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743章 自我禁足

第七四三章 自我禁足

感谢:心之龙、盗海大侠同学的打赏!

感谢:long880229、看闲书人、疯狂的杀手同学的月票支持!

停电的时间比原来延长了不到两天,俺索性去处理了一些其它的事情,现在可以安下心来好好码字了,再次给诸友道歉,感谢大家的理解和支持,谢谢!

额外说两句吧,也许没有头绪,也许有些混乱,也总是要说的。

又震了,没有谁的心情会好,在心里为灾区的同胞祈福是一种很高尚的品德。捐赠的事情,俺个人认为谨慎一点比较好,有些事说出来也没什么意思,大家都了解的。

想起零八年的时候,俺还为了要组织人去支援的事情和某些人闹了起来,最后搞出了不小的动静,现在想想还真是有些可笑,自己该干嘛就干嘛,何必管别人怎么说呢,哪怕只有一个人去了,也是一份力量不是吗。

不说那么多了,大家通过自己认为合适的渠道,去献出自己的一份力量就好,尽力而为吧。

========

“东南亚黑洞风暴”,这绝对是一个相当恐怖的词,特别是在在印尼和菲律宾,已经到了人人谈之色变的地步。

为了预防和抵抗黑洞风暴,印尼和菲律宾政府都出动了大量的军警,在港口上不间断地巡逻着。虽然他们自己也知道不会有什么实际作用,但是面对民众的各种负面情绪,做了就要比不做强。

不止是印尼和菲律宾,东南亚的其它国家如越南和柬埔寨等国家,都派出了军警守护港口码头。虽然荷藕东风包还没有波及到这些国家,可天知道山时候聚光顾一下,也许军警没有什么用处,但好歹买个心理上的平安,没有黑洞来袭之前,总会觉得安全一点。

尽管东南亚各国政府已经把黑洞风暴的威力无限扩大。当做了庞然巨物般的怪兽来防范,却还是没能起到任何作用。真正当黑洞风暴来临的时候,没有什么人或者方法能够抵抗,港口上的物资就像从来没有出现过一样,凭空消失掉了。

“黑洞”的威力是无法想象的。张辰从尼科巴群岛返航的路上。进入马六甲海峡后就开始走“Z”字型路线,由马来西亚的槟城港口开始,到印尼苏门答腊岛的勿拉湾,再到马来西亚的马六甲港。再到印尼的巨港。

进入西太平洋海面后,沿着印尼的海岸线开始前进,再由吕宋转到越南沿海,最后从马来西亚的亚庇进入到南华夏海。沿途印尼境内的雅加达港、泗水港,包括小一些的望加锡港和巴里巴里港;菲律宾境内的达沃港、宿务港、伊洛伊洛港马尼拉港等等。以及越南的岘港、海防、河内、鸿基等几大港口,还有马来西亚的古晋、民都洛等港口,大大小小加起来得有三十多处,几乎都被张辰洗劫一空。

未来一年的时间里,张辰的主要精力都会放在古墓葬、古遗迹和海底打捞这些项目上,并不会有太多的时间光顾东南亚这些国家了,只能是趁着年前打渔的这段时间里,多花上十来天好好清洗一下,把他们这一年来的收获都剿上来。再来也许就是明年的年底了。

只是这么一趟折腾下来,就已经是十二月底了。洗劫过了越南的海防港之后,全部的洗劫行动也结束了,“长风”号在游艇会海南分部简单停留一天,于十二月二十九号返回了津溏港。张辰心满意足地登上华夏大地。

有史以来最恐怖的神秘事件“东南亚黑洞风暴”,四个国家的三十多处港口,在一个月的时间里被“黑洞”连续光顾,码头上和仓库里几乎所有的货物都凭空消失。再次给东南亚国家带来了无比巨大的损失。

本次“黑洞风暴”给印、马、菲、越四国造成的直接经济损失就高达数千亿美金,间接经济损失根本就无法计算。连四国的经济也都有面临破产危险。

直接经济损失超过了两年的GDP,这是什么概念,国内生产总值不等于收入,还要算成本和投入的。也就是说不只是这两年的时间白干了,很可能过去的至少五年里,这四个国家所有的经济收入都是在为“黑洞”打工。而在未来几年所有的收入,则是要用来偿还因“黑洞”造成的债务,还得是在“黑洞”不会再出现的情况下,否则国家破产将会成为必然。

印尼和菲律宾都是四面环海的岛国,物马来西亚三面靠海,越南也有两面,而且靠着的还都是比较不发达的国家。他们的资基本上只能是靠航运来提供,想要依靠铁路运输或者空运,根本就不现实。

所以在经济受到打击的同时,也造成了巨大的恐慌,物资的缺乏最直接引发的就是物价的急速上涨,可偏偏还没有什么人赶在这个时候把货物放在东南亚的港口上。最可怜的就要是印尼和菲律宾了,四面环海成了一条绞首绳,勒得他们快要喘不过气来。马来西亚和越南要相对好一些,还可以通过泰国或者老挝等国家的铁路公路运来一些物资,但也属于杯水车薪的状况。

本应该是很欢乐快活的新年期间,东南亚国家的首脑们不得不放弃了新年,坐在一起讨论如何应对这个恐怖的“黑洞”。如今“黑洞”的活动范围已经扩展到了四个国家,接下来很可能就是全东南亚,甚至是全亚洲或者全世界了。

只是一向以来最喜欢插手别国事务,甚至是挑起别国的纠纷再去插手,通过这种方式来获利的美利坚,这次也居然只是象征性地发飙了一些声明,破天荒地没有去参与东南亚的这摊子破事。

没有人能够在军队的眼皮子底下,不留任何痕迹地搬空一座港口,这先人已经超出了人类可以控制的范畴,至少目前来说是这样的。美利坚插手任何事都是要利益的,面对神不知鬼不觉的神秘“黑洞”,他们参与进去唯一能做的就是援助金钱,说不来还会因此招惹道那“黑洞”,再到美利坚本土去肆虐,那不是有病吗。

印尼、菲律宾、马来西亚这三国本就是美利坚的狗。平日里也是仗着主子的威风撒泼耍赖;而越南则完全是一条逮谁咬谁的疯狗,谁都可以是它的主人,或者是它的敌人,只看自己当下的利益所在。

以现今世界上的权利分配和军事武力来看,美利坚是对付施放“黑洞”的外星人的首选。如果这种事情没有美国人参与。东南亚大部分国家也就是喊两声而已,开什么会都不可能有现实意义。

没有美利坚的参与,几国领导人一起开了三天会,也没能研究出个长短来。最后的决定也只不过是多多增强港口的警备力量。几国之间达成一个联盟,在“黑洞风暴”这件事上实现信息共享和共同防御,诸如此类毫无意义的东西而已。

张辰只负责把东西弄走,卖与不卖都是两说,至于这些国家到底会怎么样。那就不是他操心的事了。总之不论他们会用什么办法,被“黑洞”光顾是跑不了的了,也许可以申请或者乞求一些国际援助,但也是远水难止近渴,更别说为了几乎会年年光顾的“黑洞”了,相信没有谁会填这样的无底洞。

张辰现在最重要的一件事,就是好好待在京城里陪着宁琳琅,等到宁琳琅顺利生产之后,帮着她把身体调理好了。然后才能放下心来去做其它的事。

离家一个多月,虽然每天都会通电话,张辰也还是很想念家人,尤其那个很快就会出世的小家伙。下船后并没有太多逗留,只是在游艇会和丽娜管家等人简单见了一面。用很短的时间说了一些工作上的事情,就急匆匆地上车回京城了,如果不是怕影响太大的话,他都想坐直升机回去呢。

一进家门。就被张芷兰一顿说:“琳琅这都快生了,你还一天到晚的跑啊跑。这一出去就是一个多月,真不知道你怎么就那么放心。从现在开始,你不许再出去了啊,至少在春节之前你不能给我离了京城范围,每天保证最少有半天的时间在家里陪着琳琅。

这女人生孩子啊,就像是在走鬼门关,说起来没什么大不了,可真正是一件很危险的事。如果有自己的丈夫常常在身边陪着,保持一个愉悦的心情,对于生产是很有利的。虽然说琳琅的检查一切都很正常,可也不能太过于掉以轻心,你可得给我做好了……”

张辰也知道这次离家太久了,老妈这么说,话里边也有担心的成分,毕竟前段时间可是出了不少的大事,没有一段时间的缓冲是很难揭过去的。

笑着道:“嘿嘿,您放心吧,我这次是真的没事了,别说过年之前,明年三月之前我都不会再出远门了,每天就在家里给您的孙子洗尿布,这样还算让您满意吧。您儿子我还是有这个觉悟的,根本不用别人开口,我直接自我禁足。”

看到婆婆维护自己,丈夫又承诺长时间在家陪着自己,还要给孩子洗尿布,挺着大肚子来迎接张辰的宁琳琅,忙摆手道:“其实不用的,我们用纸尿布就好了,师兄只要在家就好了。”

“那可不行,纸尿布那种东西我知道,其实就是懒人用的,还是棉布的用起来最好,对婴儿的皮肤什么的都有好处。”张芷兰哪能不知道宁琳琅是什么意思,拉住宁琳琅的手语重心长地说道:“你不用帮着他说话,还明年三月之前,听起来倒是很久远的样子,可是还有两天就是明年了,只不过是两个月而已。再说了,他一个大男人家的,怎么可能让他去洗尿布呢,只要他能躲在家陪陪你就好了。尿布是一定要用的,你外婆那边都已经准备好了,你什么都不用想,只要平平安安地把孩子生下来就行……”

晚上依然是老规矩,同辈中只要在京城的就会来吃一顿。张湄和闻娜这些生过孩子的姐姐嫂嫂们更是每周都会来看看,饭后坐在一起不停地给宁琳琅灌输着他们的各种经验,整个就是一个妇女儿童保护大会的架势。

直到夜里睡下之后,宁琳琅才有时间和张辰说说话,问道:“师兄,你不在的时候我好想你啊,也好怕你还没有回来,我们的孩子就诞生了,还好他比较懂事。不过,孩子的名字你想好了吗,要中英文都有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