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锦绣天成

第57章 欺负

第57章欺负

“哼哼!”安慕锦走一路哼了一路,身边多了一个小尾巴,而且还是带着花蝴蝶的小尾巴。

这一路下来,安慕锦也算是对身边的那个小尾巴有一些了解了。皇子中排行老七,人称七皇子,小小年纪,风流倜傥,沾花惹草,请看下面的案例:

看到有宫女过来,不是捏捏这个的脸蛋,就是摸摸那个人的小手。问的最多的就是你的脸上有没有擦胭脂,宫女们若说擦了也就算了,若说没有擦他能上去就亲人家一口。

路上若是遇到什么妃子,他也跑上去抱一抱,将头埋在人家的胸前蹭啊蹭,还对她发出邪恶的笑声。

妃子们当他只是一个十岁的小孩,可在安慕锦看来,他的身高都快比那些妃子们还高了,难道妃子们都没有发现吗?

好在七皇子如何能闹,但是他却给安慕锦省了不少的麻烦,跟在他的身后,没有人会过问她,而且他还能带着自己找到孔美人的宫殿。

到了孔美人住的融雪殿,安慕锦很和气的对七皇子说了声谢谢,然后让他回去。

七皇子却嘿嘿笑道:“小丫头,你不厚道!本皇子辛辛苦苦将你送到这里来,你就这样赶本皇子走?”

安慕锦忍不住长叹一口气,“七皇子,孔美人有了身孕,恐怕禁不起你的折腾,所以……”

安慕锦后面的话没有说完,她以为七皇子会懂,可是七皇子不懂,依旧笑眯眯道:“你们还不知道吗?孔美人走路不小心,滑了一跤,孩子早就没有了。”

看七皇子嬉皮笑脸,而且一副很风轻云淡的样子,安慕锦第一时间听到这话竟然是不相信。

“你胡说的吧?孔美人怎么会滑胎?”安慕锦惊叫道。

七皇子看安慕锦惊讶的样子,又是一笑:“你不信算了。跟着本皇子进来瞧一瞧,你就知道了。”

看到七皇子已经进去了,安慕锦才失魂落魄的跟了进去。

孔美人滑胎了,为什么她却不知道,是侯爷瞒着不说,还是连侯爷都不知道呢?

融雪殿不大不小,穿过一个小花园,进入了殿内,也没有看到有宫女在。就在安慕锦疑惑孔美人不在的时候,突然从屋里传出一阵怒吼:“滚,都给我滚!”

安慕锦被这声音吓了一跳,看着七皇子不知所措极了。而七皇子一点也见怪不怪,反倒是毫不避讳的掀开帘子,走了进去。

七皇子刚进去,孔美人的怒吼突然大了起来,然后又突然的戛然而止了。

“给孔美人问安,安平侯府的二小姐来看你了。”七皇子的口气淡淡的。

安慕锦还未从七皇子自作主张的说出她来的话中反应过来,一个披散着头发,光着脚的妇人飞快的从里面跑出来,紧紧的抱住了安慕锦的小身板。

“锦儿,你终于来了!”孔美人哭的一塌糊涂,安慕锦被她抱的几乎喘不过气来,不过还是很快的稳定了心绪,开口道:“臣女安慕锦给孔美人请安,孔美人万福。”

孔美人听到这话,猛然将安慕锦推开,不相信的看着安慕锦道:“连你也这样对我!”

孔美人不过十六岁,正值青春年少,可看她此刻的样子,和那三十岁的妇人无异。原本姣好的面容此刻暗淡无光,眼睛高高的肿着,嘴唇没有多少血色,整个人都瘦了一圈,看上去很是可怜。

“臣女,臣女……”这是皇宫,安慕锦不敢没有规矩,低着头不敢看孔美人的眼睛。

在看到她现在这样,安慕锦就相信了她的孩子真的没有了。她的身上还带着安云瑶特意买来的苏州小孩玩意呢,她也不敢拿出来给孔美人,怕惹孔美人伤心。

“锦儿,我是你的雪儿表姐啊,你忘记了吗?”孔美人再次上前,抱着安慕锦的肩膀,轻轻摇了摇。

安慕锦抬头看着孔美人,她没有忘记,只是现在眼前的这个女孩已经不再单纯的只是她的表姐了。

姐妹二人对视了一会儿,孔美人突然哈哈大笑起来,“是的,自从我进宫之后,一切都变了!”

安慕锦再次垂下头,她不敢看孔美人现在的样子,她害怕!

“锦儿,我一个人在宫里好寂寞,又害怕,不如你留下来陪我好不好?”孔美人突然开口吓了安慕锦一跳。

若是安慕锦知道安云瑶没有进过宫,她都怀疑孔美人说这话是受安云瑶的指使了。

看了孔美人一会儿,安慕锦轻轻摇头,“臣女念家!”

“锦儿,我也念家了。求求你了,锦儿,你就留下来陪我,几天也是好的,好不好?”孔美人带着祈求的说道。

安慕锦正要拒绝,七皇子在一旁插话道:“好啊。二小姐,我也喜欢你的很,你留下来,我以后天天来找你玩。”

安慕锦瞥了七皇子一眼,真想不通七皇子的师傅到底是谁,怎么能将他教成了这样?

他可是皇子,将来有可能当皇上的人,怎么能说出这么轻浮的话呢?

“孔美人,臣女不能留下来陪你。臣女来看你,是为了帮姑母带一句话,她让你在宫里好好的……”

“不,我一定都不好!”孔美人快速打断了安慕锦的话,将安慕锦往屋子里拉,边拉边说:“锦儿你来看我的房间,你留下来就和我一起睡。我们姐妹好好说话……”

安慕锦一听这话,就想到安云瑶强行相送她进宫当宫女的事情,她对此非常的排斥。猛然挣脱孔美人的手,跳着后退,看着孔美人道:“臣女看过孔美人了,臣女告退。”

说罢,安慕锦头也不回的快速跑出了融雪殿。

身后是七皇子和孔美人的喊声,安慕锦捂着耳朵,强迫自己什么都听不到,就这样一直跑。

跑啊跑啊,不知道跑了多久,安慕锦再一回头,身后的人都没有了,而且她也成功来到了一处陌生的宫殿。

哎呀,又迷路了!安慕锦心里默念一句,不知道是气到了,还是刚刚跑的太急了没有注意到脚下,刚一走抬脚就猜到一颗石头,接着脚下一崴,人就朝着旁边的花丛摔了过去。花丛的枝丫擦着安慕锦的脸而过,疼的她一阵龇牙咧嘴,等她起来一摸小脸,见血了。

看到手上的血,安慕锦的小脸一阵惨白。

她早上就有一种不好的预感,看来都是真的。这不,好好的路就让自己给摔了,而且还摔花了一张脸。

也没有镜子照一照,安慕锦只能用帕子胡乱的擦着脸。整张脸都是火辣辣的,她根本就不知道自己到底伤到哪里了。

“给!早晚擦一次!”伸过来的一只手,话语简单,中气十足。

安慕锦迷茫的一抬头,看到荣叔正对她不自然的咧着嘴。

安慕锦的小心脏又是一跳,荣叔这是想对她笑吧。

荣叔在这里,那是不是说明小王爷也在附近。安慕锦下意识的往旁边看了看,并没有看到其他人,她还是将荣叔手里的药膏接了过来。

“谢谢荣叔!”安慕锦恭敬的对荣叔说道,又拿着帕子在脸上擦着。

荣叔见她擦的地方都不对,想到她自己看不到自己的脸,就拿过她手中的帕子细心的将她脸上的灰尘以及血迹清理干净,并给她抹上了药膏。

那药膏抹在脸上,清凉清凉的,竟然连疼痛都感受不到了。

安慕锦还要和荣叔说谢谢,荣叔将药膏还给她,大步流星的去了。

安慕锦追上两步,见荣叔越走越快,苦笑着摇摇头:“这时候见他,也不是时候。”

站在原地想了一会儿,安慕锦决定按照原路回去,省得走的远了,找不到回去的路了。

等安慕锦一离开,荣叔从远处的一处亭子里出来,身后站着的赫然就是小王爷。

“少爷,为何不和她见面?”荣叔不解的问道。

小王爷留恋的看了一会儿安慕锦的背影,冷冷清清的站了一会儿,转身要回去。荣叔知道小王爷不想多谈这件事,也就快速扶着他,往旁边的一处宫殿走去。

安慕锦走了不到一会儿,就看到安慕雪带着两个宫女正在找她呢。

有外人在,安慕雪对她可是非常的不错,担忧的双眼都落了泪,拉着安慕锦的手一个劲儿的说:“妹妹,你担心死我了。你这脸是怎么了,是不是有人欺负你了?”

安慕锦心中冷笑,在这皇宫里,和她最熟的人就是安慕雪了吧,除了她不欺负自己,还有谁会没事了欺负她。

若不是安慕雪在太后面前说她这还是化的比较淡的妆,太后会气的那么厉害吗?这一切都是拜安慕雪所赐啊,所以看到安慕雪那一副担心自己的样子,安慕锦是一点也不动容。

走了一会儿,安慕雪才发觉安慕锦的双腿有一些问题,停下来关心的问道:“妹妹,你的腿怎么了?”

安慕锦连忙摇头:“没事,就是走太多路了,有些累。”

听安慕锦这样说,安慕雪什么都没有说,两姐妹手拉着手一起走向了宫门口。

之前下马车的地方是在一处小宫殿,出去的时候却是直接去宫门口坐马车。这让安慕锦又对宫里的规矩一阵腹排,她今天走的路真多啊,又加上摔了一跤,现在双腿疼的几乎要了她的命。

一爬上马车,安慕锦就闭目养神起来,而安慕雪却摇着她起来,将皇后和太后赏赐的东西拿出来,好声好气的让安慕锦喜欢哪个尽管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