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锦绣天成

番外之淑言和珍儿

番外之 淑言和珍儿

冷宫前有一个小花园,花虽不多,但朵朵开的娇艳。 只一门之隔,却是天壤之别。

自在花园里的凉亭见过皇上一次之后,安慕珍每天都会在冷宫门口坐着。从那并不宽的门缝往外瞧,一开始是为了看皇上,最后成了看花。

皇上也好,花也好,这都是消磨日子的借口。

这日,安慕珍如同往常一样,坐在门口看着那迎风轻动的花儿。

今天对她来说,和平时一样,可对宫里其他人来说却很不寻常。

勤政殿,皇上正在批阅奏折,淑言的宫女不顾规矩的闯了进来,“皇上,郡主不行了。”

皇上勃然大怒,摔了手里的奏折,“什么叫郡主不行了?”

宫女害怕的趴在地上,不敢抬头看着皇上,“皇上,快去看看吧。”

“要是郡主出事,朕要了你们这些人的脑袋!”皇上气冲冲的走出勤政殿。

淑言的宫殿大门紧闭,宫女太监分两旁跪了一地。

看到这个情况,皇上心里不好的感觉更甚。他快速走上前,一脚踹在了门上。第一脚居然没有踹开,又狠狠踹了第二脚,门开了。

大门一开,他抬脚迅速往里走。越往里走,他走的越快,最后变成跑的了。好像他再晚一点,就再也看到淑言了。

“淑言!”当他看到淑言靠着床头,一口一口往外吐血时,他的心跟针扎似的疼。

“太医,去找太医。你们这些废物,为什么不去找太医?”皇上上前两步,将淑言抱在怀里。

淑言看到皇上来了,凄美一笑,对他摇着头:“没有用的,皇兄别让他们去叫太医了……我,我活不了了。”

“别说傻话,朕说让你活你就能活。”看到淑言这样,皇上心疼如刀绞。

“华公公,快给小王叔写信……”

“不……”淑言虚弱的抬手拦了一下,“皇兄,我不想再活下去了。我想死,你就成全我吧。”

“淑言你在说什么?朕不准你死,你就不能死!”皇上红了眼睛,冲着外面吼道:“太医呢,太医怎么到现在还不来?”

淑言咳嗽一声,又吐出一口血来,手在床下找着什么。皇上看她这样,就帮她翻了翻床,在下面看到一封信。

淑言把信抓在手里,痛苦流泪:“皇兄,你错怪母后了。你的母妃不是她杀的,不是!”

“怎么可能?”皇上身子猛然一僵,震惊的看着淑言,寒声问:“淑言你是不是还在怪当年皇兄太残忍,没有留下皇后和大皇子一命?”

“不怪了,早就不怪了。皇兄,一切都在这封信里,你看了就知道了。”淑言把信又递给皇上,皇上单手将信拆开,认真的看了起来。

信上详细介绍了,当年杀死皇贵妃的情况和原因。

皇贵妃是苍域人,还是苍域皇室之人。虽然她是皇室之人,却身份尴尬,刚出生就克死了皇后和她的母妃。三岁那年,苍域发生战乱,国师算出这一切都是因为她。

因此,她被冠上了灾星之名。

十岁时,她被苍域皇帝秘密送到大顺境内,认识了皇上的父皇天华皇上。那时天华皇上还是个皇子,被她的美貌吸引,带回皇宫。

待她及笄,天华皇上直接封她为妃,让她成了他的女人。后宫佳丽三千,天华皇上独宠她一人。

为了此事,太后曾多次劝天华皇上,可天华皇上依然我行我素,对皇贵妃宠爱有加。

在她还没有为天华皇上生下一儿半女时,皇上被她美色诱惑,封她为皇贵妃。在后宫,除了太后和皇后,她的地位是最高的。

看着天华皇上越来越宠爱皇贵妃,太后心里不是滋味。她担心大顺的江山会毁在天华皇上的手里,就让人去查皇贵妃的来历。

半年之后,当最精确的消息到了太后手上时,她就对皇贵妃动了杀心。大顺的皇后,怎么能是一个别国的女人呢?

这绝对不允许!

当天晚上,太后召见天华皇上,秘密和他说了这件事。天华皇上也不知道皇贵妃就是苍域的那个灾星,听到这个消息后他十分痛苦。

太后执意要杀皇贵妃,是皇上为她求情,说皇贵妃已经有了身孕,祈求太后让她生下他的骨肉。

一个孩子而已,只要别人不和他说,他什么都不知道。况且还有小王爷,她不担心大顺的江山,会被这样一个人的儿子抢走。所以太后答应了天华皇上的请求,等皇贵妃生下孩子再秘密处死她。

孩子生下来了,就是七皇子,当今的皇上。

在七皇子满月不久,天华皇上在御花园摆宴,只和皇贵妃一起赏花喝酒。酒到浓时,天华皇上为皇贵妃倒了一杯毒酒,皇贵妃一口饮下,当场七窍流血而死。

杀皇贵妃的人,是天华皇上。

是他的父皇杀了他的母妃,而这么多年,他一直认为是皇后杀了他的母妃。

怪不得小王爷说他是白眼狼,说他不该抢大皇子的皇位,说他……

“哈哈……”皇上突然大笑起来,手里那张油皮纸被他捏成一团,狠狠的扔在了地上。

现在才看到这些有什么用,大顺的江山已经是他的了。皇后死了,大皇子死了,一切都不重要了。

如果,如果他早知道这件事的真相,他会不会就不恨皇后,不和大皇子抢皇位了。而他一直以为对他很好的父皇,却是杀了他母妃的凶手。

他,该恨谁?恨谁!

他最敬爱的父皇啊,为什么能够残忍的、亲手杀了他最爱的女人?

为什么?这一切都是为什么?

“为什么?”皇上痛苦的呐喊一声,心中悲痛无比,泪汹涌而出,瞬间迷糊了他的视线。

“皇兄!”淑言见他近乎发狂,猛然咳嗽一声,告诉他信封里还有一封信。

听到淑言的话,皇上紧紧闭上双眼,将眼中的泪挤干净,才睁开。

被他扔掉的信封,再次捡起来,果然里面还有一封信。这封信的油皮纸比刚才的那封要新了不少,应该是后来人写的。

他将信打开,才知道这封信是父皇写给他的。

这封信里,天华皇上告诉了他当年的真相,并解释了为何这么做的原因。

亲手杀死自己心爱的女人,这对谁来说都是一种痛苦。天华皇上为了大顺的江山,他不得不这么做。

皇贵妃的命是留不得了,让别人来杀她,不如他来解决,让心爱之人死在自己的怀里。这就是天华皇上当时的想法,他的想法霸道,就是死也只能是他赐给她死。

亲手杀了皇贵妃之后,天华皇上对七皇子很是愧疚。于是将他放在皇后名下抚养,并告诉皇后一定要视他为己出。皇后都做到了,对他甚至比对大皇子还好。

信的最后是一句极其小的字,皇上将信拿到跟前才看清。是天华皇上对他的期望:“小七,若是日后你做了大顺的皇上,一定要做个好皇上。过去的事情都过去了,不要再去追究谁对谁错。大顺的江山在你手里,你就要好好打理。”

这封信是写于天华皇上去世前两年,原来父皇一直都知道他有夺位之心。

“哈哈……”看完这封信,皇上又是一阵大笑。

不过这阵大笑不再痛苦悲凉,反而有一种拨开云月见天明的感觉。

父皇说的对,没有再去追究过去的必要,把握现在才是重要!

其实说到底这一切都是命,是命运让他做了皇上,谁也改变不了。就像那次他被皇后算计,遭遇大皇子的埋伏,受伤严重。

那时他自己都放弃了生的念头,以为自己必死无疑。可结果却出乎他的意料,有人半路救了他。

就是那一次差点丢掉性命,让他觉醒,他那样直接和皇后斗,是不可能有好下场的。而且他还身受重伤,皇后随便动动小手指就能捏死他。

所以他选择了示弱,拖着重伤的身体,一路回到皇宫。直奔皇后的寝殿,祈求她的救治。

皇后即使很想捏死他,但是当着皇宫那么多人的面,她也不敢那样做,不能那样做。她不仅不能伤害他,还要积极治好他的伤。否则的话,她皇后善良淑德的名声就没有了。

自那之后,他比以前低调许多,不再和大皇子当面对碰。还和他以示友好,愿意帮助他成为皇上。

在外人面前,他积极讨好大皇子,让大皇子虚荣心倍增,对他也少了许多防心。也幸好是他遇到像大皇子这样的笨蛋,若是遇到小王爷,他那点心思肯定早就被看穿。

这还真的是命,是老天都在帮他。即使到了最后要争夺皇位时,大皇子依然信任他,认为他不会争夺皇位。

正回忆着这些,怀中的淑言全身抽搐几下,嘴里的血源源不断的往外流。皇上猛然回过神来,大急:“太医,太医怎么还没有来?”

淑言吐了几口血之后,微弱道:“皇,兄……不,不要救我,我,我一点活下去的……欲望都没有……”

“淑言,告诉朕,为什么你不想活?”皇上紧紧的搂着淑言,低头认真的看着她。

淑言也看着他,忽而对他虚弱的展露笑颜,还和小时候一样,笑的那么甜。

“告诉小七哥哥,为什么不想活?”想起小时候,皇上就想起淑言一直跟在他后面,叫他小七哥哥的样子。

那时,他们多天真,多亲密!

一晃十几年了,他们再也不能像过去那样开心快乐,童真下去。

“安慕珍!”淑言喘着粗气,努力将这三个字一口气说出来。

最后一个珍字刚说完,淑言眼神慢慢的黯然下来,意识开始渐渐的模糊。

“珍儿,我们做朋友吧。”

五岁的她,在皇宫很寂寞。因为最小的小七哥哥也长大了,没有人陪她玩。但小七哥哥疼她,说会给她找个玩伴,那个玩伴就是安慕珍。

“珍儿,你为什么要这样对我?”

八岁的她,父皇去世,母后和大皇兄被小七哥哥抓住,她成了这个世界最悲惨的人。

安慕珍抓住她,将她丢进地宫,阴森森的告诉她:“淑言,其实我很不喜欢你。因为你,我得到了羞辱。你表面上对我好,其实对我一点也不好。如果你真的对我好,夜明珠丢了你为何还要找到侯府来?”

她和安慕珍解释,当时是因为怀疑是安慕琴拿的,所以才找到侯府去。而且那是父皇送给她最珍贵的礼物,她不想弄丢它。

可这些解释对安慕珍一点都不重要,因为她根本就听不进去。

“珍贵妃,你给我吃的是什么?”

十岁的她,虽然被皇上封为银华郡主,表面上她风光无限,可只有她知道,她的日子并不好过。

因为安慕珍,安慕珍恨她,所以折磨她。

小七哥哥许久都不来看她,一定是恨她的母妃,恨她的大皇兄,所以才不来看她的吧。她每次被安慕珍欺负,都可希望小七哥哥来看她。但结果一次次让她失望,最后她对小七哥哥就不再抱任何希望。

“这是赤珠,能够让你的身体提前发育。”安慕珍阴笑着告诉她。

她使劲抠着喉咙,想把赤珠吐出来,却吐出来的都是食物和酸水。

身体的提前发育,让她不敢再见小七哥哥。即使有时候他来了,她也找理由避而不见。

“噗!”

淑言眼睛还未睁开,一口鲜血就先吐了出来。

皇上用力抓着她的手,大喜道:“淑言别怕,有小七哥哥在你身边。”

淑言慢慢扭转过头,屋里站着的都是太医,她这是又活过来了吗?

不,她不想活,她想死!她不想以后变的像安慕珍那样,人还未老,容颜已不再。

“太医快来把脉!”皇上见她动了,惊喜万分,连忙对身后的太医大喊道。

“噗!”

太医刚走到淑言的床前,她又是一口鲜血吐出,冲着太医笑道:“别白费功夫了,你们是救不活我的。”

说完,淑言缓缓闭上了眼睛。

“太医!”皇上一声嘶吼,太医们纷纷上前。

一炷香之后,太医们全部跪在了皇上面前,齐声道:“请皇上节哀!”

“滚!”皇上朝着面前的太医连踢几脚,抱着淑言痛哭出声。

哭了一会儿,皇上猛然抬起头,凶狠的看着前方,咬牙切齿的说了三个字:“安慕珍!”

黄昏已近,安慕珍正准备搬着椅子回去。就在她起身时,听到远处一阵脚步声,接着就看到了皇上朝着她快速走来。

她以为自己是做梦,站在那里看着皇上发呆。

直到皇上大吼一声:“安慕珍!”她才回过神来,不是做梦,皇上他真的过来了。

皇上越来越近,他脸上的表情看的越来越清楚。他似乎气的不轻,安慕珍见他这样,本能的想躲。

可她还没有开始躲,皇上已经踹开冷宫大门。一手掐着她的脖子,将她高高举起,又狠狠的摔下。

“皇上?”安慕珍仰头,疑惑而又害怕的看着皇上。

“安慕珍,朕要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皇上阴狠的盯着地上的安慕珍看了几秒,快速别开视线对身旁的华公公道:“告诉冷宫嬷嬷,用冷宫宫刑折磨她,一直折磨到她断气为止!”

“不!”安慕珍一听皇上要用冷宫宫刑折磨她,惊吓的连忙摇头。

她宁愿死,也不要接受冷宫宫刑!

冷宫宫刑是宫里女人的噩梦,只有犯了大错的女人才会动用冷宫宫刑。

第一天安慕珍被生生拔掉了所有的头发,头皮上血迹斑斑,触目惊心。第二天,安慕珍被拔掉了手指甲和脚趾甲,第三天是牙齿和眼珠。

第四天是折断了安慕珍的全部手指和脚趾关节,第五天是手腕和脚腕,还有腰部,第六天身上的骨头全部被打断。

第七天,安慕珍被挂在半空,下面会有宫女用吸了盐水的鞭子抽打她。

“啊……”

冷宫里,安慕珍的声音,一天比一天叫的凄惨响亮。从第七天开始,她的叫声慢慢虚弱下来,直至再也发不出声音。

本来自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