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王2不朽

第46章 记忆

第四十六章 记忆

一股庞大的信息洪流炸开,秦穆只觉得脑海一阵眩晕,“这是?”

无数的记忆片段出现在他的灵魂海当中,而秦穆更像是走马观花地将这些片段给观赏了一遍。(

这是一个充满着饥荒的年份,八个少年聚到了一起,互相扶持,最后竟被他们成功地活了下来,而一次偶然的机会,他们加入了一个强大的宗门,青云宗。

八人的天分也算不错,宗门也开始慢慢重用他们,后来在一次宗门任务当中,八人误入了一个小世界。

说小世界其实更像是一个墓穴,在墓穴的外部空间他们得到了一本秘技,八部真灵诀!

也正是凭借着这本灵决八人创下了八大金刚的威名,甚至其中的老大还闯入了逐龙榜,虽然名次极其靠后,但这是整个神荒界东域所有藏海境年青一代的排名,含金量可想而知。(

再到后来他们又接了一个任务,前去追杀斩杀归莫离的凶手,一个在他们看来只是生活中的一个小插曲似的任务却葬送了他们的xing命。

数十息过后秦穆总算是将这些属于傅言的记忆尽数看了一遍,心神有点恍惚,难免有些唏嘘。

“这个世界哪有对错,有的只是输赢。”秦穆自语,这些记忆对他的信念产生了极大的影响。

曾经立誓只杀该杀之人,但又有谁是真正该杀的呢,秦穆心底暗自想道,有点迷茫。

就算那些妖兽,野兽难道也该杀吗,谁不是为了生存,哪有高低贵贱之分。

秦穆猛地吐出一口鲜血,身形有些踉跄,气息都紊乱了。

“什么是对,什么是错?”秦穆不停地拷问着自己,灵魂海颤抖,几yu崩裂。(

“屠尽百万人可算错?”秦穆自问,“不杀一人难道就是对?”

“若这百万人都为恶,难道不该杀?若有一个善人要杀我,难道我就该引颈受戮?”秦穆的眼睛突然变亮,一抹光闪过。

“我的手只杀可杀之人,管不了天下人是对还是错,我只要求自己一定是对。”

秦穆自语,灵魂海轰鸣,猛地涨大了一圈,身体的八个窍穴如同一颗颗古星一般旋转,无数的jing气涌了出来。

只听到隐隐传来惊涛拍岸般的声音传来,一个光点从他的身体上显化,渐渐又一个巨大的古星出现了,第九窍穴直接开辟出来。

其实秦穆也知道这次开辟也纯属正常,原本就已经到了临界点,只是稍差一步而已,他的身体原本就积累了无数的药力,再加上青火神鹰的血jing,只要一个契机就能突破了,只是不知道来的这么快。(

秦穆喜形于sè,轰然将金身散去后直接背着他的战戈大踏步向前走去,大有一夫当关万夫莫开之勇。

“不知道我能不能排上逐龙榜前十万?”秦穆一边朝着王家走去,一边喃喃自语。

“啥时也排个第一给师兄他老人家瞧瞧,吓吓他。”不知道是想起了什么,秦穆的脸上露出了一抹诡异的微笑。

“傅言的记忆里说他们的传承是在一个墓穴小世界里得来的,只在外围就能找到如此不凡的秘技,估计里面的传承堪称惊世。”

“只是不清楚这个墓穴的具体位置,只是知道好像是在苍山学府的附近,可是我应该怎么去呢?”

秦穆不停地摸索着下巴,一副正在思索的模样,突然他的眼睛猛地一亮。(

“苍山学府每隔十年会有一次开山收徒,现在的时间基本也快到了我可以先混到学府里。”

不过随即他好像想到了什么,眼睛暗淡了下去,垂头散气道:“如果被老头师兄知道的话我会被活活打死的。”

秦穆现在很纠结,既想要传承,又不能拜师进入苍山学府,看着机会白白在自己面前失去可不是他的作风。

良久之后只见他咬咬牙道:“学府必须得去,要不就不拜师,反正我是被放养的,老头师兄也管不了我。”

秦穆终于做了决定,顿时觉得全身都轻飘飘了,心头舒畅,恨不得痛饮一番,心里已经开始划算着到时候该怎么混进去了。

大概过了盏茶左右的时间,秦穆到了王家的府邸外,可是他的脸上全是一副难以置信的表情。

眼前的都是漆黑的残垣断壁,房屋倒塌,哪里还有曾经的繁华,像有一场大火将王家焚烧殆尽,成了一堆废墟,废墟外还围了一大群人。

“这王家怎么一夜间就没了啊,简直是太过惊人了。”

“对啊,王家怎么说也是我们镇子里的豪门,怎么一夕时间便成了过去,难道有什么强大的仇家找上门啊?”

众人对着废墟指指点点,互相讨论道。

“你们是不知道啊,那是在一个夜晚,王家突然火光冲天,把一切都给烧了,据说没有一个人活下来。”

“还有人说啊这件事是,王家小姐王蝶衣突然入魔了,将自己王家上下屠了个满门,就连王家家主王世仁也被斩杀,连头都找不到了,最后还一把火把自己家给烧了个干干净净。”

“啊!”众人惊呼,根本不敢相信。

“怎么可能,王家小姐怎么会做这样的事情啊。”

“是真的,有人看到一个黑衣女子离开后整个王家就着起火来。”

“哎,真是知人知面不知心啊,谁能想到一个貌美如花的女子竟会如此心狠。”

……

秦穆仔细地听着大家的交谈慢慢离开了,只见他眉头紧蹙,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夜晚,月华如水,给大地铺上了一层白霜。

王家原址外,一道身影站立着,影子被拉出老长,正是秦穆。

只见他从怀中拿出一支尖锐的犀角放在地上,足足站了半个时辰后开口道:“如果你不想出来的话我也不勉强了,离火妖犀角我给你取来了,我还要说一句,王世仁该杀。”说完后便头也不回地离开了。

直到秦穆的背影再也看不到后另一道凹凸有致的身影出现在废墟旁,正是王蝶衣。

只见她弓身将犀角拿起朝着秦穆离去的方向怔了数息后便离开了,在原本放着妖犀角的地方留下了几滴晶莹。

我们将一如既往为你提供优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