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616章 被敲诈

第六一六章 被敲诈

今天晚上有事,这章是自动更新的,支持了俺的同学们另外单独感谢。本章五千七百字,有评价票的同学也帮忙投一下,谢谢!

“这是,这应该是龙石种的龙胆紫吧,前所未见,前所未见啊。这小子还真是运气好到不得了,连这种传说中的翡翠都能被他找出来,虽然还赶不上那块破云青那么神奇,可这种水却要更好一些,也算是旗鼓相当了,当今玉石界的巅峰非这小家伙莫属。”

因为距离并不是很远,项链刚刚从男瓷娃娃的口袋里拿出来的时候,陈老一眼就看出了这条项链所用料子的不同。老爷子活了九十多岁,之前又是民国的高官,见识过的奇珍异宝不在少数,即使没见过的也都会有一些知识性的了解。对于从未见过的龙石种龙胆紫翡翠,老爷子处于习惯不敢随便肯定,可他自己的心里却已经是认定了。

古籍记载中,说到龙石种龙胆紫翡翠,言之“其艳若紫霞,其明如琉璃,其光如日芒,似清水染色,似龙涎化晶”,老爷子之前总觉得古人形容太过夸张,今天真正见到了,才觉得果然是形容得恰如其分,丝毫没有半点言过其实。

好东西就是好东西,几乎所有人都能看到这条项链的品质有多么好,虽然大家都不怎么懂得材质本身达到了什么样的级别,也不知道龙石种龙胆紫在翡翠中的地位到底有多么的超然,但晶莹剔透的亮度和宛若紫霞般的光芒却能够说明一切。

陈老的话也得到了宁爷和褚铁眼等人的赞同,古玩和珠宝玉石有很多相通的地方,他们或多或少都从古籍中了解过一些,和陈老一样,也都看出了这条项链的珍稀程度。几个人从短暂的惊讶中清醒之后,第一时间开始了小范围讨论,同时也为师门有这样杰出而运气妖孽的后辈感到欢喜。

褚铁眼眯着的眼睛里满是掩不住的骄傲,对陈老道:“志远师兄。我看陈氏一门今后可以在武道和收藏之外另开一行了,以小辰如今在珠宝玉石行业的成就,撑起一条支脉绝对不成问题。发扬光大也是指日可待的。而且他现在才是这个年龄,只要没灾没病,活过百岁也不是难事,完全能够再培养出两代以上的优秀传人。到那时候根基也就稳固了。”

宁爷眼中也露出了欣喜之色,接口道:“是啊,风兄说的很对,难得有小辰这么一个好苗子,这可是陈氏一门发展的黄金期啊。看看现在古玩行里的老底子吧。几十年前风光无限的那些门派几乎都落寞了,勉强撑下来的现状也不是很很好。这还是国内的收藏热潮再次爆发,否则还不知道要惨淡成什么样子呢。

不说古玩行这边,就是那些武道门派,不也是一样破落了吗。武道也已经从战阵杀敌的本领,沦落到了强身健体的花拳绣腿,现在还有几家的功夫能够打出当年的威力来啊。现代科技日新月异,科研成果不断被超越。几乎所有人都在盯着新时代的文化不放。希望能够从中找出发财的门道来,古文化虽然再次盛行,其实也只是外强中干,有一半以上的交易都是以利益为目的的操作,有几个是真正为了研究文化发展的呢。

陈氏一门有这么一个出类拔萃到妖孽的弟子,在古文化的文武两道上都有前所未见的成就。还能够在珠宝玉石行业也闯出自己的名头,天知道他还会不会在今后做出更加让人艳羡的成就来。这不只是陈氏门下的福气。也是整个古文化界的幸事,也许古文化真正发扬光大的希望就在他身上了。”

龙城张家的老爷子张问海听着几个老伙计的话。心里也是美滋滋的,这可是他的亲外孙,能够做到如此的成绩,他怎么能够不高兴呢。虽然他对这些珠宝或者文玩之类的东西不是很了解,仅仅是在外孙和外孙媳妇的感染下了解了一些皮毛,但是却不妨碍他了解这些之外的东西,长期以来听说的“收藏界未来第一人”这个称呼他还是很明白的,这就是在说自己的外孙呢,被提前几十年预定的第一人,这可是在任何行业中都没有过的。

转头又看了看那条正在被瓷娃娃盘起来的项链,这时候就觉得更加漂亮了,还是自己的外孙有本事啊。问身边的宁爷道:“亲家,听你们说了这么多,小辰的办事我是了解了,可这条项链是怎么回事还没个说法呢,这‘龙石种龙胆紫’又是什么品级,稀有到什么程度呢?”

“呵呵,亲家你对珠宝玉石这一行不了解也是很正常的,我跟你说啊,这龙石种翡翠是已知的翡翠中品级最高的,可以说百万块料子中也不一定能有一块,几十万出一都是一个相当大的概率了。而这种龙胆紫的颜色,更是翡翠的紫色中最正、最紫的一种,只可能出现在龙石种的翡翠上,从翡翠出现并且被人类运用开始到现在的一千多年中,仅仅有过一次龙石种龙胆紫出现的记载,小辰的这条项链所用的料子就是这世上可知的第二块。这条项链的价值可是不低啊,至少要在三到四亿国币之上,小辰这孩子太惯着琳琅了,这可是传家宝级别的东西,怎么也要等到结婚时候才行的啊。”

听了宁爷的解释,饶是老爷子干了一辈子革命工作见惯了大风大浪的沉稳,当年面对着无比猛烈的炮火也要往前冲的胆气,也被这条项链的价值给惊了一下。三亿国币啊,这都可以盖一千多所希望小学了,等于一万多个人的年工资,到了这里却只不过是一条可以抓在手里的项链,这翡翠还真是够值钱的。

老爷子毕竟是在一国军政高层掌握了几十年权柄的人物,短暂的惊讶之后随即就释然了,以外孙如今的财富和地位,这条项链恐怕还真就不是什么事了。他可是珠宝玉石界的头号人物,没有点拿得出手的底子,怎么能让别人仰望呢。

笑着道:“亲家你这话可就不对了,琳琅眼看着就是小辰的妻子了,小辰的还不就是她的吗。再说这些不过是身外之物罢了,只要他们的感情好。能够组建一个幸福的小家庭,这些东西贵不贵重又算什么呢。

虽然说‘易求无价宝,难得有情郎’。可这有情郎如果把好东西都藏着,也就不能叫有情郎了吧。你我虽然都是一大把年纪了,但是思想也要跟上新时代才行,现在不都流行一句话吗。说什么‘再牢固的感情也要有物质来浇灌’,我觉得这句话说得就不错,没有物质基础的感情想要长长久久基本是不可能的。

也许琳琅这丫头不在乎,但是小辰却不能不在乎,一个对自己的妻子都那么小气的人。还能成就什么大事呢。再说了,你也不希望琳琅的丈夫是一个吝啬的人吧,那样的人可是不配做别人丈夫的。”

说实话宁爷对龙城张家人的看法还是很重视的,宁氏在华夏的投资在很多方面都要依靠龙城张家,麦克唐纳家的荣耀也需要张辰的帮衬,他可不愿意因为这些而让自己的外孙女被婆家人小瞧了。

虽然张辰和宁琳琅的感情好得很,但是这并不代表张辰什么都不在乎,他也需要宁琳琅在两个人的感情上进行投资。就像老爷子说的那样。感情是需要有物质等方面的东西来浇灌的。如果只是索取感情筹码的话,再坚固的感情也会有破裂的一天。

但是现在看看亲家的态度,宁爷心里的最后一点担忧也都消散了,张辰总是竭尽所能地宠溺宁琳琅,很明显亲家对自己的外孙女也很满意,更是支持张辰对妻子尽量好一些。还真是再没有比这个婆家更好的了。小丫头有福啊,就连家里人也跟着沾了不少的光。也许这就是所谓的命数吧。

这边老爷子们相互讨论者,那边瓷娃娃的动作也已经完成了。闪烁着紫色的项链戴在了女瓷娃娃的脖子上。配合着女瓷娃娃一直低着的头,像是沉重的项链把瓷娃娃压得有些不堪重负似的。

老爷子们的谈话已经被旁边听到的人传了出来,几乎所有人都知道了这条项链的价值,几乎所有的人都在暗暗咋舌。一条项链价值好几亿,众人都开始用房产和汽车来衡量价值了,可大多数人都不知道,张辰送给宁琳琅的礼物中真正价值最高的却是那三颗幻彩珍珠,如果用那样的珍珠做成一条项链,估计就是真正的无价之宝了。

大家都开始讨论这条项链的价值了,很少有人发现瓷娃娃的动作还在继续。男瓷娃娃在给女瓷娃娃戴上项链之后,再次把女瓷娃娃抱在怀里,两个瓷娃娃第二次吻在了一起,但是这次却没有人推动他们,完全是自觉自愿的。

宁琳琅看着眼前的这对瓷娃娃,脸上是淡淡的微笑,心里却已经炸开无数朵小红花了。她可是和张辰一起研究过那座地下建筑机关设计的,知道那里边的机关有多复杂,这对瓷娃娃能够做出如此的动作,其中所下的辛苦她心里是再清楚不过的了。

这条项链的确是极为名贵和珍稀,可以说珍稀到了至少现在为止世间仅此一条,可在宁琳琅看来,今天最让她喜欢的却是这对瓷娃娃。不论翡翠玉石,还是珍宝古玩,张辰的手里从来不缺,但是这种师兄亲手精心烧制的瓷娃娃,却代表着师兄对自己的喜爱和宠溺,这事专为自己一个人而做的。

到了张辰和宁琳琅这样的层次和级别,对于普通的珠宝玉石一类的东西已经很有免疫力了,自家就开着最大的奢侈品首饰公司,再被首饰给迷住了可就真的说不过去了。

宁琳琅倒也不回去装作返璞归真一样,去喜欢一些草编的戒指或者可乐拉环项链坠子什么的,那只是小孩子过家家一般的游戏,现实中存在的可能性太小了。现在能够让她觉到惊喜的,差不多只有那些很稀罕的罕有的东西,或者是专门为她一个人而打造的物件,其它的基本入不了宁大小姐的法眼。

这种现象在富人圈子中很普遍,当一个人可以得到几乎任何自己想要的东西,他就会变得越来越挑剔,很难对普通的好玩意儿产生浓厚的兴趣。所以就会有奢侈品应运而生,专门为一部分人定制他们自己喜欢的款式,提供最专业的服务。以此来满足人们不断挑剔的审美和兴趣。

对瓷娃娃最后的那个亲吻动作,宁琳琅深明其中的意思,等到张辰把项链取下来戴在她脖子上的时候。宁琳琅也如同那个女瓷娃娃一样,靠在了张辰的怀里,和自己的未婚夫师兄亲吻着。3605

宁家的人和麦克唐纳家的人在英格兰已经见惯了情侣之间的亲热,龙城张家这边的人也都在这两年里被张辰和宁琳琅锻炼出来了。并没有人去打扰他们,也不会觉得他们这样做有什么不合适的,就那么让两个人亲着。有的小一辈还在私下里打赌,看看他们俩能亲多久,张辰却不知道自己已经成为几个弟弟的赌博平台了。

为了给宁琳琅准备这对瓷娃娃。张辰很仔细地研究了鬼子六那座地下建筑的机关结构和运转规则,两个多月的时间才得出一点心得,让这对瓷娃娃能够运转自如。

这样一件礼物虽然让宁琳琅很高兴,却也给张辰带来了一个小麻烦,因为某位在心里喜欢他喜欢的不得了的姐姐被刺激到了,这么好的宝贝怎么能没有她的呢。

就在分发礼物之后不久,张辰去上卫生间的时候,被张沐拦在了走廊上。两眼死死地顶着张辰。都快要能看到她眼里的寒光了,看得张辰心里直发毛。

对于张沐和姜圣懿对自己的感情张辰很清楚,只是因为自己有了宁琳琅,没办法再接受另外的份感情,所以只能是把这些事埋在心底。只能是在平时尽量对她们好一些,尽量多帮帮她们。有什么事也都让着她们一些,通过这些方式来补偿她们在感情上单方面付出。

这时候被张沐堵在路上。还以为自己哪里不小心惹到了这位姑奶奶,让她想对自己怎么样呢。有点畏惧地道:“小沐姐,你这是干嘛,外边这么冷你赶紧回去吧。要不好不容易吸收一点热量可就全交代在这儿了,你不觉得亏得慌吗,咱那些饭菜可都不便宜呢。”

张沐对张辰一向是很不讲理的,这时候也保持着一贯的风格,哼了一声道:“你少给我装蒜,我问你,那对瓷娃娃你什么时候做的,是你一个人做的吗?”

看到张辰只是在那里点头,又道:“是你做的就好,完后也帮我做一个,我不要那种亲嘴的,你给我做个打屁股的吧。就按照你和我的相貌去做,你趴在凳子上,我从腰间抽出鸡毛掸子,打你屁股一百下。”

张辰登时就愣住了,要不要这样狠毒啊,打屁股也就算了,还要打一百下,这世界还有没有天理啊,兄弟我不自虐的好不好。

刚想要反对,可是再看看张沐要吃人的眼神,忙点头答应道:“好吧小沐姐,我答应给你做就是了,你别再这个样子了好不好,我这小心脏真的受不了这份儿紧张啊,就快要心脏病发了。

做是可以做,但是可能要晚一些时间,因为最近我去东南亚那边的次数会多一点,不能连续开窑烧制,而且里边的机关也一下子弄不好,但是我保证用我最快的速度做好了,觉不耽误您赏乐的兴趣。”

张辰答应之后,张沐的脸色马上就变了,恢复到平常那种很亲切的样子,拍了拍张辰的脑袋,道:“小辰你太好了,姐就知道你一定会答应的,也不枉姐姐这么疼你,这么给你当牛做马的拼命工作了。”

张辰差点没当下就一个跟头摔在那里,来个满脸开花毁了容。是你凶巴巴地把人拦在半路,一幅不答应你就要怎样怎样的架势,然后我才被迫答应被你敲诈的好不好,现在又这种态度,反差也太大了吧。

心里这么说,嘴上却不能表现出来,笑着道:“小沐姐咱们赶紧回去吧,这外边也怪冷的,要是把你冻着了可就不好了。”其实是怕张沐在提出索要什么的要求,这姐姐前科累累,很没有信誉度的。

因为年前的忙碌,张辰没能回龙城区祭奠自己的养父母张百川夫妇,只好是在年初三的早上和宁琳琅以及五师叔陈雯琳等人回到龙城,拜祭了已故的养父母,告知自己将要在三月份结婚的消息。

返回京城后,张辰一样是闲不下来,汇德斋那边要在年初八开业,店内的各种摆设等等问题都需要关照,接连着忙了三天,总算是合合适适地搞定了。

年初八上午九点,琉璃厂街上的汇德斋门口锣鼓喧天,嘉宾贺客来来往往穿梭不停,几乎是八成以上京城古玩行的大佬都来捧场了。张辰在收藏圈的地位已经很明确了,几个股东的身份也都是不低,又有实力雄厚的师门在背后撑着,只要是没仇恨的都会给几分面子。

店内的陈设清一色的古典风格,大量红酸枝木的几案柜阁,和几张紫檀、黄花梨的桌椅案几彰显着汇德斋的实力。数百件货真价实的玩意儿陈列其上,每一件的前面都有介绍的小牌子,年代、产地、作者、价格等等标得一清二楚,丝毫没有偏差的地方,算得上是童叟无欺了。

尤其是七件摆放在正位上的镇店之宝,蓝釉描金荷花纹仿青铜匜、乾隆珐琅彩黄地开光式胭脂红山水纹碗、雍正粉彩过墙枝蝠桃纹大盘、汉代玉鸟璜、阿富汗青金石透雕象棋、徐渭的《蟾宫美人图》、珊瑚玉佛,更是让其它的古玩店羡慕到要死。

店内的导购八成都是原来书店留下来的人,一个个都穿着专门定制的旗袍和长衫,招呼来往的客人和嘉宾。南瑮在培训中以优异的成绩和表现被提拔为主管,拿着百分之一的干股,其他的店员也有或多或少的干股,干起活儿来自然更是卖力了。

吉时一到,陈老、褚铁眼、宁爷、石老、董老等一干古玩行老前辈一一上台,准备开始剪裁,这样的阵容在古玩行可以说是独一份儿了,什么时候见过这么多老爷子同时剪裁的啊,能有一位给捧下场就不错了。

开业仪式的司仪主持人是汇德斋的经理郑达瓦,长袍马褂地站在麦克风前,一米八几的身高,结实的身板,戴着一副没度数的斯文败类金丝边眼镜,看起来还真像是个旧社会掌柜的模样。

可现在谁都不会想到,就是这个貌似旧社会掌柜的家伙,带领着汇德斋一路向前,在经营模式中加入了拍卖的形式,两三年后就开始大放异彩,直到二十年后把这种会员制的古董店开到了世界各地。

让很多手里有货要卖的人都不在选择拍卖行,而是选择道汇德斋去交易,交给他们来代卖,郑达瓦本人也成为了最成功的古董商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