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648章 答记者问

第六四八章 答记者问

张辰为了这次在华夏的展览,可谓是下了大本钱了,不但拿出了当初得来的十六幅六朝四大家作品,还拿出了从唐代宗沉船中打捞来的多彩琉璃释迦牟尼像,和仿青铜器的莲鹤方壶、九龙尊,以及前段时间在美利坚收来的克孜尔黑陶等展品,共计三百五十多件,在非官方的展览中堪称空前。

这些文物每一件都至少是价值连城的,运输和护卫措施也都极其严密,护卫队出动了三百多人,调集了超过五十台车拱卫几台押运车,连交通警部门都接到了通知沿途管制交通,比银行新钞的押运阵容也不遑多让。

为了支持文物的押运,张辰身边的护卫也从几十人压缩到二十多人,张辰的能力变态,几乎不需要护卫,身边带人只不过是为了安慰老妈等人罢了。真正需要担心的是文物,唐韵拿出这些文物参展的消息早就为了配合宣传而传出去了,这年头的人胆子都比较大,防范于未然是很有必要的。

在京城的展览定在了大展览馆举行,新闻发布会的地址也就定在了大展览馆的新闻区,押运车队开进展区之后,张辰的车队呀拐向了新闻区,准备应付各个媒体派来的记者们。

因为这次展览在世界范围内造成的轰动,跟随采访的记者本来就不在少数;而华夏优势作为最后一个展出的国家,当地的记者也都蜂拥而来。预先准备好的两百个坐席根本不够用。展馆发面有临时增加了近一百个坐席。才算是把各路媒体都塞进了新闻会议厅。

主席台上就坐的人数并不多只有六个,新闻发布会主持人、艾斯肯纳兹、张辰,以及两人的助手奎克斯和马长德,还有一个记录员;张辰和艾斯肯纳兹作为主要的发言人,两位助手负责协助。

主持人是一个干练而有经验的,并没有太多的废话,简单介绍了这次的展览主办各方,已经主席台上就坐的各位,然后就没有太多的赘言,直接请记者们开始提问。

最先被允许提问的是一名华夏记者。他提问的对象是艾斯肯纳兹,“各位嘉宾你们好,我是新加坡《新闻报》的记者常帅。这次‘时代痕迹’巡回展览的足迹走过了全球十几个国家,遍布五大洲。是文物展览界的一大盛事,我在此谨代表先住本次展览能够取得圆满成功。我想请问艾斯肯纳子先生,您对这次的展览有什么要求,或者想要达到一个怎样的效果呢,举办这次展览的出发点是什么?谢谢!”

老艾清了清嗓子,道:“感谢这位记者朋友善意的祝福,这次的展览一定会如你所说的那样,获得巨大的成功。我们之所以要举办这次展览,最终的目的就是要推动古代文化在全世界范围的传播,让更多的人参与到研究和继承古代文明的队伍中来。将人类历史上璀璨光辉的文化继承下去,并且能够发扬光大,这也是我和所有业内人士共同的心愿。

至于说到这次展览的效果,我们并不能确定可以达到什么样的程度,也无法对此做出一个具体的要求。古代文化和古代文明有很多都是相当神秘和深奥的,有些在表面上甚至是和现代科技文明相违背的,我们很难预购只是这样一次展览能够带来怎样的反应,也许会很大,夜袭微不足道。

但是我们的理念和理想是不会改变的,这次的展览只是第一次。我们也需要从中吸取经验,学习更加容易的传播方式。今后我们还会不断推出新的展览,为人类古文明的延续和传播尽到自己的一份力量。不论最后的效果和结局是怎样的,只要我们这样做了,我们努力过了。这就是我们的追求。

可以肯定的一点事,在此前的展览中。我们的展览收入已经超过了两千万美金。这些钱将会捐献给穷困地区的孩子们,为他们能够更好地学习,贡献一份力量。这也是我们举办展览的目的之一,现在我可以很负责任地说,我们做到了。”

“各位嘉宾上午好,我是港岛《大华报》的记者陈凤珊。我想请问张先生,这次‘时代痕迹’展览的收入会全部捐赠,那么这些收入将以什么形式捐赠,是要捐赠到十字会,还是由主办方成立捐赠基金,或者是其它的什么途径?有是以怎样的一种比例来捐赠,华夏会不会在捐赠的对象中?谢谢!”这位的问题相对来说很直观,也很尖锐,港岛新闻极度自由下的产物啊。

张辰把身体稍稍前倾,道:“正如艾斯肯纳兹先生所言,我们本子‘时代痕迹’展览的全部收入都会捐赠给穷困地区的孩子,在学习上对他们提供帮助。关于捐赠的方式,我们在展览之前已经成年礼了一个临时性的基金组织,会在展览后对整体的收入进行统计,并且公开所有的账目。

而且我们在每一个地区和国家的展览,都会邀请当地的政府协助进行监督,所有的售票工作也都是当地政府协助完成的,首先保证了收入和捐赠的公开性。在经过统计之后,我么会将其中的百分之七十以在各个国家和地区的展览收入位比例,对该国家或者地区提供捐助;剩余的百分之三十,我们会以平均的比例,捐赠给落后国家和地区的孩子们。具体的实施办法,届时将会由基金组织做出公告,保证把每一份收入都全部用在捐助上,因为我们的基金组织成员全部为义工。”

张辰的回答也让在场的媒体造成了一个小轰动,这应该是最纯粹的捐助了吧。不但展览收入全部捐出去,就连基金组织都是用义工来工作。一个镚子儿都不会落在手里。还有各个地区的政府进行监督。不说其他的,只是这份光明磊落,就足以让任何人称道了。

华夏是张辰的主场,他受到的关注自然会比艾斯肯纳兹多很多,接下来的提问还是针对他的,一个带着黑框眼镜的女记者提问道:“张先生您好,我是《京城早报》的记者,作为距离唐韵最近的人群之一,我比较关心唐韵这次提供的展品。根基一些业内人士的说法,这次唐韵在‘时代痕迹’展览中展出的都是最顶级的珍品。而且达到了几百件之多。那么这次展览结束之后,这些展品是要继续封进唐韵的宝库,还是继续在唐韵公开进行展览?”

说到这里,记者手里的手机震动了一下。记者瞟了一眼后,又加了一个问题,道:“我还想请问张先生,外界都说您收藏了超过百万件的顶级珍品,这个传说属实吗,您什么时候才能把这些珍品都公诸于世,让所有人都能见到呢?”

记者们在采访现场常常都会接到上司或者老板的新指令,要他们问出什么样的问题,这个现象很正常。但是这位记者最后的问题,却着实让张辰差点摔了一个跟头。这都是哪来的消息啊,这外界猜的也太准了点吧。

任志想问问这位记者消息来源的冲动,道:“确切地说,这次京城和金陵的展览中,唐韵一共投入了十几个国家的四百八十九件展品,全部为一级文物,其中还有部分是通过水下考古获得的。这些文物在展览结束后,会统一进入唐韵的展厅,进行对外的公开展览。

凌维纳你刚刚提到的另外一个问题,虽然我不知道你的消息是从哪里来的。但是我今天要告诉你,你的消息是有误的。唐韵的藏品中有九成以上都是珍品,现在的数量应该在三百万件以上,而不是百万件。

至于什么时候才能让这些藏品面世,我无法给出准确的答案。我自己也不知道这个时间。文物和艺术品展览比不等同于其他类型的展览,收藏品因为稀缺性而注定了高昂的价值。想要展览首先就要保证展品的安全,在安全得不到保障的时候,任何形式的展出都是不现实的。还有就是场地的问题,目前唐韵已经发展到了一个很大的区域,整个近千亩面积内都是唐韵文化园区,在空间上已经受到了限制,想要增加大量藏品的可能性很小。

同样全球所有的博物馆院,都不可能吧所有的藏品全部进行展示,这种行为的局限性太大了。唐韵的藏品还在不断增加中,很快就将突破五百万件甚至更多,我也很愿意把它们都展示出来。如果有一天你可以给我提供一个保证安全的,有五千亩那么大的地方,这件事就会变得很容易了。”

接下来题为的是一个国外的记者,应该是跟着展览来的,应该是已经对艾斯肯纳兹提问过很多次了,这次也是吧目标指向了张辰,问道:“张辰先生你好,我是《法兰西进步报》的记者。去年你在洛杉矶福布斯家族的拍卖会上,拍下了八枚沙皇彩蛋还有大量的法贝热艺术精品,作为一个华夏人,却收藏了世界第二多的沙皇彩蛋这种俄国国宝级艺术品。请问这是出于一种什么样的目的和心理,这件事对唐韵又有什么样的意义?”

不得不说老外的记者都没憋好屁,她们的提问永远都是那么的尖锐,充满了陷阱和挑唆的味道。一个法国记者,提问中却非要涉及到俄国的东西,这不是专门挑刺的吗,不就是比你们的卢浮宫搞得大一些吗,至不至于这么狠毒啊。

张辰对这类的问题也不会客气,以牙还牙是虽好的办法,微笑着道:“这位记者朋友的问题很有意思,我想也有很多非华夏的记者朋友想要问这个问题,我今天就在这里给你们一个说法。沙皇彩蛋是俄国艺术品没错,但是法贝热大师却是一二个世界级的大师,他的艺术成就值得每一个收藏家去追捧,这并不是什么了不得的事。

就像你们法兰西的卢浮宫一样,里边也不全是法国展品,大部分都是其它国家的吧,那你们又为什么要收藏和展览那些艺术品呢?唐韵现在是全球最大的博物馆,藏品数百万件,其中就有大量的的其他国家文物和艺术品,你们法兰西的也有不少,或者要比卢浮宫里的华夏文物还多,你说这又是为什么呢?你这样一个问题,我是不是可以理解为,除非是通过战争掠夺和抢劫来的,否则就不允许购买其他国家的艺术品呢?”

法国记者看到有俄国记者在,本来想刺激一下俄国记者,希望能够让俄国记者发发飙,却没想到反被张辰给刺激到了。满脸不甘地落座,却不敢再做设么挑拨或者挑唆的行为,张辰可不是个好对付啊。

这个问题过后,就需要一个柔和的问题来缓解一下气氛了,主持人把提问权交给了一个华夏记者。

这位记者站起来后,现实向张辰和老艾等人问好,然后才提出了自己的问题,道:“张先生和艾斯肯纳兹先生,以及各位嘉宾上午好,我是《福布斯-宝藏》杂志的记者唐茉。我想请问艾斯肯纳兹先生,您已经不是第一次来华夏了,年能谈一下您对华夏的认识和您对华夏文化的感受吗?还有你和张辰先生是什么样的关系,朋友,还仅仅是合作伙伴?”

张辰对这个叫做唐茉的记者大有好感,这个记者不错,把控现场的意识很强,也有自己的能力和手腕而且能够在第一时间为老板解围,化解现场不协调的气氛,不愧是自己的员工啊,还是向着老板的。

她现在提出这样的问题来,虽然不是很符合今天的新闻发布会内容,也错过了一个最佳的提问时机,但是她还是这样做了。因为她知道在新闻发布会之后,还会有更多的时间采访,也知道现在最重要的是什么。

这样做对她来说是好处大大的,能够遇上给老板帮忙的机会可是不多啊,虽然现场的气氛并不是很尴尬,新闻发布会也常常都有这样的时候。但是能够在第一时间为己方大局考虑,尽量让现场的气氛宽松一些,这种概念就是好的。能看得清状况,很是不错啊。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