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锦绣天成

第288章 坐诊

第288章 坐诊

安慕锦咬着筷子,想了想又说:“再等五个月吧,五个月之后我的头发应该长的差不多了。 ”

“五个月。”小王爷掂量了一下,这五个月就是半年了。若是那两个大肚子里的是个皇子,他岂不是又吃亏了。

挣扎,小王爷的内心在强烈的挣扎着。

“能不能三个月?”小王爷刚说完,安慕锦收了笑容:“不能,就五个月。如果天成连五个月都等不起,那……”

“好,五个月就五个月。再来一碗饭。”小王爷急忙打断安慕锦的话,又让丫鬟添了一碗饭。

在安慕锦这里,小王爷吃的很开心,一口气吃了五碗饭。接着他就以撑的走不动了,赖在了安慕锦这里。

安慕锦催了他几次,他都呵呵笑着盯着安慕锦不说话。

“明天我还要去坐诊呢,今晚休息不好的话,明天会没有精神的。”面对这样的小王爷,她能说一句他是无赖吗?

“没有精神正好,那我们就不坐诊了。”小王爷说话了,安慕锦瞪了他一眼,转身进了卧房,将床帘放下来,爬上床睡了。

小王爷也没有进去,就坐在厅子里看着。

躺在**,安慕锦也睡不着,总觉得小王爷在看她。但她又不敢回头去看,就眯着眼睛装睡。

安慕锦也不知道她什么时候睡着的,早上还是被春柳叫醒的。她往厅子里看一眼,那里已经没有小王爷了。

“春柳,天成是什么时候走的?”安慕锦问道。

春柳摇了摇头:“奴婢也不知道,进来的时候少爷就不在房间了。”

安慕锦哦了一声,开始穿男装。这男装是根据她的身材做的,穿在身上非常的合身。

好像她比以前胖了,胸部看着比较明显。即使穿着男装,也能一眼看出来她是个姑娘。

春柳指着安慕锦的胸部笑了:“小姐,你忘记了绑这个了。”

安慕锦朝她的手一看,是一条宽五六寸、长两三米的白丝带。她拿起来看了看,问:“这是要绑哪里?”

春柳指了指她的胸部道:“这里。小姐的身材真好,以后嫁人了,相公就有福了。”

安慕锦知道春柳的意思,想到小王爷醉酒时还摸过那里,脸上突地一红,笑着将春柳骂了一顿。

“臭丫头,你竟然扯起我的玩笑来了,看我不打你。”说着安慕锦扬起手,春柳往她身边一站,也笑了:“小姐打吧,反正春柳说的是实话。不信你可以问你未来的相公。”

“呸!”安慕锦轻呸一声,小手捏着春柳的脸蛋,红着脸骂道:“看我不撕烂你的嘴!”

春柳哈哈笑了起来,抓住安慕锦的手道:“小姐你的手好嫩好滑,捏的我好舒服。再多捏几下,让春柳多舒服一会儿。”

听到春柳这话,安慕锦真是无语极了。和她笑闹一会儿,才在她的帮助下将那白丝带绑在胸部的位置。

顿时,安慕锦的胸前一片太平。至少从身材上看,安慕锦的外形和男人无异了。

接着是化妆,春柳特意将安慕锦的眉毛化的粗粗的,脸上多涂了一些黄粉,将她那白里透红的肤色给掩盖住。

一盏茶的功夫,安慕锦就大变样子。完全没有了之前的秀气,看上去真真像个小伙子,不过也是个帅气有灵气的小伙子。

“春柳你这化妆的技术真不错呢。”安慕锦真心夸奖一句,春柳笑了:“小姐喜欢就好。”

安慕锦简单的吃了早饭,祁老和小王爷一起过来了。

祁老看到大变样子的安慕锦,笑道:“不错。若锦绣是个小子,一定会被很多姑娘喜欢。”

安慕锦只当祁老这是夸奖她,腼腆的笑了。而小王爷却听出祁老话外的意思,祁老这是刺激他安慕锦会被很多男人喜欢。

小王爷不满的看了祁老一眼,祁老只当没有看到,注意到安慕锦手里的药箱道:“这就是李神医的药箱吧,看上去果然不错。不过今天不需要用这些药箱,东西药铺里都有,只要人去了就可以了。”

“好。”安慕锦将药箱交给春柳,让她放好。

和善堂是祁老大儿子开的药铺,也是白城最有名的药铺,每天都是人满为患。白城附近的人都喜欢到这里来看病,因为这里看病不仅便宜,还可以用药材当做诊金。

有些百姓没有多余的钱来看病,就去山上挖药材当做诊金。对这些穷苦人来说,药材比钱还要好得到。

听到这个用药材换诊金的规矩,安慕锦突然想起惠妈妈来,想起第一次和她上山挖药的场景。

惠妈妈,两年不见也不知道他们现在怎么样了。

药铺门前都是排队的人,安慕锦他们是从后门进入的。安慕锦一进去就看到一个和祁老有几分相似的中年男子朝她走过来,笑着问道:“是锦绣公子吧,你的位置在那里。”

听到那个锦绣公子,安慕锦差点没有反应过来。她现在不就是穿着男装的吗,不是公子还能是什么。

安慕锦对他笑了笑,说了一声:“谢谢祁叔。”

看他年龄和荣叔差不多,安慕锦想叫他祁叔应该没事吧。她这一声称呼,将三人都给吓了一跳。

祁山连忙给安慕锦纠正道:“公子言重了,叫我祁山就可以。”

小王爷也说:“锦绣,直接叫名字就好。”

安慕锦睁大水灵灵的眼睛望着小王爷,小王爷对她点点头,带着她走向了她的位置。

“我刚刚那样叫是错了吧?”安慕锦心里忐忑,同时还有些疑惑,为什么不能叫他祁叔啊。

“没有错,但是叫名字会更好。”小王爷这样和安慕锦解释的,安慕锦想小王爷肯定不想和她说,那她就不问了。

安慕锦刚坐下,旁边正在排队的人看到这里有大夫,连忙跑过来,问道:“你是大夫吗?”

“是。”安慕锦刚点了下头,那人自动将手伸过来,也不等安慕锦问,自己将哪里不舒服,多长时间了都说了一遍。

第一个病人之后,第二个病人立刻坐过来。这些病人来看病比安慕锦还熟练,都不用安慕锦问,他们就会自动说出自己哪里不舒服。

一上午下来,安慕锦没有一刻是停下来的。小王爷给她帮忙,也是忙的不可开交。

中午草草的吃了午饭,安慕锦和小王爷又接着忙了。

一直忙到天黑,安慕锦累的趴在桌子上,看着黑乎乎的外面发呆,傻笑。

“锦绣,累了吧?”小王爷摸着安慕锦的帽子,这手感和直接摸她的头差别真大。

“不累。”安慕锦倔强的摇摇头,却懒懒的趴在桌子上不肯动。

“来,我背你回去。”小王爷扶起安慕锦,让她趴在自己的肩膀上。

听到小王爷说要背她回去,安慕锦忍不住笑了起来:“天成我真的不累。走吧,我们一起回去。”

“让我背你吧。”小王爷弯下腰,左手勾着安慕锦,将她往背上一抛,右手及时接住。双手往上一拖,就将安慕锦给背住了。

安慕锦趴在小王爷的背上,双手搭在他的肩膀上,还想下去。小王爷收紧双臂,将她固定在背上,大步走出了药铺。

“锦绣,还记得你曾经背过我吗?就当我现在是还给你的,以后只要你累了,我就背着你。”路上,小王爷如是说道。

“天成我重不重?”安慕锦趴在小王爷的背上担心的问,她背小王爷时,他可比她轻多了啊。

“不重!”小王爷松开右手,露出胳膊道:“锦绣你看,我是不是比以前壮多了,也有力多了。若是现在能遇到你大哥,我的力气肯定比他大了吧。”

“呵呵……”小王爷还记得这件事呢,安慕锦忍不住笑了起来。

两人都是累了一天了,回去之后吃了饭,洗洗就睡了。

第一天安慕锦就是觉得累,身上没有多大的感觉。可一觉醒来,她全身酸痛到不行。尤其是胳膊,动一下都觉得疼。腰也酸,酸的她都不想起来。

这才是第一天看诊呢,她就累成这样,以后可怎么办啊。

这样想着,安慕锦强撑着身体,先坐在**运动了一下才起来。

衣服穿好之后,春柳端着水盆进来了,惊讶道:“小姐你今天怎么起来这么早?”

“过来帮我揉揉肩膀,疼。”安慕锦说罢,春柳急忙将水盆放下,给安慕锦揉捏肩膀。

被春柳揉捏一会儿,安慕锦果然舒服多了。

洗漱完毕,春柳又给安慕锦化了一个跟昨天一样的妆。早饭,小王爷和她一起吃的,说还要跟着她去药铺。

“天成,我一个人可以的,你还是去练功吧。”安慕锦担心小王爷因为她,而耽误了自己的练功。

“让我陪着你吧,不然我不放心。”小王爷坚持道,拉着安慕锦就往外走。

今天的病人比昨天的少了一些,安慕锦却觉得自己比昨天累的多。

吃午饭时,安慕锦捏着筷子都觉得吃力。小王爷见她握着筷子发呆,问她:“是不是胳膊疼?”

安慕锦点头,放下筷子道:“我是不是太没用了,还不到两天我就……”

“锦绣别这样说,我来给你揉揉。”小王爷也放下筷子,走到安慕锦的身后,双手轻轻的捏住了安慕锦的肩膀。

小王爷的力道拿捏的很好,手法又好,从安慕锦的肩膀到胳膊一路捏下来。反反复复几次之后,安慕锦肩膀的酸痛缓解了不少。

“早上春柳帮我捏过了,可她捏的没有你捏的舒服。天成,你是怎么捏的?”安慕锦好奇的问,等回去了她告诉春柳,让春柳也这样给她按摩。

“在捏的时候我加了一点内力,当然捏的比她的好。还有哪里不舒服,我也给你捏捏?”小王爷偷笑着说道。

不是他加了内力的缘故,是他了解人体的穴道,揉捏起来自然比春柳捏的有效果。不管怎么说,以后安慕锦哪里再酸痛找他就对了!

本书来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