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698章 一命换一命(下)

第六九八章 一命换一命(下)

感谢:心之龙同学的打赏!

感谢:大师傅51035447、jy2046同学的月票支持!

第一天啊,不会这么惨吧,大家的保底呢,求票啊……

姜圣懿的确是听到张辰的话了,她受伤过重导致昏迷不假,但还是能够听到周围的人说话,也能够感觉到周围这些人的存在。潜意识中因为剧烈的疼痛而渐渐失去求生**也不假,可最让她担心的却是自己的皮肤会因为这次受伤留下难看的疤痕,那是绝对不能接受的。

她是个很爱美的女孩子,平日里在皮肤的保养方面下了不少的功夫,一身雪白而没有瑕疵的肌肤,堪比欧洲人的白,是她最引以为傲的,一旦皮肤上留下难以复原的伤痕,那真是比要了她的命还让她痛苦。

尤其是现在这副样子还让张辰看见了,她的美丽在张辰眼中很可能就会打了折扣,让她难以再鼓起勇气去面对张辰。反正和张辰在感情上也不可能有什么进展了,披着这样的一身皮肤和张辰见面,那不是遭罪吗,还不如死了痛快。

张辰说赌到一块龙石种翡翠,要做成首饰送给她做生日礼物的时候,反而让姜圣懿的求生**更加弱了。她虽然能感觉到张辰对她的好,但是却不愿意用这么瑕疵的身体去佩戴张辰送的首饰,在心里满意的同时也更加拒绝配合了。

但是随后张辰说可以让她完全康复。连皮肤也能够恢复到原来的样子。这个诱惑力就让她难以抗拒了。她也想过张辰是为了哄骗她,激发她的求生**,但是以她对张辰的了解,张辰是不会那样说的,哪怕是对一个正在昏迷中的人,也不会说出那种谎话来。这才让她决定接受张辰的修复,决定配合张辰。

而张辰接下来的这段话,就更是让姜圣懿燃起了求生的斗志,“圣懿,你可一定要配合我啊。要坚持配合我,哪怕是再疼再痛也要坚持配合我。你记得杨家的那个杨晨燕吧,她不是总想着要破坏我和琳琅的感情吗,那个疯女人上次被我砸了车之后。一定会用上更阴损的办法。要说这件事我还真就得靠你了,我常常要出国去跑东跑西,有时候就顾不上照顾琳琅和孩子,你可得帮我盯着点她,别让她对琳琅做出什么恶毒的事来。”

姜圣懿和张辰是没有发展男女感情的希望了,但那是因为宁琳琅的存在,如果没有宁琳琅,那她姜圣懿绝对是当仁不让的。杨晨燕想要破坏张辰和宁琳琅的感情,还曾经放话说哪怕张辰和宁琳琅结了婚她也不会罢休,早已经成了姜圣懿她们这个小圈子的公敌。

想到杨晨燕很可能会对宁琳琅无所不用其极。姜圣懿心里的那股恨意顿时就爆发了,她姜圣懿都愿意祝福张辰和宁琳琅,杨晨燕凭什么要搞破坏,就因为你够不要脸吗。她不破坏张辰和宁琳琅,是因为她真的喜欢张辰,了解张辰对宁琳琅的感情,不愿意让张辰在感情上有波折,当然也更不会允许别人去破坏张辰和宁琳琅的感情。

有了这么一个强烈的刺激,哪怕是身上的伤口会留下疤痕,哪怕张辰会厌恶有了严重疤痕的她。姜圣懿也不管了。她必须要提防着杨晨燕那个卑鄙的疯女人,去保护张辰的感情,去保护她生命中仅见的那份真挚。

姜圣懿愿意主动配合,原本因为丧失了求生**而逐渐衰弱的内脏器官也开始焕发出了活力,心脏和肺部的伤口在意念力的作用下。修复的速度已经有了明显的提升。张辰能够很清楚地感觉到,伤口正在以意念力下可见的速度修复着。而且修复的相当完美。

他说赌到了龙石种翡翠,那当然是骗人的了,只是希望通过这个消息来刺激一下姜圣懿而已。龙石种在翡翠中是最顶级的存在,可以说是百万中无一,即使是他玉狮子出马,也不能够把普通内在的毛料变成龙石种。

不过他既然敢这么说,那是因为他自己还是很有底的,之前在曼尼普尔的深山老林那里挖掘出来的大量毛料中,真是有不少绝世罕见的顶级翡翠,其中就有龙石种海水蓝的。姜圣懿本来就是他的铁瓷儿,又是宁琳琅的闺蜜,双方之间的关系也足以让她送出那样的一套首饰作为生日礼物了。现在姜圣懿就救了宁琳琅和她肚子里的孩子,那就是他张辰的大恩人啊,为了救姜圣懿的命,他连价值几亿的药材都不眨眼地用上了,送这样一套首饰就更是不在话下了。

但是张辰说能够完全让姜圣懿恢复,这可不是骗人的,意念力的确是有这样的神奇功能。想当初他车祸后醒来,刚刚得到了意念力的时候,就已经能够让自己受伤的手指完全愈合并且恢复到丝毫没有痕迹,现在他的意念力已经进化过了好多次,还衍生出了水、火等不同属性的意念力,修复皮肤伤口完全不在话下。

一边和宁琳琅这么聊着,激发她的求生**和斗志,一边加大意念力的投入,争取尽快把伤口都修复好了。被钝器击伤了肌体组织就已经很疼了,姜圣懿这种被贯穿了胸腔,伤到肺部和心脏的情况,疼痛的程度就可想而知了,绝对超过了人体可以忍受的第十二级。

张辰的想法是好的,修复的速度和效果也都很不错,但是他对自己意念力的量却估计错误了,以他目前所拥有的意念力,想要完全修复姜圣懿的伤势,还是有些差距的。

为了节约时间,最大限度地降低姜圣懿可能会受到的疼痛,张辰在心脏修复了差不多一半的时候。就开始对心脏和肺部同时进行修复。同时他还要分出一股意念力来。给已经连轴转了近二十个小时的陈雯琳调理,这么一来,意念力的损耗就加快了。在心脏和肺部的修复即将接近尾声的时候,意海之中的意念力也快要见底了。

意念力的消耗速度大大出乎张辰的预料,如果意念力在修复的过程中枯竭了,张辰本人很有可能就会昏厥过去,甚至出现一些其它的症状,这对于姜圣懿来说就将是一场灾难。一旦得知张辰出事,姜圣懿绝对能干得出放弃的事来,之前所有的努力也都会前功尽弃。整片汪洋大海般的意念力也就都白费了。

想到可能会出现的各种状况,张辰不由得出了一身冷汗,看来自己的意念力还没有达到真正丰富的程度,距离所谓的控制和修复万物。差的不是一点半点。遇上个头疼脑热的还好说,真要是遇上了这种致命硬伤,还是远远不够的啊。

不过这时候也顾不了那么多了,姜圣懿的伤是最要紧的,一切都要以姜圣懿的康复为主。大不了自己受点损伤,了不得就是失去意念力,救下姜圣懿就一切都值得了。

情急之下,张辰也只好是使用了最快捷,也是最危险的方式。分出几股意念力进入到戒子中去,找到那些没有被解开的翡翠毛料。和包裹着大量钻石的钾镁煌斑岩,开始吸收毛料石皮和钾镁煌斑岩中的灵气,直接通过自己的身体转化为意念力灌输到姜圣懿的体内。

张辰发现意念力即将枯竭,开始直接从戒子中吸收灵气,通过身体快速转化为意念力,是在进入手术室的第二天中午。当时外边等待着的人已经得到了两次消息,姜圣懿的伤势越来越好,而且极有可能在入夜之前完全恢复。众人在兴奋地庆祝的时候,却不知道张辰已经在一个相当危险的边缘了。

意念力的吸收,必须是经由双手为渠道。缓慢吸收灵气,在意海之中逐渐转化的。张辰采用的这种方式,不但没有经过双手这个必要的渠道来吸收,也没有在意海之中进行转化,反而是把自己的身体当做了过滤器。直接转化意念力。这样的做法就是所谓的速成法,得到的意念力虽然足够纯粹。但是作为过滤器的张辰,却要承受巨大的损伤,很有可能会伤及到他整个的身体,最严重的的情况则是残疾。

就这样吸收转化了四个小时之后,张辰感觉到自己的身体快要吃不消了,干脆放弃了吸收毛料石皮和钾镁煌斑岩中的灵气,直接找到了十几块高品质的翡翠开始吸收。翡翠众所蕴含的灵气相对温和一些,所需要的转化时间也短了很多,而灵气的量却是足够大。

继续以这种方式进行了两个多钟头后,张辰已经吸收了二十多块冰种翡翠和十几块玻璃种翡翠的灵气,这些价值二十多亿元的翡翠也没有让他失望,姜圣懿的伤势已经基本修复完毕了,只剩下最表层不到一厘米厚的肌体组织还在愈合中。

张辰再次找到一块显示器大小的玻璃种翡翠开始吸收转化,当翡翠被吸收完毕的时候,姜圣懿身上最后的那点伤也都完全愈合了。这时候,张辰也就放下心来,调动出意海中最后的那点本属意念力,开始对姜圣懿被修复后的身体做调理和滋养。

姜圣懿在修复最后的阶段已经醒来,只是她发现自己上半身已经**,虽然还有不少的血渍在身上,但那怎么能遮得住娇媚多姿的身体呢。现在自己都被张辰看光了,姜圣懿一时间也不知道该怎么办,索性就在那里假装没有醒来。

张辰已经发现姜圣懿醒了,知道她面对这种尴尬场面不知道该怎么办,索性直接开口,说修复已经基本完成了,诸位专家也都累了三十来个钟头,请大家出去休息。这些专家都是老人精了,当下也就明白了是怎么回事,相继停下手里的营生,到外边去休息,手术室里就只剩下张辰和陈雯琳还留着,一个给姜圣懿抹药,一个狂输意念力。

其实这个时候张辰已经是强弩之末,最后的一点意念力也都用来给姜圣懿做调理和滋养,当调理和滋养结束的时候,也就是他意念力完全枯竭的时候了。

张辰坚持着把姜圣懿的身体调理过之后,憋着一口气站起来,对陈雯琳道:“五师叔,现在已经修复完成了,这丫头的身体刚刚恢复,还没有完全恢复元气,骨骼更是还有些脆弱,这几天还得滋补着一些。给她用鹿茸、虫草、高丽参和灵芝熬点汤炖血燕,每天吃两盏;再拿一副豹骨来炖了汤,每天早中晚各一碗;一个礼拜下来应该就能巩固住了,到时候这身体可要比一般人健康不知道多少倍呢。”

陈雯琳越听张辰的话越是觉得不对头,问道:“小辰,你怎么了,为什么要在现在交待这些事呢,你不会有什么问题吧?”

“我没事,就是功力有些透支了,现在什么都不愿意琢磨,就想找个地方好好睡一觉。对了五师叔,我这一觉可能要睡不少的时间,你跟大家说一下,千万别叫醒我啊,睡够了我自己会醒过来的。”

张辰自己当然了解自己的情况,他的意念力已经枯竭,又把自身当作了灵气到意念力的转化过滤器,差点就要把意海都给搞到崩塌了,这时候简直就是见风倒,如果姜圣懿的伤势再拖上半个钟头,他怕是连小命都要没有了。

叮嘱过了陈雯琳,张辰也不敢再耽搁了,赶紧走出了手术室,外边还有不少人等着消息呢。一边往外走,一边在心里嘀咕着:“丫头,好在是我把你就下来了,这一趟实在是凶险啊,咱们也算是一命换一命了吧,你姜圣懿当得起我这么做,就算我的意念力再也恢复不了,我心里也是愿意的。你的心思我明白,你就像小沐姐一样,为了我你们都做得够多了,可我这辈子真的给不了你什么了,看看下辈子吧,也许我们会有缘分也说不定呢。”

走出手术室的大门,之前参与抢救的专家和护师都被姜子期请了出来,正在一一表示感谢。张辰等姜子期感谢完毕后,走过去对姜子期道:“姜叔叔,幸不辱命,您的宝贝女儿已经基本康复了,再住院调理一个礼拜就能完全康复,保证要比之前还更加健康。”

说完也不等姜子期表示感谢,对一边拎着两个大包的安镇忠点了点头,安镇忠走过来把大包放在椅子上,张辰连打开的力气都快没有了,示意安镇忠帮忙打开大包,把里边的钱取出来。

又转身对参与了抢救的专家和护师们道:“诸位前辈,圣懿救了我的妻儿,是我的大恩人。而你们救了圣懿,又是圣懿的大恩人,也就是我张辰的恩人了。我代表我的妻子和那个还没有出世的小家伙,以及我的家人,对你们大家表示由衷的感谢。

这里是我的一点小意思,还请大家能够不要嫌弃。我本人无官无职,也就只有那么一点生意还算拿得出手,所以只能是用钱来表达我对诸位的感激了,诸位前辈万勿推辞啊。另外,我个人也欠大家一份恩情,今后如果有用得着我张辰的地方,希望大家能够在第一时间想起我,在第一时间找到我,我张辰决不推辞。”

说完就让安镇忠给大家分钱,每人一百万的新钞,十六个人就是一千六百万,还好已经是晚上十点左右,已经没有人等候手术了,否则还真要在这等候区引起一阵**了。

张辰走出人群,来到张芷兰的身边,也不管什么洁癖不洁癖的了,坐在椅子上靠着张芷兰的肩膀,嘟囔了一句:“妈,我快累死了,要好好睡一觉。”

张芷兰刚刚要和儿子说话,就看见张辰身子一歪,倒在医院的长椅上呼呼地睡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