钱啊,总不能不算到成本里边去吧。不过也就是给了他这样的人,对于自己的投资有着极大的信心。只要想到了就会坚持去做,就这份气势也足以把同龄的其他俊杰都压下去了。

也不知道这小子是怎么发财的,底气永远都那么的足。一百多吨黄金说拿就拿出来,都不带眨眼打晃的;十万到十五万克拉的宝石是什么概念,即使是品质一般的,也要上亿美金的投资,更别说这小子怎么可能会用普通货呢;还有那二十吨水晶和三千克拉的钻石,也是一个庞大的价值,这些所有的加起来绝对会是一个天文数字,这小子太有钱了啊。

弗雷德里克在心里默默地大概算了一下。张辰要在加勒比海和大洋洲搞两个这样的旅游项目,而且都要搞成最豪华的那种,照目前的投资来看,一边就要花掉近百亿美金,简直太恐怖了。这还是建立在有很多东西都是自产自销的基础上,例如游艇和家具等等,如果不是有这些垫底,怕是至少要没一边多花十几二十亿美金了。

玩收藏他能当第一,玩出了世界最大的博物馆和研究机构,提前几十年霸占了行业第一人的位置;玩游艇又是第一。在别人还徘徊在四五百尺的时候,他已经开始建造八百多尺的了;玩珠宝玉石首饰还是第一,不但博得了玉师的尊贵称号,成为了古往今来玉石界第一人,还搞出了最大的奢侈品首饰品牌。

现在玩旅游。依旧要做第一,刚刚出手就是这么大的项目。看来这旅游界将来也要被的他登顶了。这小子完全就是一个超级妖孽,只要他愿意做的事,总能够做到最好;同行业的人和他生在同一时代就是一个悲哀,同龄人和他在一个时代也是悲哀,甚至身为男人和他在一个时代都会很不自在,他不是妖孽又是什么。

“好吧,我的钱就给你们的孩子留下来吧,不过你可要抓紧努力了,尽快给我生个外孙出来,让我打拼起来也更有斗志一些。哦,不对。你们最少也要生三个孩子,两个继承我和艾莉萨的爵位,还有一个要继承你的唐韵,或者还要更多才好。

你说的成立新的管理公司,来负责代管你在海外的业务这件事,我也尽快帮你办好了。可是蓝图现在经营的很好啊,为什么要新成立一间公司呢,单独开设一个海外事业部或者分支机构就可以,这样在管理上也会更系统一些?”

弗雷德里克也提出了让他和宁琳琅尽早生子的要求,这让张辰很是头大,宁琳琅现在年龄还不是很大,完全可以再等几年,但是家里几乎所有的长辈都是这么个说法,这个压力怕是顶不了太久了。

对于岳父的这个要求,张辰不能不先应付下来,但是语言上却可以耍点花招,道:“您放心吧,我们一定会努力的,我母亲和五师叔也都有这个想法,相信用不了几年您的愿望就能够实现了。”

这个用不了几年,可就很有说法了,也可以认为是用不了几年就能生够三个孩子,但是张辰的意思却是用不了几年就会生孩子,就看对方怎么理解了。当然,如果所有的家人都强烈要求,形势难以控制的时候,生也就生了;实在不行还能以怀不上来作为借口嘛,反正到时候都是由他自己说了算的。

说起代管公司的事,张辰也有必要说一下。道:“蓝图公司一直以来运行的都不错。但是它毕竟是在华夏注册的公司,需要受到华夏制度的管理和约束,这在未来就有可能会成为一种制约,我不能不提前做一些防范。

因为从来不加入争斗的任何一方,只保持对国家的忠诚,所以龙城张家在华夏的地位是比较特殊的,一般情况下应该是永远都不会在政治上出现问题。但是也不能保证不会出现变局,而一旦出现变局,龙城张家就很有可能会面临艰难的困局,到时候这些产业能不能保得住就是两说了。蓝图作为管理公司肯定会成为重要的照顾对象。

而海外公司就不一样了,不论任何一个国家的政府,都不可能会管到其他国家注册的经营机构,这样就不可能对我名下的产业动手脚。下一步我还准备把琳琅.艾莉娜、玥璞、长风等公司的品牌都转移到海外的管理公司去。一旦有什么问题出现,我的东西可以随时拿走,品牌也不会留下,我只不过损失一些土地和基础设施而已,只要再找到合适的地方,马上就可以重新开工。

虽然这只是我的担忧,也许永远都不可能发生,但是有筭胜无算,多算胜少算,我至少要做到有备无患才好。公司是两个公司。但是管理班子却是同一套班子,到时候在华夏成立一个分支机构机构好了,这间公司就按照我和琳琅合资的来办吧,这样也更稳妥一些。”

张辰最大的优点之一就是善于考虑长远,虽然这种远虑近忧也是建立在一定实力基础上的,但是却要比一般的同龄人或者年长者考虑的更加久远,这一点也是弗雷德里克很看重的一点。张辰学习历史,研究古文化,差不多可以算是知古;能够思虑到几十上百年甚至更加遥远的未来,也算是能够对未来做出一定程度上的准确判断。这样的人当得上是知晓古今未来了,弗雷德里克也一只以自己的女婿为人杰。

两个人一直聊到晚饭的时候,才被进来喊张辰和弗雷德里克吃饭的宁琳琅打断。一下午的时间里,两个人把即将建设的旅游项目,和张辰未来希望投资的项目。都做了一些简单的分析个评价,算是找出了一个基本的方向。下一步就要和李天平、张镇寇等长辈坐在一起继续讨论一下。然后就可以完全开展了。

其间,张辰的一个想法和方案再次让弗雷德里克吃惊不已,深深被自己女婿疯狂的花钱行为震撼。张辰提出让弗雷德里克帮忙雇用一些有经验的野生动物、兽类专家,和一些海洋生物专家,以便他将来在全球各地开展珍稀野生动物的人工繁殖和放养计划。

弗雷德里克问他什么时候有了珍稀野生动物保护的念头,需不需要想联合国相关机构和部门申请一些合租项目。却被张辰告知,自己的主要目的并不是为了保护那些野生动物不被灭绝,只是因为想要吃那些动物,并且在旅游项目上推出相应的美式,才要预防和杜绝那些野生动物灭绝的,要不然他吃什么,岛上酒店和餐厅里卖什么啊。

弗雷德里克当时就被雷了个外焦里嫩,这是他人生近五十年的时光中,听到的最让人震撼的消息,也是最为疯狂的一件事。一个想要致力于珍稀野生动物保护的人,其最初的目的不过是为了满足自己的口腹之欲,而不使那些动物灭绝,世间最奇葩的也就是这为了。

可回头再想想,弗雷德里克又觉得女婿的出发点还是很有立意的,而且很可能还是最有效的方法之一。他有足够的钱财来进行这种野生动物的保护和研究工作,只是他本人在这方面并没有过多的热情,但是当他需要这些动物的时候,就必须要考虑到长期的利益了,这时候不用别人去宣传或者劝说,他自己就会很主动地承担起这个任务,更重要的是不需要别人捐助一分钱,完全都是他自己自愿的。

这并不是说张辰是个唯利是图的人,只是他在自己的专业之外不会有什么太多的想法,也没有太多的相关知识和理论,说些什么都不过时空谈而已。

时间已经是腊月的中旬了,家家户户都在准备过年的事情,张辰却不能停下来,还得远赴波恩岛第二次交货。

在京城陪了两天家人,二十五号下午把亲戚们送上了前往闽东的飞机后,张辰再次赶往津溏。“琳琅甜心”号的改造工作已经完成,今晚就可以起锚出发了。

原本是打算二十六号下午的行程,因为张辰还要去打捞过年的海货,不得不提前一天出发,今年过年等着吃饭的嘴巴比往年多出两倍,不辛苦一点又怎么行呢……第二次要交接的货物全部是橡胶和橡胶制品,数量也是相当的庞大,鞋类、轮胎、衣物等等的各种物品混杂起来已经不完全是橡胶了,也不好区分计数单位,张辰大概算了一下重量,估计要在五百万吨以上,要造出这么多的产品和橡胶来,印尼六四年全年产量的至少四分之三得掉进来,说不定还有其它国家的橡胶代加工产品呢。

这里边可是有不少的名牌鞋子,卖出去可是要比橡胶本身或者拖鞋一类的产品值钱多了。当然其中还有一种非常重要的上品,就是套套了,张辰自己的使用量本来就很大,自己也留了一批,还有不少是用来分发给护卫队员们的,算是临时性的福利吧。

交接的过程一如既往的顺利,波恩岛现在是私人的地方,沿海五十海里范围内连巡逻的船只都没有,为的就是各种货物的交接能够顺利进行,想来也没少给印尼政府花钱。

交货之后,张辰在帝汶海、塞兰海、马鲁古海,以及南华夏海的菲律宾和越南海域大肆打捞了一番,收获了有近十吨的海产。终于在二月五号,腊月二十七这一天回到了京城,乙酉年终于要来到了。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