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锦绣天成

第226章 中蛊

第226章中蛊

拧开酒袋,一阵糯米酒香飘了出来。小王爷只闻了一下,就咳嗽起来,咳的脸都红了。

“没事。”感觉到安慕锦要说话,小王爷连忙说道。

憋着气将那糯米酒一口喝下去,才喝了不到三分之一,小王爷就觉得全身血液逆行,在体内沸腾的犹如万里江河,搅的他全身都在抽搐。

这是最后一次了,无论如何他都要坚持下来。他强行运功将体内的气血压下去,手紧紧的抓着柱子,仰头继续将糯米酒灌下去。

“天成你慢一点!”安慕锦不知道小王爷对这糯米酒的排斥,他现在一点也不敢慢。

因为一旦慢下来,他就喝不下这酒了。

“噗……”即使小王爷努力坚持,他还是忍不住吐了起来,将酒袋扔的远远的。

他全身难受,感觉身体里有东西在四处游走,似乎想要冲出来。

“天成!”看到小王爷在地上打滚,安慕锦吓坏了,连忙将药粉拿出来,朝着他的身上就撒了过去。

因为小王爷疼的滚来滚去的,那药粉都没有撒到他的身上。安慕锦急的在一旁提醒他往这里滚,可小王爷此时眼睛看不到,耳朵听不到,什么感官都消失了。

他头疼欲裂,身体仿佛随时要炸开,他想护头,又想护着身体,一双手不知道该往哪里放。他想他这是要死了吗?

好像死了就没有这些痛苦了,可他好像还有什么未完成的心愿。安慕锦,对就是安慕锦。

“锦绣……”小王爷恢复了一点意识,伸着手往安慕锦这里爬。

安慕锦泪流满面,也忙着将手伸过去,和他的手抓在一起。安慕锦用力一拉,就把小王爷给拉过来了,将手中最后的药粉全部盖在了小王爷的口鼻处。

“咳咳……”小王爷被那药粉呛的一阵急咳,全身又在发抖了。

不一会儿就看到有什么东西从小王爷的嘴里飞出来,接着是眼睛,鼻子,耳朵……

看到这一幕,安慕锦简直是吓傻了。

她紧紧的抓着小王爷的手,用自己的手去挥开那些从小王爷体内飞出的东西。小王爷什么知觉都没有,眼睛虽然睁着,但是却好像看不到东西似的。嘴巴虽然张着,但是却一句话都没有。

安慕锦喊了几声小王爷,小王爷都放佛没有听到。

越来越多的东西从小王爷的七窍里飞出来,或者爬出来。它们一出来就快速离开小王爷的身体,然后爬了不到一尺就全部死了。死了之后,它们的尸体化成了一滩水。

这诡异的一幕看的安慕锦几乎不能思考,她好像在哪里见过这些东西。这会大脑混乱,她根本就想不起来在哪里见过。

那些东西越来越多,多到一定程度之后,数量又开始减少,到最后一只都没有了。

而小王爷此时的身体骤然消瘦,一会儿的时间就只剩下皮包骨了。他双颊深深下陷,双眼突出,整个人看上去一点人样都没有了。

“天成……”安慕锦摸到他还有心跳,知道他没事,可还是担心的厉害。

“噗……”小王爷突然张嘴大口喷出一团鲜血,那鲜血落在地上还会动,只是动了一会儿就不动了。

与此同时,地宫里的皇后突然也口吐一口鲜血,将大皇子吓了一跳。

“母后你怎么了,怎么了?”大皇子抱着皇后紧张的问道。

皇后几天没有吃饭了,身体虚弱,靠在大皇子怀里,不可思议道:“竟然有人破了我的噬心蛊。”

“什么噬心蛊?”大皇子不解的问道。

皇后无奈笑了一下,轻声道:“谁知道他命竟如此之大,否则的话当年我就应该亲手掐死他。”

“母后,你在说什么啊,我听不懂?”大皇子以为皇后疯了,害怕的晃着她。

看到大皇子如此胆小怕事,不就是说了几句他听不懂的话吗,他就怕成这样了。皇后心中难过,怎么就生出这么个笨蛋儿子来。

“你还年轻,有很多事情都不知道。大顺历代皇上登基,他的兄弟要么死,要么被放逐。小王爷身份特殊,他还未出生时先皇已经登基。他又是太后的儿子,所以才保下了命。在大顺还有个规矩,就是皇上死了,其兄弟接位,这就是你父皇迟迟不肯让你做太子的原因。”

大皇子听的傻眼了,双眼无神的看着前方。即使最后先皇让他做了太子又如何,最后皇位不还是落在了小七的手上。

小王爷最后喷出一口血后,就陷入了昏迷之中。安慕锦隔着木桩紧紧的抱着他,不让他沾染到地上的凉气,湿气。

早上没有人来送饭,到了中午,那个人才过来。在看到安慕锦抱着小王爷时候,她眼里有什么东西闪过,最后将食物放下,默默的走开了。

晚上,小王爷才慢慢醒过来,看到安慕锦还在身边,他轻轻的笑了。抓住安慕锦的手,放在心口位置,小王爷悄声道:“锦绣,只要我不死,我就能想办法离开这里。”

“天成你有没有觉得哪里不舒服?”安慕锦紧张的问道。

虽然小王爷的两个手都有脉搏了,可是想到昨夜的那些飞虫,安慕锦还是有些担心。

“感觉好多了,就是有点浑身无力。”小王爷说道,让安慕锦和他说说后来发生了什么。

他只记得他在最后抓住了安慕锦的手,安慕锦朝他的脸上扔东西,然后就没有了知觉。

安慕锦将昨夜看到的情景都说了一遍,指着地上的那些黑色污迹道:“那些就是虫子死后留下来的。”

“难道我中的是蛊?”小王爷沉思了一会儿,猜测道。

“蛊?”安慕锦也是一愣,随即终于想起来她是在哪里见过昨夜的情况了。

那是李神医的手札上记载的一页,当年李神医去苍域游历,不幸身中蛊虫。蛊虫只有在苍域有,其余地方少有。李神医不知道自己中了蛊虫,就当普通的病痛治疗,可越治病情越严重。

他是世人敬仰的神医,却连自己的病都治不好。那段时间他一直对自己的医术有所怀疑,直到有一日有个苍域友人看到他这样,才告诉他他是身中蛊虫的原因。那位友人为他找来引出蛊虫的法子。

因为李神医吃了不少上好的药材,将体内的蛊虫养的都是极好。这也为后世之人用身体养蛊开辟了先端,蛊虫的种类越来越多,举不胜举。

当他体内的那些蛊虫被引出来之后,他书上是这样写的:只觉体内躁动异常,不多时各色飞虫异兽从体内喷涌而出,化作污水,其病自解。

李神医的病治好之后,他并没有对蛊虫进行研究。自恃清高的他将那件事认为是他成名之后的一个污点,所以关于蛊虫的记载只有这么一点。

而苍域和大顺,一个在北,一个在南,两国相差万里,少有来往。这也是造成大顺人很少知道蛊虫的另一个关键原因。

“天成,大顺怎么有人会懂下蛊之术?”安慕锦问道。

“小七的母妃就是苍域之人,可她怎么会对我下手,应该不是她。”小王爷摇摇头。

他见过那个女人,她打扮的很艳丽,说话轻轻柔柔,见到谁都是笑眯眯的。只是太后不喜欢她,所以小王爷对她也说不上喜欢和不喜欢。

“也许就是她呢。”安慕锦肯定的说道,她不喜欢皇上,自然也不喜欢他的母妃。

虽然听说那个皇贵妃当时挺可怜的,但是安慕锦就是不喜欢,很不喜欢。

“不会是她,她是不会害我的。我倒觉得这件事和皇后有关系,因为只有皇后才能知道皇室最高的秘密。”小王爷苦笑着说道,那个一直对他假仁假义的皇后,其实是最希望他死的吧。

“什么最高秘密?”安慕锦问,小王爷对她笑笑,摸了摸她的头:“锦绣还是不要知道的好。”

安慕锦伸手抓住小王爷的手,感觉自己被小王爷当做小孩子在摸头一样,“这时候了,天成还有什么不能说的呢。”

“锦绣说的对,这个秘密你也应该知道。大顺的规矩是,皇上西去,其兄弟接位,还轮不到其子孙。只是后来每个做皇上的人都极其自私,在登基之初就残害手足,确保皇位能够留给自己的子孙后代。”小王爷说这些话时,心中极其难受。

大顺开国以来,传了不知道多少位君主,慢慢的他们都忘记这个老祖宗定下这个规矩最原始的初衷了。他们贪婪自私,都想让自己的子孙做皇上,残忍的杀害了其手足。

“那天成你的意思是,你也可以做皇上?”安慕锦吃惊的问道。

“是这个意思。”小王爷微笑,“锦绣想不想我做皇上?”

安慕锦被问住了,她从来没有想过这个问题。小王爷就是小王爷,皇上就是皇上,这两者是可以转换的吗?

再说了,她的想法重要吗?想来想去,最后安慕锦决定什么都不说。

“我不适合做皇上。”见安慕锦不说话,小王爷就知道了她的想法,她也不希望自己做皇上吧。

“为什么这么说?”安慕锦奇怪的问道。

小王爷正要说话,耳朵一动,听到了有人进来了。对安慕锦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小王爷靠着柱子闭眼躺好,安慕锦也是如此。

过了好一会儿,安慕锦才听到脚步声传来。又过了一盏茶的功夫,安慕珍笑着走了过来。

“听说姐姐一口饭都没有吃,珍儿心疼姐姐,特意送来好吃的给姐姐吃。”安慕珍面带笑容,好像她真的是来看望安慕锦的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