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622章 套鹰

第六二二章 套鹰

感谢:心之龙、盗海大侠、ivanyu同学的打赏!

感谢:血之凰同学的月票支持!

给豹子剥皮其实是一件很麻烦的事,难度不比杀死一只豹子简单,不但得掌握必要的技巧,还得在最佳的时间之内,并且掌握好和力度,这几样缺一不可。

首先死后的动物不能堆放在一起,那样会因为闷热而导致脱毛,毁掉了皮子本来的漂亮花纹;其次是要在尸体没有僵硬之前剥皮,皮货行里有句老话叫“僵尸难剥”,说的就是动物宰杀后尸体一旦变僵硬了,这皮子就不好剥了,即便剥下来也不会有太好的品相。

再一点就是在剥皮的过程中皮子不能落地,以免沾上地面的血液而污染毛皮,同业也要注意不能让尸体的溢血留到毛皮上。在整个剥皮的过程中,还要仔细小心地避免割伤皮子,或者是把肉和骨头之类的留在皮子上,对下一步的鞣质造成影响和破坏。

不同的动物剥皮也有不同的讲究,根据不同皮种的用处,选择相应的方式和方法。如果是给水貂剥皮,那就要留下后腿;如果是剥狐狸皮,则是要四肢全部留下。还有的需要留下头部皮子的,有的则是不需要,分类也是很复杂的。

要说到剥皮,张辰虽然算不上老手,也不是个陌生的初哥了,又有意念力配合着,要比最熟练的工人还利索。几乎所有人都很佩服张辰。不论干什么事情。只要他上手几次之后,就没人能够再超过他了,大家都把这个归功于“天赋”。

“琳琅甜心”号就停在波恩岛西面两海里左右的海面上,海面上的风并不大,海浪也不到一米的高度,这么大的游艇完全是稳稳当当地停在那里,几乎连晃动都没有。

最大的第四层甲板上横架着十七只豹子的尸体,另外一个临时搭起来的架子上,一只豹子的尸体被吊了起来。虽然还只是夕阳西下的时分,海面上的亮度足以看得清任何东西。但是上边的探照灯还是对准了剥皮的现场,把小范围之内照得比正午时候还要亮堂,以保证剥皮过程的稳妥和顺利。

张辰站在架子前面,手里并没有挑刀、剪刀、锯末等传说中剥皮能手的专业工具和配置。只是在手里拿了一把叫做“裂魂”的,不到一尺长,有些发红色的匕首。这把匕首是他从吴世璠的宝藏里得到的,据说是用最罕见的一种陨铁打造的,坚硬而不乏韧性,锋利到可以轻松斩断二十多毫米直径的铁棍,端得是一把神兵利刃。

不论鳄鱼还是鲨鱼,或者是其它的哺乳动物和蛇类,张辰从来都是用这个给猎物剥皮的。以他如今的手法,在辅以意念力的帮助。完全不再需要其它复杂的工具。开玩笑,有了绝世神兵利刃,还要用剪刀去剪骨头,那不是丢自己的脸面吗。

站在边上的护卫队员们不得不佩服,张辰下手的确是又稳、又准、又快,换做他们之中的任何一个人都不可能做到这样;这可不是在用意念力作弊,而是实打实的真功夫,要的就是眼力和技巧的无间隙配合。

张辰先是把豹子的四只分别向外固定好了,在四只豹爪向上三厘米左右的位置各下一刀把爪子先斩下来;然后从豹子的下巴开始沿着中腹线轻轻地一刀划至尾根,再从被斩断的四只根部向中腹线的刀口划通。却没有伤到里边的肌肉部分。

紧接着就是用匕首把刀口处的皮子轻轻敲开一个边沿,双手抓住被挑开的皮子缓缓地向上拉扯。这个时候就需要意念力的帮助了,穿透到豹子的皮下和肌肉之间,把皮肉完全分离了,加快剥皮的速度。否则十八只豹子怕要处理到第二天了。

不到一刻钟的时间,豹皮已经被剥到只剩下头部了。头部的皮子在制作服装的时候是用不到的,这时候只要养着脖子的最上端一刀切断,一张豹皮就算是剥离完成了。

此时的豹子伊境内完全成了一具血淋淋的无皮尸体,但是却没有开膛破肚,张辰再次下刀,从胸腔部位一直割道腹部向下的三分之二处。还带着温度的内脏一涌而出,浓浓的血腥味在热风的吹动下扑面而来,就算捏住了鼻子都能感觉到。

张辰把豹子的内脏割出来,脑袋也切下来,丢在一边准备好了的大盆子里,其它的部分自有护卫队员拿去进行冲洗,他自己则是开始准备处理下一只。

当张辰处理到第四只的时候,夕阳的余晖已经渐渐转向了红色,探照灯的光束也变得比较明显,再过一会儿天就要彻底暗下来了。

他们现在坐在的位置很接近赤道,虽然只是二月底,但是天气却要比京城的夏天也差不多,也只有在夜晚没有太阳的时候,这温度才能好一些。

张辰刚刚把第五只豹子的四爪斩下来开始固定,还没来得及切皮子呢,就听到天空中传来几声高亢而凄厉的叫声。甲板上所有的人都听到了这阵叫声,抬头向上看去,发现四个黑点正在游艇的上空盘旋着差不多有一千多米的距离。

张辰摇着头轻轻做了个苦笑的表情,这都已经避到海上来了,没想带还是能吸引到这些家伙,一旦防备不好的话,今天的猎物数量就要减少了。

释放出意念力到黑点的位置去观察,这四只面目凶恶的家伙都在一米左右的高度,双翅展开超过了三米,喙的颜色微微发黑青色,脑后长着接近手掌长的柳叶状棕色羽毛。这些特征已经很明显了,这些家伙正是菲律宾国鸟,东南亚地区最凶悍的猛禽食猿雕。

食猿雕是一雌一雄双居的动物。单一领地特别大。现在四只聚到一起应该就是为船上的豹子尸体来的,鹰的眼睛真的有那么锐利吗,隔着老远就能够看到这里发生的一切,能够知道这里有一场盛宴等着它们来享受吗?

这四个家伙在空中盘旋着,迟迟没有冲下来掠食的举动,估计是在为了领地问题纠缠呢。这倒是有点像华夏某系地方的官场,常常搞不清当先的状况,只顾着搞内部斗争,结果往往是被敌对的一方占了便宜。

上次安镇忠几人从东南亚带了几只鹰鹫回去,可是把护卫队其它的弟兄给眼馋着了。现在有四只大家伙主动送上门来,这帮大头兵会轻易放过机会才怪呢。

丁志强第一个开口道:“弟兄们,能遇到这几个家伙可是不容易,咱们来个一锅端怎么样。归属问题等到手以后按照老规矩抓阄。先快去把套索拿过来,它们打两圈分不出胜负之后就要下来用猎物证明了,可千万别让它们跑了。”

张辰已经通过意念力看得很清楚了,这四只食猿雕正是两雌两雄,应该是相邻而居的两对。他对这四只大家伙也很有想法,既然决定了要研究和保护珍稀野生动物,那就要真正的去做,而不是为了吃才去研究。

这中食猿雕可是菲律宾的国鸟,也是世界上最凶悍的少数猛禽之一,目前最多也就是两三百只的存活量。同样也被列入了《华盛顿公约》的附录一之中,属于极危的物种,很有保护价值。

虽然菲律宾人不怎么样,但是当地的动物却和那些人没什么关系,如果菲律宾人都死绝了,这里的动物也还是会存在。反而这些动物的灭绝和濒危,也都是菲律宾人造成的,该保护还得保护起来。

食猿雕的性情十分凶残,力气也是大得很,它们之所以被称作“食猿雕”。就是因为它们常常会吃掉领地内的猿猴和猕猴,可见它们得有多彪悍。这样的力气和脾气相互撕斗起来,造成一定程度的伤害是在所难免的,张辰要做的就是阻止它们的斗争。

张辰通过意念力操控风和空气,在四只食猿雕之间制造障碍。防止它们因为争斗而受伤。又对一脸兴奋的丁志强道:“这些是菲律宾的国鸟食猿雕,现在可能只剩下百八十对了。很有保护的必要。四只之中得给我留出一对来,将来送到研究部门去,你们只能分其中的一对。”

理由如此充分并且正义,谁还能阻止或者拒绝呢,丁志强也只能是答应了。最直接的反应就是,护卫队员们的眼珠子更红了,船上有近百号护卫队员,机会却只有两个,竞争力不可谓不强啊,估计又要有人动脑子通过花钱或者许诺来说服别人了。

跑去拿套索的护卫队员很快就返回甲板上来了,两个人手里拎着十多副套索,还有两张大网,这四只食猿雕就算再长出一对翅膀来也飞不走了。

工具已经到位,丁志强马上就安排众人各就各位,负责扔套索的都站好位置,负责撒网的也都把网扯开了,就等着这四只大家伙下来自投罗网了。

张辰也不想浪费时间,他今天还有十四只豹皮的任务要完成呢。忙操控意念力从上部对食猿雕将进行压迫,同时又在他们的周围形成一道屏障,不让他们飞出上面的压力范围去。

四只食猿雕扛不住意念力造成的压力,却又飞不出四边的屏障,只能是在意念力的压迫下越飞越低。到达六七百米的时候,终于放弃了彼此之间的争斗,盯准了甲板上的豹子尸体俯冲下来。

张辰怎么能让它们如愿呢,早在距离甲板二十多米高的位置布下了另一层意念力,在四只食猿雕撞上去的时候,操控着意念力和它们同速度降下来,并且逐渐把速度压得尽量低,又让它们无法碰到甲板上的豹子尸体一分一毫。

早就在一边等待机会的护卫队员们,抓准时机一拥而上,套索和绳网铺天盖地飞了过去,直把四只食猿雕罩了个结结实实,扑扇着翅膀想要飞起来却已经无能为力了。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