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王2不朽

第12章 窍穴

第十二章 窍穴

秦穆的右手划过一道弧线,拳头带着无匹的威势直接从黑虎的脑后透出。(我的老婆是双胞胎)

“轰!”

黑虎的眼睛里似乎还带着错愕,就像根本没有料到这种结局一样,秦穆竟然看着敌人倒下的身躯心神一松也是昏迷了过去。

这个时候只见一道金光裹着一滴血珠在黑虎的身上冲出,直接融入了秦穆的身体之后便消失不见了。

……

夜晚,银河倒挂在天穹之上,星辰闪烁,雪白的月华照shè在大地之上,铺出一片白白的霜,古木沙沙,摇曳在夜晚的微风之下,这是一种难以形容的静谧与安详。

秦穆盘坐在地上,全身的气息降到了最低,一呼一吸中鼻孔中冲出两道白sè的气龙,宛如一条正在蛰伏的巨龙一般。

隐约间,秦穆的身上传来哗哗的流水声,只见他的血液流淌如大河一般,巨浪滔天,鲜血的颜sè愈发鲜红,最后冲到了一点缓缓聚成一道血湖。(

“砰!!!”

一阵闷响,秦穆鼻孔一吸,盘踞在他身边的血红sè雾气被尽数吸入,胸膛起伏,心脏发出了阵阵有力的跳动,竟像是有人在不停地击鼓,隆隆的鼓声响彻在山洞之中。

秦穆猛地睁开了眼眸,两束红光激shè而出,空中发出嗤嗤的响声,头发疯狂乱舞。

“好强大!”这是秦穆现在唯一的感觉,之前和黑虎大战一场的伤势已经尽数恢复了,现在全身好像有使不完的气力一样,血液流淌间,一阵阵酥麻的感觉传来。

秦穆感觉现在的实力比起之前要强上十数倍,自己的气力恐怕已经超出了万斤,堪比巨兽。

意识慢慢潜入肉身,一个漩涡如同黑夜里的星辰般耀眼,只见它在不停地旋转着,绵绵不断的jing气被吞吐出融入自己的肉身,秦穆明显觉得在jing气的滋养下自己的力量以一个微小的速度慢慢提升着。

他脑海里不停地浮现出与黑虎战斗时的景象,思绪起伏,从初遇到最后的一击绝杀,回想了一遍又一遍,眉头紧皱,不知在想些什么。

“我最后的绝杀一击用的是‘天下争雄’这一招,不过却远超以前的每一击,那时我心里想的是如何的不甘与想要将黑虎杀之而后快的,额,杀意,难道这一招需要杀意相辅佐?”秦穆自语道。(

“那么我体内的血sè漩涡是什么?”秦穆忽然感觉自己的脑子不够用了,这些对于他来说太过于荒诞了。

“难道是因为‘人皇拳’?”秦穆不停地思索,脑海里却是仔细地浏览了一遍又一遍的人皇拳谱。

“窍穴?!”秦穆猛地发出一声惊呼。

人皇拳明确写出了要突破自身窍穴的话需要血jing为辅,不过以前的秦穆倒是没有注意到过,好吧,是没有文化不懂。

“难道是黑虎?”秦穆自语。

不得不说秦穆虽然不靠谱可他的脑子还是不错的,将一切的前因后果都确定了大半。

血jing是妖兽身上所特有的一种东西,而真正的妖兽却是拥有堪比人类藏海境的修为,秦穆一旦碰上它们就是一个字“死”!

秦穆是幸运的,虽说黑虎已经触及到了藏海境妖兽的领域,不过就是这一点让它的实力不足藏海境妖兽的百分之一,最重要的是它的灵智不够,这也是黑虎会放弃一个绝杀秦穆的机会从而断送自身xing命的原因。(

不过也是因为这样才让秦穆拥有了斩杀黑虎的契机,但就算这样后者也对他造成了巨大的威胁,甚至差点便葬身虎腹之中。

至于血jing真的可以算作是意外之喜了,藏海境妖兽肯定会有,不过却不能惹,而黑虎也是半步藏海才有了那一丝拥有的可能。

秦穆修炼的人皇拳需要开通人体的一百零七个穴窍,需要的血jing量极其的庞大,而且到了后期更是翻倍增长。

不过神经大条的秦穆很显然还没认识到这点,还沉浸在喜悦当中。

片刻后,秦穆总算停止了意yin,恶狠狠地看着地上黑虎的尸体,嘴里不知在嘟囔什么。

只见他一脚踩在了黑虎的身子上,两只手握住了黑虎的后腿,“丫的,老子叫你狂,你狂啊,再狂啊,看我不撕了你!”秦穆一边撕扯一边疯狂地叫嚣着。

最后,他终于将黑虎的后腿撕了下来,硕大的虎腿足足有近二百斤,像是一个巨大的锤子扛在秦穆的肩头。(

只见他将虎爪放在地上,拿起一块较为尖锐的石块,剥皮抽筋,一切完成之后,秦穆赶忙去外边找了一堆枯叶,然后一脸贱笑地看着虎腿,估计在想着待会儿该怎么。

秦穆两手握着一根不知道从哪儿找来的木棒,在一块石头凹陷处垫上枯叶,然后不停地转动着木棒,嘴里发出咆哮,这就是传说中的钻木取火。

远处的野兽们听到一阵鬼哭狼嚎的咆哮声猛地打了一个寒战,最后整齐地退出秦穆所在山洞的十里范围,丫的又来了,这是折腾兽啊!一晚一次不带这样玩的。

良久后秦穆扛着巨大的虎腿,吃得满嘴流油,都快把整个头都埋下去了,一边还在夸赞着嘴边的美味。

生与死其实就在一瞬之间,秦穆胜了所以他现在就可以在这里大快朵颐,享受一切,但若是败了就只能乖乖地成为黑虎的腹中之物,没有一丝幸理。

这就是真实的世界,强者死,更强者生,这便是真正的弱肉强食。

秦穆的心态现在也完全调整过来,虽然眼神依旧惫懒,不过在更深处的却是血腥与暴虐,冰冷与嗜杀。

就在短短的一瞬间秦穆便已完成了自己的第一次蜕变,虽然看上去没什么影响,但却是适合这片土地的最佳生存法则。

现在的他已经不再是以前的那个自己了,因为秦穆不想死,而想要做到这一点需要的便是无边的杀戮,他不想这样但却没有办法,想要活着就必须要杀人。

“额,我以后是要用陷阱呢,还是用陷阱呢,还是用陷阱呢。”秦穆摸着下巴隐隐露出的胡茬,一脸郑重道,一双眼神滴溜溜乱转,到最后他总算下定了决心,长叹一声道:“安全第一啊。”

半个月转瞬即逝……

“砰!!!”只听得一声巨响传来,一个巨大的身影飞出,一路上不知撞断了多少古树,顿时飞起了一大片yin影,最后撞在了一块巨大的岩石上才停了下来,硕大的岩石也被直接撞碎。

“丫的,你还逃,看老子不打死你!”一个骂骂咧咧的声音传来,正是秦穆,此时的他身上带着血迹,恐怕这些鲜血是属于他面前的那只花斑巨豹的。

秦穆运起人皇拳一拳轰在花斑巨豹的头上,只听得砰的一声,漫天的血雾,还带着点点的白sè。

秦穆脸上突然一喜,一缕缕金芒闪现从巨豹的身上透出,带着一滴金sè的**冲入秦穆的身体,正是花斑巨豹的血jing,这半个月来秦穆击杀了不知多少野兽甚至是半步藏海的野兽。

现在他总算知道了自己修行的艰难,这丫的不就是坑人吗,老子打了大半天还告诉我不一定有收获,秦穆这半个月可是怨气冲天。

不过总算是有些收获,他身上的窍穴已经打开了三个,他的气力已经足足超过了五万斤,这一滴血jing恰好可以帮他打开第四个窍穴,直接让他拥有一头远古猛犸巨象之力。

这可是一次大造化,一头猛犸之力可是初入藏海境的人才能拥有的力量,对秦穆来说是一次惊天的蜕变。

秦穆看着血jing融入身体之后,朝着天上的yin影一拱手道:“诸位秃鹫大哥,我已经帮你们报了毁家之仇,不才这就先行退下了。”说罢秦穆便撒开了脚丫子跑了。

“丫的,又要跑路了。”秦穆一边跑一边嘀咕,而天上的一群秃鹫这才反应过来,呼啸着朝着秦穆冲去。

“哎呀,丫的你们再追我劈了你。”

“你丫的敢啄我脸!”

“啊,不带这样的,旧的不去新的不来,秃鹫大哥你们就换个地方吧。”

“啊……,我勒个去,你们是大爷!”

“带我学成之时,定要尔等片甲不留!”

“啊!救命啊……”

我们将一如既往为你提供优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