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王2不朽

第102章 徒增变故

第一百零二章 徒增变故

林宏强势如昔,面对两位老宗主冷冷开口,杀机萦绕,气吞万里如虎,虚空中龙吟风鸣不绝于耳。给力文学网追莽荒纪,还得上眼快。

“这就是你对长辈的态度?”那个魁梧老者开口,声若洪钟,虚空嗡嗡作响,不少人耳膜裂开,灵魂湮灭,当场陨落。

只见他双目开阖,两束神芒激射而出,天穹摇动,虚空崩裂,宛若大破灭一般,眸光过处一切化为虚无。

林宏身子一颤,脸色有些苍白,心中暗吸一口凉气。

“段老如果作为百兽谷的贵宾前来我自然欢喜,但是如果作为敌人的话莫怪晚辈失礼了。”只见他冷冷开口,脸上全无一丝敬意。

“小子狂妄,就算你父亲再次也不敢这样待我二人。”段老微怒,一根手指宛若从九天之上坠落,直接打在林宏的身上。

“轰!”鲜血飚射,只见后者的肩头出现一个血洞,鲜血缓缓流出,而他本人更是横飞出去,如同流星一般砸入远处的小山当中。

“段远天,你敢动手!”怒喝传来,林宏直接飞身而出,一只拳头横击,宛若仙凰飞舞,虚空崩裂,所向无敌。

“哼,不自量力!”段远天冷哼一声,身子一动,猛地向前迈出一步,一只堪比远古神山的大脚落下,虚空轰然炸裂,仙凰哀鸣,眨眼间便被踩成了血雾。

林宏倒飞出去,嘴边咳血,虽然身受重伤但他眼中却是神光闪烁,战意惊仙。

“小子好胆,现在我就替林沧海好好教教你。”段远天冷笑,一只大手探出,一时间天崩地裂,宛若神魔降世,破灭轮回。

只见他头发银白,如同天河般四下飞舞,炽盛的神光吐出,浩瀚的气血宛若汪洋般淹没天宇,拳势慑人,就算天神来了也要杀。

大手横空,亿万缕仙光垂落,纵横天下。

“宗主!”青云门人大惊失色,眼中全是悲哀之意,就算林宏极尽爆发,却根本是回天乏术,眨眼间大手便要拍在他的身上。

“我的儿子难道轮得到你来教训,实在是个笑话。”

空中响起一声大喝,璀璨的神虹冲来,直接将大手冲毁,爆发出一阵璀璨的光辉,各色神芒冲天,宛若银河倒挂,至尊无敌。

“吼!”

段远天一声大吼,山川大地都在不停地抖动,虚空都沸腾了,最后轰然碎裂,一只兽爪开辟了天地,横杀过来,直接划开了虚空,****下来。

“这么多年你还是没多少长进。”那倒身影直接跃至半空,手掌滑落,万丈长的天刀从九天之上滑落,横杀天下,无匹的锋芒之气笼罩四野。

血雾炸开,一只巨大的兽爪落下,鲜血迸射而出,史远天怒吼,身子猛退,直接逃出了天刀的笼罩范围。

“轰隆!”

地面轰然裂开,整座青云峰都劈成了两半,乱石穿空,毁灭性的气息肆虐开来,天地一片晦暗。

“林沧海,你还没死!”段远天厉声道,冷冷的声音如同凛冽的寒风一般,所有人不禁全身发寒,如坠冰窖。

“什么?”人群**乱,所有人都停止了交战,站在原地。

“不是说老宗主死了吗,怎么又出现在这里。”青云门人疑惑不解,但更多的还是惊喜。

“老宗主一出现肯定能过横杀另外两宗的底蕴,独尊之路难道要开启了吗?”野心家们满心欢喜,眼中光芒流转。

那些青云门的叛徒顿时身体颤栗,好似想起了当年老宗主的无上威严,当即便要跪倒在地。

而以黄老为首的那群忠心老臣更是眼含热泪,嘴角颤颤,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大局已定,这片地域该变天了。”秦穆破魔神瞳散去,心中不禁暗叹一声,原本还有的担心此时已经完全放了下去。

“林兄果真好魄力,一次清洗竟然用这么多人的鲜血,我不如也。”旁边的李老缓缓开口,声音带着一抹诡异的力量,虚空一阵哀鸣。

“哈哈,还是李兄眼尖。”一道大喝声传来,天宇之上光芒璀璨,一道人影直接走出,身绽无量光辉,龙行虎步,吞吐四方精气,****一方绝域。

这人和林宏有几分相似,但无疑更加地苍老,但是威势则不是前者能够相比的,只见他缓缓步行,如同苍老的天帝出巡,青色的神光大道铺在他的脚下,直接走到李老的面前。

“父亲!”“老宗主!”所有青云门人跪伏在地,巨大的声音震动九天十地,虚空颤抖,凛然大势散开,神魔辟易。

林沧海点头,朝着下方瞥了一眼,微微叹息一声便不再言语,只见他对着离火剑宗的老宗主开口道:“莫言兄,这些年你的一身修为还是在天心六重,当真是可惜了。”

离火剑宗老宗主李莫言轻笑一声,开口回道:“林兄当年便是三杰之首,现如今自然不是我俩能比的,只是没想到林兄这次竟有了如此心机。”

林沧海哈哈一笑,却不言语,这时另一道滔天的气血碾压过来,宛若远古战车过境,虚空隆隆作响。

“林沧海,有胆就正面对敌,背后伤人算什么本事。”段远天咆哮着,恨意冲霄,滔天的杀气成了汪洋****过来,黑色的神风凛冽,虚空都被撕开了。

“段远天,这些年脾气倒越来越回去了。”林沧海皱眉,冷哼一声道,隆隆的声音宛若雷霆轰鸣,横杀天下。

“哼。”段远天冷哼,但却并不说话,只是站在一边,三人成了掎角之势。

“林兄这次能够恢复过来真是天意,原本我以为这一次只是手到擒来之事,没想到却这般棘手。”李莫言猛地咳嗽了几下,轻轻说道,堂而皇之地承认了,倒让他平添了几分枭雄之色。

林沧海微微一叹,开口道:“当年你若不是因为上古遗迹之事身受重伤,恐怕你也应该超越天心境了吧。”

一阵风吹来,三人的衣袍飞舞,宛若神仙中人。

李莫言缩了缩脖子,似乎有些惧怕寒冷,“当年我们三人联手闯荡遗迹,都受了些伤,只不过我的运道较差而已,这些话莫要再讲了。”

“李大哥!”林沧海开口,刚想要说话却被李莫言打断了,只见后者缓缓开口道:“以前我们是兄弟自然要联手,现在我们是敌人,大家也莫要留手,恩怨自然要分个清楚。”