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锦绣天成

第46章 笨蛋

第46章笨蛋

王御医是天擦黑的时候来的,他仔细的给安慕锦看了看嘴巴,那时安慕锦的嘴巴已经张不开了。又加上是晚上,王御医看的也不清楚,又给安慕锦把脉,针灸看血,最后得出的结论也就是安慕锦伤到了嗓子,恐怕一时半会也好不了。

开了一点药之后,王御医就要走,侯爷担心的问道:“王御医,小女的病怎样了?她以后还有开口说话的机会吗?”

王御医疑惑的看着侯爷,笑道:“怎么会没有呢?她只是嗓子和舌头肿了,只要吃点药,慢慢调理,以后还是能说话的。侯爷啊,你别送了,我现在赶紧回去一趟,待会还要进宫呢。”

虽然王御医这样说,但是侯爷那还是送王御医出府。

侯爷走了,安慕雪走到安慕锦的床边,坐下,看着安慕锦心疼的说道:“锦儿妹妹,姐姐还想看着你打扮的漂漂亮亮的,和你一起进宫呢。眼下你病的这么严重,姐姐真是心疼。”

安慕锦恩恩的点着头,口水混合着血水不停的往下流,心里想着你们赶紧走吧,再不走这嘴里的肉都能吃了。

大夫人也宽慰了安慕锦几句,嘱咐丫鬟们好好照顾她,按时吃药之类的。说完这些,她拉起安慕雪说要回去了,在安慕雪起身的时候,安慕锦看到了母女两人相视一笑的表情。

装,你们就继续装吧!

安慕锦冷眼瞧着两人走出了屋子,才让凝翠出去送送。

凝翠出去了好一会儿,在知道侯爷派人送来药,不会再来了之后,飞快的跑回去:“小姐,侯爷的小跑腿已经将药送来了,小跑腿说侯爷明天再来看小姐。”

“呕!”安慕锦听到凝翠这样说,再也忍不住的吐了。

吐了好久,漱口都用了好几壶水,又吃了一个大蒜,安慕锦才觉得嘴里的血腥味散去了一些。

“哎呀呀,惠妈妈你真是将锦儿给害惨了。”安慕锦拉着惠妈妈的手,苦兮兮的说道。

惠妈妈一本正经的说道:“是小姐问我怎么躲过去,惠妈妈这是帮你,你不感激就算了,还说我。”

安慕锦看着惠妈妈,被她一阵抢白,不知道是怎么的,突然一拍大腿哈哈大笑起来了。

她就是喜欢惠妈妈这样傻乎乎的,什么规矩都不懂!

装了一天了,可快将她给憋死了,安慕锦赶紧命人上饭,她可是一天都没有怎么吃东西啊。

饭菜刚上来,安慕锦的筷子还未动,二姨娘偷偷摸摸的过来了。二姨娘穿着黑色的大风衣,将自己裹在衣服里,这一路竟然是连个灯笼都没有打。

“姨娘,你怎么这时候来了?”安慕锦疑惑的看着二姨娘,二姨娘笑着将风衣脱下来,交给如兰,对安慕锦道:“姨娘担心你啊,看着你现在没事,姨娘就知道了。”

“姨娘,锦儿也骗了你!”安慕锦笑,二姨娘摆摆手道:“无妨。有时候人啊就得会变通一些,不然真的被选上了那可真不得了。怎么,锦儿你现在才吃饭吗?”

“恩,父亲和大夫人一下午都在这里,我是没有机会吃饭。”安慕锦苦着脸道,二姨娘赶紧让安慕锦先吃饭,她们可以边吃边谈。

“锦儿,你现在才十一岁,离可以嫁人还有四年呢。不是姨娘自信自己的孩子长得好,主要是怕万一。万一你被选上了,大小姐没有选上,那这四年你在侯府的日子恐怕是更艰难了。或许能不能活到出嫁,还是难说呢。”二姨娘感叹的说道,安慕锦边吃饭边点头。

“唉,琴儿那个笨蛋,真以为大夫人让她想选什么就选什么呢。这不,因为打碎了宫里的一件赏赐,被老夫人惩罚,面壁思过一个月。进宫,怕是不能够了。”二姨娘看着灯光说道,嘴角带着一抹有些得意的笑。

“安慕琴怎么这么不小心?”安慕锦知道大夫人说让她们想要什么就和管事妈妈说的时候,她就觉得有些奇怪,大夫人会那么好心,让别人成为她女儿的绊脚石吗?

“不管她再小心,大夫人不让她去,她就是不能去。安慕琴太张扬了,她那个性格也无法得到什么大富大贵。”二姨娘一口评判。

安慕锦听了之后笑了,“姨娘什么时候学会算这个了?”

“姨娘活了半辈子了,就是用看的也看出来了。好了,姨娘也该回去了。看到你没事,姨娘就放心了。”二姨娘说完,又将那个黑色风衣穿上,和如兰一起离开了。

很快就到了初八那天,安慕雪和打扮的有些怪异的安慕玉坐着马车和大夫人一起进了宫。

果然不出安慕锦的意料,安慕琴很快就被大夫人给整的连屋子都出不了了,而那个一直乖巧的安慕玉却是能够可以和安慕雪一起进宫的。

安慕玉很像是一颗任人摆布的棋子,这个人没有什么心机,甚至连打扮自己都不会打扮。这样的人,是大夫人最好的利用手段了。

安慕玉和安慕雪站在一起,只要不是瞎子都会选择安慕雪的,所以大夫人很放心让安慕玉和安慕雪一起进宫。

听到如菊说马车已经离开了侯府了,安慕锦笑着下了床,到院子里和惠妈妈活动活动筋骨。

弦乐苑内,安慕琴已经知道大夫人带着安慕雪和安慕玉进宫了,她气的一下就撕了手里的书,拳头恨恨的一下一下的打在桌子上。

“可恶,可恶,太可恶了!”

安慕琴很气啊,不就是一个破杯子吗,也不知道是皇上什么时候赏赐的东西,老夫人宝贝的跟什么似的。就因为那个杯子,她就被老夫人禁足了,想想就觉得心肝儿疼。

她离皇宫就差了这么一点点距离啊,现在一切都被老夫人给毁了。

“小姐,你还是快些抄写吧。一千遍,不是那么容易完成的。”丫鬟凝双小声劝道。

“现在她们都进宫了,我还写什么写!”安慕琴气愤的拿起桌子上的东西就往地上扔。

凝双吓的呆立在一旁,她家的小姐她是清楚的,那脾气说不上来的臭。

等安慕琴发泄完毕之后,凝双又给安慕琴献计道:“小姐,你还没有输呢?侯府里有几个女孩,皇后是知道的,若是她知道你因为被罚没有进宫,皇后一定会质问大夫人的。说不定到时候,大小姐因为大夫人而不受到宠爱,那小姐你的机会还是有的。”

乍一听,安慕琴觉得凝双说的很对,可仔细一想,她现在连进宫都没有进,还哪里有的机会啊。

又是一通发火之后,安慕琴突然被一阵敲门声给惊住了,接着就是一阵手忙脚乱的收拾东西,开始坐在书桌前认真的抄写经书。

三姨娘推开门看到安慕琴正认真的抄东西呢,地上还有未来得及擦干净的墨。

一想到安慕雪或者安慕玉被选上了,三姨娘这心就不好受,对安慕琴道:“都是你,成事不足败事有余,好好的一个杯子,你怎么就能拿掉呢?”

“还不是因为那个杯子太滑了吗?姨娘,你也真是的,为什么刚刚一句话不吭,害得我要吓死了。”安慕琴抱怨道。

三姨娘瞪着她:“你还跟我呛声,好好的一个机会让你给弄没了。接下来要怎么办啊,若是她们被选上了,看我不打死你。”

安慕琴缩着脖子,她的姨娘什么时候能够改一下这个脾气啊。幸好只是一个姨娘,若是个主母,那她还不将其他的庶女都给逼上绝路啊。

母女两人坐在一起,唉声叹气的,希望她们赶快回来,最好一个都没有被选上。

相对于安慕琴的郁闷,安慕锦倒是淡定多了。在院子跟着惠妈妈一起跳着很搞笑的动作,她觉得她全身心都舒服多了。

累出了一身的汗,安慕锦正准备歇一会儿的时候,看到那个小小的五色鸟又飞了过来。

五色鸟认识了安慕锦,一过来就朝着安慕锦飞去,脚下绑着一张小小纸条。

安慕锦好奇的打开一看,上面写道:“侯府二小姐,别来无恙?”

“小五啊,这人到底是谁啊?你要是会说话,你就告诉我吧。”安慕锦看着五色鸟道,五色鸟站在她的肩膀上,懒懒的看着周围好奇的目光,高贵的什么表情都没有。

“小姐,这个黑不溜秋的东西是什么啊?长得太丑了。”惠妈妈大嗓门一说,小五飞起来,愤怒的看着惠妈妈,似乎想要用嘴咬她。

惠妈妈被小五这样突然一飞起来,吓了一跳。

“惠妈妈,它叫小五,以后你叫它小五就可以了。不过小五的事情,你可千万不能告诉别人,尤其是大夫人她们,一个字都不能提。”安慕锦认真的交待。

惠妈妈立刻用手捂着嘴巴,含糊不清道:“小姐放心,自从惠妈妈跟了小姐之后,惠妈妈就一直很听话,从未向大夫人报告过小姐的任何事情。”

大家见惠妈妈这样都被逗笑了,不过注意力还是在安慕锦的身上。小五都来三次了,安慕锦这一次会回信吗?

“小五啊,回去告诉你的主人,侯府的二小姐是个笨蛋,不会写字也不会认字,让他以后不要写了。你赶紧回去吧,辛苦你了。”安慕锦挥着手,将小五给赶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