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王2不朽

第48章 血路

第四十八章 血路

罡风如雷,古木参天,山脉横亘如卧龙,雾霭缭绕若仙境。(

秦穆怒吼,一条丈粗妖兽大蛇被他撕裂,血雨瓢泼。

一声长啸,秦穆振拳,霞光万缕,神芒横空,将一头灵猿打爆,沐血而出。

这是一条血路,铺在地上的都是尸骨。

“鲜血的开篇,死亡的序曲,这一路不知要没落多少的俊杰。”秦穆低语,眼中灼灼,似有光芒闪过。

一个月的时间他已经延着古路前行数千里,一路横推过来,不知打爆了多少敌手,衣衫染血,宛若神魔。

“数千万里的距离下来死亡的人恐怕无法计数,只有真正的强者才能留下来,只是不知道其中会不会有我。(

仅仅这月时间他经历的大大小小战斗不下百次,沐浴敌血而来,小到半步藏海境,大到藏海境中高深存在,甚至还有一次远远地望见超越藏海境的妖兽。

这简直就是一块魔土,王族妖兽蛰伏后危险依旧,秦穆也遭受了数次重创,甚至有一次差点被一头藏海境高深存在的妖兽打爆头颅,幸好被他逃窜到那头超越藏海境妖兽的领地方才躲过一劫。

“接下来的路上拥有着大机缘,更有大恐怖,现在首要目的要先踏入藏海境。”

一路血战下来,秦穆的实力在厮杀当中得到了极大的提高,再次打开了两个窍穴,力量足有四十九头猛犸巨象之力,已经堪比藏海境两重巅峰的绝顶存在,现在只剩下最后一个窍穴打开就能跨入藏海境,实力突飞。

“如果能再次打开一个窍穴我的实力估计不下于寻常的藏海境三重,也算有了些许自保之力。”秦穆嘀咕,眼里闪过一丝渴望。

“谁?给我滚出来!”只见他突然大喝一声,如同一股煞气冲天而起,竟有了龙吟虎啸之势。

数道身影从密林当中走到了秦穆面前,几人全都是二十岁上下的年轻人,气息内敛,剑眉星目,倒是俊朗不凡,只是脸上全是一副目中无人的表情。

秦穆眉头一皱,微微有些不喜,因为不知晓几人来意也不好无故树敌,因此并未出声。

为首那人跨前一步道:“你就是秦穆?”语气极其霸道,就像对待一只蝼蚁一般。

“如果没有第二个人叫这个名字那么我就是。”秦穆一脸的厌恶,对这人印象差到极点。

那人也听出了秦穆话语当中的敌意就要发作,但好像想到了什么硬生生地忍了下来,冷哼一声道:“我是青木城何长空的胞弟何长远,这次奉我兄长的命令前来邀请你做我何家客卿。(

秦穆嗤笑,何长空他也有所听闻,倒也是个强绝人物。

所谓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何长空就是早期进入古路的那一批人,后来因为实力不足无法继续前行,就将同样退下来的一批人聚在一起,建立了城池,也算是一个不小的势力。

而何长空的实力其实也不算弱,俱秦穆估计应该已经踏入了藏海境三重,这都是一群野心勃勃的人,估计想积累资源冲到更深处去。

“如果要我去做客卿,就让何长空亲自过来。”秦穆冷哼,十分不满何长远的态度,丝毫不给后者面子。

何长远脸上一凝,随即涌上一抹愠怒,冷声道:“我家兄长岂是你想见就能见的。”

秦穆轻笑一声,直接下了逐客令,“既然如此,那便请吧。(

“你这是在找死!”何长远大怒,终于爆发了,“你算是第一个不给我们何家的面子的人。”

只见他全身血气暴涨,一只大手直接抓来,藏海境两重的气息爆发,古木巨颤,鸟兽皆惊。

秦穆脸上闪过一丝冷sè,转身就是一掌拍去,“好霸道的手段,我原本还顾忌何长空的面子,现在就算他亲至也救不了你。”

何长远冷笑,道:“若不是兄长叮嘱,我早就出手将你擒杀了,什么血屠,简直就是个笑话。”

他的手上光芒大盛,一缕缕神辉坠落,一头灵禽俯冲而下,威势惊人。

秦穆微微一怔,心中不由暗叹。

如果在外面,一个藏海境两重的青年才俊足以名动一方,但现在却只能成为更强者手中的杀敌利器,简直是一种讽刺。

只见秦穆手中霞光湛湛,一只手如同琉璃一般,血液流转间,竟发出雷鸣般的巨响。

琉璃sè大手横击,红sè的血管隐隐可见。

“轰隆!”

天空一声炸响,俯冲而下的灵禽直接被抓爆,光点四散,大手去势不减,狠狠地拍在了何长远的胸口。

只听到咔嚓一声,后者的胸口猛地凹陷了几分,一口鲜血喷出,其中还夹杂着内脏碎片,何长远的身子倒飞,最后重重地砸在了地上。

秦穆龙行虎步,身后巨龙在长鸣,猛虎在嘶吼,宛若神王一般直接朝着何长远走去,威势无匹。

突然数道毁灭xing的洪流传来,原来跟何长远一道的人见状虽然心中惊惧,但还是硬着头皮出手了,一上来就是绝杀手段。

秦穆不屑,直接轰出一拳,如同小山般的鲲鹏冲出,狂风肆虐,直接将洪流碾成齑粉,而他本人如同虎入狼群,冲到众人当中。

一只大手横空,直接将一个人的头颅抓爆,脑浆爆shè,秦穆如同死神一般无情出手,磅礴的血气将整片密林都淹没了。

只见他挥手,拳头如同流星一般冲出,将一人身体打爆,继而又是转身一腿将一个人踢成了两截,这根本就是一场屠杀,这群人没有丝毫的反抗能力。

何长远心中惊骇,简直就是毛骨悚然了,只见他双手一挥,直接打出一座小塔,毁灭xing的力量席卷而出。

“禁器!”秦穆眉头皱起,一拳将最后一人打爆后身躯猛地暴涨,法相金身使出,全身闪烁出金sè的神光。

秦穆挥拳,金发飞舞,宛若一个金sè的战神一般,冷酷无情,只见他双拳疯狂飞舞,最后直接将小塔打爆,碎片飞溅,顿时烟尘四起。

“可惜了。”只见他惋惜道,原来何长远打出禁器之时便已经离开了,不过秦穆倒没怎么在意,身形一动继续朝着古路的深处走去。

我们将一如既往为你提供优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