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677章 终于等到了

第六七七章 终于等到了

什么叫默契,不需要言语的沟通,有时候只需要一个眼神,或者连眼神都不需要看,只要一方做出一个动作或者行为,另一方就会很自如地做出衔接。默契需要通过长时间的合作,达到双方之间的一种深度了解,更需要一种信任作为基础。

很显然,张辰和护卫队员们之间就有着很高的默契度。张辰把捆蛋的直升机拽下来,政治二局的三个人只剩下目瞪口呆,被这难以想象的一幕震撼着;而护卫队员们却能够在第一时间冲过去,在直升机停止工作的同时,他们已经包围了直升机,枪口也对准了直升机上的捆蛋等人。

机师试图再次启动直升机的动力,手刚刚伸出去还没有碰到按键,一颗子弹就已经穿过了他的脑袋,打碎另一侧的机舱玻璃,飞到不知哪里去了,AK47的威力果然不可小视。

“怎么,捆蛋先生,还要我帮着你下飞机吗,或者是准备在那里等死呢。”张辰对这个一直在和国家唱反调的家伙很不感冒,何况还有当初在洛杉矶的一段恩怨,说起话来也是阴阳怪气的。

机舱里,捆蛋半躺在座椅上,看着前边顶部的一排排按钮,眼神已经没有了往日里的那种兴奋与激昂,愣愣地呆了半晌之后,吐出一口浊气,道:“这终于等到这一天了。”

说完也不用他的弟子搀扶,坐起身来下了飞机。走到张辰的面前。道:“这位同志,我愿意跟你们走,回到华夏去接受我应得的惩罚,请你下令放过这里的其他人,那些士兵都是无辜的,他们在今天之前从来没有和别人交战过,让你的人放过他们。”

张辰看着这位在国际上搅风搅雨,扑腾了几十年的反政府份子,发现这时候的捆蛋比起十几分钟前通过意念力看到的那个捆蛋好像已经苍老了十几岁的样子,另外也能很明显地感觉到。他的心已经平静下来了。

那些外边的士兵可以不死,但是却不能就此放过,万一里边有那么一两个捆蛋的死忠,放过他们后再次跳出来搞事。也不是不可能,这些人全部都要押解会华夏去审判。

点点头道:“他们可以不死,但是必须要接受审判,有些事做了就要承担后果,不是有心或者无意就能够开脱的。如果要怨的话,那就怨你,是你给了他们这样的道路。现在,你可让他们投降了,否则我的人不会停手。”

捆蛋这老龟蛋倒也光棍,返回到中央建筑后。立即通过广播喇叭让他的那些士兵都停火投降。信仰的力量就是这样,之前还奋死抵抗的士兵在听到捆蛋的声音后,全部都举起了手里的枪,跪在地上等候被俘虏;连建筑内剩余不多的十几个死士,也都乖乖投降了。

张辰看着这一切也不近暗暗咋舌,这老龟蛋还真是有一套啊,训练出来的人这么听话。这家伙如果加入传销的话,估计早就有所成就了,何必像现在这样躲躲藏藏的呢,和政府作对是不会有好下场滴。

活捉了捆蛋。任务就算是完成一大半了,张辰立即打电话给老武汇报。这件事是近些年来华夏发生的顶大事件之一,老武在没有得到确切消息之前一样是放不下心来,接到张辰的电话才算把一颗心放进了肚子里。

本着力求在第一时间捣毁捆蛋组织的原则,老武授权张辰立即对捆蛋及其组织成员进行审问。找出捆蛋组织的其它成员和基地,务必在最短时间内进行全方位的打击。

拷问这事张辰是很拿手的。之所以能够这么快就找到捆蛋的藏身之地,就是因为张辰那恐怖的拷问手段的功劳,哪怕是一块铁,也得给疼得说了话。

捆蛋的几个弟子根本扛不住张辰的大刑伺候,不到两个小时的功夫,供词已经全部拿到了。张辰拿供词并不要求太详细,他只要知道具体的秘密,至于他们做了什么那都是后续审讯和审判的事;现在的主要工作是找出捆蛋组织的其它基地,以及散布在其它国家的据点和成员。

弟子们拷问完了,就轮到捆蛋这个正主了,他才是知道秘密最多的那个,整个组织的机密全都在他手里呢。对审问捆蛋,张辰一样是有信心的,当捆蛋走下直升机的那一刻,他已经没有反抗的心思了,而且张辰也有的是办法让他开口。

与其说是审问捆蛋,倒不如说是张辰和捆蛋之间的一次谈话,就在捆蛋自己的房间里,没有用什么刑罚,也没有太多的威逼利诱,两个人就那么交谈了几乎半夜,张辰想知道的就全有了。

“其实我早就在等这一天了,这么多年来,只有今天我的心事最平静的。当初从华夏跑出来的时候,总觉得自己有机会做些什么,也能够得到不少人的支持。但是时间长了我才发现,那些人并不是在支持我,而是把我当做一个工具,利用我达到他们和华夏政府在外交上的目的,制约华夏在国际事务中的发展壮大。

这么多年来,我已经在这条路上越走越远,但是又不得不继续走下去,在不断清醒的同时也不断催眠自己,欺骗自己在这条路上可以看到光明。我的心中一直都有两个声音,其中一个总在跟我说要坚持下去,总会有得到自己想要的那一天;另一个却跟我说,这是一条没有未来的路,我已经失去了自己的根基,边藏地区永远不可能属于我。

大概有差不多二十年了,我一直在期待着有这么一天,我能够完全失去抵抗的能力,被华夏政府带回去。但是我已经身不由己,不只是外界那些人的支持和逼迫,我的追随者中也出现了大量逼迫我的声音,让我不得不在这条路上越走越黑。不知道有多少次了,我都准备要放弃抵抗,希望来捉拿我的特工可以把我带走,可最后还是逃脱了。

我现在已经七十岁了,年轻时候总以为那些人是会帮助我的,印度、美利坚等等的国家都曾经这么说过。可当我到达印度的时候,才发现那里并不是传说中的佛国,佛教在印度已经没落了,那里只是印度教的世界。只是我自己还有一些不切实际的想法,又有了那么多人的鼓吹,还有经济和物资方面的支持,我决定铤而走险。

人类的私欲太可怕了,我当年就是为了私欲,才听了美利坚安插在我身边那些人的鼓动;后来又是为了私欲,跑到印度去兴风作浪;还是因为个人的私欲,没能克制住各种诱惑,在那些人的支持和怂恿下一错再错。到了今天,我一样还有私欲,但是我知道我已经没有未来了,所以我决定放弃。

你也许没有办法感受我的这种恐慌,这么多年来我一直都生活在恐慌之中,时时刻刻害怕华夏的人把我带回去,也时时刻刻害怕自己会失败。这种恐慌几乎要压得我喘不过气来,就像一个杀了人逃命的亡命之徒,虽然一路在逃,但是却越逃越没有信心,越来越觉得自己会在某一天承受不了那种压力就崩溃了。

现在好了,终于有人能够阻止我继续逃下去,虽然我的梦想和未来全部都破灭了,但是我的心却踏实了,不用在恐慌中继续担惊受怕,也不用再忍受别人的指使和威胁。哪怕只能再活一天,也是在平静中度过的,即使死了也不用在恐慌中死去,谢谢你能够做到这一切。”

这是捆蛋见到张辰后说出的第一段话,说完后还很正式地给张辰鞠了一躬,并没有用他在外边招摇撞骗的佛门礼仪。那是一种对佛教的侮辱,也是对张辰的侮辱,现在的他已经没有光环了。

别看他现在说的这么漂亮,如果现在有人能够把他救走,他马上就会换了另一幅嘴脸。他所说的那种亡命之徒的心理倒是真的,张辰曾经看过很多采访死囚和杀人犯的记录,他们的确是有那种恐慌的情绪存在,但那也只是在被抓的时候才会有,之前逃亡的时候是绝对不会的,毕竟他们始终都是凶兽,都是恶人,除非在绝望的那一刻,否则是不会有那种“解脱”心理的。

这也许就是所谓的“人之将死其言也善”,都已经死到临头了,再说什么狂妄的话已经没有什么意义。他们并不是正面形象的代表,心理也相对更加阴暗,最后的时刻能够说出那样的话,或许有讨巧的成分在内也说不定。

张辰对这老龟蛋一点都不客气,冷笑一声,道:“别说的那么好听,你那不能叫梦想,充其量不过就是幻想而已。而你也根本就不可能有什么未来,原本的光明未来已经被你亲手打碎了,你走的本就是一条恶魔之路。你为了一己私利,毁掉了多少人的生命,国家因为你遭受了多少的损失,这些和你所得到的完全不成正比,而是你所获得利益的千万倍,你的忏悔本来就是应当应分的。

不论你是否真心忏悔,我也不相信你会真心忏悔,你的那颗心已经不属于佛祖了。现在你能够做的,就是把你所知道的全部交代出来,这样也许才能弥补你所犯下错误的万分之一。这也是你最后的机会,相信你已经知道了,你的那些弟子们没一个能扛得住我的拷问,你也一样不能。我有绝对的信心,能够让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的同时,却依然保持着健康的身体,迎接我的下一次拷问,希望你能够说实话,否则后果你知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