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七二二七二三七二四章 谁都不行

第七二二、七二三、七二四章 谁都不行

几经思考,最后还是决定把这三章放在一起,分开了看起来真的很不爽。

感谢:心之龙、盗海大侠同学的打赏!

果然,之前三天内告辞离开的人,在融西投资易主的消息传开之后,纷纷找回来向史蒂芬妮娅表忠心、话衷肠,目的只有一个,那就是重新会想到剧组里边去,为史蒂芬妮娅的第一部导演作品添砖加瓦,争取创造一个辉煌出来。

可犯了错误总是要付出代价的,即便是邻里之间斗几句嘴,也会不高兴,何况是这种临阵的背叛呢。史蒂芬妮娅和张辰在一起的时间并不长,但是却受张辰的影响很深,很多张辰做人做事的态度都被她学了个七七八八。

在不涉及特别大事的时候,给人犯错的机会都只有一次,错过了就不会再有,既然现在可以选择背叛,以后就还会做同样的选择,因为只要他们在事后表示忏悔,就能够再次获得机会。

全华夏有多少人在影视圈里打混,这个数量没人数得清楚,总之不会少就是了。三条腿的蛤蟆不好找,两条腿的影视人却到处都有,颇具功力的也不在少数,只要星光文化开了口,不知道会有多少人趋之若鹜呢,实在是不稀罕这么一点人。

而且在融西投资转手到星光文化之后,有些能耐的都在第一时间得到了消息,其中有很多人都在第一时间做了接触,愿意最大程度地给予剧组支持。剧组的暂时困难并不是秘密,这对于不少想要和史蒂芬妮娅,想要和星光文化拉近关系的人来说,绝对是一个锦上添花的小小机会,空出来的位置至少都有两个以上愿意主动加入进来的,那些之前离开的人现在回来,也的确是没有他们的位置了。

史蒂芬妮娅的剧组顺利进入影视基地,影片的拍摄也得到了诸多业内人士的关注和帮助,现在这部片子的成功已经进入了轨道。未来大红大火也就是必然的了。

张辰在湖城停留了四天之后,确定了融西投资正式易主,就返回到了京城去。他预计前往美利坚的日期已经过了两天,回到京城很可能还要耽搁一天,前后加起来至少有四天的时间耽误了。这么一算下来。因为意外事件。他已经有快要一个月被耽误过去了,今年有很多事都会因此被延期,不抓紧的话就要拖到明年了,这可不是个好现象。

融西投资是岳家为了圈钱而搞出来的。龙城张家并不需要这样的东西,张辰本人更是不屑一顾。上市公司的融资效果虽然不错,可那也只是对需要钱而没有钱的人来说,但是在各方各面所要收到的监督和管制也很多,对于不缺钱也不希望被无故管束的企业就成了一道枷锁。

张辰收购融西投资也不过是为了打击一下岳家。真正的目的达到后,这间并没有太多实际业务无的所谓上市公司,对于他来说也就没有任何作用了。

从岳家那边赚来的六个亿,站你跟陈只留下三亿在影视基地,其他的三亿分给了几个帮着沈宪波操作这件事的朋友,再是朋友也不能让人家免费帮忙,何况对付的还是岳家这样的家族,张辰是不会白白用人的。

当然这个融西投资也不能白在手上过一遭,最总要从中得到好处才行。否则的话不符合张辰的基本思路和准则。

融西投资被星光文化收购的利好消息传出去之后,沈宪波这边也开始逐步把之前收在手里的流通股票都放出去,股值从最低时候的两毛多港币再次回升到了三块以上,并且有继续向上猛蹿的架势。

根据沈宪波和几个朋友的预计,融西投资的股价很有可能会超过历史峰值。达到四十块以上。而现在要做的,就是尽量把手里的流通股全部抛售出去,然后把影视基地的业务分割出来,最后再把融西投资的壳子转手。实现利益的最大化。

不过张辰对这个计划并不赞同,他要算计的只有岳家一家。对于这些股民们,不管他们当初是不是知情,都要算是他收拾岳家的助手,没有这些股民他也不可能得手,所以现在也要对这些股民负责。他本人没有进入股市的计划和打算,但是却不能因此推卸自己的责任。

沈宪波是在坚决执行张辰当初定下的不涉足股市的基调,在这个基础上为公司争取最大限度的利益,这一点是绝对正确的。只是他作为一个高级职业经理人,必须要跟着张辰走,超出这个范围之外的事,不是他该去操心的。

张辰也不会去因为这个就责怪沈宪波,人家完全是为了他考虑,这有都会被责怪的话,那别人还要不要活了啊。他要做的就是在沈宪波处理决定的会出上,提出自己的意见,然后商议一下是否可行,如果可行的话就这么去办,仅此而已。

张辰的意见就是,影视基地可以从融西投资剥离出来,成为星光文化下属的子公司业务,融西投资也要从星光文化剥离出来,成为一个独立的上市公司。把之前那些融西投资的股东也都劝退出去,改为由星光、蓝图、游艇会、长天航空以及张沐、宁琳琅、史蒂芬妮娅七方持股,单独开辟一个经营项目“华夏影城”,在全国各大中城市开设院线,下一步有可能的话,还要向外部发展。

这样不但给了股民们一个交代,也让原本没有什么太多实质性业务的游艇会和长天航空实现了营业范围的多元化,将来对于这两大企业都会有河大的助益。另外再有一点,就是给史蒂芬妮娅铺路,有了星光文化的支持,又有了这么一条院线,她在华夏的事业就有了稳若磐石的基础,成功已经是一种必然,这同样也是张辰的责任。

岳家想要从张辰的手里分到藏羚羊绒的生意,用影视基地去给史蒂芬妮娅下绊子,逼得那丫头不得不向张辰求助,最后反而是融西投资被张辰收购,并且损失了六亿多国币,落了个偷鸡不成蚀把米的下场。

在蓝图公司主持召开董事会之后。岳家的代表带着三百万凄惨离去,岳家杀昂下在恼火的同时却又无计可施。不得已,最后只能是由家里的老爷子出面,找到中央去倒打一耙,对中央大佬们一阵诉苦。言必称龙城张家欺人太甚。说张辰针对赣南岳家,恶意收购融西投资。

他们这么做可不是想要收回融西投资,那都是正规的商业操作,没有人能说什么。人家又没有违法不是吗。岳家的这一招其实就是在为以后谋划,今天他们吃了大亏,对方还是龙城张家的人,以后再和龙城张家对上了,上边的大佬们多少也得照顾一下岳家。毕竟他们是这次收了损失的。

而另外所谋划的一点,就是藏羚羊绒的生意了,这边缺了那边补,龙城张家丝毫不讲道理,“无耻”地拿走了岳家的融西投资,那么他们家的藏羚羊绒生意是不是也要分出一些来给岳家作为补偿呢。会哭的孩子有奶吃,虽然不一定哭的有道理,但是可怜相总是装出来了,就算是为了安慰。好处总得给一点吧。这就是岳家,虽然算不得什么绝对的奸恶之徒,但是能够占别人便宜,能够占国家便宜的时候,他们是绝对不会退缩的。

这让中央的大佬们很是头疼。岳家的老爷子怎么说都是开过时候的元勋,为华夏国家立下了不少的汗马功劳,也落下了一身的伤病,有时候该啊给点好处还是要给的。可这次却难办了。藏羚羊绒生意是张辰自己搞的,而不是国家搞出来的。

张辰可以说没有要国家出一点钱。也没有要国家给一点政策上的支持,甚至还帮着解决了保护区警局力量不足的问题。一次性拿出两千万美金来投入到藏羚羊保护工作中去,其中的一千五百万更是直接捐赠给了保护区警局,今后每年还要拿出一千两百万美金,作为对保护区警局的支持和奖励;另外每年还会给当地驻军捐赠两千万国币,作为在藏羚羊缠在季节军方提供额外保护的奖励。

这么多钱都是在还没有见到利润的时候撒下去的,而他所要赚取的利润本来就没有国家什么事,人家能拿出这么多钱来,算是太够意思了。现在你们岳家想要拿走人家在藏羚羊绒生意上一半的利益,还要让政府来做这个中间说合的人,也真是好意思说得出口,如果这是你们家的生意,你们会同意吗。

军机处的某位大佬实在有些看不下去了,委婉到:“岳老,这件事怕是不能行啊,那个收取藏羚羊绒的技术是张辰独家发明的,整套制作的工艺流程也都是他独家的,这些和政府都没有什么关系,我们总不能平白无故就让人家把自己的利益拿出来分给别的人吧。你真要那样的话,别说人家同意不同意,就算是我们也做不到啊,这还是民主政府该做的事吗……”

刚说到在这里,岳家老爷子就不同意了,在他看来这就是上面的人在偏帮龙城张家啊,打断道:“怎么就不行了,民主不也有专治吗。再说了,他龙城张家也不是独自就能做好全部工作的吧,不一样要靠着国家的支持吗,否则的话,也就不需要提出增加保护区警力的要求,也不需要申请地方驻军去协助了,既然针对国家有了需求,那就要付出相应的代价啊,如果是我岳家的话,就绝对不会这样做的,这不是再用国家机器为他们家办私事吗?”

这位大佬更加不爽利了,心说如果是你们岳家的话,估计会比这个更加离谱吧。现在是你们想要从别人碗里抢饭吃,才说得这么冠冕堂皇,真要是有人想从你们家碗里抢饭吃,你们还不得把人家的锅碗都掀翻了啊,实在有些太贪得无厌了。

当下也不再管他什么老功勋的面子,道:“岳老,您这可就说错了,张辰之所以提出这种请求,其实是完全为国家考虑的,并没有多少私心在里边。以他现在掌握的技术,完全可以独自完成这项工作,不需要任何人的配合。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要杜绝捐款被一些心怀不轨的人占用甚至贪腐,影响到保护藏羚羊的全盘计划。实际上人家的这个生意本身。就是在保护藏羚羊,用品质更好、价格更低、不伤害藏羚羊,而且又完全合法的藏羚羊绒产品,去打击那些非法渠道的产品,还能有比这个更好的保护方法吗?

如果我们对这样的生意进行干涉。甚至是强行谋取人家的利润。这可就不是什么好事了。说句难听的话,即便是我们有这个新,也不能干这个事。张辰在国际上有多大的名声,有多么广泛的号召力。现在虽然没有一个系统的评估,但也是绝对不可小觑的,真要惹火了那小子,跑到国际上抱怨几句,对于整个华夏形象都是严重的打击。这种损失我们承担不起,也没有人背得起这个黑锅。

好吧,前面这些都不算,也都放开了不在乎,强行插手把这个藏羚羊绒的生意分割出一部分来。可是张辰他会愿意吗,那些技术都是他的,只要他退出了,再把捐赠的资金都撤了,别人还能在这上边赚钱吗。谁有办法能够在不伤害藏羚羊的前提下获取羊绒呢,所以说这和根本就是一件不可能的事,岳老你还是死了这条心吧。我说句你肯定会很不喜欢听的话,张辰这个孩子,你们整个岳家加起来也玩不过他。人家一个永不犯错就让你无可奈何了,那就是金刚不坏之身啊。再说也是你们先针对他的,有什么都过去了,还是到此为止吧。”

“什么。他居然要低于现有的价格销售,这怎么可能嘛。就算是这样。那我岳家的融西投资就这么白白没了?”岳家老爷子还是不甘心,他是怎么都没想到,张辰真的不是那么在乎所得利益的多少,而把保护藏羚羊当成了重点。就这样的人也能称之为第三代的头名,也太有些名不符实了吧,难道他不知道在利益面前一切都是假的吗。不管怎么说,自己都亲自出面了,总不能一点好处都得不到就走吧,这根本不是岳家人的作风,该讨要的还得讨要啊。

岳家这么多年来总是在占便宜,不论在商业上还是在政治上,都是通过岳家老爷子的老资格来对外施压,让别人耗不过面子,最终选择稍稍让一步。也就是这长期以来的稍稍让一步,成就了岳家如今的局面,岳家人也一直以这个为骄傲,甚至有变本加厉的趋势。

不过在这次的换届之后,大佬们也对目前的政治格局有了新的对策,对于那些不怎么安分守己,又做不出多少贡献的,今后就不会再像以往那样对待了。建国五十多年,该补偿的也都补偿得只多不少了,再这样下去就是对国家的不负责任。

岳家的人这么贪得无厌,老姜作为军机处的一号,在这个时候必须要站出来给他们一点警告了,道:“岳老,这件事已经很清楚了,首先是融西投资有错于先,在对方拿出合理依据后不但拒不接受,反而一错再错,这才导致张辰展开了对融西投资的收购,相信这一点融西投资不会不承认吧。

在对融西投资的收购中,蓝图公司并没有违反任何法律的规定,也没有进行违规操作。并且在收购之前主动拜访过了融西投资,并且和一些股东进行了良好的沟通,这是一桩合理合法,也合乎规矩的正常收购行为。

所以在在这件事上,任何人都没什么可说的,我们作为代替华夏人民管理国家的机构,更是不可能对这种完全正规的商业行为做什么,或者进行干预和干扰,这个本身就是不合法的。而且我也要说一句,你们岳家的人在有些事情上做得过火了,这样于国于民,还是于你们自己,都不是一件好事啊。”

岳家老爷子算是明白了,上边的人已经对岳家这些年来的所作所为很有意见了,如果岳家再这样下去,势必会被划入到淘汰的那一圈里边。现在岳家要做的不是跟别人争利益,尤而是要立足于现在的基础去谋求发展,真正靠着自己的能力去发展,哪怕没有进步,却也能够保住现有的一些优势。其是龙城张家这种决不犯错的正统家族,是绝对不能去招惹,也肯定是惹不起了。只是有一点岳家老爷子想不明白,为什么龙城张家这种从来不走歪门邪道的家族,这么多年下来反而要比占尽便宜的岳家发展得好处那么多,难道只有不犯错的道路才是最正确的吗。那为什么一些公正无私的干部反而被排挤到无路可走,最后不得不开始走歪门邪道谋求发展呢。

这些想不通无所谓,目前吃了大亏也无所谓,岳家老爷子的心里其实反而是高兴的,因为今天他也算是得到了一个绝对惊爆的内幕消息。而别人家却还都不知道呢。上层要对不安分守己的世家大族开刀了。谁跳得欢就收拾谁,虽然不能和龙城张家比,可相比于以他大部分上蹿下跳的家族,这时候谁能安分下来就能够成为得益的人。

只要把那些乱七八糟的收起来。一段时间之后,没有遭致打击的就是胜利者,在将来也就相对更有实力一些。龙城张家的位置是撼动不了的,其他和龙城张家一样的家族也不好招惹,但是在这些人家之外。岳家无疑将会是收到打击最小的一家。

岳家想要从张辰手里搞到藏羚羊绒的生意,不惜动用了湖城影视基地去为难史蒂芬妮娅一个小丫头,最终惹恼了张辰,反被张辰把融西投资给收购了。

融西投资作为岳家的圈钱工具,不但没让岳家圈到多少钱,反而是为了护盘把之前圈来的钱都扔进去不说,还欠下了一些债务。岳家也是有底蕴的家族,只要从其他的商业机构中拿出钱来,这些债务很快就能换上。但是被狠狠地打了脸却是事实了。

岳家上上下下,大大小小的族人都在叫嚣着,说什么的都有,大抵上就是一个意思,一定要给张辰一点教训尝尝。一些年轻的第三代子弟。甚至喊出了要去湖城影视基地打砸一番,应声的从者也是甚多。其它发狠的声音也有不少,有要去砸了星光文化的,又要去烧了长风造船的。还有要去唐韵闹事搞破坏的,甚至还有要直接绑架张辰杀之后快的。不过这些声音基本都没人理会,说白了也就是嘴上快活一下而已,真要让他们去,没谁有那个胆子。

张辰被称呼为世家大族第三代中的第一人,名声可不是那好得来的,世家大族的子弟们也都是到,张辰的手段多厉害,身边的人有多彪悍,找张辰的事和找死没区别。至于那些要去张辰的企业里闹事的,更是没那个胆子,也没有那个钱,只不过是因为进不了片场而已,就把一间上市公司收购了,还让岳家损失了好几亿,要是有人干动他的生意,后果还不知道得有多恐怖呢。

等到岳家老爷子回到家里,严重警告了家里所有的人,从今往后都要夹起尾巴来做人,谁在打着家族的旗号去为非作歹,那唯一的结果就是被家族除名,绝对没有商量的余地。另外家里所有人都要严格审查一下自己,看看有没有什么违规的事情正在进行,都要马上停下来,以前做过的也要尽力去弥补一下,总之就是从今往后不能再像以前那样了,岳家的好时代已经过去了。

所有族人都噤如寒蝉,琢磨着老爷子这句话里边的意思的时候,却有一个家伙依旧不以为然。

岳家的长子嫡孙岳冠云,是岳家第三代中主要被培养的苗子,也是得到家族助益最多的子弟,不到三十岁的年纪,就已经升任正处级两年多了,再过不了多久,成功晋升副厅级也是易如反掌。加之他是岳家长子岳长奇的老生子,而且从小就比较聪明,岳家从上到下每个人都宠着惯着,甚至小时候吃东西都得他吃完了别人才能吃。

在这种绝对溺爱之下被浇灌大的岳冠云,早就已经养成了一种变态的心理,这世界上所有人都是他妈,都应该以最最无私的溺爱去呵护他,把他当做掌心里的宝贝去疼爱,而他自己则是这世界上最优秀的,或者说是华夏最优秀的,连他的叔叔伯伯和父亲都差他一大截。如果不是他爷爷生于战争年代,“机缘巧合”之下为华夏做出了巨大的贡献,也一样是不如他的。

张辰被称作世家子弟第三代中的头名,这件事是让他最不服气的,也是最看不爽的。在他看来,张辰不过就是一个关中张家的弃儿,一个流浪狗一般的家伙,只不过是仗着龙城张家的势力,才混到了今天的地步,实际上并没有什么真正的能耐。否则怎么不去混官场走仕途呢。如果是他的话,有了龙城张家的支持,只要把家族全部的资源都用在他的身上,一个正厅级是跑不了的,绝对要比张辰的成就高出太多了。

张辰要经营藏羚羊绒的生意。更是让岳冠云嫉妒不已。他凭什么能够拥有那么好的资源,能够年纪轻轻就赚取大把的钞票,进进出出都是顶级豪车,还带着一大票的彪形大汉。这让身为正处级干部的他情何以堪啊。所以对这个生意,岳冠云最是眼红心热,做梦都想着要把这个生意抢到岳家手里,然后全部都用在自己的身上。

可现在他爷爷居然让岳家人放弃这个想法,不要再盯着别人的利益眼红。从今开始正正规规做事,不允许有任何违规的事情发生。岳冠云怎么能受得了呢,不走歪门邪道怎么升官啊,不动用一些手段怎么吧别人的利益搞到自己手里,不搞别人的利益自己怎么发展壮大,这不是扯淡吗。

这就是岳冠云的畸形所在,自以为是最优秀的,却又恨自己得不到更好的资源,得不到更有力的支持。没有别人的支持就很难有什么大的进步。却把给他最大支持的人认为是不如他,所以才会权力“辅佐”他,也就是在为自己的未来铺路,希望他日后飞黄腾达的时候可以关照一二。

也许他年幼的时候的确表现出过一些优秀的地方,但是在这么多年的变态式溺爱下。他的天赋已经被完全埋没了,温室里是长不出参天大树的。一旦没有了家族的鼎力支持,没有了靠走歪门邪道的来的好处,他这个岳家最优秀的第三代也就什么都不是了。未来的前途也许还不如一个通过公务员考试获得从政资格的副主任科员呢。

也就是这个家伙,在今天之后。时时刻刻不忘记要把藏羚羊绒的生意搞到手,然后狠狠地踩张辰一回,享受一下踩着世家大族最优秀第三代的美妙感觉。

岳冠云想尽了办法,用尽了手段,终于在两年之后得知张辰在边藏收藏羚羊绒的秘密,从可可西里保护区强行抢走了一块售完了羊绒之后,正要护送到机场送回京城的贡觉玛之歌,获得了靠着藏羚羊绒发大财的希望。

哪知道张辰早已经留了后手,在每一块贡觉玛之歌上都留下了意念力的印记,哪怕是有了一丝的损坏,也会通过意念力在第一时间得知。带着人,循着意念力的印记,一路找到了岳冠云那里,来了个人赃并获。

贡觉玛之歌的价值已经不是可以用金钱来衡量的了,这东西还涉及到了藏羚羊保护,以及国家外贸出口获利创税等方面,意义之重大绝对非属寻常。

岳冠云作为一个国家干部,却干出了这种目无党纪国法,甚至是祸国殃民的勾当,下就可想而知了。岳家怎么都不会想到,这个最优秀的子弟能够干出这样的事,想要施救也没有任何的办法,最后只能眼睁睁看着岳冠云获罪入狱,今生再无崛起的希望。

后话不表,且说张辰从湖城回到京城后,张镇寇也和他说起了藏羚羊绒这件事,问他到底是要怎么操作,这里边有没有别人可能插手的地方。最近得知消息的人不少,也有不少的人都想从中分一杯羹,但是却碍于龙城张家的威势不敢下手,只能是旁敲侧击地比奥斯愿意共同合作开发。

在张辰没有明确表态之前,什么都没用,也没人会在这件事上发表态度。因为这件事就是张辰一个人的生意,赚了利润他肯定会让家族会得到好处,出了风险却只会自己一个人扛着,家人当然要以张辰的意见为准则。

张辰的回答也很干脆,这个生意没有任何人可以抢走,只要不是他去做,其他人连一根羊毛也收不到,合作的事情根本没得谈,因为这里边就没有需要合作的地方。所谓的合作,就是把大把的美金白给别人去花,只要是个有脑子的,就不可能那样干。

不管是什么人,任何的家族,谁都别想在这件事上打主意。谁都不行。这些人打的什么主意他太清楚了,说的是要共同开发,其实什么都不会做,也不会真正出力,分钱倒是不会少了一分。等到发现收取羊绒的秘密之后。他们就会提出分开来干。然后再开始相互打压和侵轧,最后搞乱这个市场,保护藏羚羊的事也就不会再有了。

国人干其它的事情可能不行,搞开发。搞创新,搞研究……,这些方面可能都没有什么高明的手段,但是在内斗和害人方面,却从来都不缺乏好手。只要有其他人参与进来。用不了多久,这个生意就会很难做,市场也会变得混乱不堪,假货、次品、仿冒品搞得到处都是,辛辛苦苦建立起来的品牌也就不会再有了。

到时候别提什么培养市场赚取利润了,这些都不过是衍生出来的行当,哪怕是最主要的初衷“保护藏羚羊”,也会随之消散不见,保护区也会很快回到原来的老样子。那些盗猎组织也会死灰复燃。大肆盗猎藏羚羊,非法的“沙图什”再次成为时尚界的宠儿,一只只藏羚羊因为那么一点羊绒而被剥夺了生命。

所以不论是什么人要参与进来,张辰都不会同意,就算是国家有了命令也不行。那他哪怕是放弃掉这个项目。也不可能答应这种事,让自己的辛苦白白浪费。

张镇寇这就明白了,张辰这么做也并不是要吃独食,而是出于一种超正确的角度去考虑问题。保护藏羚羊是一大工程。创立一个国际顶级的奢侈品品牌是一大工程,保住这个顶级品牌又是一大工程;而保护整个的藏羚羊绒制品市场。就是保住这一切的根本,非垄断不能有效。

张镇寇也知道,凭着张辰的手段,想要把这件事做下去有的是办法。甚至在国内不能干的,他都可以拉到国外去干,甚至连藏羚羊他都能想办法在国外养殖,这对于他来说根本就不是什么难题。

真要是让张辰那么干了,对于国家来说无疑是极大的损失。利税的损失是一大方面,华夏自己的保护动物没保住,反而在其他国家被繁衍兴盛了,这才是最大的损失,会让华夏在国际上很尴尬。如果再有好事者把真像捅出去,华夏因为内部的利益争斗,导致了这样的结局,那可就更加难堪了。

所以说,这件事无论如何让都只能是张辰一个人来干,其它方面任何人的插手,都会导致出现变数,最终很有可能就破坏了张辰的计划,让这个本来意义重大而又正面的事业胎死腹中。

这样的说法,高层的大佬们也是很接受的,华夏在自己的事情自己清楚,什么人会干什么事他们也都在心里有个差不多的准谱,张辰的担心并不是没必要的,更不是杞人忧天。

哪怕是退一万步来说,张辰在完全能够独立完成整个工程的情况下,还能够想到这么多,还能够为国家做出这么大的贡献来,已经是很难得了。换了别的人,例如赣南岳家那样的,同样有了张辰这么大的能耐,他们可能会把好处留给国家一点点吗,想都别想。

张辰完全可以自己收绒,在通过出口渠道卖出去,卖给他在海外注册的企业,在他自己买来的岛屿上进行加工,那样几乎就是完全不需要缴纳税负的生意。但是张辰没有那么干,把本来可以没有的税赋交给了华夏,还拿出大量的资金保护藏羚羊,已经做了这么多,谁也不能去苛求他再多做点什么。

谁的心都是有一定温度的,即使完全对华夏保持忠诚的龙城张家,如果永远都只能受到不公正的待遇,也不可能长期保持热情。也许不会做什么对不起国家的是,但什么都不做还是很有可能的,但是对于龙城张家这种能力超强的大家族,对于张辰这种超级逆天的妖孽,他们什么都不做,那就是国家的损失了。

收取藏羚羊绒的方法是张辰的,生产制造产品的方法还是张辰的,创立和打响品牌的策略也是张辰的,甚至连负责销售的渠道都是张辰的,在这其中就根本没有别人一丁点儿的事。

而在此之前,没有任何人主动站出来或者提出来要保护藏羚羊的,也没有人为保护藏羚羊做出过多少贡献,这些年来国内国外用在保护藏羚羊上边的钱财,都不见得有张辰一个人的投入多。

可现在人家做出成绩来了,也想出行之有效的办法来了。这些个之前从来都是默不吭声的人却要跑出来摘桃子,这从哪条上面也说不过去啊。

能够在华夏入主中央的那都是人精中的人精,对于这件事看得再清楚不过了,那些先要找桃子的人想什么,他们心里跟明镜似的。这里边不只有金钱利益。还有大把的国际形象利益。他们这是要积攒力量啊,是要在将来搅乱华夏的高层局面的,这种人绝对不能让他们得逞。

他们在摘桃子之前也许想到了很多,各方各面的人都会是一种怎么样的心态。都会是一种怎么样的态度,肯定都是做过分析的。但是他们唯独漏掉了的,就是龙城张家的这个第三代,就是这个他们准备去抢人家套子的年轻人,人家只是多说了一句话。就把他们的路子都堵死了。

张辰在提出这个项目的时候,是在一个很大的前提下提出来的,“在中央和政府的建议和大力支持下,华研野生动植物保护研究中心对通过品牌运作的方式实现濒危野生动物藏羚羊保护的工作,进行试探性的开发和研究”,这就是已经把大半的功劳白白送给国家了,而其他人却是要来抢夺国家的荣誉,仅仅这一条上,这小子就已经站在不败之地了。

别说是龙城张家的老爷子张问海了。包括龙城张家第二代的张镇寇和其他几位中央与军机处的大佬,都对张辰没有从政走仕途大感惋惜。如此光明正大的一计,就那么明明白白地摆在最前面,却把好几个久经战阵的老爷子都给打蔫了,如此的算计实在让人佩服不已。

一般情况下。很多文件和材料上,都会写上那么一句,很多人也都会说上那么一句。所以在体制内混了多年,甚至是一辈子的人。对于那句话都应免疫了,看到那句话的时候都当做了惯例。所有人都忽略了。张辰虽然是政治二局的高层,但那只是一个身份,他个人本身并不是领导干部,提出这个计划的也只是一个私人的公司,完全没必要搞上这么一句。

在张辰大作贡献的时候,其他人却是来摘桃子,不仅仅是要摘张辰的,还要摘国家的,这让谁能受得了呢。中央和军机处的大佬们不是没有和其他世家大族有联系的,但是在刚刚定下要针对某些不守规矩的大家族计划的时候,谁都不愿意做这个阵营里的叛徒,当然也不会有人去告知那些摘桃子的人,就这样,张辰只是用了一句话,就实现了一场1vsN的胜利。

其实张辰也不是没有准备后路,收取底绒的手艺是他独家的,生产制造的公益也是他的独门手法,只要没有了他的参与,这件事就只能是一个看起来很漂亮的泡泡,一碰就破。

虽然现在藏羚羊的数量因为盗猎而锐减,但是在印度那边找到一两万只还是不成问题的,印度那边的各种管理有相当松懈,他大可以从印度买下万把只藏羚羊,然后到其它的地区找一个同样环境的高原去搞藏羚羊养殖,还是一样能够做这件事的,也一样能保护藏羚羊。

在他手里的藏羚羊数量大增之前,他每年只要去边藏地去跑一趟,把收上来的羊绒弄走,然后运输到工厂去加工就好了,不会有任何的影响。

他加在资料前边的哪啊句话,的确是一个计策,也的确是算倒了好多的老头子。但是真正让他立于不败之地的,却是他手里的贡觉玛之歌和制造生产技术,目前来说这是除他以外任何人都不具备的条件。所以他才敢说,这件事只能他一个人干,谁来了都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