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锦绣天成

第59章 埋怨

第59章埋怨

在老夫人说二姨娘搬到云文苑的前一天,老夫人就说了侯爷想抬她做平妻的事情。只是被她拒绝了,她不在乎什么身份,只在乎安慕锦的未来。

二姨娘说只要老夫人拿安慕锦当嫡孙女看待,将来给安慕锦许配一个好人家,她就心满意足了。

这件事本来不算是什么大事,所以二姨娘就没有和安慕锦说。谁知道关于这件事的话还是传进了安慕锦的耳朵里。

和安慕锦解释了原因之后,安慕锦长叹一口气,用手搓着二姨娘的手叹道:“姨娘,锦儿说的都是真的。锦儿一辈子都不想嫁人,一辈子都不想离开姨娘。所以姨娘你不用拿你的幸福来交换我的婚事。不管以后父亲给我找什么样的人家,我都不会嫁的。”

见安慕锦说的认真,二姨娘有一种错觉,好像她的锦儿经历了很多一样,不再是她的锦儿了一样。

“锦儿,你还小,怎么会说出这样一番话?”二姨娘惊讶的问道。

安慕锦没有回答,只是让二姨娘放宽心,别为她的婚事操心,她还小。

二姨娘心疼的看着安慕锦,时间过的很快,再过两年,安慕锦就十三岁了,到时候就可以议亲了,议亲之后就是成亲。

安慕锦现在嘴上说不想成亲,那是因为她还小,什么都不懂。等到了年纪,她自然就会想了。

母女俩各自想着心事,安慕锦小坐一会儿就走了,心里烦忧的厉害。

她看二姨娘现在都开始操心她的婚事了,她真担心二姨娘和前世一样,同意了她和安慕雪嫁给同一个人。

这种担忧一直持续到了大学飘零,那天正好也是安慕雪的生日。

安慕雪已经十二岁了,又进宫几次,有了自己的社交圈子,当即就请了一些小姐妹们过来坐坐。而安慕锦作为安慕雪的妹妹,也被安慕雪亲热的拉过去说是要帮忙。

安慕琴和安慕玉知道这件事之后,都精心打扮一番,带上厚礼也去了瑞雪苑。她们嘴上说是来帮忙的,其实也是为了来和安慕雪的朋友混一个脸熟,这些可都是京城的名女啊。

安慕锦看到安慕琴和安慕玉挺积极懂事的,她也就懒得做,想着找个机会开溜算了。

正巧被那日在宫里认识的张晓慧看到,张晓慧过来抱住了安慕锦,很是亲昵的在她的头上敲了一下,笑道:“几个月不见,小丫头你又长高了。”

安慕锦摸着脑袋,好一会儿才想起这个人是谁来。

“小丫头,你该不会是忘记我了吧?”张晓慧瞪大眼睛,安慕锦摇头:“没有,你是晓慧姐姐。”

张晓慧这才露出笑容来,朝里面说笑一团的小姐们努努嘴,口气酸酸的说:“其实我和大小姐的关系并不怎么好,只是她的面子大,请了我,我要是不来她肯定又要多想了。可是我一来,也融入不了她们的圈子,唉……”

之前张晓慧和安慕雪的关系挺好的,自从八月十五听到安慕雪那样说安慕锦之后,她就觉得京城里那些传言都是假的。

什么安平侯府的大小姐对二小姐十分的好,即使二小姐是个哑巴,大小姐也一如既往的对她好。

若不是亲眼看到安慕雪到底是怎么说安慕锦的,也许张晓慧还在误会着呢。那日安慕锦被太后赶出去之后,在去御花园的路上,张晓慧就是偷偷的和安慕雪说了一下她不应该那样说安慕锦,然后她就被安慕雪嫌弃了。

她知道肯定是安慕雪说了她什么,不然那些京城小姐也不会一改常态,对她排斥的很。

就像现在,别看大家有说有笑的,等她一进去,绝对鸦雀无声。

“姐姐人很好。如果晓慧姐姐你真有事来不了,她也不会说你什么的。”安慕锦为安慕雪解释道。

张晓慧很努力的撇了撇嘴,“算了,我不和你说了。免得你以为我这是破坏你们姐妹的情分呢,反正我人是来过了,一会你和她说我来了葵水,先回去了。”

安慕锦点点头,看着她和她的丫鬟一起离开了。

这时安慕雪从屋子里出来,看到了张晓慧的背影,过来问道:“妹妹,晓慧和你说什么了?”

“她说她来了葵水,没有做准备,所以先回去了,让我和你说一声,请你不要在意。”安慕锦实话实说道。

“哦,这样啊。”安慕雪眼珠子轻轻一转,又笑道:“哎呀,她也真是见外。没有准备东西,可以和我说嘛。难道我们这么大的侯府,还能少了那些东西。凝喜,你去喊张小姐回来。”

凝喜应了一声,小跑着出去了。

不过等了好一会儿,也没有见到凝喜回来。

安慕锦也被安慕雪拉进了屋子,坐在那里,听安慕雪和大家有说有笑的。

一直到中午吃饭,安慕锦都没有看到张晓慧,而凝喜不知道何时已经回来了。

因为是下雪的缘故,吃了午饭,大家都早早的散了。

安慕锦和安慕琴,安慕玉三人帮忙收拾,等收拾完了才离开。安慕雪拿出东西送给她们三人,除了安慕锦没有要之外,其余两人都拿了安慕雪一些东西。

在回去的路上,安慕玉好奇的问道:“锦儿姐姐,雪儿姐姐每次给你东西,为什么你都不要呢?”

安慕锦想了一下,才回答:“我觉得那些东西对我来说没有必要,所以我就不想拿。等我遇到想要的,我肯定会要的。”

如果安慕雪刚当着众人的面将翡翠蝴蝶还给她,她肯定会接过来的。

当然这只是安慕锦随便想想罢了,等她回到锦绣苑,林妈妈已经生了一大盆火,和惠妈妈坐在火盆前烤火呢。

看到安慕锦回来了,惠妈妈连忙起来将安慕锦的披风拿下来,又给安慕锦捂捂脸,拉着安慕锦坐下。林妈妈给安慕锦倒来一杯热茶,安慕锦捧着热茶,笑道:“这里才有家的感觉。”

“小姐,年后天暖了,我想进山一趟。”惠妈妈突然说道。

安慕锦一愣,不解的问道:“妈妈,你要进山干什么?”

“挖药!”惠妈妈高兴的说道,见安慕锦感兴趣和她讲了进山挖药的一些趣事。

安慕锦越听越觉得好奇,惠妈妈讲的也是十分的动听,让安慕锦有了身临其境的感觉。

“惠妈妈,明年我和你一起进山。”安慕锦激动的说道。

惠妈妈嘿嘿一笑,正要说好,林妈妈在一旁提醒道:“小姐,你可是安平侯府的小姐,多少双眼睛看着呢,你能出去?”

安慕锦吐吐舌头,是不能光明正大的出去,不过她可以偷着出去啊。偷出府的事情又不是没有做过,所以安慕锦一点也没有因为林妈妈的话而受打击。

再过几天就到腊八了,宫里的赏赐如期而至。安云瑶在公公要走的时候,不顾侯爷的眼色,跑过去问孔美人什么时候生皇子。

公公一听安云瑶这样,吃了一惊道:“你是谁?孔美人的事情也是你能打听的?”

“我,我是她的母亲。”安云瑶连忙指着自己解释。

“孔美人被禁足了,没有皇子了,以后也不会有了。”公公看了一眼侯爷,说罢就走了。

安云瑶听到这话犹如五雷轰顶,整个人摇摇欲坠,若不是身边有丫鬟扶着,恐怕她早就倒地不起了。

“我的儿啊!”过了好一会儿,安云瑶才大出一口气,然后嚎啕大哭起来。

侯爷看到安云瑶哭的伤心,也是直叹气:“既然当初让她进宫,就应该知道她以后就是天家的女人了,荣辱富贵和你再没有什么关系了。她给你你就拿着,不给你你也别强求。以后就当,就当没有这个女儿吧。”

安云瑶哭的伤心,再听到侯爷这句话哭的更是上气不接下气,紧紧的抓着侯爷伸过来的手,大哭道:“大哥,大哥……你在朝中为官,这件事你一定早就知道了,是不是?”

侯爷点头,他的确早就知道了。只是他不想将这件事告诉安云瑶,就怕她有这样的表现。

孔美人失去孩子之后,整天疯疯癫癫的,皇上去看她,她也将皇上往外赶。再一次差点将皇后打伤之后,皇上彻底对她冷了脸,虽没有降了位份,却也禁了她的足。

安云瑶哭了一会儿,突然将目光转向了安慕锦,阴狠狠的说道:“锦儿,锦儿也提前知道,是不是?”

安慕锦被安云瑶那么一看,浑身的毛发都被吓的倒立起来了,僵硬的站在那里,不知道该说什么。

侯爷为安慕锦开脱道:“锦儿没有告诉你实话,也是不想让你伤心。”

“不,她才没有那么好的心。当初若是她答应进宫帮助雪儿,说不定雪儿也不会丢了孩子,更不会被皇上禁足。都是她,一切都是因为她。”安云瑶突然从地上爬起来,飞快的跑到安慕锦的身边。

大家都还没有反应过来,安云瑶狠狠的抓着安慕锦的头发。安慕锦的头发都被抓乱了,她感觉头皮一阵疼痛,接着脸上就火辣辣的一片烧红,还有耳门子那里嗡嗡的声音。

她第一次挨这么狠的耳光,整个人都被安云瑶打懵了,站在那里一点反抗的能力都没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