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王2不朽

第26章 山岳巨猿

第二十六章 山岳巨猿

“我去啊,这次玩大发了。(

“真是刚逃虎口又入狼窝,我怎么就这么惨呢。”看着远处那个站在山顶如同神魔般的山岳巨猿秦穆觉得很蛋疼。

这哪是狼窝啊,狼窝也没这么危险的啊。

山岳巨猿如同一座小山,乌黑的毛发拖地,双臂挥舞,一股凶戾的煞气铺天盖地而来。

无尽的月华和草木jing气汹涌而至,慢慢融入巨猿的体内,银灰sè的霞光喷薄,遮住了半边天穹。

“呼,还好它在修炼。”秦穆开口,一副惊魂未定的样子,一看四下无人还偷偷摸了一把冷汗。

山岳巨猿实在是太可怕了,据说还有曾经妖兽皇族的血脉,一旦施展开来简直是毁天灭地一般,在巨猿的气息笼罩下秦穆就像在大海里漂泊的小帆船,随时都有倾覆的可能。

“丫了个擦的,这明明是超越了藏海境的妖兽霸主,怎么就赖这儿了。”秦穆眨巴着眼睛,一脸的狐疑。

不过他没有继续待下去的意思,如同灵猴一般,四下跳跃着。(出魂记)

而山岳巨猿也似乎没有发现这只小虫子,偶尔发出一声猿啼,群山震颤,霞光大盛。

突然一道穿金裂岩般的响声传来,初时还在远处,眨眼间便到了近前,如同一团乌云飘来,遮住了月华,天地一片漆黑。

“我去。”秦穆怒嚎一声,原本后退的身子猛地止住了,只见他身形一闪,却是朝着山岳巨猿身旁冲去。

神仙打架凡人遭殃,凭自己的速度铁定逃不远,还不如拼一把,最危险的地方往往最安全,秦穆暗暗想道,速度更快了几分。

一只大鸟出现在半空中,双翅一展,劲风肆虐,平地刮起了一阵狂风,秦穆根本连站立都困难,废了好大劲才躲到了巨猿身后的一块大石头下,紧紧地盯着两只妖兽。

金羽鹏鸟嘶鸣,一道肉眼可见的音波传开,远处一座小山直接裂开,一只巨大的利爪抓下,空间一阵哀鸣。

利爪横空,片片暗金sè的鳞片附着在上面,发出幽冷的碧光,一座小山如同豆腐般被撕开,威势无匹。

“吼!”巨猿怒吼,一只毛茸茸大手遮天蔽ri般探去,巨大的声音如同雷霆般,直教人两眼发黑,快要晕厥一般。(

“太强大了。”秦穆暗叹,着实是被吓到了,这两头妖兽无愧自己的霸主实力,一举一动都蕴含着无上伟力,天地都要被撕裂了一般。

“砰!”

大手和利爪撞在一起,发出一声巨响,天地摇晃。

金羽鹏鸟被打飞数千丈,金sè的羽毛落下,直接将旁边的一座小山压塌,利爪中心鳞片碎裂,一丝淡金sè的血迹隐现。

而巨猿身下直接裂开一道大口子,小山裂开,它的大手砸落,只听得轰隆一声,小山炸裂,乱石穿空。

巨猿一个跳跃,直接横跨数百丈距离,跳到另一座小山上,黝黑的拳头冲天而起,朝着金羽大鹏鸟砸去。

拳风呼啸,一道螺旋劲气在拳头前显现,势不可挡。

“轰!”

巨大的拳头直接洞穿金羽大鹏鸟的一只翅膀,瓢泼的金sè大雨落下,空中竟传来一阵馨香,这种霸主级人物全身都是宝药,就连血液都是求之不得之物。

秦穆看得面目扭曲,心里如同刀绞一般,他心疼啊,好歹也留点给我啊,再不行你也别这么浪费啊。(

大鹏鸟哀鸣,一个翻身另一只利爪直接抓落,带着雷霆之势刺入巨猿的肩膀。

“哧!”

一块血肉被撕落,露出了巨猿的骨头,在月华的照耀下森森白骨闪烁着诡异的幽光。

而巨猿似乎丝毫没有在意自己伤势一般,另一只手再次探出,直接抓住大鹏鸟的利爪,任由后者怎么用力都挣脱不开。

一声怒吼过后,金羽大鹏鸟被直接举起,狠狠地砸向地面,随着轰隆一声,一个近千丈大小的巨坑出现在地面,风沙滚滚。

巨猿再次大吼着举起大鹏鸟朝着远处的一座小山砸去。

“轰隆隆!!”

小山炸裂,化为了无数的碎石四散,成了一片死亡绝域,所有的生灵尽皆哀鸣,似乎遇到了什么大恐怖,匍匐在地上不动,甚至连部分藏海境妖兽也低下了他们高贵的头颅。

“要撤!”秦穆心底升起了这样的一个声音,不过他随即好像想到了什么,脸上露出了一抹兴奋的表情。(

“两大霸主级妖兽这样拼命肯定是有什么东西值得如此,莫非是什么宝药?”秦穆一边摸着下巴一边自语,越讲越兴奋,甚至嘴边都流出了些许晶莹。

“事不宜迟,赶紧!”只见他猛地擦了一下嘴边的口水,一个闪身开始在小山附近搜寻开来。

秦穆没走多远便找到了,原因无他,这个山洞实在是太大了,山岳巨猿实在是太大了,数百丈大小的身子,就算它使用了神通缩小了身子但仍旧有十数丈大小,估计就是眼挫的人都能找到它的居所。

“嗯?”秦穆皱眉,一只手不停地挥着,实在是这洞里太臭了,“这丫的估计从来没洗过澡。”只见他暗自腹诽道,一双眼睛到处乱瞟,有种恨不得挖地三尺的感觉。

随着时间过去,也越来越深入,他心寒了,不禁泪流满面,“谁说探一次妖兽巢穴很赚,这丫的霸主级了还是个穷鬼。”

不过这倒是秦穆倒是错怪山岳巨猿了,就凭它能够血屠百万里的实力怎么可能没有点宝贝,可问题是这儿不是它的领地啊,谁有好东西到处乱抗啊。

“哇!”

一道如同婴儿般的哭声传来,吓了秦穆一大跳,好久才平复下来,循声找去,只见一只只有巴掌大小的小山岳巨猿躺在一块石头上,借着月华秦穆甚至看到这只小猴子眼睛是闭着的,白白的绒毛分布在全身各处。

秦穆脑子里突然出现了一个巨大的身影,然后和面前这只小猴子联系起来,不禁感到一种淡淡的忧伤。

“为何小时候和长大了差距这么大啊。”秦穆感慨,随即便把目光看向了别处。

小猿旁边一株散发着五sè毫光的物什一下子吸引了他的目光,“我擦!神明在上,老子碰到伴生莲了。”秦穆惊呼,一下子把那株伴生莲拔了下来,一把揣到了怀里。

“宝药有德者居之,小猴子你别怪我,要怪就怪你妈去,谁叫它吓到我了。”只见他将伴生莲摘走之后嘴里还喃喃自语,好像自己还吃了个大亏一样。

“咦?”秦穆轻咦一声,一柄跟他人差不多高的战戈倒在一旁,不过可惜的是战戈上全是锈迹斑斑,不少的地方甚至都被腐蚀掉了。

“我擦,好重!”秦穆呲牙,两只手用力将战戈提起,不过手一滑,战戈重重地砸在了地上,只听得轰隆一声,山洞猛颤,一块块岩石从顶部落下。

等到他再次去拿的时候却发现就算他再怎么用力战戈动都不动一下,“难道要什么咒语?”秦穆摸着下巴自语道,眼里光芒闪烁。

“菠萝菠萝蜜!”只见他大吼一声,突然觉得好像头顶飞过了一大片乌鸦,而战戈依旧丝毫不动。

秦穆的脸上未见丝毫尴尬,“难道咒语不对?那我换一个。”

只听得他再次吼道,“芝麻开门!”

“我去,还不对,再换。”……

“为什么还不对啊,再试下。”……

……

良久后秦穆才终于罢休了,“估计是方法错了,那咱换一个。”

只见他狠狠咬了一下手指,一脸心疼地挤出了一滴血液,“大家都说这个有用,你可别让我的血白费啊,不然抽不死你。”

鲜红的血液慢慢渗入了战戈当中,消失不见了,秦穆等了一小会儿不禁满头黑线,“骗子,你这个骗子。”

只见他哀怨地看着战戈,一双眼睛甚至都要喷出血来了。

“嗡!!”

突然,一道悠扬的声音传来,战戈颤抖,慢慢浮在半空,然后就在秦穆一脸惊慌加惊喜的目光中光芒一闪直接往他的头冲去。

……

(今天晚上十二点左右还有一更)

我们将一如既往为你提供优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