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锦绣天成

第214章 突然

第214章突然

安慕锦发现自从小王爷回来后,不仅饭量变少了许多,就是他整个人都变了很多。话比以前更少了,也不爱看书了,更不爱运动了,没事就坐着发呆。

有时候安慕锦和他说话,他都要过许久才回答。安慕锦知道他为太后的死难过,可她却不知道该如何和他说,就一直陪着他。他安静,她也安静。他要说话,她就陪着说话。

在一日午后,天突然下起了大雨,小王爷问安慕锦会不会下棋。

安慕锦一听他这样问自己,心里高兴,想到也许下棋可以缓解他的痛苦,就连忙说道:“我会下棋。”

“来,让我看看锦绣的棋艺如何。”小王爷还是会笑,但是那笑容太轻太轻了,好像是易碎的玻璃,看上去很让人心疼。

安慕锦执白子,小王爷执黑子。

因为是第一次和小王爷下棋,安慕锦不知道他的棋艺如何,一开始下就小心翼翼,试探着下的。如果小王爷的棋艺不好,她就故意输,这样小王爷赢了棋应该会高兴的吧。

才下了一会儿,安慕锦就觉得不对劲了。小王爷的黑子都在他面前的那一片打转,根本不管她的白子如何。

“天成,你会下围棋吗?”安慕锦小心翼翼的问,他该不是不会下吧?

“会。”小王爷简单的说了一个字,安慕锦见他说的那么肯定,也不好意思怀疑,继续下自己的。

第一局很快就结束了,因为小王爷将自己的路都给堵死了,他的那些黑子都成了死的了。

安慕锦看着棋盘上一片大好形势的白子,觉得刚刚自己不应该这么下,应该和黑子搅成一团。

第二局开始,安慕锦让小王爷先下,小王爷也不推脱先下了一子。安慕锦紧紧跟上,小王爷怎样下,她就怎样下。大不了到最后,两人打成平手。

可不到一盏茶的功夫,小王爷的黑子又无路可下了,安慕锦又赢了。

接下来不管安慕锦怎么跟紧他的子,想着让自己先输,却发现他都比自己早那么一两步。

安慕锦不知道小王爷是存着怎样的心思和她下棋,反正她是想让小王爷赢。这个让他赢的念头太执着了,安慕锦不知不觉就献了进去。

等到有人进来掌灯了,安慕锦才意识到她和小王爷不言不语的下了整整一个下午。而且一整个下午,小王爷都在输,都是自己将自己给逼上绝路的输。

小王爷有问题,他有很大的问题。他这哪里是在下棋,是在逼自己。他遇到了什么难处了,这样为难自己。

“天成。”安慕锦轻轻叫了一声,小王爷对她笑了笑,不像往常那样问她:锦绣,怎么了?

“你是不是遇到什么难处了?”安慕锦问。

小王爷摇摇头,他是遇到了一个难处。这个难处自他出身就有,无人能解。和安慕锦说了也没有用,反而会增添她的烦恼。

安慕锦是个聪明的人,她怎么会看不出小王爷在说谎话。可她也了解小王爷,他既然不想说,无论她问多少遍,结果肯定都是一样的。

第二天依旧是陪着小王爷下棋,第三天,第四天,第五天……

安慕锦不知道陪他下了几天的棋,每次的结果都是一样。无论安慕锦如何努力,小王爷都会比她先输。

“锦绣,今天我陪你好好下棋。”小王爷对安慕锦说道。

小王爷说的平常,可安慕锦却听的不平常。这几天小王爷哪里是下棋,简直就是将自己往绝路上逼。现在听他说好好下棋,安慕锦就知道他已经从绝路上走出来了。

“好,小王爷你不要对我客气,我的棋艺很不错的。”安慕锦高兴的笑道。

“好!”小王爷也笑了。

才落下第十个子,安慕锦就意识到危机了。她的棋艺是不错,可小王爷的棋艺更是高的厉害。

两人正在认真的厮杀着,突然外面传来一阵吵闹声:“小王爷,小王爷,我们又没有犯什么错,为什么要将我们赶出府?”

安慕锦看了看小王爷,小王爷一直盯着棋盘看,并未受到外界的影响。

“小王爷,小王爷,这是为什么呀?为什么要将我们赶出去,我们到底是犯了什么大错?”外面的叫喊声还在继续,屋里的两个人依然在下棋。

落下最后一个子,小王爷笑了:“锦绣,你输了。”

安慕锦早就知道自己会输,小王爷这棋艺太厉害了。恐怕再有十个她,才能是他的对手。

“天成棋艺高超,锦绣甘拜下风。”安慕锦笑道。

“走,我们出去看看。”小王爷起身,安慕锦过去扶着他,两人朝着外面走去。

景园门口,金云娟和秦琬如叫的最厉害。曹梦云也有叫过,蔡文君一句都没有叫。她抱着包袱想走,可曹梦云抓着她不让她走。

看到小王爷和安慕锦出来了,蔡文君一下推开曹梦云,对小王爷道:“文君谢小王爷宽厚,让文君能够回家。”

小王爷没有说话,她又对安慕锦道:“锦儿,我们曾经情同姐妹,希望以后见了还是姐妹。”

“文君再见!”安慕锦不知道能说什么,只说了这四个字,蔡文君应该能够明白。

蔡文君对安慕锦笑了笑,转身就走。

金云娟一把抓住了蔡文君道:“你去哪儿?我们四个都是一起的,谁说你能先走的。”

当着小王爷的面,金云娟还能说出这样的话,简直不知好歹。

“放开她!”小王爷的声音很轻,但是威严很足,金云娟不知不觉就松了手。

金云娟一松开她,蔡文君就不做停留,抱着报复飞快的跑走了。金云娟她们这些迷了心窍的笨蛋,现在不走,到时候肯定会和何雪瑶一样的下场。

“小王爷,我们想知道这是为什么。我们没有做错事,为什么要赶我们出去?”秦琬如声音动听的问道,婉转中带着几分可怜。

“真当我昏迷的时候,王府发生了什么,我什么都不知道吗?”小王爷轻声说道。

小王爷的话一说完,她们三人脸色立刻一遍,随即像说好了似的都都朝着安慕锦看来。

安慕锦也看着她们三人,心中冷笑,这三人真是愚蠢。她没有给小王爷告状,说出她们三人拦着不让如菊煮药的事情。但是小王爷是王府的主子,他想知道什么还会没有方法吗?

“安慕锦是你,对不对?”金云娟第一个沉不住气,指着安慕锦对小王爷道:“小王爷,其实事情不是你想的那样。是安慕锦她说谎,诋毁我们。”

我们两个字刚说出来,安慕锦觉得眼前一闪,金云娟突然捂着脸尖叫起来。

等了一会儿,安慕锦看到有血从金云娟的手指缝隙流出来。

金云娟的脸,算是毁了!

看到金云娟的脸被划烂了,秦琬如和曹梦云也都害怕起来,情不自禁的往后退了几步。

“本来我是不想为难你们的,可是你们却要自己为难自己。欢言,欢语动手!”小王爷说罢,将安慕锦拉到身旁,转身进了景园。

后面的事情太血腥了,他不想让安慕锦看到。

即使安慕锦没有看到,但是从她们的尖叫声中,安慕锦还是能猜到。曹梦云和秦琬如的下场不会比金云娟的好。

入夜,如菊悄悄进入安慕锦的房间,将白天的事情告诉了她。

秦琬如聪明伶俐,最让人羡慕她有一双巧手,然而右手直接被拉断。曹梦云最是伶牙俐齿,被拔掉了舌头,以后再也不能说话了。

纵然没有亲眼所见,但安慕锦还是能想象的出当时的惨状。

如菊现在说出这些,浑身都还在哆嗦:“小姐,我们一定要好好做事。万一哪天……”

说到这里,如菊突然忍住,朝着地上连呸三声,又轻轻打了自己两巴掌:“我这乌鸦嘴,怎么能说这个。小王爷对小姐不错,他一定不会那样对我们的。”

安慕锦知道如菊被吓到了,对她笑道:“小王爷人很好,是她们做的事情太过分了。”

“恩,我觉得也是。像蔡文君那样,早点走不就好了,唉……”如菊叹息一声。

她们主仆在这边说话,全部都被左边厢房的小王爷和荣叔听到了。

听了一会儿,感觉她们那边没有声音了,小王爷才问荣叔:“都准备好了吗?”

“一切妥当。”荣叔回答。

“荣叔,你的伤好透了吗?”小王爷问,荣叔实话实说道:“好透的话,还需半年。”

“恩,我知道了!”小王爷说罢,掀开被子准备睡觉,荣叔自动隐入了黑暗之中。

三更天,小王爷走进安慕锦的房间,轻轻将她叫醒:“锦绣,起来了。”

安慕锦揉着眼睛,看到是小王爷叫她,惊了一下,连忙爬起来。又看到外面天还是黑乎乎一片,疑惑道:“天成,怎么起这么早?”

虽然安慕锦心中十分疑惑,但是她的动作却并不慢,赶紧将衣服穿好。

小王爷坐在床边看着她穿衣服,又看着她穿上了鞋子,才告诉她:“我们要离开王府。”

“离开这里?”安慕锦又是受了一惊,难道说小王爷要带着她离开京城。

之前小王爷问她这个问题时,她还有些不舍得离开京城。可自从上次和小王爷分离太久,她发现她不舍得丢下小王爷一个人。她决定了,以后小王爷去哪里,她就跟着去哪里。

但是小王爷为什么不提前和她一声,这样突然决定离开京城,她都没有机会和小夫人说。万一小夫人哪天来王府找她,发现她已经不在王府了可怎么办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