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锦绣天成

第119章 留宫

第119章 留宫

“死了?”安慕锦喃喃的重复着七皇子的最后两个字。

七皇子认真点头:“是的,死了!”

安慕锦想到小王爷死的情况肯定和七皇子想的不一样,她想的是小王爷若是死了,她会不会就被荣叔拉去陪葬了。

刚刚安慕锦问小王爷为何留她在这里吃饭,他说是为了以后的需要,那就是说为了以后陪葬的需要。

想通了这一点,安慕锦忍不住的打了一个寒颤,心里有个声音道:小王爷一定要好好活着啊,最好活个千儿八百年的。

七皇子不知道安慕锦在想什么,看到她寒着脸不吭气还以为她是害怕了,不由得心中一喜。

“安慕锦,这次你要怎么谢谢本皇子?”

安慕锦抬头看着七皇子,不解的问道:“我为什么要谢你啊?”

“当然要谢了,是本皇子告诉你小王叔的身体不行的。之前母后给小王叔选王妃,也是想找个他活着能照顾他,他死了能为他陪葬的人。呵呵,可是那些姑娘们都不知道,还以为我小王叔多么玉树临风,身体健康呢。”七皇子呵呵笑着说道。

“那谢谢七皇子了。”安慕锦福了福身,心思复杂的很。

都说小王爷是先皇最宠爱的一个孩子,生母太后还活着。皇上和皇后对他还不错,眼前的这个七皇子和小王爷的关系也挺好。可是听到七皇子这样说小王爷,安慕锦觉得这些人可能都不是真的为他好吧,莫名的为小王爷悲哀了一番。

七皇子陪安慕锦走了一会儿的路,因为有事先走了,安慕锦只好按照七皇子跟她说的路线自己去找珍儿。

皇宫实在是太大了,有些路在安慕锦眼里都是一样的,她也不知道自己走到哪里去了。

看到远处有一座凉亭,她想过去歇一会儿。刚走到进入凉亭的那条路,突然从下面的花丛里冲出来一个人,拦住了安慕锦的去路。

“姐姐,我怕!”珍姐儿抱着安慕锦哭着说道。

安慕锦弯腰为她擦了眼泪,问道:“发什么事情了,和姐姐说说?”

“姐姐,我看到,看到一个男子压着雪儿姐姐,雪儿姐姐流血了,流血了……我想冲进去让那个坏人离开雪儿姐姐,可是宫女将我拉开了。”

珍姐儿还小,还不懂这些事情是什么,可安慕锦懂啊。她知道安慕雪是被人轻薄了,只是在这个皇宫里能轻薄安慕雪的,或者说安慕雪甘愿被轻薄的人恐怕只有大皇子了吧。

一想到轻薄安慕雪的那个人就是大皇子,安慕锦也害怕起来,拉着珍姐儿往凉亭去。

“姐姐,他们就在凉亭旁边的房子里。”珍姐儿指着前方的房子说道。

安慕锦的脚步猛然停下来,抓着珍姐儿的手赶紧往回跑。

跑了不知道有多久,安慕锦的心还在扑通扑通的跳着。珍姐儿着急的问道:“姐姐,我们不进去救雪儿姐姐吗?”

安慕锦茫然的摇头,不知道该如何和珍姐儿解释这件事,只是叮嘱道:“珍儿,这件事非同小可,看到了就当作没有看到知道吗?”

珍姐儿似懂非懂的点头,还是有一些犹豫道:“我怕雪儿姐姐会死掉,那个人对雪儿姐姐很坏,撕破了雪儿姐姐的衣服,还咬她……”

听到珍姐儿说的这么详细,安慕锦吓的连忙捂住了她的嘴巴,小心的看着四周。

看到周围并没有其他人在,安慕锦蹲下来,仰头看着珍姐儿道:“珍儿,你快忘了这件事吧,而且雪儿姐姐她不会死的。”

“真的吗?”珍姐儿高兴的问道,安慕锦认真点头:“记住,这件事谁都不能说,就是你的姨娘你也不能说知道吗?”

“恩。”珍姐儿也点头。

没想到安慕雪这样直接的和大皇子行了周公之礼,安慕锦想过不了几日她就会和金府解了婚约,嫁入大皇子府吧。

两人沿着路一直走,走了一会儿就看到一个宫女急急忙忙的跑过来:“五小姐,公主正找你呢。”

珍姐儿拉着安慕锦的手,祈求道:“姐姐,你和我一起去见公主吧。”

安慕锦点点头,那个小宫女又道:“二小姐,刚刚德妃娘娘的宫女在找你,不如奴婢先将你送到梨雪宫吧。”

听到德妃的宫女找她,安慕锦刚放下的心又一次提了起来。不知道德妃找她做什么,该不会是为了她和孔展鹏的婚事吧?

“姐姐不要丢下珍儿。”珍姐儿抓着安慕锦的手急忙说道。

安慕锦低头看着珍姐儿,她也想陪着珍姐儿,只是在皇宫里根本就由不得她做主啊。

“珍儿,你好好的陪着淑言公主,姐姐一会儿去找你。”安慕锦安抚了珍姐儿一路,在分离时她才打起精神道:“姐姐,你一定要来找我啊。”

安慕锦以为她可以做到的,却还是没有能够做到。

到了梨雪宫就有宫女问她是谁,她说了身份,宫女立刻将她带到梨雪宫的正殿。

梨雪宫气势宏伟,里面摆设看着比千禧宫还要繁华。安慕锦看着那明黄的地摊,落脚时都觉得是踩在金子上面,小心翼翼的。

德妃扶着宫女的手从左边的房间走出来,看到安慕锦再也没有之前的热诺。虽然她还会对安慕锦笑,但是安慕锦觉得那不是笑,而是一种礼仪。

安慕锦跪在德妃面前,声音洪亮道:“臣女安慕锦给德妃娘娘请安。”

“起来吧。”德妃轻轻一说,安慕锦抬头时德妃已经走到椅子上坐下了。

安慕锦走上前站着,却不敢坐下。

德妃看着拘谨的安慕锦,自顾喝着茶。此时她是高高在上的德妃,眼前的这个女孩曾经和她一样,但是现在两人的身份却有着天与地的差别。

“锦儿,别站着了,快来坐着吧。”德妃指了指位于她下方的椅子道。

安慕锦不敢去坐,福了福身道:“不知道德妃娘娘让臣女来,有何事要说?”

“不急。”德妃微微一笑,偏头对身后的宫女道:“冬儿,你去看看房间收拾好了没有?二小姐要留在这里住几天,告诉她们好好伺候着二小姐。若是二小姐住的不舒服了,小心她们的皮。”

“是!”冬儿离开。

一听德妃让她住在这里,安慕锦就有一种不好的预感,跪下来道:“臣女请求德妃娘娘收回成命,臣女想回去。”

德妃看着地上趴着的小人儿,抿嘴又笑了,“本宫累了,送二小姐也去休息吧。”

安慕锦看着德妃的裙子从面前扫过,她微微抬头看着德妃的背影,心中明白这个德妃再也不是之前的那个孔融雪了。

“二小姐快跟奴婢去休息吧。”两个宫女架着安慕锦起来,安慕锦麻木的随着两人去了梨雪宫的偏殿。

一进入偏殿,安慕锦就坐立不安,拧着手里的小帕子,几次想出去都被人给拦了下来。

到了晚上,安慕锦更是急的快要哭了,就是说要见德妃。宫女也说德妃正在休息,摆明了是不想让安慕锦见到德妃。

晚饭是宫女们送进来的,安慕锦抓着那个宫女问道:“何时才能让我去见一见德妃?”

小宫女吓的低头:“奴婢只是一个送饭的,什么都不知道。”

看她吓成那样,安慕锦不得不松手让她离开。看着桌子上的三菜一汤,她一点胃口都没有。

照顾她的宫女良辰劝道:“二小姐还是吃些东西吧。”

安慕锦问她:“为何不让我见德妃娘娘?”

良辰低头不言,安慕锦再问另一个宫女美景,美景也是不言不语。

安慕锦知道问这些人是问不出来的了,哀伤的坐了一会儿,觉得肚子饿了,才拿起筷子开始吃。只是那时的饭菜已经凉透,她吃着吃着就觉得心酸。

她不知道德妃留她在这里想做什么,难道就是为了她和孔展鹏的婚事没有成,特意留她在这里整她的吗?

吃了饭,良辰又让安慕锦去洗漱。安慕锦跟个行尸走肉似的,按照良辰的吩咐都去做了。

偏殿里静悄悄的没人说话,整个梨雪宫都是安静的可怕。安慕锦坐在**,抱着被子,害怕的一点睡意也没有。

静静的坐着过了不知道有多久,外面终于有了点动静,似乎是什么人来了。安慕锦连忙下床想跑出去看一看,良辰拉住她道:“嘘,是皇上来了。”

安慕锦一听是皇上来了,浑身僵硬住,在良辰奇怪的眼神中慢慢的走了回去。

很快,主殿里热闹起来,皇上的喘息声,德妃的欢愉声……

安慕锦捂住耳朵,想要不去理会这些,可那些声音却跟着了魔一样的传进了耳朵里。

她看着良辰美景,两人好像没有听到似的,脸上一点表情都没有。再看守在门口的两个宫女,她们同样的淡然。

这时安慕锦想到来时小夫人对她说的那些话了,在宫里看到什么听到什么都当做没有看到没有听到。

既然捂着耳朵也能听到那些声音,不如松开,让心静下来,这些声音就自然的听不到了。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