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王2不朽

第15章 蝶衣

第十五章 蝶衣

藏海境的妖兽已经能称霸一方了,纵然是它受伤了也不好惹,但为什么王家还是想要去捋胡须呢,这其中肯定有一个必须要去的理由,那么这个理由又是什么?

王家只是一个小镇子中的豪门,根本拿不上台面,听闻整个家族最强的也只是一个藏海境两重的家主王世仁,藏海境妖兽王家按道理来说碰都不敢去碰,更别说要去斩杀它了。(

“这事情邪乎啊。”秦穆脑子飞快地转着,因为喝了点小酒让他整个人都飘飘忽忽的,还好喝的不多,否则估计得直接趴下了,他那经过筑灵之后白皙的小脸此时白里透红,看上去倒是挺可爱的。

“额,是往这儿呢?还是往这儿呢?”秦穆眉头皱起把食指在牙齿上来回摩挲着,一副正在思索的样子,说完还打了一个酒嗝,脸上飘起了两块红霞。

“应该是这儿。”秦穆想了好久把手指向右边,然后晃悠悠地朝着左边走去了,真让人怀疑是不是下一刻他就要倒在地上了。

“绿蚁新醅酒,红泥小火炉。晚来天yu雪,能饮一杯无?”秦穆一边走着一边剽窃着古人的诗词,“好诗啊,好诗。”

“小姐,小姐,你快看那人。”一个丫鬟模样的人站在阁楼上看到了秦穆就像看到新大陆一般,连忙回头喊道,声音里充满着少女的活力和灵气。(

“咳咳,小兰,又怎么了,你呀就是不会安静一会儿。”一道略显虚弱的声音从阁楼里传来,一个身影慢慢走到了窗边。

青丝披至香肩,一身雪白的长裙衬托的她像一个月宫仙子一般,只见她小巧的琼鼻微微**下,一旁的丫鬟见状急忙拿出一件长袍给她披上,道“小姐,好点了没有?”

女子轻笑着摇头,伸手点了点丫鬟的额头道:“你个小鬼灵jing。”说罢便把一脸好奇地看向了阁楼下的秦穆。

“好酒加好诗,绝配啊!”秦穆这个时候酒劲完全上来了,连自己在说什么都不知道了,“咦?这有块镜子,去照照我那个帅到惨绝人寰的脸。”然后便摇晃着走向他所谓的镜子那儿去了。

“小姐,那人去那边的池塘干嘛啊?”丫鬟小兰一脸疑惑地看着秦穆,开口问道。

那个小姐也是非常疑惑,面对小兰的询问轻轻摇了摇头,凭她的聪颖也根本猜测不出一个醉酒的人想要干嘛。

只见秦穆慢慢吞吞朝着“镜子”走去,“咦,怎么镜子这么大?我上去看看。”秦穆一边自语一边迈开步子走去,然后就没有然后了。

只听到啊的一声秦穆便消失在主仆两人的视线当中。

“噗嗤。(

她也看出了秦穆是个修炼之人,倒也没有怎么担心,听到小姐发话小兰才止住了笑意,不过一抽一抽的显然忍得很辛苦。

秦穆现在的状态只能用两个字形容,那就是断片,现在他就觉得自己喝了点酒然后啥都不知道了,等到醒来之后才发现已经到了夜里了,然后自己躺在一张柔软的**,至于发生了什么却一点都记不起来了。

“哇,小弟弟你醒了啊。”一个丫鬟打扮的人出现在秦穆的面前,手里还拿着一套叠得整整齐齐的衣服,然后对着秦穆一脸惊喜地道。

“额?”秦穆点了点自己道:“我,小弟弟?”

这下换小兰震惊了,这不会是个傻子吧,屋子里就两个人,不是说他还说谁,看上去这么小的不叫小弟弟还叫什么。

突然秦穆好像想到了什么,把点着自己的手放了下去,一脸落寞地道:“恩,醒了,但是这里是哪儿啊?”然后看了一下小兰手里的衣服这才后知后觉地发现自己身上好像有点湿。

“噗嗤。”小兰看到秦穆扯着自己的衣服哪里还不知道,一时忍不住笑了出来。

只见小兰把手上的衣服放在秦穆是**这才开口道:“这里是我们王家小姐的阁楼,你喝多了然后跑到了这里,最后啊还摔到池塘里去了,还是我们小姐心善,叫我把你给捞上来。(

“咳咳,咳咳。”秦穆现在被一个小女孩给嘲笑了,就算是练了十几年的脸皮也是白搭,一时也只能尴尬地以咳嗽来掩饰一下。

“那个你们家小姐呢,我想亲自去道个谢。”秦穆只能转移一下注意力,换了个话题。

不过小兰顿时就不干了,像个护犊子的老母鸡一样怒视秦穆道:“你个登徒子,相见我家小姐有什么不良企图!”

“小兰。”秦穆正要辩解的时候被一道悦耳的声音打断了,一袭白裙的女子从门口走了进来,像一只纯白的蝴蝶一般,秦穆的眼睛猛地一亮。

“芙蓉如面柳如眉大概说的就是这样的女子吧。”秦穆暗叹:“不过可惜了。”他一眼就看出了这个女子身患重症,估计活不长久了。

听到这道声音小兰顿时就焉了,垂头散气地错开了身子,让女子走上前去。

“公子暂先在这歇息,小女身体不适就先告辞了。”女子看着秦穆开口道,“小兰,你先给这位公子安排好。”说罢便转身离开了。

秦穆见状也不恼,他很明显就看出了女子现在的状态,也没什么在意的,用它自己的话来讲就是对一个将死之人有啥好说的。(

然后秦穆便在这个房间中安顿了一晚,而通过和小兰的接触秦穆总算是知道了一些事情的基本情况。

王家小姐名蝶衣,本是小镇中出名的出名的年轻强者,美貌与实力并重,年方十八便已经是藏海境的高手了,同样她的艳名也广为传播,可不幸的是她的身子好像出了些问题,越来越虚弱,而这次的行动也是王家为了替她寻找烈焰犀的独角为他缓解伤势。

“真的是这样吗?”秦穆依旧是一阵狐疑,总觉得事情有些不对劲,不过始终都无法想通。

第二天一早秦穆便找到了小兰说要先去和自己相同来意的人汇合,但却被王蝶衣拦了下来,原来她也要去和那些人见一面,反正秦穆也不认识路,索xing就一起好了。

“女人就是麻烦。”秦穆撇了撇嘴,嘀咕道,说等一下,直接让他等了大半个时辰,不过时间还早,秦穆倒也不急。

看着面前白纱遮面的王蝶衣秦穆又开始暗自腹诽,“不就是长得好看了点,至于吗。”

……

“吱嘎!”

随着王蝶衣推门进来,整个房间里原本嘈杂的声音猛地静了下来,所有人都目光灼灼地看着前者,丝毫不掩饰眼中的yu望,至于在她之后的秦穆直接被选择xing地忽视了。

王蝶衣好像已经习惯了这样的情况,不紧不慢地走到了房间的前方,转身朝着大家开口道:“这次蝶衣多谢各位肯前来帮忙,多谢了。”说罢还微微作了个揖,大家风范显露无疑。

“没事没事,王小姐的事情就是我们的事。”

“王小姐还请放心,我们一定会成功归来的。”

“我们定会全力以赴,王小姐不用担心。”

“对极,对极。”

……

看着一个个的猪哥象秦穆不屑地撇嘴,一个个都能当人爸了还一副人老心不老的样子,不过倒也有几个人让秦穆心下注意上了。

一个五六十岁的老者紧闭着眼睛站在一个角落,身旁的人都离他足足有数丈远,偶尔看向他的还带着浓浓的忌惮。

还有一个光头僧人,现在就他叫的最凶,看着王蝶衣的眼睛充满着yin邪,他的脖子上还挂着一串硕大的佛珠,足足有三十六颗。

而秦穆最重视的却不是这两人,而是站在王蝶衣身旁的两个年轻人,“两个藏海!”秦穆心中一紧,其中一人自己不用担心,只是刚到藏海境一重,满打满算都只是拥有一头猛犸巨象之力,和自己还有一段差距。

而另一个人却已经在藏海境踏出了一些距离,估计力量也在两头猛犸之力到三头之间,不是现在的秦穆能够硬碰的,这应该也是这儿最强的一个人了,秦穆暗道。

“呵呵,多谢各位了,我还要再给大家介绍一个人。”王蝶衣轻笑一声。

秦穆顿时觉得好像有点不对劲,全身恶寒。

“秦公子,你也应该出来见见大家吧。”说完还朝着秦穆眨了眨眼睛,顿时有一种说不出的俏皮。

“我擦,咱能不能别这样。”秦穆心中腹诽但也不好表现出来,大大方方地朝着大家拱拱手道:“哥哥们好,小弟秦穆有礼了。”

经过一阵时间诡异的安静之后突然有人开口道:“王小姐不知从哪儿找来的强援,怎么一副小孩子的样子。”

“哈哈,哈哈,nǎi还没断吧。”

其实倒也不怪他们这么说,筑灵之后的秦穆看上去就像是一个十三四岁的小孩子一样,白白净净一副涉世未深的样子。

一个大汉突然朝着秦穆道:“小屁孩,快到叔叔这儿来,免得到时候被打得连你妈都不认识了,哈哈。”

“我擦!”听到这句话秦穆瞬间狂暴了,像个疯子一样跳脚大骂道:“小屁孩,你妹的小屁孩,你们全家都是小屁孩!”

秦穆一边骂着一边大踏步冲向大汉,一只手掌如同磨盘一般朝着大汉拍去,一阵闷响在屋子里响起。

我们将一如既往为你提供优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