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663章 特拉凡科

第六六三章 特拉凡科(防盗)

王大夫眼神有些焦虑,道那日见说病理药理头头是道,本就打算和多多交通,家中事务繁琐,本欲过些日子再来打扰。只是今日为胡员外家二出诊,这病症颇有些棘手,老夫医术不精,不敢妄自判症。这才来寻你,不知可否施以妙手。”。

张辰听他说罢,客气道老缪赞了,晚辈愧不敢当。老吩咐,晚辈何敢不从。不知这胡家,所患何病?晚辈只不过学得些皮毛功夫,不要负了老之托才好。”

王大夫见他答应,答道老夫问脉,只觉她脉象弦涩而浮大中空,止无定数。至于其它症状,老夫确是不好作答。还请移步,亲诊再判。”

张辰心想:你是大夫,这一辈子不见了多少患者,病症不好作答啊。能让这老夫子说不出口的,估计也就是一些妇科问题了。可是这妇科病症,要亲自观察患处才能得出判断。这个年代的,除了的之外,别的男人就是连手都不能摸一下。更别说这私密之处了,叫我看啊。

王大老成精,见张辰面带难色,他顾虑,忙解释道不必担心,问诊之时自由家人相助,不会让为难的。”

张辰这才明白,原来人家自有准备。这么笨啊,如果都是由大夫来做,裁了这们也得去自杀,那这病也就不用看了。

既然是这样,那去看看也无妨。虽然没有经验,可医学知识还是比现在先进了几百年的,一人计短两人计长,从旁给老王出出主意也好啊。当下就答应道晚辈这就随老去看看。”

两人来到胡员外家,自有家人带路来到后宅。二房外已有丫鬟等着,带二人进内。胡员外的妻子坐在床边守着女儿,已是焦虑万分,见王大夫和张辰进来,也顾不得礼数了,急忙起身道王老,请到张了吗?”不跳字。王大夫带张辰上前道胡莫急,这位就是张了,还是先请张为令千金问脉吧。”胡谢过张辰,站在一旁,为张辰让出路来。

张辰坐在床前的绣墩上,双眼微闭伸手捏脉,过了半盏茶,起身对王大夫道正如老所言,胡脉象弦涩,浮大中空且止无定数。当是肝郁气滞,血行不畅所至。再有寒凝血瘀,瘀血阻滞冲任胞宫,新血不得归经,故有出血之症。”

王大夫算是对张辰折服了,想他一生行医,从么见过能治愈寒热重症的大夫。可眼前这张,偏偏就是能治,还指出了千百年来医者的用药之误。这张用药很是有一套,不妨再看看他有法子。随即赞叹道所言极是,不知可有妙方?”

张辰并不急着答话,转身向胡问道令千金从何时感到不适,以前是否有过类似症状?出血已有几日?”胡答道前月时就有些不适了,只当是不曾漏尽,也就没有理会,只是到了近日,才说自二十多天前就不曾断过,近日里肚子也开始痛了,有时痛的厉害,这才想起就医。张,求你救救我的孩儿。”说着眼角已经见泪了。

张辰见她伤心,安慰道胡莫急,令千金并无大碍。腹中疼痛不过是霉菌之类引发炎症而已。”

这时王大夫又问道所言之霉菌是何物,炎症有时何等症状呢?”张辰这才说漏了嘴,一不把现代的词汇带了出来。忙解释道这霉菌本是一种毒物,极其微小,很难察觉到。所谓炎症,就是这霉菌入体后,身体的现象。”

王大夫哪里听说过这些言论,心中对张辰更是愈加的佩服,说道张博学多才,果然高明。老夫受教了,还请张用药。”

张辰看了看胡,对她道令千金本是出血之症,如当时施治早就好了。拖了这久血瘀内滞日久化热,更灼血络才致出血不止。若要痊愈,少说也要半月之上。身体不适,万万拖不得啊。”略停一停后又问道不知令千金最近一次天葵到今日有多久了?”胡答道到今日天葵已过六日。”

张辰心想,已经过了六天,那现在应该是排卵期了。这排卵期的用药倒是好说,只是不炎症是念珠菌引发还是霉菌引发,索性双管齐下吧。

想到这里,对王大夫到晚辈字丑,还请老代为执笔”他让王大夫代笔是因为这医中有几个字的繁体他不会写,渴望大夫却以为是他谦虚,也想趁这机会几下他的方子,倒是毫不犹疑。

张辰边想边念道当归、茺蔚子、熟地各四钱,丹参、枸杞子各五钱克,红花、香附、赤芍、泽兰各三钱,元胡四钱,五灵脂、荔枝核各三钱克,水煎服,每日一剂。丁香四钱,藿香一两,黄连五钱,大黄一两,龙胆草七钱,枯矾五钱,鄙五钱,冰片一钱,每日一剂,水煎后外洗浸泡次两盏茶的。苦参二两三钱,桃树叶一两七钱,柳树叶一两七钱,蛇床子一两,贯众一两七钱,海碗水煎至小半碗,人桃大小的棉花球十五个,用棉线扎紧留半尺线尾,蒸透晾干,浸泡在药液中,每晚以食盐六钱配一盆温水,清洗后,将棉球一个送入,次日清晨取出,棉球用倔再制。”

说到这里,张辰心想索性把前中后期的法子都说给王大夫,也算是不亏他为代笔了。对王大夫到据晚辈所知,这妇人出血之症分四期。第一期为天葵第四日至十一日,当以养阴调气血为主;第二期为十二日至十六日,当以活血化瘀为主;第三期为十七日至二十四日,当施以平补阴阳,气血双调之法;第四期为天葵所至之日至第四日,则需采用行气活血调经法;如此可保万无一失。”接着又把各种应对的方子说给王大夫。

王大夫自是甚以为然,一一记下,不住的点头道医术神乎其神,老夫甚是佩服啊。今后还望多多指点,不吝赐教啊”

张辰接道老严重了,日后若有用到晚辈的时候,还请老尽管招呼不要客气才好。”

王老大夫心想,这张可是个宝啊,看他小小年纪竟然有如此医术,多半是有高人指点。日后定要多多接近,他随意透漏一点,对的医术都是大有好处。

想毕,收拾就要和张辰离开。门口丫鬟早就用托盘盛来两锭银子,胡取来分与二人,千恩万谢地道王老医者父母,张妙手仁心,近日多亏两位了。待小女好转之后,定当登门重谢。”本书首发熬夜看书无弹窗阅读

二人客气一番,告辞而去。

张辰摸摸怀里的银子,心道:看来这银子也不是很难赚嘛,这时代医学科技都很落后,后世一些简单的病痛,在这里确实难治。今天不过是解决一点小小的妇科问题,就能换来二两银子,这胡家也算是大方了。

回转家中,和宛如说了去胡家的事情。宛如又是一番夸赞,看那样子就算是个皇帝,也是抵不过的。

人一忙,就过的快了。来到这个时代已经一个多月了,宛如的病也恢复了个四五成,已经能下地走动了。张辰没想到,刚来到这个时代,就解决了一项医学公关难题,那寒热重症给治好了,还过了一把妇科圣手的瘾。

近些日子来,张辰每天一起来就先是锻炼身体,虽说没有先进的设备,可这并不能阻止张辰的进步,俯卧撑已经从开始时候只能做十来个发展到现在的一气能做三四十个了,对于这点张辰很是满意。再有就是忙着捉麻雀,这买卖还真是不,张辰每天中午过后,就带着他那张巨大的沾网和几件自制的工具去捉鸟,这个年代的人思想没有那么先进,连麻雀好像都比后世的要笨一些,一下来也有个一千多只麻雀入笼。现在李掌柜一看见张辰,那脸笑得像朵菊花似的,张辰可是他的大财神啊。他都想不明白,要平日里这麻雀祸害庄稼,多少人都没个好办法对付,可这张辰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读书人,每天能弄到上千只麻雀。听说张辰亚布费力去捉,只是张起了大王,撒些谷物在附近,就等着成群的麻雀来吃的时候,用棍子一赶,那些麻雀就一个个飞到同志的巨网上面下不来了。这读书人还是有办法,看看小,心想也该送他去读书了。

张辰送到李掌柜店里的麻雀虽说两文钱一只,可架不住量大啊,每天一千多只,张辰就能拿到二两多银子,有时候还在三两以上。这一个月下来,张辰光是卖麻雀就转了七八十两银子。概念,眼下一两银子能买一石米,张辰一个月就赚了七八十两银子,能买一万多斤米,那得吃到时候去啊。当然李掌柜也赚了不少,他跟张辰收麻雀是两文钱一只,三问钱卖出去还是供不应求。这也就多亏了张辰,张辰告诉他这麻雀吃了能壮阳益精,补肾强腰。就冲着这点,已经有不少的酒楼来向他订购麻雀了。而且这麻雀还带动了太原府一带酒楼的野味买卖,他这里的山货野味也是供不应求,李掌柜这些日子怕是做梦都能笑醒了。

张辰为了让的身体更加强壮起来,严格执行后世的体能锻炼方法,现在俯卧撑一口气做百八十个已经不在话下。饮食上也是相当的讲究,以肉食为主,蔬菜尽量吃生的,这年代没有化肥,也不用担心农药中毒,而且菜为也比后世的浓。只是这点宛如却接受不了,都感觉的像个野人。

这天早起,张辰又趴在地上做起了俯卧撑,宛如看着张辰很是不解,问道,你每天趴在地上起来下去的,样子好古怪啊,这样就可以让身体强壮吗?还有你说的那个抬腿的,腿倒是抬的很高,可总是在原地抬腿从不见你向前跑过,可你非说那样可以让人跑的更快,要不就是像鸭子一样在地上走来走去,这些都是从哪里学来的啊。”

这薪法都是后世的人经过多少努力和实践才总结出来的,可又不能和她实说,只好瞎胡编个理由。边做边笑道这猩都是不传之密,早些年的时候我遇到过一个高人,送给我一本秘笈,我就是按照那里边的方法来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