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王2不朽

第95章 舌战

第九十五章 舌战

岁月如歌,散了英雄梦,白了少年头。

千古匆匆也只是一瞬,世上谁能不朽?谁又能羽化登仙?时间如刀,斩尽天下英豪。

玄元睁眼,宛若天地未开般,眼中一片混沌,两道神芒划破长空,如同天帝出巡般,俯视天下苍生。

良久后一道凄凉的叹息道尽人世沧桑,留下了万般无奈。

“十八,去找下小师叔,问他可愿回来。”

数息过后,一道长虹冲出,眨眼消失在了天际。

……

秦穆盘坐在蒲团上,血液流转,如同惊涛骇浪般的巨响传出,脊椎蠕动宛若有一条大龙在慢慢苏醒,浩瀚的气血如汪洋般冲出,隆隆作响。

霞光湛湛,一道道光辉直冲云霄,道法加身,梵音阵阵,无数的符文道字弥漫,天地氤氲一片。

他黑发浓密,发丝垂肩,隐隐有有丝丝缕缕的神芒溢出,炽盛非常,不怒自威,让人不敢正视。

秦穆正在悟道,一月的时间让他彻底到了藏海三重,他想从中升化,各种秘技在脑海里演化,希望得到绝颠的战力。

四十颗窍穴如同星辰一般转动,无尽的精气吞吐而出,秦穆身上仙光湛湛,宛若一只蛰伏的荒古巨兽一般。

突然,一柄慧剑斩落,他的心中猛一明悟,双目睁开,眼中光芒璀璨,屋子里一片灿烂。

这时候一道符文冲入房内,秦穆一笑,随即便打开房门朝着门外走去。

“秦医师,请。”一个青云门人出声,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前者点头,便先行一步向前走去,这人见状急忙紧跟其上。

“这个人就是秦穆啊,长得倒是不错,据说实力也强,就连朱乾这种门内前五的人也被他强杀了。”一路上不少人窃窃私语,眼睛还四下打量着。

“小声点,这人可不是好像与的,你是没看到那一战,朱乾整个人都被他硬生生捏成肉泥,实在是太过可怕了。”有人小声提醒道,眼神有些闪躲。

“最近听说我们的老宗主已经离世了,不知道是不是真的。”

“这件事我也有所听闻,原本宗主请这个人回来是为了救治老宗主,可是一个月过去了,老宗主的身体不见起色,甚至还传出了陨落的消息。”

“宗门的元老也没办法吗?!他可是个黄阶药师啊!”有人惊呼,一脸的难以置信。

“这些事情和我们无关,这些日子原本被我们宗门压得喘不过气的两个宗门此时也开始起了乱子,几处矿脉多次遭到他们的骚扰,给我们的利益都带来了较大的冲击。”一人一脸愤恨道,瞬间便引起了多人的共鸣。

“都怪宗主,强行扫灭归宿老一脉的人,此时我们宗门已经极其不稳,再加上老宗主的事情,恐怕离分崩离析不远了。”

一抹阴云笼罩在青云宗上,所有人都惴惴不安,高悬的紫色气运大鼎也涌上了黑气,即将崩开,短短一月时间原本磅礴的大势消散了大半。

走在前面的秦穆听到这些嘴角却露出一抹诡异的微笑,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半个时辰过后,走在他身后的青云门人开口道:“秦医师,前面的这处大殿就是议事厅,我也不便前去,秦医师自行进去便可。”

秦穆点头,踏出了一步,直接走上了台阶,伸手将殿门推开。

“吱嘎!”

大门缓缓打开,数十道眼神看来,就算是秦穆也有些许不适,眉头皱起,莹莹宝光闪过,瞬间便将这些压力尽数化解开。

“不知宗主唤我前来所为何事?”秦穆大步上前,拱手说道。

林宏长笑出声,开口道:“来,给秦医师看座。”但是出乎他的意料,所有人都站立不动,好像没有听到一般。

“哼!”林宏双眼微眯,脸色难看,冷哼一声道:“难道诸位宿老没有听到本宗所说的吗?还是说要我再讲第二遍。”

元清兆闻言冷笑道:“我们在座的诸位都是宗门的肱骨之臣,这个外人算什么,难道还要我们给他看座。”

林宏冷笑,正要开口,却见秦穆出声道:“太古儿郎所立之处尽是战场,岂能安心坐下,或许等我年老了会坐下与诸位一叙吧,只是希望那个时候你们还能如此健全。”

“竖子无礼!”几道冷哼传来,很显然秦穆这些话太过伤人了。

“巧舌如簧,不过我也不在意,我想请问下秦医师,老宗主的身体可有起色?”元清兆不愿再多说,直接步入主题道。

秦穆拱手,脸上有愧色闪过,道:“宗主厚爱,但老宗主之毒远远高于我之前的预估,暂时无法救治。”

“哼!那就是无法救治了,那要你何用。”胡元霸冷哼开口,一抹杀机萦绕在大殿中。

另外也有一个满头白发的老人开口道:“老宗主在则青云在,现在将老宗主交给一个尚未加冠的黄口小儿,宗主也太过草率了吧,依我所言,应该将此庸医斩杀,巩固青云人心。”

元清兆此时也同样拱手道:“现在宗门人心惶惶,不杀几个人不足以平复,再加上外界的压力,我们宗门已经是大厦将倾,必须要死几个人了。”冰冷的声音传出,对秦穆的杀机不加掩饰。

“我等附议!”除了少数几个人外,其余的人全都开口,透露出同一个意思。

秦穆脸色丝毫不变,似乎说的不是他一样,只见他开口道:“若是要斩庸医,你元清兆就是第一个,身为宗门宿老,却需要宗主请外人前来,难道你不该杀?”

“此时宗门人心惶惶,别宗压境,你们这些宿老不去抵御外敌,还在这里处置我,难道不是你们失职?一群身为臣子却不为主上分忧的人也能安然坐在这里,真是青云之殇。”

话语铿锵,落地有声,不少人闻言都低下了头,原本凝为一体的气势略微有些散乱了。

“好一个巧舌如簧,原本我还不信,现在看来倒是我小觑你了。”元清兆开口,丝毫不为所动。

只见他起身不拜,直接对着林宏说道:“宗主前些日子的动作伤了门派根基,再加上任用庸医,让宗内人心浮动,我想请宗主解释一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