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锦绣天成

第137章 顶嘴

第137章顶嘴

相传九月十九是菩萨的生日,这一天去福寺庙烧香祈福的人特别的多。

傲气的金夫人虽然对侯府下了拜帖,却没有邀请侯府的人一起去福寺庙,只是说在福寺庙门口集合。

而不放心安慕雪的大夫人正好有机会跟着一同前去,只要不让金夫人看到就可以了。

小夫人带着安慕锦和安慕琴坐在前面的马车,安慕雪和大夫人则是坐着后面的马车上。这样的安排是为了方便大夫人及时下车,避免和金夫人碰面的尴尬。

由于今天去祈福的人很多,马车在街上都是慢慢的前行着。安慕锦有几次都挑开帘子,偷偷的看着外面,被小夫人训了好几次。

“你看琴儿都没有像你这样好奇,快别看了。若是被人看到,岂不是让人笑话。”小夫人再次将帘子拉下来,不让安慕锦去看外面的事物。

安慕锦撅着嘴巴,看着很是乖巧的安慕琴一眼,心里想着安慕琴这会心里肯定想着孔展鹏呢,她才没有心思看外面的那些东西。

马车走的虽然慢,但都还是在走着,突然停下来,让车里的人都是一愣。

安慕锦迫不及待的想要掀开帘子看看怎么回事,小夫人及时制止了,嗔怪的看了她一眼:“这里是大街上,不要这样没有规矩。”

训完安慕锦,小夫人对外面的车夫问道:“外面是怎么了?”

“回小夫人的话,对面好像是皇家的人,所有的人都停下马车在给他们让路呢。”车夫大声回答道。

听到是皇家的人,安慕锦还是忍不住掀开帘子看了一眼。她掀开帘子时,大皇子骑着高头大马正好从她身边经过。

安慕锦掀开的帘子很小,大皇子根本就不可能注意到她。再说了这么多马车,大家说不定都有偷看,他注意到了又能怎样呢。

“是大皇子!”安慕锦说道,小夫人和安慕琴也好奇的趴过来,想要看看这是怎么回事。

而坐在后面马车上的安慕雪也掀开帘子,看到大皇子朝着她这边走来。她激动的从马车前面出去了,站在马车上痴痴的看着大皇子,丝毫不掩饰自己对他的爱慕。

大皇子骑着大马,身姿在一众侍卫里显得特别的突出。看着这样的大皇子,安慕雪更加的痴心于他,情不自禁的喊道:“大皇子,我是雪雪啊!”

大皇子听到了安慕雪的声音,只是轻轻的扫了她一眼,好像只是看到了一件极其普通的物件一样,丝毫没有留恋。

见大皇子对自己如此反应,安慕雪的心好像被什么东西抓了一下,疼的难受。

眼看着大皇子就要从她的马车过去了,安慕雪抓住最后的机会,又往马车前走了两步,冲着大皇子的身影喊道:“大皇……”

子还没有喊出来,,马车突然一晃,安慕雪脚下不稳,一下从马车上摔下来了。

即使摔倒了,安慕雪的视线也没有从大皇子的身上移开。只是那个她痴痴看着的大皇子,却没有因为她刚刚的尖叫而回头看她一眼。

安慕锦以为自己要狼狈的摔在地上了,这时一个人突然从马上翻身下来,稳稳的将安慕雪给接住了。

安慕雪睁眼一看,正对上金云堂那紧张关心的双眼。

在看到金云堂的那一刻,安慕雪想如果此时抱着她的是大皇子,那该有多好啊。

“雪儿你没事吧?”金云堂将安慕雪扶好,紧张的问道。

安慕雪抱了抱自己的胳膊,小声道:“我没事。”说完她往人潮的前方看了一眼,却没有看到大皇子的身影。

“雪儿,你在找什么?”金云堂见安慕雪往前看,还以为她找什么人。

安慕雪连忙摇头,回过头看着金云堂问:“你怎么会在这里?”

“皇上生病,皇后和大皇子来为皇上祈福,我是这次护卫的总统领。对了,母亲还在福寺庙等着你们呢,你们快去吧。等我将皇后和大皇子平安送回宫,我也来福寺庙找你们。”金云堂笑着将安慕雪扶着上了马车。

安慕雪对他摆摆手,故意将自己的帕子丢掉。金云堂立刻宝贝的捡了起来,并深深的看了安慕雪一眼,没有打算将帕子还给安慕雪的意思,而安慕雪也没有要。

见金云堂那样宝贝自己的东西,安慕雪心思复杂,又看了一眼前方才进了马车。

大夫人比安慕雪还先看到金云堂,她本来想出去叫安慕雪的,可是怕被金云堂发现她也来了。

这时看到安慕雪平安回来,大夫人紧张的跟什么似的,紧紧的拉住安慕雪的手道:“雪儿啊,你和大皇子是不可能的了。你就收收心,好好和金云堂在一起吧。我看他对你是一片真心加痴心,你要好好珍惜才是。一个女人最重要的是遇到一个真心对自己好的人,这样的女人才是享福的,不然只会受累。”

“母亲我知道。”安慕雪趴在大夫人的腿上,轻轻的说道:“我好累,让我休息一会吧。”

马车再次启动了,安慕锦放下帘子,轻轻的叹了一口气。

刚刚的那一幕她们都看在了眼里,安慕雪真是胆大啊,在人群中丝毫不掩饰自己对大皇子的爱慕。只是金云堂来的太不巧了,居然没有将那一幕看在眼里。

相对于安慕锦和小夫人的沉默,安慕琴倒是很有话说:“真没想到安慕雪现在喜欢的人还是大皇子,难道说她肚子里的孩子是……”

“琴儿莫要胡说!”小夫人听安慕琴说了这件事,连忙阻止道。

安慕琴吐吐舌头,捂住了嘴巴,看着小夫人道:“二娘,你是不是一早就知道那个是大皇子的?”

小夫人瞪了安慕琴一眼,训道:“今天是来给你们求姻缘的,不要说这些不好的事情,免得冲散了自己的好运气。”

“真的吗?那我不说了。”安慕琴一听小夫人这样说,连忙改口不再问了。

见安慕琴反应这样激烈,小夫人和安慕锦都忍不住笑了起来。

越是里福寺庙近的地方,人越是多,马车也越是难走。最后安慕锦提议大家干脆下来用脚走好了,坐马车实在是太慢了。

安慕琴和小夫人都没有什么异议,只是去问安慕雪时,她大小姐的脾气又上来了,说什么也不想下马车。

看安慕雪这个死样子,安慕琴忍不住说道:“就是你身上长了金子了,下车走一步路都怕被人抢了。若是这样,那我们就先走了,让你抱着那些金子生金子去吧。”

安慕琴说罢拉着安慕锦就走,安慕锦也不想留在这里等安慕雪做好决定。小夫人见两人都走了,对大夫人道:“姐姐,她们两个还小不懂事,玩心又重,已经先跑走了。我不放心她们,我也先走了。”

听小夫人也要走了,大夫人着急起来,推着安慕雪道:“雪儿,你快跟上吧。母亲怕被金夫人发现,到时候她又要为难你。”

安慕雪哼了哼,实在没有办法,只好下了马车,追着小夫人她们去了。

安慕锦和安慕琴对什么都好奇,这个也要看,那个也要看。安慕雪跟在她们两个身后,又累又热,凝喜拿着扇子扇风也不管用。

“二娘,你也管管她们两个,我们是来祈福的,不是来看这些小玩意的。若是喜欢的,可以让丫鬟们买,我们先上去吧。”这么多人,安慕雪的大小姐脾气也不好发作,忍着气对小夫人说道。

小夫人就跟没有听到似的,也和安慕锦她们一起挑选着那些小玩意。

快要到山顶时,安慕雪快走两步,先安慕锦三人到了山顶。

因为太累而没有注意到金夫人,金夫人上前冷冷的看着她道:“侯府的大小姐真是好大的架子,还要本夫人亲自到面前先给你行礼,你才能看到我是吗?”

金夫人说话带着刀子,安慕雪哪里受过这些阴不阴,阳不阳的话,当下气的脸色一变,也不客气的说道:“金夫人说哪里话,雪儿只是没有看到你而已。你若是不想先和雪儿打招呼,可以当做没有看到雪儿,等雪儿看到你再和你打招呼也不迟啊。”

“你!这些话都是侯府教你的吗?”金夫人被安慕雪气的一哼,别过脸不想看到安慕雪。

而安慕雪也不想看到她,同样别开了脸。

安慕锦三人只是比安慕雪慢了几步而已,等她们来到山顶时,看到安慕雪和金夫人相背站着,脸色都不好看。

看金夫人生气了,小夫人连忙赔着笑脸道:“金夫人这是怎么了?今天是菩萨的大喜日子,怎么着也应该高兴一下,露出点笑脸来啊。”

金夫人哼了哼,指了指安慕雪道:“这个人眼睛长到头顶上去了,我在她面前她都没有看到。我只不过是训了她一句,她就顶嘴顶的厉害。这难道也都是侯府特意教出来的吗?”

“好了好了,金夫人别生气了。我在这里替雪儿给你赔不是了,她一定是因为人太多没有看到你。要是她看到你,肯定先上去和你打招呼的。”小夫人推着金夫人,又在她面前说了许多好话,她才露出点笑脸来。

福寺庙前是要记录每个来客的香油钱的,金夫人的身份比小夫人的高,她自然的走在前面。

小夫人的身份虽然低,但是她也不想失了侯府的面子的,打算金夫人给多少她就给多少。

轮到金夫人时,金夫人给的并不是钱,而是从随从手里接过一对金灿灿的佛像。

一看金夫人拿出来这两个宝贝,小夫人当时就心里一沉。明白无论她给多少钱,都及不上金夫人打造佛像的这门心。

所以到小夫人时,她只是给了一百两银子,也只能算是不失侯府的面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