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锦绣天成

第252章 有病

第252章有病

神医和书生离开了,客栈里热闹起来了,大家都在讨论那两个人是什么人。

等外面平静下来,安慕锦才恋恋不舍的离开温暖的被窝。

开门出去,小王爷也正好出门,看到安慕锦笑道:“锦绣早。”

安慕锦呵呵笑了两声,此时已经不早了。

到了楼下,荣叔已经将饭菜点好了,四人坐下热热闹闹的吃了一顿早饭。

吃了早饭,荣叔就去忙了,林妈妈回了房间。小王爷和安慕锦出去逛逛,两人还戴着在良乡镇买的帽子。在冬天这个时候,戴帽子还是挺暖和的。

麦岩镇没有良乡镇那么热闹,一路走来,越往北,人烟越是稀少。而且看上去远没有南方那么繁华,每个人穿的也都有些破旧,不讲究美感,只要是件衣服都往身上套,用来御寒。

在外面逛了一圈,也没有看到想要买的东西。再说了他们是为了赶路的,买了带着也不方便。

在外面逛了一圈之后,两人就打算回去。

就在转身的时候,小王爷注意到对面街角有人在看他们。当他看过去时,那些人立刻转身,隐入了巷子里。

他们刚到这个地方,对这里还不怎么熟悉,怎么会有人盯上他们呢。如果有,那也是和神医有关的人。

走了一会儿,小王爷回头去看,那些人又都出来了,指着小王爷和安慕锦在窃窃私语着什么。

自从小王爷的身体好了之后,就开始跟着荣叔习武,武功大涨。又加上从小修行内功,让他的内力十分精厚,可以说现在少有人是他的对手。

不过有荣叔在身边,他一般很少出手。

又往前走了一段距离,那些人跟了上来。小王爷都当做不知道,却也时刻注意着身后的动静。

回了客栈,荣叔出去办事还没有回来。有安慕锦在身边,小王爷一点也不敢掉以轻心。

注意到那些人已经跟到了客栈,小王爷没有让安慕锦回房,而是让她到房间来陪自己下棋。

棋盘刚摆上,门外响起了一阵敲门声,两短三长是江湖人专用的敲门暗号,是先礼后兵的意思。

如果小王爷不开门,他们就会直接破门而入。

“谁啊?”小王爷抬高声音问了一句,门外的人回答:“贵客请开门。”

这是不想回答的意思啊,小王爷的眉头拧了一下。

安慕锦不懂这些江湖规矩,看到小王爷皱了眉,也知道是来者不善。

小王爷给安慕锦一个安心的眼神,站起来走到门口将门拉开。

门一打开,从左右两边快速进来六个人,最后一个人是书生。他抬头对小王爷笑了一下,做了一个请的姿势,将小王爷请入了房间。

小王爷一进入房间,书生将门关上,声音依旧是沙哑如同老人:“听姓黄的说,你们已经将江山的毒解了。别告诉我,是那个小姑娘解的毒?”

书生阴笑一声,指着安慕锦,眼里都是冰冷,没有第一次见面来的温和。

安慕锦见他指着自己,也起了身,看着他道:“就是我解的。天下之物相生相克,既然李神医能够找的到解药,我也能。”

“姑娘真会说大话,百余年来比你厉害的大夫比比皆是。他们都没有解出来,你能解出来,我不相信。说,你们到底是谁?”书生的目光一沉,脚步一动就要来拿安慕锦。

小王爷见识过书生的功夫,知道他很厉害,所以一直在防着他。在他动的时候,小王爷也动了,赶在他之前将安慕锦护在了身后。

“看来阁下的武功不错,我们比划比划。”书生双眼微眯,将小王爷上下打量了一番。

“蓝兄,我们往日无怨,近日无仇。你该不会只是因为我们破解了江山的毒,才对我们下手的吧?”小王爷眼神深沉如水,似乎要将蓝姓书生给看透一般。

书生也看着他,又低头玩着手指,笑了一声道:“我们李氏族人一直隐世不出,这次是姓黄的坏了规矩,才让你们知道我们的身份。既然已经知道了,那我今天就要杀了你们,以防万一。更何况你们已经知道了江山的解药是什么,就更得死!”

最后一个死字刚说出来,书生就动手了。小王爷护着安慕锦和他交手,只防不攻。

其余六人将小王爷三人围在中间,以防小王爷从窗户逃走。

“李神医医术了得,悬壶济世,是人们尊崇的对象。只是没想到他的后人居然是这副德行,见人就杀,见人就下药。如果李神医还活在世上,看到这一幕,不知道该做如何想。”安慕锦冷静的说道。

李神医的后人,他们一共遇到了三脉。除了白胜,蓝家的和黄家的给人的印象都不好。安慕锦一开始还挺喜欢这个书生的,现在他要来杀他们,自然喜欢不起来。

交手二十回合,荣叔破门而入,踢开门口守着的两人,迅速和书生战在了一起。

屋里的空间太小了,书生和荣叔打着打着就打到了外面。屋里的六人,小王爷很轻松就给解决了。

小王爷和安慕锦出去时,荣叔和书生已经打到大街上去了。

他们也跟着到了大街上,看到神医正躲在一旁看热闹。神医也看到了他们,伸手一指,他旁边的人顿时朝着安慕锦和小王爷看了过来。

“看来李氏的族人都聚齐了,我们可能惹上了麻烦。”小王爷低声说道,安慕锦点点头,正要说话,突然看到有人从客栈飞出,手里拿着的正是她的药箱。

“我的药箱!”安慕锦冲着那人喊了一句,那人回头看着安慕锦发出两声怪笑,转而飞快的飞走了。

与此同时,神医旁边的人加入书生和荣叔的战圈,和书生合力将荣叔逼开,转而也跑走了。

“想要药箱,速到谷城来。”荣叔接住一只飞镖,将飞镖上的纸团拿给了小王爷。

捏着那个纸条,小王爷气的心里烧着一团火。

可恶的神医,可恶的书生!

“算了,那药箱本来就是李神医的。被他们拿走,算是物归原主吧。”安慕锦好心态的说道。

“不行,那是我们花钱买来的。而且就算物归原主,也不能让他们拿走,该还给白胜。”小王爷知道安慕锦喜欢那个药箱,她之所以这样说是因为担心他。

不就是去一趟谷城吗,他不怕!

去谷城容易,但是对付这些李家的后人可能就不那么容易了。小王爷要好好准备一番,务必要将药箱拿回来。

回到客栈,小王爷和荣叔在房间里商量去谷城一事。

安慕锦愁眉苦脸的坐在火炉旁,林妈妈挑开火炉里的一根木炭,开口道:“小王爷不是那种做事没有分寸的,他说去谷城,一定是有把握将药箱拿回来吧。”

“唉……”安慕锦又叹了一口气,她是担心啊。

蓝家的会武功,黄家的会下毒,两者结合在一起,他们就这么点人,去了还不是任人宰割的份儿吗?

“小姐别担心了,船到桥头自然直。”林妈妈又劝了一句。

安慕锦还在叹息,药箱没了,还可以再买。若是他们发生什么意外,可怎么办?

不行,她一定要阻止小王爷去谷城!

晚饭时分,四人并没有下楼去吃饭,而是让小二将饭菜送到房间来。

刚吃了两口饭,小二敲门说道:“客官,有人送东西给你们。”

“进来!”小王爷放下筷子,沉声说道。

小二推门进来,手里提着的正是安慕锦刚丢的药箱,还附带着一封信。

挥手让小二下去,小王爷提着药箱不说话。

李神医的后人是不是有病,上午刚抢了药箱,说在谷城见,现在又将药箱还回来了。

“少爷,小心有诈!”荣叔将药箱接过来,远远的放着。

安慕锦正认真的看着信,嘴角的笑容越来越大,看完之后发出一阵轻笑:“天成,这是他们的道歉信。”

“道歉信?”小王爷将信拿过来,快速扫完了。

的确是一封道歉信,写信之人自称李神医的后人,具体是谁却没有说。不过从信上的话可以看出,他是一个极其沉稳明事理的人,不像是那个书生和神医。

信的末尾他约小王爷和安慕锦明天中午在三仙酒楼见面,说是有事要说。

“真是有病!”小王爷甩手将信给扔了,他说见面就见面,将他们当做了什么。

“天成。”安慕锦喊了一声,小王爷对安慕锦温和一笑道:“先吃饭,明天的事情明天再说。”

吃了饭,喊来小二将桌子收拾一下,顺便问了他三仙酒楼在哪里。

小二离开之后,荣叔将药箱拿到窗户那里,小心翼翼的将药箱打开了,防止有暗器之类的。

药箱全部打开之后,里面并没有什么暗器。安慕锦将药箱仔细检查一遍,也没有丢东西。

入夜,安慕锦躺在**怎么也睡不着。脑子里总是想着明天见面的事情,明天他们会见到什么样的李家后人呢。

这样失眠到了半夜,被子里被她弄的一点温度都没有了。夜里的温度又低,她本来就睡不着,这下被冻的更加睡不着了。

又翻了几次身,她冻的瑟瑟发抖,最后抱着被子跑到了林妈妈的**。

林妈妈一感觉到有人来,立刻就醒了,看着安慕锦道:“小姐怎么了,是不是做恶梦了?”

“林妈妈,我冷!”安慕锦扔掉被子,猛的钻进了林妈妈的被子里,好温暖。

林妈妈将安慕锦抱住,抓着她的手心疼的说道:“手怎么这么凉?”

“林妈妈,我们好久没有这样睡在一起过了。之前在侯府的时候,觉得侯府的日子很难熬,这次出来才发现侯府里全是美好的回忆。”安慕锦抱着林妈妈笑着说道,就连讨厌的六姨娘和安慕雪都变成了一种回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