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666章 打劫的

第六六六章打劫的

这本《爱经》和之前的那部《瑜伽经》一样,也是和现行的版本有着很大的差别,在内容上要丰富了很多。一些讲述增进感情和如何避孕等等的方法,以及很多的感情类东西几乎全部被删减掉了,这应该是后人一味地追求在**上的享受,而放弃了精神层面愉悦的结果。

收起了这些古籍之后,张辰也不敢再耽误时间了,看书永远都是最消耗时间的事情,只不过是简单翻阅了一下这些书籍,就把半个多小时过去了。再耽误下去的话,怕是就要等到那些大殿里的僧侣们换班回来也出不去了,万一那些家伙在有些什么其他的想法,可就出不去了。

草草地包密室内的东西都收进戒子里边去,又找到机关打开了密室内部的另一扇石门,进入到下一座密室去。里边的东西要比外边那间密室的还丰富很多,接近两百平米的密室中堆满了各种金珠宝石,以及大量的婆罗门教造像,虽然当时只是黄金,但是在几百年过去之后,却也都是价值不菲的古董了。

张辰只是简单扫了一眼,大致用意念力观察了一下,就全部收进戒子中去了。现在已经是接近临晨四点,出去之后还要等那些僧侣们交接完毕之后,再把迷失的洞口关闭了,他擦能够离开这里。

关闭洞口要比开启洞口困难多了。张辰从储藏室出去的时候。正是两班僧侣刚刚要换班的时候。之前在大殿修炼的一个僧侣不知道是想起了什么,非要弄一个庙妓到房间里去。张辰躲在暗处不停叫苦,这都什么时候了,还想着来这个,真想处于一掌拍死这家伙算了。

被逼无奈之下张辰只能是冒着危险,趁那僧侣在庙妓那里临时胡闹的时候,控制了另一个同房间的僧侣,强行让对方昏睡过去,关闭了密室的洞口。就在张辰从房间里出去,刚刚翻过围墙。那个僧侣也从庙妓那里出来了,两个人揪扯着向房间走去,再玩一秒钟就能看到张辰的身影。

张辰一路上都没能缓下那份紧张来,怎么说这已是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偷东西。心理压力不可能不大。再是印度阿三的东西,也不是没人看着的,哪怕是小日本的东西,都不能没有任何担心,至少要地方被发现啊。

一路忐忑回到了酒店,张辰第一时间就去浴室洗漱,这不仅是因为在密室里待久了有尘土什么的,更重要的是她需要通过淋浴的方式来放松自己,这做贼的事情并不好干。

一只冲淋浴到了快六点的时候,张辰的紧张才算是平复下来。感觉自己终归不是做贼的料,以后还是不要再干这种事了。就在别国找到墓葬,然后花钱买下那块地,直接挖出来带走就好了,何必搞得这么紧张呢。

不过面对这样大的一份宝藏,而且还得到了大量的印度和婆罗门教古籍,这些在墓葬中可是很难找到的,也只有在这种不为人所知的密室或者宝藏中才能有。想要有收获,不付出一点怎么能行呢呢,这点心都是小意思。想来那些去唐韵偷到的家伙要比自己更紧张吧,唐韵的防御和守卫是出了名的,就是自己去也不一定能够得手。

不滚怎么样,这种事今后还是少干为妙,做多了心脏受不了啊。不知道得有多少的意念力才能够恢复过来。刚才已经明显感觉到心脏的跳动速度都快接近一百了,平时只不过才只有五十下了不得了。这两者之间的悬殊得多大啊。

六点多的时候从浴室出来,张辰也不打算在休息了,换好了衣服到酒店附近锻炼一圈,再回到酒店已经是七点多钟。护卫队员们也都起来了,张辰跟着大伙儿一起吃了早饭,都开始准备离开了。

来印度一趟,总不能空着收回去,总得给家里的人都买点礼物,可这喀拉拉邦实在是没什么特别的东西,这里有的别的地方都能买到,别的地方有的这里却不一定有,的确是让人发愁。

发愁的也不只是张辰一个人,安镇忠和崔正男等几个交了女朋友的也都在发愁呢,跟着张辰时间久了严姐都已经被抬高了太多,包括邵茗和狄娜等人也是一样,一般的小礼物根本就没有什么意义了。礼轻情意重是不假,也不一定非要买什么特别贵重的礼物,但是总不能随便买个什么椰壳雕刻就回去应付了啊,那叶太没有诚意了。

一番商量之后,几个快要愁破头的大老爷们决定去街上最后逛逛,如果还是没有收获的话,也只能是买两件印度风格的首饰回去,勉强算的上是当地的特别纪念吧。

印度阿三和滑县人虽然都是亚洲人,但是长相上的差别却太大了,只要不是瞎子就能清楚地分辨出来。一票十几个华夏人出现在印度街道上,还是很能够吸引注意力的,走到哪里都少不了被人关注。

一直逛到了下午飞机快要起飞的时候,还是没能找到合适的礼物,不得不说这喀拉拉邦的特产太大众化了,想要个特别点的礼物都没有。

无奈之下一票人还是走进了一件比较大型的金店,据说还是当地最有名的金店之一,里边的首饰倒是相当不错,包括不少钻戒都带着浓郁的印度风格。

无鱼虾也好,总比没有礼物要强多了。张辰的负担最重,家里从老妈到妹妹四五口全是女性,还得尽量挑选风格差异大一些的,避免被职责为敷衍,实在是难对付的很。

崔正男对于这方面几乎没有什么认识,有问题一概都是找师兄解决,他看中的是一条印度风格带着蛇形吊坠的项链,想问问张辰的一件。

刚刚抬头准备喊张辰,就发现情况好像不大对,从进店外边连续进来七八个人,都是背着双肩大背包,还有一个明明这么热的天气却穿了一件长袖的夹克衫,这也有些太反常了。

果然是够反常的,崔正男还没有来得及多想什么,就见进来的几个人突然间从腰间或者是背包中取出了枪支,那个穿着夹克衫的家伙也罢衣服拉开,身上居然缠着几十根的雷管,这他妈是要打劫还是什么啊?

崔正男反应到同时,其他的护卫队员也都有反应了,他们这半年多以来都在小心翼翼地护卫着张辰,时时刻刻都在提防捆蛋呢个老东西的报复,警惕性早已经达到了一个顶点,虽然是在金店中消费的时候,也没有放松一点点。

只不过这时候大家都没有枪支在手,也没有太有效的攻击武器,最多也就是随身携带的小刀,毕竟是在别人国家的土地上,不可能像在华夏那样人人双枪,更不可能有民安部的证件来作为支持。

张辰也在第一时间反应过来了,本以为不会有什么问题,困得那再嚣张也不可能真的到处放人肉炸弹,没想到在印度就给遇上了。不过这也不能说明就是捆蛋安排的,全世界会玩这个的也有不少,捆蛋不是第一个,不是唯一的一个,更不会是最后一个,而且比他玩得好的人多了去了。

张辰和护卫队员是第一批反应过来的,金店的保安和店员是第二批,少部分的顾客则是第三批。等到所有人都反映过来之后,八个人之中带头的一个大胡子站出来高声道:“所有人都蹲在地上不许乱动,也不要想着报警,看到我这兄弟身上的炸药了吧,只要你们有一个人比了电话或者按下了报警按钮,那么咱们就要同归于经了,好好想想吧,是自己的命重要,还是这些金银首饰重要。”

说完了又把所有同伴的背包都扔在了前面的地上,道:“谁是这里的负责人,马上带着你的人把这些包都给我朱行满了,我知道你们这里还有一个金库,里边存着不少的金首饰,千万不要和我耍花招,否则我真的会开枪的。”

说完就朝着金店的天花板“哒哒哒”开了几枪,吓得金店的店员和顾客们一阵尖叫,却没有人敢随便站起来或者乱动一下。那边可是有及时跟雷管等着呢,谁都不想因为一时的不忍而丧了命,能忍就忍一下吧。

张辰这时候却是放心了,只要不是捆蛋的人就好,打劫什么的根本不关他的事,这里是印度人的地盘,出了什么事也是印度阿三的损失,自己没有那个义务和责任去帮助因地阿三守土保财。

当然,如果是捆蛋派来的人,也不用他去担心或者做什么,那炸弹早就已经爆炸了。这么一大帮劫匪进入到金店来,自救都没有什么感觉,看来自己还是太疏忽大意了啊,在得罪了困得那的时候还敢这么大意,那不是等于把小命送到捆蛋手里了吗。

那家伙是干什么,是搞恐怖事件的啊,人肉炸弹可是不会提前恐吓的,只要逮住机会就直接引爆了,那还有什么让你发现和躲避的机会,否则还叫人肉炸弹吗。

看来以后出门或者在家都得提起点小心来,意念力要长期释放出去作为监视,有什么异动也好在第一时间得到消息,否则死了都不是道怎么死的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