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锦绣天成

第268章 自有

第268章自有

不知道是不是错觉,安慕锦总觉得这次再见黄旭,他和之前有了很大的改变。也许是被家规给治好了,收了一身的浮躁傲气。

黄旭急着去找那对姐妹,摆摆手和安慕锦他们道别,转而入了人流,很快消失不见了。

安慕锦和小王爷初来此地,对这里也不熟悉,就是跟着人流走。路边的小贩们见两人手里什么东西都没有,都热情的上来为他们介绍自己的东西,为的就是让他们多买一些。

“两位小姐我这只是小本生意,你们一次砍掉我一半的价格,你们让我这生意还怎么做?”面具摊上的老板苦着腔调说道。

“老板你别骗我们,刚刚那人买个面具你只收了他十文银子,为何要收我们二十文?是不是看我们不像是这里的人,所以才卖这么贵的价格?”那个姐姐的声音真的太特殊了,安慕锦一听就注意到了。

老板拍着手解释道:“他是我娘子的远亲,按辈分叫我一声表姐夫,我才赔本卖给他的。”

不等老板说完,妹妹将面具往脸上一戴,理直气壮的说道:“那老板我们也叫你表姐夫。表姐夫,两个二十文卖给我们吧。”

老板愣了一下,随即哭笑不得的看着两位:“三十文吧,我真的不能赔本,不然回去没法和娘子交待。”

“表姐夫,我们都这样叫了,你怎么好意思多收我们的钱。”姐姐开始摸钱,这才发现钱袋不见了。

老板见她半天找不出一文钱来,脸色一变:“这次你们叫我祖爷爷,我也不将面具卖给你们了。”

妹妹也急了,催着姐姐快点拿钱。姐姐将身上都找遍了,一摊手:“这下惨了,分文不剩。”

“那怎么办?”妹妹急的跺脚,眼神一瞥,看到了在人群中看热闹的安慕锦和小王爷。

“这位姐姐看着好面善,不如接济我们一下吧。”妹妹跑过来对安慕锦说道,安慕锦收着笑,拿出一两银子递给她。

她接过银子,满脸喜色,仰头对安慕锦吐了吐舌头:“姐姐你人真好!”

见此情景,安慕锦呼吸一顿,想到了安慕珍小时候。有一次她也是这样吐着舌头和自己说:“姐姐你真好!”

可是后来呢,她却对这个对她很好的姐姐做了什么。想起这些过往,安慕锦就心中苦涩。

“锦绣,我们也买一副面具吧。”小王爷对安慕锦说道,看她脸色不对,紧张的问道:“锦绣你怎么了?”

“看她们姐妹情深,我想起了珍儿来。”安慕锦轻笑着摇头,似乎想将脑海里那些美好的记忆都给甩出去。

“安慕珍。”小王爷念了念这三个字,冷笑起来:“锦绣不喜欢她,我可以帮你。”

“不用,我想亲手给她报应。这个仇,我一定要自己报。”安慕锦说的坚决,眼神也变得犀利起来。

等着吧,等时机一到,安慕珍我一定让你知道什么是报应!

“好!”小王爷相信安慕锦能做到,若是安慕锦做不到,还有他呢。

只是一个安慕珍而已,他们对付她,绰绰有余!

这对姐妹付了钱,心满意足的离开了。老板掂了掂手中的二十文钱,一阵摇头叹息:“有这样的妹妹也是够让人头疼的,说话一套套的,全是歪理。”

安慕锦听到老板的话,忍不住笑了,转头对小王爷道:“我倒觉得有这样的妹妹很可爱,比京城的姑娘可爱多了,也真实多了。”

“锦绣喜欢,以后我们多生几个这样调皮的女儿。”小王爷突然说道,安慕锦一顿,随即红着脸道:“我说的是妹妹。”

“我说的是女儿。妹妹我们是不可能有了,女儿还是可以有的。”小王爷说的认真,让安慕锦一阵无语。

自从安慕锦说了她会好好考虑和他成亲的事情,他就变成这样了,有时候油嘴滑舌的让人无力回击。

这时候安慕锦就沉默,沉默是最好的应对之法了。

“锦绣是喜欢女儿多一些,还是喜欢儿子多一些呢?”小王爷问完,等不到安慕锦的回答,自己回答道:“我喜欢女儿多一些,我们先生女儿。将女儿生的差不多了,然后再要儿子。锦绣你说这样好不好?”

“好,要是你能生就更好了。”安慕锦白他一眼,敢情生孩子不是男人的事,他才会说的这样轻松啊。

“我当然能生了,锦绣要是不信,可以和我试试。”小王爷一低头,热气喷在安慕锦的脸庞,安慕锦敏感的直躲。

躲开后又瞪他一眼,安慕锦和他说的根本就不是一个意思。小王爷知道安慕锦的意思,可他就喜欢误解,看她着急。

安慕锦正脸红羞涩,黄旭突然跑过来:“你们看到那两个臭丫头没有?怎么一转眼就找不到了?”

好气氛被打断,小王爷没好气的说道:“没有看到。”

“唉,该死的丫头。逃婚就算了,还跑到这个鬼地方来。”黄旭一阵挠头,似乎黔驴技穷了。

因为那对可爱的姐妹已经戴上了面具,换了衣服,所以黄旭才会找不到的吧。

不过在听到黄旭说她们逃婚时,安慕锦很是诧异。那对姐妹可是口口声声的说要在今晚找到如意郎君的,是不是嫁的人不是她们喜欢的啊?

“谁逃婚?”安慕锦好奇的问了一句。

“两个都逃了,十七八岁的姑娘了,也不小了。唉,愁死我了。”黄旭又开始抓头发。

“十七八?”安慕锦又诧异了,刚刚那个妹妹还叫自己姐姐来着,莫非是自己比较显老,她们才这样叫的。

“黄兄。”这时又有两个男子一脸着急的跑过来,看到黄旭叫了一声。

黄旭一看他们两个,就知道也是没有找到,微微叹息一声:“真是对不住,她们从小被惯坏了。等我找到她们,一定要她们乖乖嫁人。”

“算了,黄兄。小慈的性格我很了解,既然她不想嫁给我,这门亲事就算了吧。”脸色稍微黑一些的男子善解人意的说道,言语间颇为的无奈。

“是啊,黄兄。蕊蕊不止一次和我说,她想找个紫丫头那样的相公,能够带她四处走走看看。可你知道我家世代做先生,四处走走是不可能的。”另一个男子说的也是很无奈。

黄旭更是无奈,这两人突然这样说,他都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

紫丫头,又是紫丫头。紫丫头嫁了一个莽夫,有什么好羡慕的!真是不知道现在的姑娘家,怎么都盲目的喜欢那种人?

“先找到她们再说吧。”沉默了一会儿,黄旭开口道。

“恩!”两人异口同声的说道,继而转身就要去寻找。

今晚人这么多,他们想要找两个戴着面具的人谈何容易啊。

“等等!”安慕锦发了善心,告诉黄旭她们的衣服颜色,又详细描绘了面具样式。

黄旭三人听了感激不尽,再一次消失在了人流。

也不知道他们能不能找到那对姐妹,安慕锦禁不住有些担心。

看出了安慕锦的心思,小王爷带着她往前走:“我们也去看看热闹。”

戴面具的人都是冲着河边的一个鬼面会去的,跟着他们走,肯定能找到那对姐妹。

安慕锦和小王爷走的慢,一路走一路看,还买了一些吃食。等他们到的时候,正看到那对姐妹被黄旭拉着。

黄旭的脸色黑的发亮,那对姐妹也是黑着脸,三人黑脸的时候倒有些想象。两个男子一左一右的跟着,还为那对姐妹说好话。

“黄慈,黄蕊。”黄旭突然念着那对姐妹的名字,将两人甩到了前方。

姐妹揉着被黄旭抓过的胳膊,秀眉轻皱,异口同声道:“大哥,我们说什么也不会嫁给他们两个的。”

“你,你!”黄旭瞪着两人,扬手真想打下去。

看到这一幕,安慕锦想到一个词:恶人自有恶人磨。

黄旭在外面风光,让病人跪着求他看病,这下好了,他拿自己的两个妹妹没有办法。

黄慈将脸一扬,迎着他的手道:“大哥,朝这里打。你今天就是打死我,我也不嫁给他!”

说着她纤手一指,指着的黑脸男子脸上募得一红,随即转过了身。

“黄慈你太过分了!”黄旭那手在落下时,改变了一下轨迹,落在了别处。

黄慈闭眼等了一会儿,看到黄旭何时已经收回了手,又撒娇道:“大哥,我和他都说好了,先不急着成亲。他都答应我了,难道他没有说吗?”

黑脸男子听到黄慈这样说,才转过身来,并没有看黄慈而是对黄旭拱手道:“黄兄,今天小慈将话说到这个份儿上,就当是我悔婚的吧。我,我先走了。”

脚下踉跄着,黑脸男子走的狼狈。走了十几步,他突然快速跑起来,很快就不见了。

黑脸男子一离开,另一个男子也说了类似的话,转身就跑。

黄旭嘴里的话还没有说出来,他就跑远了。

转头看着两个还不知道自己犯了错的妹妹,黄旭捂着头蹲在了地上。姐妹二人看到黄旭这么痛苦,又心疼的来安慰:“大哥,你别难过。婚姻之事要讲究缘分,我们和他们是有缘无分。”

听到这话,黄旭直接一屁股坐在了地上。见到大哥如此,姐妹二人相视一眼,也跟着一左一右坐在了黄旭的身边。

路过的人都好奇的朝着这三人看了看,不明白这三人是怎么了?

“有什么事回客栈再说,你在这里坐着也不能解决什么。”小王爷走上前,对黄旭说道。

“易天成你真是讨厌!”黄旭这个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的家伙,居然这样说小王爷。

安慕锦不高兴的拉着小王爷就走,头也不回道:“有人不识好歹,天成我们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