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锦绣天成

第347 最风光

第347 最风光 (大结局)

今年这个年很重要,一是因为八年未归的涵印,回家过的第一个年。二是因为这是马上就要嫁人的淑豫,在家过的最后一个年。

过了今年,他们一家就不会再在过年时聚的这么齐了。

腊八开始,安慕锦就开始张罗。家人就不必细说,还有那些下人,安慕锦是个个都照顾到了。

从腊八忙到腊月二十八,安慕锦才停下来。感慨着幸好她是变年轻了,不然她还真的忙不了这些事情。

腊月二十九就是大年了,所有的东西都是提前准备好的,安慕锦在那天也还是在忙。一会看看这里的情况,一会儿看看那里的情况。

按照凉豫的风俗,就是明年有女儿要嫁人,今年就要提前贴上喜字。寓意是告诉周围街坊,大家好来沾沾喜气,一起热闹热闹。

涵印提着米糊,涵影跟在身后,抱着一大盒喜字。两兄弟有说有笑的,一个门一个门,一扇窗一扇窗的去贴喜字了。

喜字贴好,厨房的饭菜准备好,小王爷开始点炮竹。炮竹声一响,就代表小王爷这一家要开始过年了。

饭厅里,摆了三张桌子。一张小的,两张大的。

小桌子是小王爷他们坐的,两张大桌子都是给下人准备的。当初他们刚来凉豫,选的那些下人都还年轻。转眼十几年过去了,他们也都儿女成行。

今日,不仅是小王爷一家团聚,还是整个别院这个大家庭的团聚。

吃饭前,小王爷先端酒致词:“今天不分主仆,大家尽情的吃喝。这杯酒我敬大家,谢谢大家这十几年的陪伴和照顾,先干为敬!”

小王爷说完,管家开始带着男人们起来回敬。

敬完酒之后,就是吃饭。

这顿饭真是安慕锦吃的很开心,很满足。尤其是看着三个儿女,她感慨颇多。

年夜饭热热闹闹的吃了快两个时辰,吃完了饭,他们一家人坐着守夜。

子时一过,安慕锦就让他们三个回去睡觉。接下来,他和小王爷继续守着就是了。

次日一早,有人过来拜年。就连那些离的远的,看到别院大门两侧的大红喜字,也都过来了。

初一这天,安慕锦和小王爷最忙,忙着招待这些邻里邻居。

到了初二,两人没有什么忙的了,就想着歇一歇。早上在**多睡了一会儿,下人跑过来喊门:“白胜先生来了。”

这两年,安慕锦也时刻关注白胜和京儿的事情,多希望他们有一些进展。可每次收到白胜的消息,他都只是说京儿在他那里挺好的。关于感情一个字都不说,问他他也不说。

正好今天白胜来了,她要好好问问他,他对京儿有没有感觉。

两人穿戴整齐,才让下人将白胜带过来。

白胜一进门就是愁眉苦脸,叹息不断。安慕锦和小王爷一看他这样,都心生疑惑,忙问:“是生意出问题了吗?”

“京儿没有来吗?”白胜几乎和两人同时开口,说完三人都愣了。

“京儿,她没有来啊。年前你不还是说,京儿在你那里好好的吗?”安慕锦一见他来找京儿,猜到他们可能有问题了。

“那她会去哪里呢?江南我也去过了,她的家我都去了……一直找不到她。”白胜愁的抓着头发。

这还是安慕锦第一次看白胜急成这样,看来真的是出了大事了。

“到底发生了什么,别着急慢慢说。”小王爷给白胜倒了一杯热茶,白胜端起来一口饮尽。

喝了茶之后,他冷静许多。再仔细一看小王爷和安慕锦,顿时愣住了,“你们,怎么变的这么年轻?”

“保养的好,所以就显得年轻。”小王爷一语带过,继续问:“京儿是什么时候离开你的,你们发生什么了吗?”

小王爷这样一问,白胜的脸就通红通红的,尴尬道:“她离开我有半年了,这半年时间我都在找她。她偶尔会给我写信,告诉我她在哪里。可我过去了,她人已经走了。最后收到她的信,她说来你们这里了,我就马不停蹄的赶了过来。可结果……”

“你们是不是发生了什么?”安慕锦很敏锐的察觉到了什么。白胜应该是喜欢上了京儿,而京儿应该也对他有了感情,不然不会给他写信告诉自己的地址。

既然喜欢,京儿又为何要离开呢?

安慕锦真是愁啊,她答应过安慕琴要为京儿的婚事做主。白胜找上门来,她不能坐视不管。

“我喜欢她,但她却因为辈分不愿意嫁给我。”白胜苦恼极了,他和安慕锦虽然是师姐弟的关系,可毕竟不是亲姐弟关系啊。

京儿嫁给他,真的不用考虑这个!

“你应该早点写信告诉我们的,说不定你们现在已经成亲了。我派人去找她,找到之后立刻让你们成亲。”小王爷说完,白胜立刻感激的说道:“谢谢天成哥。”

几天之后,京儿的下落被找到。她就藏身在凉豫,故意试探白胜对她是否真心。

被安慕锦知道后,安慕锦说了她一通,同时告诉她:“感情不是这样来试探的,若是白胜因为你,生意出了什么事,看你怎么面对他。”

“姨母,我错了。我就是觉得我这么大年纪,应该不会有人喜欢我。”京儿从镜子里看着为她梳头的安慕锦。

“别说这些傻话了,今天你就要嫁人了。嫁了人就是大人了,以后别再做这样让人担心的事,知道吗?”安慕锦苦口婆心的劝道。

京儿连连点头,她等了十几年的嫁衣,终于还是穿上了。虽然不再是为那个人,但她此时此刻的心情是一样的。

望着京儿从别院嫁出去,安慕锦笑着笑着就流泪了,哭着哭着就笑了。恐怕这种感觉只有当娘的才能体会到,以前小夫人和她说起嫁人的事时,也是说的开开心心的,可眼泪说出来就出来了。

恐怕等到淑豫嫁人了,她这种难以控制的情绪会更加的明显。

“娘!”淑豫挽住安慕锦的胳膊,看着京儿上了花轿,她是真心为京儿感到高兴。

京儿赶在她之前嫁人,那她嫁安在咏时就没有那么多心理负担。以后大家见面,还是亲戚。

由于苏州离这里很远,所以安慕锦就让京儿把这里当成是自己的娘家。三天回门,也要回别院来。

在京儿回门之后,小王爷一家也开始做回京的准备。

在出发前一天,太子先初突然来到别院,身边只跟了一个小太监。

先初也已二十多岁,长的和皇上有几分相似,最多的还是像宁美人一些。安慕锦很奇怪,先初都被封为太子了,而宁美人的位份却一点都没有抬高。

都说母凭子贵,看来在宁美人身上并没有得以体现!

多少年了,皇上都老了,脸上开始出现老年斑,而小王爷和安慕锦还是这样年轻。先初看了除了震惊,还有羡慕,这是传说中的不老容颜。

见先初一直盯着他和安慕锦看,小王爷猜到他心里在想什么,咳嗽一声道:“先初,你来这里是有什么事情吗?”

先初回过神,连忙为小王爷和安慕锦请安。这里的人辈分可都比他高,就是那个比他小很多的涵影,他还得叫别人一声王叔。

“叔祖父,你和叔祖母。你们的容貌好像一点都没有改变,是有什么特殊的秘诀吗?”请安之后,先初好奇的问道。

小王爷哈哈笑了两声,摆手道:“哪儿有什么秘诀。只是我和锦绣比较注重保养,什么事情都有下人做,很少操心,所以才不显老。”

“那叔祖父和叔祖母真是会保养,看到你们这么年轻,我也想好好和你们学习一下保养之术。”先初笑着说道,心中却是不相信小王爷说的话。

小王爷自然知道他不相信这话,其实这话连他自己都不相信,却还是说道:“最主要的是不能操心,有人说太操心能一夜白头。而先初你作为大顺的太子,将来是要做皇上的人,操心的事情不少呢。不说这些闲话了,你来别院是有事吧?”

“涵印王叔,淑豫姑姑接旨。”先初一说完,跟班的小太监从包袱里将圣旨小心的拿出。

“奉天承运,皇上诏曰,现封易涵印为锦王,赐锦王府。封易淑豫为银欢郡主,赐郡主府。”

先初念完,涵印和淑豫同时看向小王爷,没有立刻接旨。

“小七有心了,你们接了圣旨吧。”小王爷说了话,涵印和淑豫才谢皇上圣恩,接下圣旨。

皇上这时候下圣旨,别的什么都没有说,光对外表明涵印和淑豫的身份,小王爷很快就猜到原因。皇上他不愧是皇上,将主意打到了涵印和安在咏的身上,是想他们两个为大顺效力吧。

不管怎么说,这大顺的天下就是易家的天下,小王爷并不反对皇上这样做。

本来他们一家打算安安静静的回京,可因为有太子的加入,涵印和淑豫又是新封的王爷和郡主,他们想低调也低调不起来了。

一路走来,每到一个地方,都有官员接待,好不风光。

这也是安慕锦和小王爷回京,最风光,最热闹的一次!

京城,他们又回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