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682章 老爷子们的交锋

第六八二章 老爷子们的交锋

感谢:盗海大侠、心之龙、俺是皮皮同学的打赏!感谢:华0529、long880229同学的月票支持!张辰悄悄退出了正屋,去到老太天那边看看宁琳琅的情况。他已经用意念力给宁琳琅检查过一遍,现在还需要看看专业保健医生有什么建议,能选出来给老爷子们做保健医生的,那可都是业内的真正高手,在保健这一块比陈雯琳都要强一些。张辰出了门先把一些小野猪肉和黄羊肉送到厨房去,还有十几条他在安达曼群岛那边刚打鱼,交待厨师怎么个做法。去到老太太那里之后,医生刚刚给宁琳琅做完了检查,一切都很不错,而且宁琳琅因为长期修习太极,又有张辰的意念力滋养,身体状况要比一般人好很多。怀孕刚刚一个月左右,虽然还只是胚胎形式不能称之为胎儿,但是明显要比一般的胚胎强壮,个头也要大出不少,可以确定是个很结实的小家伙。看到张辰进门,保健医生先给张辰道喜,又讲了一些宁琳琅需要注意的事项,什么东西多吃,什么东西少吃,什么东西最好别吃,生活起居上的各个环节都大致说了一下,让宁琳琅每隔一周来检查一次,然后才告辞离开。张辰在印度的事老太太也听说了,一见面也是问起了那边的是,张辰又把和在家里说过的那一套拿出来把老太太也劝说了一通。老太太听过后又掉眼泪了,直说自己的外孙命苦。小时候历尽了艰苦不说,现在为了国家做事还要得罪恐怖组织,张辰好一顿劝说下来,才让老太太止住了泪。接着又问起了在正屋里的事情。老太太叹了一口气,道:“唉,还不是那个老东西,前几天喝了点酒,坐在那里燃了香安神,结果就鱼上来看他的老伙计,那老东西喝了酒一时兴奋,把炉子里的麝香可一顿夸。让那些老家伙们都起了心思。后来他想反悔也不成了,别人跟他要他又不舍得给,只说是已经用完了,那炉子里的是最后一点。可那话怎么能骗得了那些老狐狸们。第二天又来的时候正赶上他还在燃香,好在他燃的是沉香,和前边的味道不一样了,好来也算是遮掩过去了。可那之后啊,那几个老狐狸就天天来。吓得他也不敢燃香了,就怕别人知道了跟他要。昨天晚上躺下的时候还跟我说呢,被这些奥家伙们盯上了可真难缠,实在不行就想躲到你那里去住上几天了。”张辰听了也是不禁失笑。老爷子这还真是变成老小孩儿了,当初他给老爷子第一次送香过来的时候。也就是那么一说,怕这香知道的人太多了。自己那点老底子扛不住送。没想到老爷子还真是贯彻的很认真,一点都没给往外流啊。不过现在就不一样了,唐韵已经有了自己的熏香生产线,在市场上也是能够买到的,只是货源比较紧缺,售价比较高一些而已。真要是有人想要的话,倒是可以送一点过去,只要对方感受到了这香的好处,以后还能成为唐韵的客户,这可是一举两得的好事啊。正屋里染完了麝香还不到一个礼拜,张辰不敢让宁琳琅进去,那玩意儿对孕妇的刺激性太大,很可能就会造成滑胎。留下老太太的宁琳琅去厨房看看中午的饭菜,自己去了老爷和另外两位正在交锋的正屋,把老爷子给解救出来。还没进门呢,就听到里边陆老爷子的大嗓门:“你这老东西,老抠猴儿,老子不过是要你两根香,看看你那样子,就像要了你的命一样。你也不想想,四七年你们师因为大雪封山被困,要不是老子冒着大雪去给你送吃的,送棉衣,又把你送山窝窝里救出来,你就得在山窝窝里吃屎了。到现在你连根香都不舍得给老子,真是个小气的白眼狼。”“放屁,老子那时候明明活得好好的,老子在山里有吃有喝,每天都是大块吃肉,什么时候用你来救了,那时候老子已经做好准备了,再有三天的工夫就能自己带着人马出去,和你有个屁关系。”老爷子很是不屑地反击着。陆老爷子还想的确是有些理亏了,道:“不管怎么说吧,老子也是好心好意去救你的对不对,哪天老子还给你带了两瓶酒,你忘记当时你喝酒的那幅馋劲儿了吗,你敢说没有这事?”老爷子明显要更加有底气一些,手里的干货也比较多,随手又祭出一件救命功劳的法宝:“你还好意思跟老子说这个,你狗日的忘了吧,四四年你们连被小鬼子围住,要不是老子带着人去戳了小鬼子的腚眼,把你狗日的久了,你老小子早就光荣了,早就去和马克思摆龙门阵了,还能有今年吗?”“老张,老陆,你们两个都安生点吧。都这么大年纪了,都是当过领导人的,现在怎么又是吃屎又是戳腚眼的,也不怕让晚辈笑话。”“笑话个屁,老子说的都是实话,有啥不好意思的。他本来就是什么都不懂,那种香根本就不是一根一根的,以为是让你拿了去点炮仗吗,那都是高级货,是存了几百年存下来的,是一块一块和一片一片的,他这种人根本就不懂的什么叫高雅,那种香到了他手上就是糟蹋。”老爷子越说越来劲,打住了安老爷子的话头,又对陆老爷子道:“你知道那香什么价钱吗,我告诉你,那种香根本就无价,你就是想买都买不来,那是几百年前的东西。我说我是保护传统文化你还别不信,那种香就是传统文化,你能保护得了吗?”“你保护个屁,好像你多能耐似的。既然要保护。那你点它干嘛啊,那就是保护吗?”本来已经准备偃旗息鼓的陆老爷子再次被刺激到了。不过老爷子和张辰聊天可不是百聊,多少页学到一点东西的,张嘴就道:“说你不懂你还真是不懂。这传统文化光是放在那儿就算保护了吗,那得发扬光大,得传播出去才能叫保护。老子一边燃香,一边想着古代那些有智慧的人平日里是怎样生活和做事的,这才叫保护。就像我外孙说的那样,这个燃香啦、抚琴啦,听雨啦什么的,那都是高雅人的事。和你这大老粗完全没有关系。”要说陆老爷子还真是不懂这一套,被老爷子一顿胡搅蛮缠直接给打懵了,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接话才好。看着老爷子得意洋洋的胜利者嘴脸,陆老爷子心里那叫个气啊。可偏偏有没办法继续进行打击。张辰见皆为之间的战火稍停,赶紧插话道:“外公,我给您和外婆带了点黄羊肉过来,还有一些我这次在安达曼群岛那边弄的一种小野猪肉,中午就做好了给您尝尝。陆爷爷和安爷爷也都别走了。中午一起尝尝吧。”张彻不说还好,一说老爷子耿直找到攻击点了,很是骄傲地冲着陆老爷子道:“怎么样老陆,我家这孩子很不错吧。是不是比你们家的要强啊,你那里有从安达曼带回来的这个野猪肉吗。有专门空运回来的黄羊肉吗,嘿嘿。老子这儿就从来没断过。你老小子想吃都不一定能吃上,这华夏的黄羊肉进口都在我这外孙子手里捏着呢,你啥时候想吃了就吭气,老子送你一块让你开开荤,够意思吧。”陆老爷子再也受不了了,当下拍桌子道:“张问海,你这个老东西,竟然这么羞辱老子,今天这个仇老子非报不可,老子一定要找到一个你没有的,馋死你这龟儿子。”陆老爷子是川北人,这一着急连家乡话也骂出来了。在这么下去可不是办法,为了一点香让老爷子们弄成这样子是在是不合适,张沉闷把站起来要反击的老爷子拉住,道:“外公,这香我来想办法解决吧,我们唐韵现在也已经开始销售熏香了,我那边挤一挤还是能拿出一些来的。”老爷子听张辰这么一说,也知道是外孙在给自己圆场,免得自己以后连个燃香的爱好都保不住。给这两个老家伙的也只不过是唐韵生产出来销售的,不但能缓解了现在的尴尬局面,还能够给唐韵做广告,心里当然是高兴了。点点头道:“还是你好啊,能够给外公解决了这燃眉之急,以后外公这边你也要送一些过来,这香真是好东西啊,没有了还是有些不习惯的。”这话就是要把自己摘出来了,同样也是在给以后打掩护,老爷子手里的都是张辰送你来的百年老香,至少也够他今年一年燃了,就是不想让这两个老伙计打主意而已。张辰也明白老爷子的意思,应承道:“您放心吧,我怎么都会留下您这边需要的。陆爷爷,安爷爷,我们唐韵的香虽然比不上这百年老香,但也不会差太多了,而且功效也没有什么差别。我完后给您二位每人匀出半斤来,再多了可就困难了。而且您两位可不能把我给出卖了,我那儿的产量本来就不大,供货量跟不上就会引起顾客的反感,到时候我们唐韵的牌子可就砸了。如果有人问起来,就说是在市面上买的好了。您二位都是老革命了,肯定不会干出出卖同志的事来,可就怕不小心说漏了嘴,这点您两位可得做到了啊。”他也不怕俩老头能找出两种香的不同来,陈年香和唐韵的新香在味道上几乎是一样的,只是那种清幽的味道会更久一些,功效也会更好一些,这些都是内在的因素,即使是极专业的人,不放在一起也根本分辨不出来。陆老爷子得到张辰的许诺,心里的事也就放下了,把张辰一把拉过去,道:“嗯,你这娃娃硬是要得,比你外公强太多了。你放心,我老陆可是个讲义气的人,绝对不会出卖战友……”“咦,这是什么味道?我说张问海,你老小子家里藏着不少好东西啊,老子前两天怎么就没闻过这种味道呢,好像是从外边传进来的……”陆老爷子正说着就问到了一股肉香,因为有了前科,马上怀疑是老爷子藏了什么好东西。只是疑惑还没有表达完,就被张辰给打断了。道:“陆爷爷,您还真是冤枉我外公了,他怎么可能是小气的人呢。这香味儿是我带来的小野猪肉,这种小野猪生活在安达曼群岛的热带雨林和森林里,常年以岛上的热带植物和菌类为食,所以肉质也会特别鲜美,我刚才说请您和安爷爷中午留下来要吃的就是这东西。”张辰一边说一边给了老爷子一个眼神,老爷子马上会意,道:“是啊,老陆,小安子,这玩意儿可是不好遇,中午都别走了,都尝尝这稀罕物。完后再一人带点回去,给家里人也尝尝。”“行,算你老小子没小气,中我就一起尝尝。”陆老爷子也是个豪爽的人,之前跟老爷子要香也是因为稀罕,老弟兄们之间也有个小攀比心理,总想着别人有的自己也能有,其实市面上不是没有上好的熏香,只是老爷子这里的比较稀罕一些而已。离吃饭还有一点时间,老爷子又让张辰坐在身边,和他说一说这次在印度发生的事,顺便也问一些关于华金金属的事情。这些都是和龙城张家息息相关的,老爷子必须要在心里有个了解,才不会在大的方向上出现误差。说起这些事来,那两位老爷子可就没什么好说的了,龙城张家出了一个无比逆天的妖孽,是世家大族子弟中无人可比的。作为老爷子的铁杆老战友、老弟兄,两人也只能是在为龙城张家高兴的同时,保持着高级别的羡慕。陆老爷子对张辰这样的晚辈也很愿意夸赞,笑着对老爷子道:“你们老张家真是好风水啊,出了这么优秀的苗子,能文能武又不骄不躁,对国家也有足够的忠诚,一下子就把其他家都比下去了,真是好啊。”这事老爷子最愿意听的话,再贵的东西也是有价值的,都可以花钱买来,可这优秀的子弟却是难得。龙城张家除了张辰这么一个优秀到让人嫉妒的子弟,那是老爷子的骄傲,是一件极为长脸的事,每次有人说起来老爷子都会打心眼儿里高兴。这会儿也是止不住的骄傲,扬着头道:“那事了,也不看看是谁家的子弟,我老张家的子弟向来就是优秀的,尤其是我这外孙,更是出类拔萃,将来必是老张家的顶梁之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