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王2不朽

第58章 生变

第五十八章 生变

天sè将明,一道霞光冲天而起,无数的灵气喷薄,升龙地白雾袅袅,宛若仙境。(

神灵液安然在地上流淌,在阳光的照shè下闪出七彩霞光,天地宛若得到重生一般,灵雨阵阵,原本干裂的大地重新焕发出生机。

两道人影站在神灵液旁,全身散发出璀璨的霞光,无数的灵气冲入了两人的身体当中。

秦穆体内十二颗窍穴发光,血管清晰可见,一颗心脏在有力地跳动,血液流淌,发出惊涛拍岸般的浪啸声。

良久之后只见他猛地睁开眼睛,两束神芒吞吐,如同一尊神王从九天之上降临。

“好强大的传承。”看着一旁的古风秦穆不禁暗赞一声,眼里一条条神纹闪过,光晕流转。(

古风全身蓝光闪烁,身上的伤势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慢慢好转,隐隐还有一抹威严传出,一个巨大的虚影盘坐在他的身后,一股威压横亘九天,宛若天地之威一般。

“后天血脉传承果然不凡,大多都是大器晚成之辈。”秦穆双目如电,看穿世间一切虚妄,眨眼间便洞悉了前因后果。

这世间会有一些绝顶大能自称神祇,收取庞大的信仰之力用来锤炼己身,希望能够不朽,但最终大多都是失败收场,后来又出现了另一种方法,那就是血脉传承。

大能们会不停地凝练自己的血脉,甚至将自己的记忆片段都给凝练进去,然后在转接到自己的后辈身上,希望有一天可以在后辈上重生,虽然这样的方法成功几率比前面的方法要高的多。

很显然古风现在已经成功觉醒了血脉,等若于一尊少年神祇再生,堪称同阶无敌,假以时ri又是一尊君临天地的大能。(

“可是为什么他会这么弱?”秦穆不解,想来已经觉醒神祇血脉的古风战力应该远远不止如此。

破魔神瞳运转,堪破世间一切虚妄。

四个巨大的光点出现在秦穆的眼中,如同四颗星辰一般镇压天地,四条巨大的铁链横穿了神祇的琵琶骨,一股神力缓缓地流入古风的身体当中。

“这是四极锁天大阵!”秦穆大大地吃了一惊,似乎遇到了什么难以置信的东西一样,心神震颤。

良久之后只见他这才调整了过来,长长地舒了一口气,“这古家好大的魄力,竟敢役使神祇。”

那些选择传承血脉的神祇如果在他们的后辈身上重生就意味着取而代之,原本那人就要消散在天地间,而古风的家族为了保全古风,竟然胆大包天,直接利用上古大阵炼化神祇的力量,虽然这个方法获得传承较慢,但却极为安全。(

“看来古风在家族当中的地位极高,只是不知道古家到底是怎么样的家族。”秦穆低声自语,眼里满是好奇之sè。

而这时古风也恢复过来,蓝光尽数消散,所有的异象都重新融入了他的体内。

只见他眼珠子转动,环顾了一下四周,最后停在了神灵液上,嘴角甚至还有口水滴了下来,“这就是神灵液啊,我家里也没有这东西。”

“秦兄弟,我们把它分了吧。”古风狠狠地擦了一下嘴角,咕咚一声将口水咽了下去,根本不看秦穆一眼,直接伸手想要将神灵液取下。

只听见一声惨叫,紫光闪过,古风的身子直接倒飞,重重地砸在地上,痛呼不已。

秦穆顿时觉得脑门一片黑线,并不搭理古风,手中战戈直刺,血红sè神芒直接朝着神灵液刺去。(

一片紫sè光幕升起,硬生生顶起了血芒,一个睥睨天下的人影直接走了出来,“是谁敢觊觎我何家之物。”

话语铿锵如同金钟轰鸣般嗡嗡作响,让人耳膜颤抖,几乎要破碎,一股霸道的威严直接朝着秦穆落下。

“哼!”秦穆冷哼,丝毫不把人影放在心上,举戈便刺,历啸声震天,大地都在发抖。

“小辈,你知道你在做什么吗?”人影眼中的光芒越发炽烈,似乎要分开天地一般,一只紫sè大手横空,朝着战戈抓去。

秦穆冷笑一声,“你现在还有几分战力?也敢在这里倚老卖老!”

嗡嗡声大作,血红sè的战戈颤抖直接将紫sè大手崩开,神芒璀璨,朝着人影的喉间刺去。

“小辈你好大的胆子!”人影怒吼,一时间天雷滚滚,万灵失音,紫光大盛,紫sè拳头砸下,想要将战戈打落。

秦穆面不改sè,身上瑞彩冲天,十二颗窍穴连通,成了一个巨大的烘炉将他护在中心。

“铛!”

金石交击声传开,天地轰鸣,秦穆猛地吐出一口鲜血,体外的烘炉被砸出无数的裂纹,但始终没有炸开,硬生生地挡住了这一击。

秦穆眸子开阖,宛如一道炽电划破长空,手中战戈直刺,血红sè的神芒震动天穹。

“小辈,你……”人影大吼,眼里闪过一丝慌乱,无数的紫光凝聚成一柄破天之矛想要轰下却硬生生地炸开了。

只见一柄战戈直接将人影的喉咙刺穿,无尽的锋芒贯穿天穹,冲出一道长长的真空地带。

秦穆单手持戈,将一尊至强者的灵魂分身挑至半空,狂霸的气息横亘九天十地。

战戈颤抖,人影直接炸开,成了漫天的光雨洒落。

秦穆松了一口气,心神略微有些放松下来,如同长鲸吸水般吞吐着四方灵气,开始恢复己身。

而正在这时,一道炽烈的枪芒横空,似乎要刺穿天穹一般,直接朝着秦穆刺落。

秦穆大怒,手中战戈劈落,直接打在了枪芒上,铿铿作响。

一道人影横飞,撞到了一旁的巨石上,巨石碎裂,乱石穿空,秦穆握着战戈的手颤抖,几乎要拿不住。

“好强!”秦穆感慨,心头一片凝重。

天穹突然颤抖,一辆青铜sè的古战车横空而来,一个二十一二岁的青年横刀立马站在车顶,一根长枪直指,黑sè的长发迎风飞舞,宛若魔神。

“神灵液我要了!”只见他瞥了一眼秦穆道,如同命令一般开口道。

霸道的声音响彻虚空,一股锋芒直刺云霄,上来便是要拿走神灵液。

我们将一如既往为你提供优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