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王2不朽

第78章 秦医师

第七十八章 秦医师

月华如水,满天星斗洒落,似天河垂落,给地面铺上了一层白纱,四野古木婆娑,沙沙作响。

突然一声巨响传来,一道金色神芒划破长空,像一把天刀一样坠落,破开了天和地。

血雨瓢泼,一头太古异种哀嚎一声便被劈成了两半,残躯横飞数十丈,直接陨落。

一个金色人影走出,衣不染血,黑色长发飞舞,顾盼生辉,一脸的威严,宛若仙王下界。

秦穆皱眉,自语道:“大治疗术到现在已经到了一个瓶颈阶段,寻常的宝药已经无法使我更上一层了,而且我还隐隐觉得要想真正成功千难万难。”

大治疗术是他在突破藏海两重时出现的传承,虽然在三千大道当中只能算七十二门大神通之一,而且排名较后,但它绝对无上的治疗圣术,足以在一个领域内无敌。

“这门神通简直堪称逆天,我先天不足,修炼时间远远短于那些领袖级存在,而且传闻各大封号家族都已经有后辈超越藏海境了,这次苍山学府之行只能算是藏海境以下强手的盛会,在那些人眼里也只是小打小闹而已。”

秦穆不停地摩挲着下巴,喃喃道:“而且我现在树敌颇多,如果不能在短时间内崛起前途堪忧,现在的捷径就是利用大治疗术。”

原来每次在医治别人的时候,大治疗术所化的神秘气流就会从对方的体内带走一丝能量,积少成多,这半个月左右的时间因为在医治古昊,所以也让秦穆再次破开了两个窍穴,实力比之前强了不少。

可是又有新的问题摆在了他的面前,那就是大治疗术威能的提升。

神通逆天,但是换来的就是提升的困难,大治疗术需要不停地服用宝药,最终甚至可能达到断肢重生,白骨生肉的境地,可是难也难在这个地方。

只见秦穆一口将手里的青莲吞了下去,低声道:“现在我的大治疗术已经到了一个巅峰,难有存进,对古昊的治疗也必须停下来了,不然就是百害而无一利了。”

只见他眉头紧蹙,脸上满是无奈之色“难道现在就需要千年,甚至是万年的药王了吗?”

这时两道身影出现,古风和古昊两人联袂而来,只见两个人身上的气息都有些凌厉,显然是经过了大战。

“秦兄弟。”古昊开口,从怀中取出一株泛着金光的何首乌递给了秦穆,道:“这是我的一点小心意,还望秦兄不要推辞,这些日子多谢了。”

只见他言辞诚恳,显然是将秦穆当成了真正的交心之人。

秦穆自然也不托大,一脸愧疚道:“古昊兄这说的是什么话,士为知己者死,我们交心,谈这些作甚,只是可惜了我暂时没办法彻底根治你的顽疾了。”

“哈哈,秦兄弟。”古昊大悦,长笑道:“我自身的情况我自己当然清楚,这些日子已经恢复了一部分,已经是极为幸运的事情,生死有命,强求不来。”

秦穆闻言同样大笑,只是心里却暗暗把这件事给记下了。

……

这一日,整个青云城时隔近月后再次沸腾起来,还是因为同一个人。

“你们说这个秦穆到底想干什么,莫名地就在城中开了医馆,这究竟是在打什么主意。”众人不解,议论纷纷。

“难不成暴君幡然醒悟,开始救死扶伤了?”几个好事之人说道,有些戏谑。

“医师是最值得尊敬的职业,他秦穆竟敢自称秦医师,也不怕掉了世人的大牙!”一人冷哼,满脸的脸嫉妒,但却没有什么人把他的话放在心上。

“难不成是他自觉杀人无数,业力过重,方才做这事?”有人疑惑,自语道。

“杀业过重可能遭天谴,最终会招来红莲业火焚身,就算是曾经的圣人也不能小视,他这么做也是可以理解的。”不少人点头,算是赞同这样的说法。

“不过这事也说不过去啊,他现在仅仅是藏海境,离那一步还很早,根本用不着这样,着实让人费解。”

“厉害啊,难道他是想走上王道吗?”一个老者开口,脸上全是感慨之色,“怒则横杀天地,善则接济世人,这才是王者之道啊。”

闻着尽皆骇然,心神震颤,心中一想更是相信了几分。

若是这些谈话被秦穆听到了一定会是哭笑不得,他开医馆,自称医师的唯一原因就是可以提升实力,不过就算被他听到了也会不屑一顾,什么王道,什么业力,在实力面前统统都是虚无。

不过整整一上午都没有人来医馆求医,可以称得上是门可罗雀,不过秦穆依然坐在那里气定神闲地喝着清茶,心情没有丝毫波动,一副大将风范。

不过有一个人却是坐不住了,只见古风来回走动,根本坐不下了,“秦兄弟,你说就凭你的医术,就算在我古家也是数一数二的,这些市野小民真是瞎了眼睛。”

说完还气呼呼地吐了一口口水,嘴里还在不停地咒骂。

秦穆见状轻笑,如果对古昊是利益来往占了大多数的话对古风则是真正的亲近了,只见他开口道:“古风你先坐下,等下去散播一个消息,就说我们医馆第一天无偿医治,第二天就必须至少以一株百年宝药叩关了,而且一天只能医治十人。”

古风不解,刚想说话却被秦穆打断了,后者摇手直接让他去散播消息,也就只好心不甘情不愿地走了出去。

这个消息一出,所有人都哗然了。

“秦穆到底是有真本事还是开个玩笑,若是开玩笑这开的也太大了吧,一株百年宝药叩关,亏他想的出来。”众人疑惑,十分的不解。

“医师本来就是值这个价格,实话说百年宝药还算低了。”

不多时,便有一青年男子走进了医馆,身后跟着四个随从,还抬着一个人直接到了秦穆的面前,直接拱手道:“秦医师,我的兄弟因为被打断了心脉,现在请秦医师出手救治,价格一定会令你满意。”

秦穆摇头,这时他已经换上了一套文士衫,看上去也有了几分气度,只见他附身稍微看了一下抬着的人,打入了一道大治疗术的神秘气流,盏茶时间过后这人便清醒过来了,甚至连基本的行动都不成问题了。

青年男子倒头便拜,却被秦穆拦了下来,好说歹说之下方才送其离开。

一见这情况整个下午陆陆续续都有不少人前来求医,秦医师的名字也完全传了出去,求医的人满心欢喜,秦穆更是笑开了怀,因为他似乎感觉到第二十八颗窍穴已经开始颤动了,估计离开启已经不远了。

“这秦穆也太过嚣张了,张家怎么可能容忍别派医师的存在,估计秦穆要吃些苦头了。”看到这种盛况,几个好事之人更是冷笑不已,一副想看热闹的样子,显然心怀不轨。

……

(ps:兄弟们晚上好,圣诞快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