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锦绣天成

第316章 春天

第316章春天

“咳咳……”听到这么傻气的话,华公公差点没有笑出来,和他认真解释道:“你先将圣旨拿着吧。皇上说了没有指望你入朝为官,这个侯爷的爵位也就是个名号,你还是和以前一样,将安家粮行打理好就可以了。”

望着近在咫尺的圣旨,安齐轩还是不敢去接,抬头看着华公公不确定的问道:“你说的这些都是真的吗?”

“是真的,侯爷你快拿着吧,我手都酸了。”华公公将圣旨塞给了安齐轩,安齐轩还在发呆。

张晓慧提醒了他一句,他才想起来还没有谢恩呢。

谢恩之后,安齐轩还有些恍惚。他就这样成了侯爷,太不可思议了。

而与此同时,小王爷和黄旭已经出了京城,一路往苍域去了。

路上,小王爷嫌骑马慢,就用轻功代替骑马。这样飞半天,遇到城镇时再买马,换着骑马。

黄旭的轻功没有小王爷的高,为了追上他的速度,他累的气喘吁吁。不过一路坚持下来,他内力竟然提升了不少,轻功也比之前快了许多。

苍域雪山下,小王爷抬头看了看那似乎看不到尽头的雪山顶,嘴角一勾,露出一个温暖的笑容。

“锦绣,我来了。”

话音未落,小王爷踩着山上的积雪,像离弦的箭似的瞬间冲了出去。

黄旭还没有反应过来,小王爷的身影已经消失在皑皑白雪中了。

“我的那个娘呀,天成的轻功什么时候变的这么厉害了?他真是深藏不露啊,太可怕了!”说着黄旭也不紧不慢的上了雪山。

安慕锦那时正在睡觉,还不知道小王爷已经来了。

这段时间她一直是吃了睡,睡了吃,因为祁老不让她下山,她连外面的白雪都懒得看了。就这样睡下来,她原本瘦下去的脸颊又胖了起来,胳膊腿也跟着长了不少的肉。

她自己没有感觉,小王爷几个月不见她,一眼就看出她比之前丰满了不少。

“怎么样小子,祁老没有骗你吧?我说能将她救好,就能将她救好。”祁老现在敢夸海口了,当时将安慕锦带到雪山时,他的脸可比这满山的血白多了。

“天成在此谢过祁老,谢过师爷。”小王爷眷念不舍的将手从安慕锦的脸上拿开,转而跪在了祁老和朱老太爷的面前,给他们磕了一个头。

“行了,起来吧。”祁老将小王爷拉起来,朝安慕锦望了一眼道:“这孩子心定的很,她几天没有说话了,你好好陪陪她。我和朱老出去转转,看看能不能多打两只野味来。”

两人刚走,黄旭终于追上来了,喘着粗气道:“天成啊,你的轻功怎么那么厉害?告诉我,你是怎么做到的?”

黄旭的声音有点大,在这个不算大的山洞里产生了回音。睡梦中的安慕锦眉头一皱,随即就醒了过来。

她眼睛还未全睁开,看人不是很清楚,但是她好像看到了小王爷。该不会又是做梦了吧?

她不敢去揉眼睛,也不敢眨眼睛,怕一揉眼睛,一眨眼睛,小王爷就不见了。

“锦绣。”见安慕锦醒了,却没有动,小王爷轻声喊了一句。

安慕锦定定的看着小王爷,伸手往前胡乱的摸着,似乎怕摸不到小王爷一样。小王爷一见她伸过来的手,立刻一把抓住道:“锦绣,是我。我来了,我来看你了。”

“天成,你怎么才来啊?”安慕锦嘴巴一扁,压抑许久的情绪全部在这一刻爆发了,“你答应过我,以后再也不和我分开的,可你……”

说到这里,安慕锦突然停了下来,她认真的看着小王爷道:“皇上有没有为难你,他有没有对你做什么?”

安慕锦自己发生了这样的事情,她还不忘关心他,让小王爷很是感动。知道她的伤在胸口,小王爷也不敢抱她,只是拉着她的手道:“没有,他以后都不会为难我们了。锦绣,我想你了。”

“我也想你,可是你这么久不来,我现在不太想你了。”安慕锦口是心非的说道。她想小王爷想的每次睡觉都梦到他,也不知道小王爷有没有梦到过她。

“对不起我来晚了。”小王爷自责的说道。

“你别自责了,我又没有真的怪你。”安慕锦红着脸道,小王爷开心的笑了,他当然知道安慕锦不会真的怪她。

“啧啧,你们两个也太酸了,我看不下去了。”黄旭突然出声,安慕锦这才看到他,纳闷道:“他是什么时候来的?”

小王爷回答:“不知道。”

已经离开的黄旭,差点没有因为这两个人的对话而跌倒。

安慕锦不知道他是什么时候来的就算了,小王爷会不知道吗?他睁眼说瞎话,良心上也过的去?

黄旭走了,安慕锦娇羞的看着小王爷,小声道:“天成你怎么都不抱我呀?”

“我怕碰到你的伤口,抱着你没关系吗?”小王爷也想抱呀,听到安慕锦这样问他,他更是想的不得了。

安慕锦没有回答,而是直接伸手将小王爷抱住了。看安慕锦都主动了,小王爷当然比她更主动。

他现在非常想将安慕锦紧紧的搂在怀里,揉进身体里。可他知道安慕锦的身体不行,只能将心里的想法压下。

那把匕首还差半寸就到心脏了,狠狠的扎进了肺里。安慕锦的左边肺被扎破了,朱老太爷和祁老商量之下,铤而走险的选择了为安慕锦开刀,用银丝线为她将肺部重新缝合住。

这个方法李神医第一个用,还写了详细的介绍。他说要想保证人的身体被划开之后,不至于流血而死,光用止血药是不行的。还需要极低的温度,让人进入假冻死的状态,血液流行缓慢时再进行开刀,人成活的几率会大很多。

百余年来,没有人用过这个方法。如今祁老和朱老太爷没有选择,只能对安慕锦进行开刀。

好在安慕锦有李神医的药箱,里面有专用的银丝线,还有专用的开刀工具。朱老太爷又是李神医的后人,对这个开刀也是有研究过的。两人合力,终于将安慕锦给救回来了。

只是有一点要说明的是,在安慕锦体内的银丝线还没有和左肺结合在一起之前,她都是不能下山的。而确定她的银丝线是否和左肺结合在一起的依据是,她胸口上的伤疤处有一小截银丝线。什么时候那截银丝线消失不见了,也就代表缝合在她肺部的银丝线和肺结合在了一起。

再等一个月,它们也就差不多完全结合在一起了,到那时安慕锦才能下山。

自从安慕锦知道这个事情之后,她恨不得一天看十次,希望那个短短的银丝线快点消失不见。现在小王爷来了,她就不再看了。每天都和小王爷有说有笑的,她都快忘记胸口有刀疤的事情了。

直到有一天小王爷说要看看那个伤口,安慕锦说什么也不给他看。那道疤可和普通的疤痕不一样,上面都是银丝线,将一条平直的伤疤缝合的歪歪扭扭的,极其的难看。

“锦绣,我又不是外人,让我看一眼。”小王爷恳求的说道,安慕锦只摇头,这一辈子她都不想让小王爷看到她那道丑陋的伤疤。

“天成,你忘记那道伤疤吧。它长得不好看,我不想让你看。”安慕锦叹着气,要是普通的伤疤,她还会想办法配点药,将疤痕消除。

可那种伤疤,她是不知道能用什么东西消除的了。

小王爷知道安慕锦的心思,她是怕自己嫌弃她吧。轻轻的将安慕锦抱在怀里,小王爷认真的说道:“锦绣,那道疤痕长在你的身上。即使再丑,它也是美的。”

“天成你看外面,又下雪了。”安慕锦指着外面,赶紧转移话题。

小王爷失笑出声,她不想让他看就算了吧。

有了小王爷之后,安慕锦在山洞里的日子也就不再那么无聊了。感觉一天一天的,时间过的好快。

这两人每天耳鬓厮磨的,祁老和朱老还算淡定。黄旭这个连娘子都没有的人每次看了都觉得酸,觉得扎眼。

在这里呆了一个多月,黄旭终于受不了,吃了早饭就说要回去。朱老一听他要回去,训道:“要去哪里,就在这里好好磨磨你的性子。正好祁老也在,多和祁老学学医术。”

“你看他们两个,每天搂搂抱抱,你拉着我,我拉着你,你们不觉得瘆的慌吗?”黄旭指着小王爷和安慕锦说道。

两人听到他的话了,却都没有理睬,继续说着自己的悄悄话。

“怪不得这两年你的医术没有长进多少,原来这心思都花在别的地方了。”朱老一筷子敲过去,坐着踢了他一脚道:“去洗碗。”

对了,黄旭他来这里哪里是来学医术的啊,他来是给他们当下人的。

苍域雪山是极冷之地,方圆几十里都没有人烟。眼瞅着快过年了,黄旭又被派上用场了,去最近的村子买些必备的东西来。

黄旭不满的看着小王爷道:“他的轻功可比我的好多了,为什么你们不让他去呢?”

朱老骂了两句,这个黄旭才咧着嘴下山了。看来他就是个欠骂的料啊。

黄旭买的东西挺齐全的,油盐酱醋各类的调料,苍域人腌制的腊味,各种蔬菜等等。除了吃的,黄旭还买了几件毛毯。

除夕夜,他们五个也在山洞里过了一个热热闹闹的年。

年一过就是春天了,别的地方都开始渐渐的回温了。只有这雪山还是一点都没有变,气温依旧很低,偶尔还会飘一场大雪,让人感觉不到一点春天的气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