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王2不朽

第88章 敌意

第八十八章 敌意

元清兆是青云宗的首席医师,在宗内也是一顶一的掌权之人,平日里仗着自己是青云宗唯一的黄阶医师嚣张跋扈惯了,甚至在底层门人当中形成了只闻元医师不识宗主的诡异现象。(

这一日,元清兆的洞府内,一个白发苍苍瘦骨嶙峋的老者正光着身子在不停地起伏,身下一个妙龄女子在咿咿呀呀地叫着,脸上全是**的样子,只是眼底却闪过了一丝厌恶,随即便被掩藏了起来。

数十息过后,老人突然大吼一声,身子猛地抽搐几下之后便如同死鱼般趴了下去,一动不动,整个洞府内只剩下两人浓重的喘息声,空气中飘荡着一股诡异的味道,令人作呕。

这个时候洞府外的禁制被人打开,一个身穿青云宗服饰的男子径直走了进来,只见他目不斜视,似乎没有看到一般直接开口道:“元老,宗主带了一个年轻药师回宗,应该是为了老宗主的事情。(

元清兆闻言猛地直起身来,眼神略微有些慌乱,不过眨眼间便被他调整过来,“我知道了,你先下去吧。”淡淡的声音里带着一种不可抗拒的威严,男子身体轻颤一下,随后便躬身离去了。

“老宗主。”元清兆自语,声音有些冷冽,眼中冷芒闪烁。

“元医师,怎么这么快就走了啊,奴家还想你多陪我会儿呢。”一道慵懒的声音传来,那个妙龄女子起身,被子半挂在身上,一只**若隐若现,媚眼迷离,全是**后的余韵,让人喷火。

“小妖精。”元清兆弯下身子狠狠捏了一把女子的胸部道:“我待会儿就回来,你先在这里等着我。”说完便直接朝着洞府外走去,行色匆匆。

半盏茶时间过后,他便到了林沧海的房间,可这时有两个身影已经站在了床边,其中一人正是宗主林宏,而另一人应该就是那个年轻药师。(

看到那人要伸出手把脉,元清兆心中顿时一紧,急忙开口喝道,不过随即便后悔了,恨不得抽自己几巴掌。

秦穆要去把脉的手顿了一下,转过头来一脸好奇地看着元清兆,眼里隐隐有些戏谑。

元清兆走上前来,压下心中的慌乱轻咳一声道:“宗主这次回来怎么不和老身打个招呼,也太见外了吧。”

“哈哈,元老莫要多想,这次只是心挂老父行事有些急了,倒是怠慢了。”此时的林宏完全没有作为宗主的威严,大笑着说道。

元清兆闻言心中顿时定了几分,恢复了之前大权在握的云淡风轻之色,只见他开口道:“倒是我心急了,这些日子因为老宗主的事情弄得焦头烂额,再加上年龄见长倒是糊涂了不少,不知这位小兄弟是?”说完还一脸疑惑地看着一旁一语不发的秦穆。(

“恃才傲物,狼子野心。”秦穆心中冷笑,眼中的戏谑更是重了几分。

林宏开口,介绍道:“这位是秦穆小兄弟,元老别看他年少,但绝对是当世有数的几人,而且还擅长医师之术。”

秦穆见状拱手示意,也没有自持修为,倒是给足了两人面子。

元清兆哦了一声道:“原来是秦小兄弟,一看便是人中之龙,不知秦兄的的医师之术是否已经入阶?”

不等秦穆回话,林宏便抢先说道:“元老莫要怀疑,秦兄弟可是有过正面击败黄阶药师的经历,绝对不容小觑。(

“原来是这样,倒是我小视了天下英豪。”元清兆赞道,略微有些正视眼前的年轻人。

秦穆摆手,脸上没有丝毫表情,一点也没有因为这些话自傲,淡淡地开口道:“林宗主谬赞,我也只是运气好而已。”

元清兆闻言一凛,对这个秦穆更是重视了几分,只见他开口,语气有些讥讽道:“那么宗主请来小兄弟应该也是为了老宗主,不过未免也太过草率了吧。”

林宏脸色一变,郑重道:“元老莫欺少年穷,秦小兄弟的医术在这千里内绝对算是顶尖,不要因为年龄而看轻了小兄弟。”

“哼!”元清兆冷哼一声道:“年龄决定了资历,经验,这些都是作为药师必不可缺的一部分,或许修为可以无视年龄差距,但药师则万万不可能。”

“一个黄毛小子取巧胜了一个黄阶药师算的了什么,运气不常有,只有自身强大才能定鼎一切,小兄弟,切记不要拿着自己的运气招摇撞骗,否则便是自欺欺人。”元清兆摇头,似乎是在痛心疾首。

秦穆的脸瞬间黑了下来,眼睛都眯了起来,隐隐有杀意掠过。

而一旁的林宏脸色也不好看,这不仅是在嘲讽秦穆,也是在打他的脸,这让他怎么能好过。

“元老,这话太过了吧。”虽然脸上有些不悦,但林宏还是轻声细语地说道。

不过一旁的秦穆却再也忍不住了,只见他直接开口回击道:“不知元老认为什么样的人才能算得上是医师,我也想要知道元老是何时踏入了黄阶药师的。”

元清兆冷冷说道,脸上有些得色,“不才而立之年踏入黄阶,三十年过去虽说无法窥视玄阶门径,但自觉在黄阶药师当中也不算弱者,比上不足比下有余吧。”虽然话说如此,但是他脸上的得意根本无法掩饰。

秦穆冷笑道:“那么不知为何元老还不曾医好老宗主,甚至需要林宗主四处寻医,莫非你是故意的。”

语气铿锵,掷地有声,如同水银泻地般直冲人心,一番质问直叫林宏心中大喜,连眼睛都弯了起来。

元清兆脸色潮红,心中更是震动不已,但还是开口说道:“老宗主所中的天下七十二奇毒之一,只有上古时期的大治疗术或者是被称为神迹的药典方能完全根治,宗主我这些日子却是已经找到了些许方法,还请试上一试。”后面这句却是对着林宏所说。

秦穆嗤笑一声道:“这么久了都没有办法,突然就有了,莫非元老之前怀有不臣之心,故意不出手救治老宗主。”

“狂徒!”元清兆怒喝,几乎要喷出血来,只见他拱手对着林宏说道:“宗主,还请出手擒拿此獠,老夫为了宗门呕心沥血,岂是这种外人能够随意指责的,否则实在是让我等宗门老人心寒。”

我们将一如既往为你提供优质小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