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672章 三招

第六七二章 三招

感谢:盗海大侠、心之龙同学的打赏!

感谢:华0529、什么叫昵称、朋友0402、叶赫那拉振、紫色vs风暴、lyy007、书痴9743028、鼻涕哥哥、1七宗罪、依利、汤姆狗同学的月票支持!

已经是一百七十多名了,弟兄们,姐妹们,俺滴同学们,你们真是好样的!我爱死你们了!

不过,话说,咱们这个月争取到前一百五去吧,这应该算是个追求了吧,好想感受一下啊。这件事就拜托诸位了!谢谢!

========以上不算字数

国内来的人是两组,也是来自两个不同的部门。负责接手看押捆蛋组织成员的,是安全部门的人,明面上属于权力比较特殊的一部分;负责跟张辰去安达曼群岛捉捆蛋的,是政治二局的人,是实际上华夏最具权利的部门。

两拨人马乘坐同一趟航班,在上飞机之前就不对付了,一路上两边都没人说话。安全部门的人那也是很骄傲的,在国内那就是一等一的单位,哪把其他部门的人放在眼里过呢。可政治二局的人却更加骄傲,不就是个安全局吗,你们差太远了。

两边虽然同样都骄傲,但也是有很大差别的。真要说起来,那还是安全部门的更骄傲一些;至少人家的权力可以正大光明地对每个人说,他们的骄傲是可以真正拿出来骄傲的。而政治二局就不一样了,这是一个神秘部门。神秘到大多数人都不知道它的存在,别人都不知道你是哪个,还牛个屁啊;即使你说出来了大多数人也不会信,估计听到“政治二局”的时候。差不多是和张辰当初那个样子,这种牛只能控制在小范围内,更多的是心里牛。

安全部来的并不是什么大员,最大的一个是副厅级处长,根本没听说过什么政治二局,当然不会感觉到身边的这些家伙哪里比他们高出去了。一路上见这些人根本不理他们,估计是军部的什么小组之类的,既然对方不说话。他们更是懒得搭理这些家伙。

两边的人就这么僵持着到了新德里,这时候都见了张辰这个任务领队了,双方还都没说过一句话呢。两边的人就连站位都是保持着一定的距离,最近的地方不小于一米五。好像超过这个距离就会被传染了什么病毒似的。

张辰看着他们之间的相互蔑视,心里当然知道其中的原因。这其实就是一种人类的自我防备心态在作怪,当一个人看不起另一个人,甚至是略有敌意的时候,另一个人肯定也会看对方不爽。这样一来就会把这种不爽再次加深了。能够不在意对方的蔑视,并且主动低一寸的,只是占了极少数。

这两拨人其实还有一个不同,那就是对张辰的态度严重不同。相对于政治二局的人那种蔑视和看不起,安全部门的人则是对张辰很客气。虽然他们还不至于对张辰有多尊敬。但是言语上都会表现出一些敬意来,因为他们知道张辰是个了不起的牛人。

这还要归功于外事部的那位驻印度大使。焦光明从张辰这里回去之后,把他所见到的情况都一五一十地告诉了大使。大使先生当下就觉出不对头了,也品出了其中的一些味道。

这个叫张辰的人来到新德里,并不是大家公子出来游山玩水,而是真的有任务。这个任务已经保密到了不允许外事部门知道,而且应该还动用了当地的特勤人员,让张辰这个组织者在半天之内就从特里凡得琅赶到马杜赖,又赶到了新德里这边,接着还得连夜加班加点,这件事得多大啊。

大使有点疑惑了,赶忙打电话回去给外事部长,把这边的情况说了一下,也提到了张辰这个人。外事部长当然知道张辰是谁,也知道张辰是哪里的人,只不过这个不能对司局级的大使说而已,只是告诉他这件事一定要好好配合,千万别再犯这种错误。

正部级和厅级的差别马上就显现出来了,外事部长知道很可能有当地特勤人员配合张辰的工作后,马上就想到了这里边的关键处,一定是发生了超级大事。只是现在还没有透露出消息来而已,而且这件事应该是基本能成的。

张辰是政治二局的特别观察员,大校级别的高职军官,现在联合特勤去新德里办事,外事部长第一想到的就是和宗教有关,其余的他不会再想下去,想得太明白对自己没好处的。只是这件事能办成的心思,却是肯定了,因为龙城张家最优秀的第三代出手了,这件事一旦失败就是对老张家的打击,而且这个年轻人很神奇,很妖孽,他不会办没把握的事。

想到这里,马上拿起电话给安全部的老友打过去,提醒他如果有安排人去新德里办事的任务,一定警告手下,尊敬和服从那边的主事者,因为那个人是张辰。

安全部长还没有接到上边的电话,但是外事部长的话他却听得很明白,一定是有什么事发生了,而且是政治二局直接负责的。张辰是哪个他也很清楚,别说他的职务和背景,就是他的级别也绝对要被人尊敬。大校啊,那是师级干部,全华夏才有多少实权师级干部,何况是政治二局呢。

所以安全部门的人在出发之前就已经被再三叮嘱,去了一定要服从领导和分配,跟主事人处好关系。而政治二局的家伙们则是眼睛长在了头顶上,只能看见比他们高的人,要么是中央和军机处的大佬,要么就是武力上完全压制他们的人。

这也是政治二局侦缉分局局长专门了,他知道手底下这帮家伙骄傲得很。专门不告诉他们张辰是什么人,更是没有告诉他们张辰是大校特别观察员。为的就是让他们在张辰手底下吃点亏,知道知道什么叫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也为张辰将来到政治二局操练他们的时候打下点基础。

而张辰对安全部门的人也都很客气。人家对他好,他自然要对人家好,这就是张辰的原则,好与坏,善与恶,他都会十倍甚至百倍地回报,对他好的人是幸福的,得罪他的人可就惨死了。

安排完了安全部门的工作。并且说了些鼓励和注意安全等等的废话,张辰就要转身离开捆蛋组织在新德里的公司,准备要前往机场去金奈了。安全部门的特勤已经联系好了金奈的一间俱乐部,可以租到一艘小型的游轮。他所需要的装备也都准备齐全了,随时都可以出发。

从见面开始张辰就一直在安排安全部门的人,政治二局派来的二十个人张辰都没有搭理他们,现在要走了也是一样不和他们说话。这些家伙满身的傲气,带着他们还不如就眼下的人手行动呢。反正结果都是一样,有了他们说不来还会坏事。

张辰都已经现在这个程度了,可以说在收藏界、古玩行、商界、珠宝玉石行业、军政界、文化界都已经有了不低的地位,很快也会在物理学界有一席之地。却从来没有怎么牛逼过,也没有摆出一副老子就是怎样的派头来。

可这些家伙只不过是刚刚在拳脚上有些小成。勉强能够算得上个高手,就已经牛气到这种程度了。真要是他们再有什么大成就,还不把自己当成天王老子吗。连护卫队随便的一个队员都能单挑他们的两三个的人,居然还能这么骄傲,张辰觉得自己领导不了这样的人,那小爷我就不带你们玩,这样总可以了吧。

看着张辰就要转身离开,政治二局的家伙们不满意了,他们可都是国家的精英,是来执行机密任务的,不是摆在这让人看的。这个家伙从一开始就没有把自己这边的人看在眼里,连话都没有说,现在更是一声不吭就要走,把政治二局的精英当空气还是摆设啊?

带队的家伙终于生气了,在张辰身后怒道:“你这是什么意思,我们来是执行任务的,不是让你当摆设的,你连话都不和我们说,这算什么意思?如果你觉得不需要我们,那就别让上边派我们来,现在我们来了,你又是这样的态度,真以为自己是个领导了吗,大领导我们见多了,就是没见过你这样的。如果你还是这样的话,那我们没办法跟你合作,安排我们回京城去吧。”

张辰依旧是不理他们,就好像没有听到任何声音一样,就那么向前走着。开玩笑,我需要你们的帮助吗,是我让上边派你们来的吗,是上边非要拍你们来的好不好,真是不知所谓,到这个时候了还在骄傲,居然还有脸谈合作,疯了吧。爱回不回,怎么来的就怎么回去,小爷我没那个责任和义务安排你们。

张辰一边腹诽着,一边向前走,根本就没有停下来的意思。后边跟着三十多个护卫队员也是一样,他们比张辰还看不起这些家伙,也不撒泡尿照照自己的德行,就那个熊样儿还敢在张先生面前狂,真是不知道死字怎么写了。

政治二局的领队最终还是没忍住,大步跑到前边拦住张辰,语气中含着一丝威胁,道:“差不多就行了,大家都是为了任务而来的,任务过后还不一定能不能再见呢,有必要耍这么大脾气吗。真要说起来,我们的脾气比你们大多了,不屑于耍而已,别以为你们是这世界上最牛的,要知道‘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上边既然派我们来,那就是这件事里边有要用到我们的地方,千万别因为一时意气做傻事,任务失败了受罚的可是你们。”

张辰直接就认为这货脑子抽风了,就这个鸟样子还提醒别人“人外有人天外有天”,估计他觉得他们就是“人外人,天外天”了吧,真是太可笑了。

既然他这么坚持自己的看法,那不如就打发他们回去好了,哪有时间跟他们瞎磨叽,这个任务最不能放松的可就是时间。瞟了一眼这个政治二局带队的,问道“你哪位?”

张辰这个问题直接就把对面的家伙气到肺都快炸了,上边安排他们过来,还说要听这边的指挥,他怎么可能不知道这次任务中的人都是哪里来的,现在问出这样的问题来,这不就是在打脸吗,简直欺人太甚了。

护卫队的家伙们却是被张辰这句话给逗乐了,有几个都没忍住笑出声来,这货就是活该,自己找上来让人羞辱,活该啊。

带队这下可是把火气都给激出来来,指着张辰怒骂道:“小子,别欺人太甚,我的容忍是有限度的。惹急了今天就把你们都废在这里,让你们知道知道谁才是能做主的。要不是上边有安排,你以为我们会来执行这样的任务吗?”

张辰好像看白痴一样看着他,道:“欺人太甚?什么叫欺人太甚,那是因为你软弱可以欺负,所以别人才会欺人太甚,就冲你这句话,今天的任务里就没你们什么事了。你以为我愿意带你们吗,要不是上边有安排,今天根本就没你们什么事。还你们不愿意,你愿意了就会有任务吗,记住了,你是国家的人,执不执行任务,有没有任务,不是你说了算的。

就你这三脚猫的两下子,比草台班子强不了多少,还敢妄言把我们废在这里,我看你还没睡醒呢吧。你们想回就回,这和我没关系,但是我也没责任和义务送你们回去,怎么来的怎么回去,慢走不送。”

张辰这话的确是够打击人的,这些家伙都是政治二局的精英,什么时候被人这么侮辱过。不过他就是要打击这些家伙,就是要侮辱这些家伙,不给他好脸的,就别想让他给好脸,没直接辱骂就算是看在还算是同僚的份儿上留面子了。

带队的还没有说话,后边队伍中的一个家伙就蹦出来了,怒道:“小子,别给脸不要脸,竟然敢这么侮辱我们队长,要不是看在都是华夏人的面子上,你以为你还能站在这里说话吗。别大言不惭,上边既然派我们来了,那就说明这个任务并不简单,如果我们离开了,华夏就没人能执行得了这个人物了,小子你就等着失败吧。”

只是他的这句话并没有带来期望中的效果,反而是把护卫队员都给逗笑了,这家伙也太狂了吧,真以为他们是全华夏最牛的了吗,真是不知死活。

护卫队的人都是不愿意走体制路线的,跟着张辰这些年来也就自由自在开心惯了,否则只要他们愿意,华夏就没有比他们更强的队伍。现在虽然张辰还没有认可,大家也没有这么说,但是唐韵的确已经有了另外的一个称呼“华夏第一武馆”,护卫队经过张辰的指点和调教后,绝对是最强的。

带队的人还算是有些想法,把为他说话的那个家伙拦回去,对张辰道:“看来你们是对自己的能力很有信心啊,不如这样吧,咱们来比试一下,看看到底是你们的人厉害,还是我们的手段高明。如果你们输了,你们退出这个任务或者由我们来领导;如果我们输了,那我们就听你们的指挥,怎么样?”

张辰暗暗摇了摇头,这些家伙还真是讨厌啊,不过这样也不错,直接让他们彻底死心了也好。

伸出一根指头摆了摆,道:“比试没问题,但是这个任务重在时间,咱们就一对一比一场好了。你们挑一个身手最好的来比试,我这边就让我师弟出手,我也算教过他几招,还算是拿的出手吧。你们输了也不用跟着我们或者听我们的,直接回去就好了。”

说完后,又对崔正男道:“正男,你来比这一场,不论他们是哪一个和你比,你都必须在三招之内给我解决问题,咱们可是赶时间呢,没空跟他们磨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