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631章 也是妖孽

第六三一章 也是妖孽

今天开始,正式恢复万字更新。『书友上传』逢到状态好的时候,偶尔会有爆发,希望大家能够支持,谢谢!

要说俺每天要处理不少的事,有时候还得东跑西跑,工地上也要去,偶尔还得跑跑码头,能坚持下来真的很不容易,很多时候都是在行进中码字的,诸友多少给点支持吧!

从七点多开始,长城尊邸里就开始不断地有宾客前来,张辰家的门里门外汇聚了部下两百人的阵容,嘈杂声远在小区外都能听到。百人的锣鼓队也来劲了,卖力地敲打着自己的家伙事儿,把气氛衬托的越发热闹。

三十九台各式的豪车都已经就位,还有护卫队员们开来的引导车、开道车等等,少说也在五十多台,把小区内外的通道占了个满满当当。

早餐过后再做一些必要的准备,张辰穿上了新郎礼服,手捧着在临晨时分才从荷兰空运来的,代表忠贞浪漫而又珍贵独特的无悔爱意,由紫色玫瑰与红、紫郁金香和酸模组合搭配的花束,坐进了为婚礼特意定制的白色迈巴赫。

闻娜作为张辰的嫂子,与他同车前往,是迎亲队伍中的关键人物。张辰的伴郎是石磊和何向东,两人也是打扮一新,跟着总管蒋庆东上了后边的本特利,其余一干迎亲的人员中,有李健和李斯特等张辰的同学,有龙城张家的第三代,也有张辰的师兄弟和藏协的同僚以及各个世家的子弟,统一由张淳和超人哥带领。

小区门口的保安们今天可算是再次开眼了。三十八台劳尔斯.路易斯和本特利,而且都是同样的型号和款式,这可是从未有过的盛况啊,除了今天结婚的这位大少爷之外。还真没几个人能凑得齐的。

早在前些天的时候,张辰就已经你派人给保安们送去了不少的烟酒,昨天晚上再次送去了几条中华,保安们都是受了惠的人,今天服务器来也是格外地卖力,把小区内外的秩序整顿的通通顺顺,生怕有点小意外耽误了张辰行程和计划。

锣鼓声中,车队缓缓启动。后边的炮仗也已经点燃了,还有恭贺的宾客不断赶来;当真是鞭炮齐鸣,锣鼓喧天,贺客如云。喜庆的味道就要浓到了极点。

跟着车队摄像、摄影的多达八位,宁琳琅那边还有几位,都是星光和福布斯唐韵的御用大师,进行全程无死角拍摄。别的地方不知道,但是这样的场面在京城。却的的确确是独一份的了。

车队行至小区大门口的时候,十几个护卫队员拎着红色的大包,从里边抓出东西来想四处飞撒,引得周围赶来看热闹的人群一顿疯抢。撒出去的东西并不简单。都是从比利时进口来的巧克力和各种鲜花,张辰为了这个婚礼可是花了大价钱了。

都说真爱无关与金钱和地位。但是没有经济基础的真爱却是无比艰难,在最困苦的条件下最终能够白头到老。并且从无二心的夫妻,永远都只是极少数,属于童话般的存在。而且张辰自己有钱,他当然愿意让自己的婚礼盛大一些,更加热闹一些,这也是他对宁琳琅的爱意和尊重的一种表现。

一顿疯抢之后,小区里的孩子们和围观看热闹的行人们,都在护卫队员的劝说下散开了去,车队得以再次开动。

前往宁爷家里的这一路上,也不是那么的安静。国人都喜欢看热闹,有很多人都被打上了专业围观的标签,尤其是一些记者们,站在顺风处都能闻到下游三里以外的消息味道,这么一支超豪华阵容的车队更是不可能被他们漏过了。

婚礼的车队见多了,豪华车的婚礼车队也不罕见,但是能够如此整齐地出动同款式劳尔斯.路易斯和本特利各十九台的,却是从未见过。还有头前的那台白色的豪车,很多人都认不出那是什么牌子,但是敦实的车身和豪华的气派,还有行走在最前边的位置却能够证实,那绝对是一台不亚于劳尔斯.路易斯和本特利的超级豪车。

一个汽车杂志的记者正举着相机狂拍呢,就感到肩膀上有一只手在拍他,记者顿时感到不爽了。这种车队可是难得一见,甚至仅此一见的,这么好的素材可是太难得了,这是谁在打扰小爷的工作啊。

刚回头准备发火,就看到一张让他难以生起气来的笑脸,对方笑着问道:“哥们儿,那头前的是什么车啊,看起来牛气哄哄的样子,把劳尔斯.路易斯和本特利都给压在后面了,我看你这马甲上写着是汽车杂志社的,应该是专业人士了吧,给兄弟说说吧。”

一句话吧记者捧得快飘起来了,那还顾得上发火呢,连拍摄也忘了。洋洋得意道:“那车叫Maybach,华夏语叫做迈巴赫。”

记者说出来发音后边还加了一个京城话里特有的儿化音后缀,接着道:“这个牌子早在八十年前就有了,四十年代开始停产,几十年后又被奔驰哪个公司收购,现在的都是最近两年新出来的车型。不过这台车却不一样,以我对汽车行业的了解,还没听说过这样的车型。我估计这车不是最新的款式,就是专门定制的……”

记者一顿神侃,倒还说得在门在道,直接把文化的那哥们儿给侃晕了,自己也陶醉在专业的解说当中。

当他从陶醉中醒过来的时候,才发现车队已经走远了,也顾不得精神上的自我升华了,猛地拍了一下大腿,丢下问话的人,上车追赶车队去了。

问话的那哥们儿看着远去的记者,带着些埋怨道:“这人走得好快啊,我还准备问他一下,那些挂着特殊牌照的右舵车是不是港岛那边的呢。他怎么就跑了呢,真是的。”

却说车队一路来到了宁爷府上,提前赶到的护卫队员配合着车队前进的速度,把带来的炮仗点着了。在车队开到宁爷门前的时候,刚刚好放完。

硝烟弥漫中,张辰打开车门下来,整了整身上的礼服,在一干迎亲队伍的拥簇下,来到宁爷家的门前。

四尺宽的大门紧紧闭着,门前散落的炮仗碎屑和两边的婚联,却昭示着今天是个喜庆的日子。闭门谢客实在大为不该。

但这就是习俗,是华夏的传统,张辰上前两步伸手抓住大门上的铜环磕了几声,后边的迎亲队伍中马上有人高声发话:“主家开门。你家的好女婿已经到了,再不开门可就要打道回府去了……”

这边威胁的话还没说完,就听到里边张辰的老丈人,弗雷德里克隔着院墙用更大的声音道:“闲话少说,若要门开。红包拿来。”

接着就是一干女方家的女性子弟,在里边欢叫这要红包,红包不够就别想开门,从此以后回去一个人过吧。

听到弗雷德里克的声音。张辰差点一个屁墩跌在地上,这老丈人也太搞了吧。堵门索要红包可都是年轻人的营生,他一个长辈混在里边到底是要干什么啊。

迎亲队伍中再次冒出一个声音。道:“大大的红包足够,想要红包就把门打开,不要太大,漏个缝儿就可以,我们也好塞进去。”这都是迎亲队伍常用的行话,说出来多多少少要占一点女性生理上的便宜。

但是这个家伙却忽略了一个漏洞,一个极大的漏洞,里边再次传来弗雷德里克的声音,道:“小子,你当我老人家傻子吗,这里是平房,红包隔着院墙就能扔进来,哪用得着开什么门。快快把红包拿来,姑娘是我的,红包够不够我说了算。”

迎亲队伍再次傻眼,所有人都在心里做出了一个明智的决定,自己结婚绝对不能在四合院这种地方迎娶新娘,否则可是要吃大亏的。

却听到里边的一众丫头片子们开始反对弗雷德里克:“姑父,你怎么说话不算数呢,明明说好了红包是我们的,让我们沾沾喜气,可你现在却要说是你说了算,你是要反悔吗?你就不怕我们去告诉姑姑,说你也打算沾沾喜气,有准备和她离婚再娶的嫌疑吗?”

搬起石头砸了脚的弗雷德里克顿时一脑门的黑线,自己这是犯了一个严重的错误啊,真要是给老婆误会了,那可就麻烦大了。忙笑着解释道:“没有没有,你们千万别误会,我这不是在帮你你们的忙吗,所有的红包当然都是你们的,我就是帮你们多要几个。”

红包还没要到,里边先窝里反上了,都得门外迎亲队伍一阵哄笑,却又惹到了弗雷德里克,佯怒道:“你们这些臭小子,很喜欢笑吗,你们多笑一秒钟,我就要多收十个红包,你们接着笑吧。”

黑线霎时间就转移到了男方家众人的脑门上,这洋鬼子可真够黑的,一秒钟十个红包,你怎么不去抢啊。但也就是心里想想,嘴上可不敢说什么,里边那位的刀子磨得快着呢。

热闹也闹得差不多了,张淳走上前去,道:“红包我来给,里边数一下人头,我这边保证足数发放。”

接着里边报出了数字,居然有十几个之多,大红包里可是两千八百欧元的,怎么说都不是小数目了。这帮亲戚,没有个丰厚的家底还真是招惹不起,赶紧给了吧,要不等下涨了价可就丢人了。

十六个大红包被捆在一起丢进院子里去,又是引起里边一顿哄抢。抢完了之后却不见大门打开,迎亲队觉得自己上当了,马上提出要求,道:“红包已经给了,大门怎么还不开,该不会是要耍赖吧。”

却听里边传来一个老者的声音,正是宁爷发话了:“红包是年轻人的玩意儿,老头子我这关还得过呢。咱们华夏自古就是礼仪之邦,这婚姻大事更是要讲究礼仪,旁的就不说了,新郎官来一首催妆诗吧,这个应该很容易的。”

门外再次恢复了安静,这老爷子比老丈人还绝,红包拿出来很容易,可这催妆诗都是老年间的玩意儿了,现代人谁还耍这个啊,真是要了亲命了。

张辰皱着眉头正在想一首合适的诗词,边上超人哥以为他发愁了,走上前来拍了拍他的肩膀,眼神中满是戏谑与同情。

道:“张辰,我今天算是明白了,什么叫天作之合。你小子就已经是妖孽了,你这亲家一家子也不差,老丈人和老外公也是妖孽,要不你们能成一家人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