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703章 有人喂我喝水了

第七零三章 有人喂我喝水了

感谢:盗海大侠同学的打赏!

感谢:李小狗同学的月票支持!

张辰皮肤上的裂痕持续存在了三天之后,终于全部都消失了,整个人就像蜕皮一样,全身上下的皮肤都蜕了一层,原本健康的肤色又回到了张辰的身上。

这个本来应该只是两天的过程被延迟了一天,本来也应该是三天完成的内脏修复,同样也被延迟了一天。究其原因就是张辰在给姜圣懿疗伤的时候,直接过滤了大量来自翡翠毛料石皮和钾镁煌斑岩中的灵气,这两样东西都是由火山喷发后的岩浆凝固形成的,给他的身体造成了很严重的热伤。

如果不是因为后来又过滤了大量来自翡翠的灵气起到了中和作用,在后边的修复过程中,那些五官的出血会更加黑,更加难闻,开裂的皮肤也会完全变成黑色。

不过也正是因为张辰这种极为冒险的举动,让他的身体受到了相当严重的损伤,当来自那块奇特金属的意念力对他的身体进行改造的时候,也比本来应该达到的程度更加彻底了。

在张辰恢复的这段时间里,宁琳琅的表现是最为坚定和勇敢的,她每天都坚持到医院去看望张辰,看着张辰浑身开裂的皮肤,没有表现出一点点的慌张和失态,始终坚持相信张辰很快就会醒来。

也许在她的内心里早已经担心的要死。但是却从来没有在表面上显露出来。只在这一点上,就已经体现出她强于常人的一面,不得不说这丫头是个能托以大事的人,也是个能够掌控大局的人,她做张辰的妻子是再适合不过了。

张辰在医院的期间,每天都会有大量的人来探望。龙城张家和陈氏所有的成员都来过了,包括身在外地的姨父和表兄弟姐妹们都亲自前来,姜家的人也都来看过;田乃昘、卢俊义、石磊、闻阔海等朋友都来探望过不止一次,李健和李斯特也专程从龙城赶到京城探望;关中张家的姐妹四人也来了不止一次,来一次就在病房里哭一场;还有当时和张辰一起抓捕捆蛋的那帮政治二局的家伙也来探望。到了后来的几天里。光是张沐和姜圣懿已经招呼不过来了,还是把张涵和刚刚硕士毕业等待工作的张沛,还有刚刚从一个摄制组回来的史蒂芬尼娅都喊来,五个人三班倒才算是把最后的几天对付过去。

来探望张辰的人之中。最特殊的就是严秋了。严秋如今是星光文化的当家主持人,在主持界已经有了不小的名气,进入到医院后就遇上了不少的粉丝,拍照签名之后才被一帮子护士们放行。

严秋进到病房后,看到躺在病**浑身开裂的张辰,楞在当地有两分多钟没有任何动作,只是从她的眼神中能够看到明显的痛苦和担忧。严秋的特殊就在于她提出要单独在病房里待一会儿,希望能够单独陪陪这个对他的人生大有助益的老板,至于她在病房里做了什么说了什么没人知道。

直到几十年后,严秋已经不再担任任何的主持工作。专心于为星光培养人才的时候,在她的一本自传中提到了当天在病房内发生的一切。

“就在那一瞬间,我确定自己已经真的爱上他了,之前所有堆积的感情,就在那一刻全部爆发出来,让我终此一生都无法忘怀。他是一个拥有伟大灵魂的人,他救的虽然不是自己的妻子,为的却是对妻子的承诺和守护,这样的人值得每一个女**上他。

事后的这么多年中,有很多人都问过我。当时在病房里我做了什么,说了什么。其实我只是在哭,在不停地为他流泪,为他祈祷。我在心里对他说:‘从这一刻起,我的生命中只有你的色彩。我也只为你而绽放,我把我的灵魂交付于你。和你的灵魂厮守这一生’。我们的灵魂虽然没有婚礼,但却是无比神圣的,那光环永远都不会褪色。”

张辰在昏睡后的第十天终于醒了,他不知道自己睡了多久,也不知道自己在这些天中到底是个什么情况。但是他知道家人和朋友有多担心,同样如果有家人出现了这种情况,他也会一样担心得要死。

在这昏睡的几天里,张辰也不是完全昏迷的,至少还有一小段时间用来做梦了,确切的说应该是那个影子再次出现在他的梦中了。只不过这次不是影子从另一个时空进入他的梦里,而是影子之前就留在这个时空的一个幻象,将他这次受伤的原因和得到的好处一一说明,又把意念力的操控技巧给他做了详细的解释和讲述。

这次他的意海完全枯竭,已经不可能自行运转生成意念力,想要获得意念力就得像以前一样重新一点一点地去吸收了。好在如今不用通过双手了,大可以在戒子中储存大量的各种石料木材和各种物资,随时随地都可以直接吸收灵气。再有差不多半年左右的时间,意念力就可以恢复到原来的水平,以后的进步速度也会大大加快。

醒来后睁开眼睛,张辰看到的不是宁琳琅,也不是张沐或者姜圣懿,而是他的意大利干妹妹史蒂芬尼娅。这丫头正低着头在哪儿发愁呢,也不知道她想到了什么,两道柳眉都快要纠缠到一起去了,想来也不会是什么轻松的事情。

张辰翻身的动静把史蒂芬尼娅从一片愁绪中带了出来,猛地一抬头,发现张辰正在翻身。史蒂芬尼娅有些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抬起手来在双眼上揉了好几下,再拿开手的时候发现的确是张辰在翻身,已经快要坐起来了。

这洋丫头兴奋之下大叫一声。扑过去就撞在了已经站起来的张辰怀里。“哇哇”地哭了两嗓子之后,才哽咽着道:“辰,你吓死我了,我以为自己再也见不到你了。你那个时候的样子好可怕,浑身都是裂开的口子,我担心的每天都睡不着觉……”

张辰伸手抚着史蒂芬尼娅的头发,任由她在自己的怀里一句意大利文一句中文地说着。这丫头从意大利跑到遥远的美利坚,又跟着自己来到了东方的华夏,而且她对自己的感情也很明白,自己对她是有一份责任的。今后要好好照顾这丫头才行啊。

没过两分钟,出去送人的张沐回来,看到醒来的张辰,先是开心的笑。接着又忍不住“哇”地一声就哭了起来,扑过去抱着张辰就给了两拳。“你这个死小子,真是吓死人了,知不知道大家都很担心你啊。”

说完又哭了一气,才缓下来仔细打量着张辰,问道:“小辰,你现在全好了吗,一点问题都没有了吗?”

“当然是全好了,本来就不是什么大问题,只是这一觉睡得时间有点长。我听妮娜说我已经睡了九天了。小沐姐你知道吗,我已经有超过十天没有吃东西了,现在我都快给饿死了,咱们先去吃点东西再说好吗。”

张辰说着就要拉起张沐和史蒂芬尼娅往外边走,边走边道:“好在我睡过去的这段时间里有人给我喂过水,要不我就算饿不死也渴死了,至少这嘴唇就得裂了大口子。”

“没人给你喂水,五师叔特意交代过的,你是在修复内脏,在你醒来之前不允许给你一点点的进食。水也不行的。”这是陈雯琳的确是交代过,张沐等人也执行的很彻底,听到张辰说有人给他喂水,张沐第一个就知道不可能,道:“喝水是不可能了。倒是我们时不时都会给你在嘴唇上擦一点水,保证你的嘴唇不会因为干裂而黏在一起。不过你前天蜕皮的时候。全身上下的皮都全部蜕掉了,包括嘴唇和耳洞里边的皮,现在能够没有干裂是蜕皮的功劳。”

“不对啊,我明明感觉到有人给我喂水了,是温水,直接喂到我嘴里的,就是每回都只喂一点点,还没到嗓子呢就干了。可当时我根本就只能有那么一点感觉,人家能给水就不错了……”张辰还是坚持有人给自己喂水了。

张沐听他一直坚持说有人喂水,心里那个气啊,强势道:“幻觉,你那绝对是幻觉。五师叔交待过,绝对不许给你吃或者喝,我们难道还会拿你的安危开玩笑吗?如果你不信,可以让妮娜作证明,她也照顾了你好几天呢,你问问她,五师叔是不是有过交待。”说完两边脸颊都有些通红了,也不知道是被气的还是过于激动了。

“真的是这样的,辰,干妈说过,在你恢复的这段时间里,不允许我们给你喂任何东西,哪怕是水都不行。”史蒂芬尼娅在第一时间站出来为张沐做了证明。

“行了,你的幻觉有多真实都不重要,现在你醒过来了,第一件事就是要去检查一下,看看是不是完全恢复了,然后才能考虑吃东西的问题。你和妮娜在这里等着,我去找五师叔过来,然后带你去检查。”

张沐说完就去找陈雯琳了,刚刚出门,就已经是满脸通红,快要红到脖子跟上了。一直到了陈雯琳办公室的门口,才退下去一点,不过还是能够看到脸红的影子。

张辰带着张沐为什么那么坚决地认为自己是出现了幻觉的疑惑,做了十多项的检查,确定身体的各项功能都保证完全恢复正常了,才被陈雯琳允许办理出院。

回到病房的时候,姜圣懿和洛湘怡也赶来了,还有其他的几个朋友,一起庆祝张辰顺利康复。陈雯琳也提前下班,联系了在家里的张芷兰和宁琳琅,大家一起去汉府好好庆祝一下。

张辰去到姜圣懿身前,看着这丫头的眼睛,很正式地向她道谢:“圣懿,谢谢你,你救了我们家至少两条命。虽然咱们的以关系不用这么见外,但我还是要正式对你表示感谢,在最关键的时候,你永远都是靠得住的,谢谢。”

姜圣懿还没有来得及说什么,张辰就又问了:“那什么,圣懿,我睡过去的这段时间里,你喂我喝水了吗?每次都是喂一点点,不到嗓子眼就没了,然后又是一点点……”

这个问题再次让张沐几乎暴走,不等张辰把话说完,就站出来强行打断,道:“跟你说多少遍了,你那是幻觉,你那是幻觉,你怎么就不信呢,你就是觉得我们会害你,对吧?”

张辰被张沐把话给堵了回去,也不敢再问了。他可惹不起张沐,到时候给你告上一状,老妈和五师叔肯定会偏帮她的,说不来还得被她再敲诈一次,吃亏的还是自己啊。

不过心情复杂的张沐却发现,在张辰问出这个问题的时候,姜圣懿的脸也红了。这时候正好赶上姜圣懿也向张沐看过来,两个人都在对方的眼中看到了一点小内容,很快就又双双转过头去什么都不说了。

张沐早就知道姜圣懿喜欢张辰喜欢得不得了,却没想到这丫头胆子这么大,居然敢再医院里亲张辰,而且还是舌吻的那种,她就不怕给人发现了吗。

姜圣懿内心要比张沐惊诧多了,简直就是波澜起伏不停,她可是张辰的姐姐啊,居然也那样干了,天呐,这也有点太刺激了吧。好在张辰已经和琳琅结婚了,要不然的话,我也不一定百分之百有机会,小沐姐近水楼台先得月也是很有可能的。

两人好像都想到了什么,又同时看向了这几天同样在照顾张辰的史蒂芬尼娅,发现这丫头的眼神有些躲躲闪闪,飘忽不定,感情还有第三个呢。

张沐在心中对史蒂芬尼娅真是佩服不已,这小丫头不愧是搞艺术的,差点就被她混过去了。刚才小辰问起来的时候,这丫头还帮着作证,我还觉得她够仗义呢,闹了半天是在给她自己擦嘴啊。

当然史蒂芬尼娅也发现了张沐和姜圣懿的不对劲,她站在自己的角度上看得很清楚,都有谁是喜欢张辰的,谁是心甘情愿付出的,谁是志在必得索取的,她都看得一清二楚。

现在既然大家都相互露馅了,史蒂芬尼娅也不再逃避,而是要给张沐和姜圣懿一点提醒,给这个小圈子里再拉一个人进来。道:“我觉得这件事应该再问一下严秋姐姐,那天她来看望辰的时候,单独在病房待了一段时间,也许她给辰喂水了也说不定呢。”

张沐和姜圣懿齐齐点头,这个丫头很是要得,不但有胆子悄悄给张辰“喂水”,而且还能看出来别人也给张辰“喂水”了,甚至连最隐蔽的严秋都被她找到,小圈子的实力要有大发展了啊。

张辰在一边看着三个人之间的交流,顿时也有些恍然大悟了,看来的确是没有人给自己喂水,那种感觉也不是水,而且给自己“喂水”的还不只是一个人,眼下就已经有三个人了。

这件事还是到此为止的好,不管到底是怎么回事,都不能再追问下去了,一旦传开了会给宁琳琅带来伤害的,自己以后也要多多注意,千万不能在这方面出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