淘宝人生

第738章 新春大漏(二)

第七三八章 新春大漏(二)

机会终于来了,张辰闻言低下头略做思考状,双眼之中却闪过一丝志得意满的光芒,心中那个偷笑啊,恨不得仰天长笑三声,该是谁的终究还是谁的啊。

抬起头来为难地看了看那幅叶卡捷琳娜二世的肖像,巴咂巴咂嘴,在想这个坛子上的其它物件看了一圈。

叹了口气道:“老板你实在是太会做生意了,这样的一幅画都要买到五万块。要说这一万块真的不算什么,可咱们也总得有个由头和说法吧,我本来只打算出三万,四万已经就是超过标准了,你这会儿又来一个五万,实在让人心里难受。”

说着又走到一幅临摹的《向日葵》边上看了看,这幅画临摹的还算不错,也抓住了几个梵高的要点,虽然不算十分成功的临摹作品,也算是很不错的了,一般好点的画师也就是这个水平了。

只是张辰简单看过之后,摇了摇头,有些惋惜道:“算了,这幅画怎么也能卖个三千到五千,真要拿这幅画,我还真有些不好意思了,我再看看吧。”

这话的意思就很明显了,五万块可以出,但是要有一个差不多的搭头,否则这五万块花的心里不舒服。一般人卖东西还真就是有这么个心理,就像日常生活中去买菜,二三十块的菜钱很正常,但是老板如果搭上一块姜,或者一小把的香菜两个尖椒什么的,就会让人觉得很舒服,下次还是愿意来这家。

画主人当然明白张辰的意思,而这种做法在行内也有一定的市场,往往在价钱并不是很好说定的时候,添一件不是很有价值的搭头,是能够尽快促使交易成交的最佳方法。

张辰沿着摊位上的物件转了一圈,最后停在了一幅同样是俄罗斯风格的油画前面,点点头道:“行了,就这幅吧,这也是俄罗斯风格的。相对来说还算有些用处……”

张辰的话说的并不快,以至于画主人在他刚刚说到一半的时候,就打断他的话,道:“兄弟,这可使不得啊。这幅画的价格明显要高于一万块了。你还不如那那幅《向日葵》当搭头呢,否则我那幅画不是连四万都没卖到吗。”

要的就是这画主人着了急来插话,否则张辰把语速放那么慢干嘛,见效果已经达到了。张辰这才好像刚刚反应过来似的,笑着道:“老板,你这是说的什么话,我再怎么样也不可能做这种事啊。这幅画的确是要比那幅《向日葵》好一些,而且我也没打算白要啊。你先听我把话说完了。”

劝住了急三火四的画主人,张辰继续道:“刚刚那幅画你不是开价五万吗,可我又觉得五万块有点亏了,心里接受不了,想要找一件搭头补上。刚好呢,我就看上这幅画了,又都是俄罗斯画风的,所以我决定连你这幅画也一起买了。

你这幅画应该也能值个一万多点,我呢。再给你添上一万块,六万块买这两幅画,多出来的那三两千就算是你给我的搭头了,这样一来你也不心疼,我也能接受。这买卖不就做成了吗,你看怎么样?”

张辰看上的这件搭头,其实就是画主人当时从俄罗斯带回来的另一幅画,同样是搞不清具体的价值。画框还是用红油漆刷过的,品相上明显要比那幅叶卡捷琳娜二世肖像差不少。要说卖上一万多也还真说得过去了。

要说来到这个摊位上之前,张辰是因为那被那幅叶卡捷琳娜二世肖像吸引了,那么来到这个摊位之后,张辰真正在意的就是这幅毫不起眼的油画了。

这幅画的画框虽然用红漆油过了,把本身的材质掩盖了起来,但是却逃不过张辰拿神奇无比的意念力。在意念力的作用下,张辰很轻松就发现了藏在画框里的宝贝,那可是要比这幅画也价值不低的正经好玩意儿。

这幅画的画框因为用红漆遮盖了,所以没有人能够看到,在红漆遮盖的下面,其实是一副双层的画框,把画框拆开来,就能够看到在夹层中排列着几乎是一整圈的钱币,其中还有几枚是银白色的。那银白色的钱币并不是银币,更不可能是其它普通的钱币,而是七枚含有大量铂金的钱币。

传说在十八世纪的时候,俄罗斯帝国曾经计划发行过一套钱币,就是铂铱合金的,只是因为个中的原因,只是在很小的顶级贵族范围内流通,并没有被大量制造。(真是的历史上,是十九世纪铸造并发行了铂铱合金钱币)

这个传说一直以来都是以传说的形式流传的,并没有谁真正见过或者收藏了当时的铂铱合金钱币,所以这套传说中的钱币并没有在现代的收藏市场上有什么定义,如果真的有这套钱币出现了,那就对是要在钱币收藏市场上搅出一片巨浪的,钱币收藏界的十大钱币很可能要重新定位和排序了。

张辰通过意念力已经很清楚地观察过了,这幅画的画框里共藏着三十八枚钱币。这里边有二十七枚是已经在收藏市场上出现过的钱币,其中还有五枚是价格在百万美金以上的,其余的二十二枚也都是价值不菲。

另外的十一枚钱币中,七枚是铂铱合金的钱币,分为五十、一百、五百、一千卢布等四种面额,正面是叶卡捷琳娜二世的肖像,背面是各种俄罗斯帝国罗曼诺夫王朝的标记,侧面还有俄罗斯文字“为伟大的叶卡捷琳娜二世女皇”。

边缘上有“1772”的阿拉伯数字滋养,想来应该是为了纪念叶卡捷琳娜二世上位后,联合普鲁士和奥地利对波兰王国进行第一次瓜分,得到白俄罗斯和拉脱维亚的一部分土地,而专门发行的少量纪念性货币。

最后那四枚金币,则是彼得大帝时期的钱币,全都是收藏市场上没有出现过的,甚至还有一枚是没有历史记录和传说的。这很可能就是彼得大帝私人的纪念钱币,或者是制造了却没有发行的钱币,其价值要比其它的钱币更高一些。

钱币藏在画框中,而这幅画本身的价值也是不低,在红漆的掩盖下,上等的的桐木画框上。有一行用小刀刻出来的的字,翻译过来就是十八世纪俄国著名的画家,俄罗斯世俗画的奠基人尼基京的名字。

而这幅画的名字,就叫做《修道院中的索菲亚》,一般人很难通过这个名字联想到什么。但是对俄罗斯历史有过研究的人。就能够明白,这幅画如果真的是尼基京的作品,那就绝对是一件价值极高的艺术品。

这画主人在鉴定和鉴赏油画方面还算有些功力,并且能够通过一些其它的观察和判断。来断定一幅画的年代,但是因为对历史的不了解,或者说是没有足够的想象力,所以只能是和这幅画失之交臂了。

这两幅画在他手里一直没能看出个子丑寅卯来,本心里也觉得不是什么太有价值的东西。当年也不过是因为一时起意才弄回来的,现在能卖个六万块钱回来,也算是不亏了。

两人又揪扯了片刻之后,画主人还是没能坚持住,被张辰连说带哄的,用六万块钱拿下了两幅画。连带着还有藏在第二幅画画框中的三十八枚钱币,也都归了张辰所有。

如果这个画主人能够有些想法,当初仔细研究一些这两幅画,且不说画作的价值。就是那些钱币,随便拿出一枚来,也都价值十几万甚至几十万美金,最高的很可能达到数百万美金。现在却被他用六万块给卖掉了,如果有一天当他知道了这里边的秘密。不知道会不会吐血而亡。

张辰拿下了这两幅画,很小心地用软膜纸抱了起来,意念力释放出去在画展上扫了一遍,没有在发现更有价值的作品。也就没了再逛下去的心思,带着宁琳琅三人离开了画展。这两幅画是要先处理的。画展要连续进行三天,后边有的是时间再来看。之前已经买下来的东西,已经有护卫队员带到了车上,他只要带着这两幅画离开就好了。

宁琳琅三人都是了解张辰习惯的,知道他这是又弄到好东西了,走出展览馆后,来到了车上,才开始带着些兴奋地想张辰询问,这两幅画到底有什么好处。

到了车上,两幅画已经是囊中之物,张辰也就不怕被别人看出这两幅画的来头,也不怕别人认出他的身份了。

把两幅画外边包裹着的软膜纸去掉,露出画作的本来面目,笑着道:“这两幅画可都是大有来头的,随便一幅的价值怕是也要在数百万美金之上,今天还真是运气不错,没想到在画展上还能捡到这么大的两个漏,中午随便哪里吃,我请了。”

“切,本来就应该是你请的好不好,一个是你姐姐,一个是你媳妇儿,就我一个不是你们老张家的人,难不成让我请你们三个吗。”张辰本来就是开玩笑的,姜圣懿略带不屑地逗了他一句,道:“现在最主要的是,你来给我们说说这两幅画,到底好在哪里,都是什么来路,为什么就能价值几百万美金。”

张辰嘿嘿一笑,道:“现在还不是说的时候,咱们今天就去汉府吧,找个包厢好好吃一顿,饭后再给你们看看这两幅画到底有什么好处。”

说完了就转身去发动车,一边扭钥匙,一边道:“不过这路上呢,倒是能给你们先说一说,这两幅画都是什么样的来路。”

驾着车开出了停车场,和护卫队员的车排成了车队,点上一根烟,张辰才道:“圣懿你刚才说,你在俄罗斯冬宫见到过叶卡捷琳娜二世的肖像画,也认出了第一幅画上的人就是叶卡捷琳娜二世,这是不错的。但是你看过的那些画,应该有不少都是大师级画家的作品,其中有一幅是俄国宫廷画师根据瑞典画家罗斯林的作品来的一幅摹本,或者你还看到了罗斯林的原作也不一定。

但是你肯定没有看过本来的原作,罗斯林的那幅作品,其实只是为了模仿另外的一幅画而来的。真正的原作是俄罗斯画家洛克托夫在十八世纪八十年代的时候,亲自为叶卡捷琳娜二世创作的肖像画,只不过是在后来的时候遗失了,所以才把罗斯林的那幅画当做原作来展示的。

如果你看过罗斯林的那幅作品,就应该能从这幅画上找出点什么来,仔细观察的话,还能看出很多那幅画的影子来。你要真的能找出十处相似的地方来,那你在油画的鉴赏方面就可以入行了。”

姜圣懿盯着正在开车的张辰看了两眼。又把目光转移到张沐手里的油画上,仔细分辨了一下,果然很快就找到了几处相似的地方。

有些不敢相信似的,双手捂在嘴上,两只眼睛瞪得老大。要掉出来。隔着手掌有些瓮声道:“张辰,你该不会是要说,这幅画就是那幅所谓的原作,就是那个叫做洛克托夫的画家的原作吧。连模仿的作品和再临摹的作品都有那么高的价值。那这幅画的价值岂不是要更高很多了吗。

我好像记得当时有讲解员说过,那幅再临摹的作品价值两百多万,而所谓的原作要价值近四百万美金,那这幅的价值应该要在至少六百万美金之上了吧。天呐,张辰。你居然花了六万块就买来了,看来干这行还真是有前途啊。你只是花了六万块国币,就搞到了价值至少六百万美金的东西,这里边就是八百倍的利润。

可怜那个卖家,空有宝山而不知,只是守了个白菜价,就把宝贝转交给你了。怪不得你有那么多钱呢,感情你随便出来逛一圈就能有这么大一笔利润到手,都说旧社会的资本家来钱快。我看你要比他们来钱快多了啊,而且丝毫没有心理负担。”

姜圣懿还没有进入到收藏这个圈子,完全理解不到这个圈子里的各种现象,她的概念里也就只有张辰到处捡漏,大杀四方的影子。那些因为打了眼赔得倾家荡产的人,硬是一个都没见到过。

张辰得知她已经有了想要进入收藏圈的念头,也乐得在初期的时候给她多讲讲这里边的门道,省得她以为进入收藏圈是一件完全享受乐趣的事情。

道:“我说圣懿同学。你这么说可就不对了吧,什么叫比资本家还来钱快。我看你本来意思是说我们这样的人要比资本家还黑吧。你已经不是第一次有这种想法了,之前你就至少有两次曾经说过,这种骗人家钱的方式是很不合适的,现在你只不过是换了一种方式说出来而已。

我这么跟你说吧,就以今天这两幅画来说,如果不是我看出了门道收到手里,迟早也会有另一个人看出来,一样还是用极低的价钱买到手。这个卖家左右是赚不到更多的钱,我为什么要把机会留给别人呢,更别说这两幅画在别人手里所能体现出来的价值,远远不如在我手里。

再往更宽里去想,今天这个买家当初得到这两幅画的时候,我敢打赌他最多用不了超过五十块。当时的苏联或者俄罗斯人,已经穷到了一个什么样的地步,相信你应该是有所耳闻的吧,在那样的一个状况下,你觉得艺术品的价值能高了吗。那个卖家今天已经赚取了上千倍的利润,我之多也不过就是赚取几百倍的利润,不说这些利润还不可能变成钱,只不过是算作部分资产被例如唐韵的收藏而已。从严格意义上来说,我今天是给那个卖家提供了五万多块的利润,而不是我自己赚到了几百万美金,因为我并没有得到实质性的钞票。”

姜圣懿对这笔账还是能算得过来的,对于这种可以说是瞬间就使得某样东西价值增高数甚至数千百倍,达到一个超娱乐畸形增值的方式,她也不是不能接,这么说也就是在专门和张辰唱反调罢了。

还是撅着嘴道:“可是那个卖家也不容易啊,他把东西从俄罗斯弄回来,有保存了十几年的时间,这些时间里他所耗费的经理难道不是一种价值吗,应该不止五六万了吧。”

对于这种话是在是让人无语了,张辰翻了个白眼,没好气地回道:“唉,圣懿同学啊,我以前都觉得你不够聪明,今天才知道是我搞错了,你何止是不够聪明,简直就是傻得冒泡。如果让你去和那卖家交易,非得让人家骗了不可。你现在仔细看看那两幅画,正面就先不说了,背面的棱角上肯定有很多的浮灰,而且有一部分已经沉积凝固了。这道这是为什么吗,因为这两幅画自从带回来开始,他就没有再怎么搭理过,只是放在角落里落灰,偶尔再经过一些潮湿空气的照料,那些堆积着的灰尘变成了现在这个样子,你学过物理的,不会不明白这个道理吧。”

姜圣懿转过一幅画的背面看了看,画框下边的角落处和缝隙里,果然是有不少已经硬化了的灰尘堆积,的确是像张辰所说的那样。

不禁对张辰这家伙的观察力更加佩服了一层,本以为这家伙很细心,没想到要比自己想象中的细心好多倍,之前只不过是简单看了这两幅画而已,他就能够发现这么多的问题,也难怪能够有现在的成就了。

这个发现,让姜圣懿更加确定了进入古玩行和收藏界的决心,想要和张辰保持着一定紧密的关系和距离,就必须要融入他的圈子和世界,否则将来这红颜知己的关系想要保持下去可就费劲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