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王2不朽

第82章 大败敌手

第八十二章 大败敌手

白色大脚横空,药灵如同海浪般翻滚,虚空颤栗,发出隆隆巨响。

巨大的人影长啸,白色的药灵汇成了一道洪流冲天而起,如同银河倒挂一般,声势浩大。

入了品阶的药师都可以创造出一个小世界用来进行比拼,甚至有传闻圣阶药师可以创造出一个真实的世界,一念生沧海桑田,天崩地裂,端是可怕无比。

张赫凡只是一个黄阶药师,创造出来的世界也仅仅只有千丈方圆,里边的万物都有些虚幻,根本难以实质化,但就算这样也算极为不易了,毕竟就算是黄阶药师当中也只有极少一部分能做到这点。

只见他猛一挥手,符文漫天,遮住了整片苍宇,所有的药灵尽皆狂暴了,大脚狠狠踩落,传出奔雷之音,势如破竹。

咔嚓一声过后,巨大的山脉直接断成了两截,暗金色的药灵溃散。

“镇压!”张赫凡大吼一声,药灵翻滚,白色大脚再次涨大,像一尊远古神山一般镇压下来,小世界咔咔作响,难以承受这等威压。

“他要杀我!”秦穆一怔,但脸上却没有丝毫变化,只见他全身霞光闪烁,无边的药灵凝聚在他的头顶,形成了一个暗金色的华盖,使其看上去如同神王出巡一般。

无数的符文坠落,秦穆双手合十,暗金色的药灵直冲天际,如同一道光柱顶开了这个小世界。

只见他十指急弹,一道道有形的波纹荡开,呜呜作响,最后只听得轰隆一声,一柄百丈大小的天刀悬浮在秦穆的头顶,带着无可匹敌的锋芒划破长空,虚空不停地颤栗。给力文学网

秦穆手指轻点,天刀厉啸,暗金色的光芒铺天盖地,只听到扑哧一声,巨大的人影连带着大脚被劈成两半,当即消散在半空中。

“秦小友好生厉害,那我也不藏拙了。”张赫凡眼角猛跳,出声道,一只三足金乌腾空,全身光芒闪烁,一道道药灵落下,将这个虚幻小世界都给戳穿了,露出点点漆黑。

秦穆指掌皆镇,符文道道打出,药灵澎湃,一个巨大的人影显化而出。

人影头顶青天,脚踩地府,手持一柄长弓,只见他右手拉动弓弦,一道光箭凝聚,呼啸着划破了长空,然后直接将三足金乌击穿。

“秦小友好大的魄力,竟然召唤大神后羿的灵身,这里的因果可实在是难以化开了啊。”张赫凡愣神,不过瞬间便恢复了过来,一张巨大的灵图落下,如同天穹一般坠落,天地一阵轰鸣。

大神后羿的灵身再次开弓,随后便再次溃散成了药灵洒落,暗金色长箭如龙,呼啸着划破天际,但却被这张灵图尽数收了进去,成了一道龙形的山脉。

“张老哥也好手段,当年的黄泉图也不是一般人能够凝聚出来的。”秦穆回道,眼里闪过一丝诧异。

“我曾学习过一门残缺的至高药典方才能够如此,说来也是运道,只是可惜了后继无人。”张赫凡出声,有些落寞,巨大的黄泉图遮天蔽日,一股庞大的吸力传出,想要将万物都给尽数吸入。

秦穆心中自然不信,料想张家是一个医药世家分支的传闻大抵就是事实了,只见他单手击天,符文洪流冲霄而起,一个更为庞大的人影傲立长空。

一柄大斧扛在肩头,身躯像一座神山一般横断了天宇,赫然便是远古大神盘古!

大斧劈天,一道巨大的光刃横击天穹,无匹的锋锐之气将小世界都撕裂了大半,凄厉的破空声像天地在哀鸣一般,让人耳膜颤动,几乎就要裂开。

锐不可当!

黄泉图哗啦一声便直接被撕开,当即便消散在半空当中,光刃直接将小世界的天穹劈开,隆隆声震耳。

张赫凡猛地吐出一口鲜血,显然小世界被破让他受创不少。

“好!”只见他大喝一声,药灵涌动,将小世界重新稳固下来,无尽的符文遮天,一头头皇族妖兽虚影浮现,带着滔天之力镇压下来。

九尾灵狐横空,九条硕大的尾巴如同山脉一般劈落,砸到小世界摇晃,震颤不已。

梼杌咆哮,隆隆的声音如同雷鸣,凶戾之气铺天盖地冲下,宛若世界末日一般。

饕餮张口,吞吸着一切,一时间日月无光,无尽的撕扯之力散开,将整片天地都笼罩其中。

青鸾鸣叫,撕破天穹,朱厌长吼,天摇地晃……

妖兽漫天,世界都要毁灭了,张赫凡脸色苍白,全身颤抖,显然这样的绝杀手段让他根本难以支撑,虽然如此但是他的嘴角却露出一抹冷笑,眼中凶光闪烁。

“秦穆,毁我儿道基,破他药灵,你难道还想活下去?”只见他传音道,不打算再假装下去了,恨意滔天,杀气弥漫四野。

“呵,你也想瞒得住我。”秦穆冷笑,眼中闪过一抹戏谑,“难道你以为这样就能胜得了我?”

张赫凡闻言身体一震,不过随即便把心中的那抹恐慌压了下去,“你还想翻出怎样的巨浪,入了品阶的药师岂是你能窥视的。”

原来稍微一试探他便已经知晓了秦穆尚未入阶,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后者的药灵远比寻常的人来的厉害但他也自信秦穆绝对无法与自己为敌。

“燕雀安能知晓鸿鹄的世界!”秦穆长啸一声,双手抡动,符文铺天盖地,一个大鼎出现在他的头顶。

大鼎通体青紫色,鼎身上刻画着无数道神纹,一道宏大的祭祀声传出,大鼎摇颤,玄奥的气息横亘天穹,整个鼎暴涨,欲与天齐。

这是一种极为可怕的异象,大鼎轻鸣,将所有的妖兽都收了进来,白色的火焰升起,数息过后这些妖兽便尽数化为灰烬,五色霞光冲天,整个小世界都被冲破了,只听到哗啦一声便碎开了。

张赫凡鲜血狂吐,眼中一片骇然,药灵震颤,几乎就要裂开。

一只药灵凝成的大手拍落,直接将其拍飞数十丈,最后重重地砸在了地上。

“秦穆小儿你好胆!”

怨毒的声音传来,张赫凡目眦尽裂,原来刚才秦穆直接将他的药灵拍散,落了个和他儿子一样的下场。

“杀人者恒杀之。”秦穆冷漠开口,收起了所有的药灵,冷冷地看着张赫凡,没有一丝怜悯。

他的手中神芒吞吐,霞光四溢,似乎想要就地格杀后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