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650章 又要来活儿了

第六五零章 又要来活儿了

感谢:心之龙、盗海大侠同学的打赏!

感谢:心之龙……同学的月票支持!

“时代痕迹”全球巡回展览在很早以前就开始宣传了,京城分站更是在国内圈子里已经流传已久,对于这样一场从世界各个地区人类远古文明道近现代文明的展览,在业内的反响很是强烈。

展览中要展出的诸多文物都是个人收藏家持有,平时想看一眼都不可能,现在扎堆在一起展出了,可是难得的大好机会。国内不少的高校考古系,收藏协会团体等机构,都有人给主办方去电话咨询,希望能够提前购得参观门票,甚至很自由数间机构准备联合包场的。

只是主委会在没有正式确定展出的时间与规模的时候,不可能早早对票务方面作出任何承诺;而且本次展览也是有着宣传和辐射影响目的的,怎么可能有包场的机会呢,这些要求都没有被答应。

无奈之下,大多数想要参观的人只能是把进京的日期提前在展会前好几天,有的甚至计划提前几个月就预订酒店,甚至早早就托京城的各种关系打听消息的也有。

后来增加为南北两京双站之后,更是一起了一时间的小轰动效应,让一些远离京城但是又想要参观的,而且头脑也比较灵活的人找到了一个好出路。长安、洛城、汴城、杭城、蓉城等文明古城都有社会团体或者行政机。都向主委会提出了在当地举办本次展览分站的申请。这样不就能够在家门口看展览了吗。

只是想法和愿望是一个丰满而热情似火的美娇娘,而现实却是一个冷淡的柴禾妞,想要在当地举办展览的想法根本不可能实现。这些展品都是从收藏家个人手里借来的,提前已经签订好了各种的合同与协议,能够在金陵多展出一场,也是因为团队在时间上安排的紧凑,而张辰又有足够的面子将旗下拖延几天。但也就是几天而已,太长的时间就不可能了,老外在很多时候都有些死脑子,完全转不过弯儿来。

而唐韵决定再次拿出三百件以上展品参展的消息传出来之后。就不只是华夏国内热闹了;唐韵的藏品是个什么概念,只要是收藏圈的人就不会不知道,国外的收藏爱好者和研究古文化方面的机构也再次介入。

所以南北两京的展览就变得更加火爆了,京城展览计划展出十天。每天接待三万到四万名参观者,四十万张入场券在展览开幕前半个月机已经被订购了七成以上,就连金陵分站的入场券都已经迈出了将近六成,主委会不得不暂时叫停了售票服务。

再次经过会议研究,权衡了安保力量和接待能力之后,把接待人数提升了每天五千人,这才再次开始售票。但也只能是僧多粥少的局面,十七万多张入场券在展览开幕前两天再次被售罄;原本三百块一张的入场券在黄牛手里已经翻了一倍的价格,购买的人却依然趋之若鹜。

人谁都没想到,华夏的展览会如此火爆。这也让一些对华夏不了解的主委会成员大吃一惊,原来华夏居然是这么大的一个市场,甚至有人都开始考虑是不是真的多增加一站或两站的展览了。

仅仅是京城站的十天展览,除去展览的各项开支之后,盈利居然多达一千万美元之上,直逼一千一百万美元,这在之前的若干站之中是从来没有出现过的。后边的金陵分站看起来要比京城分站更为火爆,只是门票已经不能再多了,否则仅仅是华夏的两场展览,就能够超过总收入的一半。这得是多么惊人的数字啊。

两千多万美元的收入计入到捐赠计划中去,整个层次都会抬高了一层,这是之前所有人都没想到的。当然这其中有六城会留在华夏,以实物的方式捐给那些贫困山区读不起书的孩子,可剩余的那四成也一样不是一个小数目了。

展览再火爆也和张辰没有太多关系了。他在开展的第五天就离开了京城,乘坐飞机前往文莱。到波恩岛交货之后转程去到英格兰,他和宁琳琅还要在哪里举办一次象征性的婚礼,说白了就是为当地的贵族还有亲友们开个就会,大家认识一些,确定了这层关系。

去到英格兰举办婚礼,当然不能只是他们两个人,还得有男方家的长辈们陪着才可以,要不然可就坏了礼数了。同机而行的还有张芷兰、陈雯琳、李天平等家中长辈,以及史蒂芬尼娅和石磊两个伴郎伴娘,算是一套男方婚礼成员班子吧。

对先去文莱然后再去英格兰的计划,张辰的解释就是他在波恩岛养了几只老虎,隔一段时间总要去照顾一下。这个说法也算是能够说得过去,这家伙时常会捉一些鳄鱼、豹子、巨蟒之类的动物,养活几只老虎也就不算什么了。

“可是辰哥,养老虎为什么不弄回京城去养呢,那多方便啊,你这么十天半月的就要往这边跑一趟,就算你不可惜每趟几千升的燃油,你也不觉得累吗?”石磊还是有自己疑问的,总之只要是谎言,那就会有漏洞。

张辰只能是补漏了,装出一副嫌弃石磊没文化的表情,摇摇头表示自己的扼腕痛惜,道:“唉,你让我怎么说你呢,平时不好好学习,到了关键时候果然掉链子了吧。我问你,印尼当地有什么老虎吗,你觉得我得用什么办法才能把老虎弄到印尼这边来养呢,我不觉得累的慌么?

我养的这四只老虎都是已经被公布灭绝了的爪哇虎,很可能是这世界上仅存的四只,属于是当地的土著生物。如果我贸贸然地就把老虎弄回京城去养活。万一出点什么问题死了怎么办,你让我从哪再找这样的老虎去,我真是服了你了。

就算要弄回京城去养活,也得等你到把以赢得设施全都搞好之后吧,也得等到气候差不多的时候吧,现在任何的几回合条件号都不成熟,弄回去怎么养啊。”

“辰,难道你就不怕它们跑掉吗,或许你应该在这里采取了什么措施吧?”史蒂芬尼娅那是绝对要站在张辰的立场上去考虑事情的,她不回去想张辰做的是否正确。只是会考虑张辰的利益得失,女人一旦死心塌地那可是很恐怖的。

张辰这才恢复了本来的表情,拿起加载烟缸上的雪茄吸了一口,这是上次刚刚从菲律宾达沃港缴获的雪茄。口味还算不错。

吸足了一口吐出烟雾后,才道:“它们跑不了的,再跑也跑不出波恩岛去,别人也不会到岛上去,因为那是一座私人岛屿。就像你说的那样,我也在岛上留下了一些防止它们跑掉的措施,只要它们的对不不会再壮大,就只能留在原地了。”

“那是什么措施呢,你应该和这个波恩岛的岛主认识吧,否则他怎么可能会允许你在他的岛上做这些事呢。”听到张辰有措施。史蒂芬尼娅的心总算是放下来了。

“呵呵,倒也不算是认识,只是通过间接关系找到的。波恩岛并不是他买来要建设或者开发的,只是在这里做一些研究而已,所以我才能在岛上比较任意而为一些。至于所谓的措施也很简单,你们都知道婚宴上有豹肉吧,那些豹子也是我从波恩岛上猎到的。”

张辰一百三诺一边看了看李天平,这个分销集团就是李天平介绍的啊,叔侄俩通过和分销集团的交易可没少赚钱。接着道:“原本有四只老虎,但是后来又来了二十多只豹子。把老虎围起来想要消灭它们占领他们的领地,我为了保护老虎就出手杀了一部分,留下来几只负责盯着老虎,这样老虎也跑不了,豹子也吃不了老虎。

前些天我上网查资料才发现。原来这些豹子是一种刚刚被送到世界动物保护组织立案的物种,是一种独属于婆罗洲当地的猫科动物。也是属于云豹一类的,之前还没有被科学认定记录在案,我给它们起了个名字叫婆罗洲云豹。这些豹子物业打算弄几只来养养,它们两边这么对抗着不是正好吗,等我的准备都就绪之后,也就是来弄它们走的时候了。”

说完又想起那些豹皮还能多出一件大衣来,而这个丫头也是少人关心的,就给她好了。对史蒂芬尼娅道:“妮娜(家中的昵称),上次的那些豹皮可以做出一些大衣来,里边会有你的一件,你回头把尺寸跟小沐姐那边说一下,她会把你的尺寸交给品牌商,今年冬天大家就能穿上全新的婆罗洲云豹皮草大衣了。”

史蒂芬尼娅的眼圈当下就红了,她知道有豹皮大衣这件事,但那都是张辰的家人才有的,她只是陈雯琳的义女,还不知道自己有没有那个资格呢。虽然他内心里万分喜欢张辰,也愿意为张辰做很多事,但是也需要张辰对她有一点认可,哪怕是一点点都可以。现在张辰主动提出有她的一件大衣,那也就是说张辰把她列入家人的行列了,这怎么能让她不激动呢。

张辰看着史蒂芬尼娅的红眼圈,也知道这丫头的感动,一个人身在异乡实在不容易啊。宁琳琅之前也是一样,但好在还有师父、有未婚夫、有未来婆婆等人;史蒂芬尼娅可是真正的孤身一人啊,最多也就是有一个干妈而已,张辰这个干哥哥连见面的机会都不是很多。人家好来是被自己忽悠到华夏来的,实在是应该多关心一些,至于她心里的那份喜欢,就让她保留着吧,只要自己没那种心思,不会有任何问题的,再说多这一个也不算多了,说不来还会有好的效果呢。

李天平是个人精中的人精,早就看出问题了,再有陈雯琳收了干女儿的做法们更是明白了这中间的关键所在。心中暗叹,小辰这小子还真是有些吸引力,这么多的女孩子都围着他转,也不知道是好是坏,不过只要琳琅没意见那也就没什么了。

打断了暂时有些玄妙的气氛,对张辰道:“你小子呀,永远都是这样,当年还小的时候,就一天跟在你妈和你五师叔屁股后边转,总忘不了讨好她们,对我们这些男性长辈从来都没有表现出这种意向过,有时候我都怀疑是不是白疼你小子了。你搞了那么多皮子,老妈、五师叔、媳妇儿、姐姐妹妹人手一件,怎么就没想着给我也来一件呢。”

张辰怎么能不知道李天平的意思,这件事再说下去可就难免要暴露这最后一件大衣是被遗忘的了。不过又想起在鬼子六宝藏中得到的那些大氅,也应该拿出来了。

当下大呼冤枉道:“冤枉啊,四师叔,我真是比窦娥还远,我觉得我都可以改名叫张娥了。我给您准备的东西可一点不比这个差,你忘记去年冬天的那件大氅了吗,那可是紫貂的啊,而且还是皇帝御用的,您还不满意吗?

再说这豹子皮的确也不适合男性啊,您真要是穿上那么一件,得多不伦不类啊,到时候会被人笑话的。如果您不在意的话,那我倒是美神好说的,反正这婆罗洲云豹数量也不少,大不了再去给您来一件好了,你可别嫌太女性化。”

李天平为的就是转移话题,值得要达到目的就可以了,当然不会再说下去。摆摆手道:“不说这些了,你小子真是开不起玩笑。说说咱们的行程吧,到了文莱得等多长时间,我们能不能和你一起去看看你那所谓的爪哇虎啊?”

“当然可以了,船已经在那里等着了,咱们到文莱之后直接去港口,大概一夜的时间就能到波恩岛,然后坐直升机去看看,在坐船返回文莱,差不多也就是两天的时间吧。”张辰答道。

“说到港口我倒是想起来了,我记得菲律宾的达沃也有港口啊,小辰,咱们从那边去不是更近一些吗,怎么非得从文莱走了,这可就要多耽误一天时间了啊。”李天平主要的业务就是国际贸易,对港口的情况还是知道一些的。

张辰耸耸肩,道:“呃,这里边有两个原因,一来是我不愿意把租用跑道的费用花在菲律宾,二来是那边前段时间又遭遇黑洞了,近期内船只进出港限制太多。”

李天平前段时间一直在忙乎张辰婚礼的事,没有多关注这方面的新闻,这时候听张辰这么一说,当下就和那个所谓的“印尼**武装”联系起来,第二个反应就是又来活儿了。V